被林天成踩在腳下的秦風的心裏卻極度不是滋味。

他想要綠林天成的計劃失敗不是因為林天成有多麼優秀,而是因為林天成的這些女朋友都非常愛他,並且對他忠貞不渝。

這是秦風萬萬沒有想到的,不然也不會如今這般難堪。

偏偏秦風沒這福分,幾乎是和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師妹到最後竟然也喜歡上了林天成。

林天成將秦風從地上提了起來,左手食指猶鋼刀般從秦風俊秀的臉龐上滑了下來,深可見骨,血肉外翻。

秦風痛的撕心裂肺,雙手死命的捂著淌血不止的傷口。

林天成是個有仇必報的人,雖然說林天成可以輕而易舉的醫治好欣姐臉上的傷疤。

但是,一開始的痛楚,林天成是無法彌補得了的。

所以,必須得讓這始作俑者秦風也嘗嘗那種滋味,才能消解林天成心中之憤怒。

李茹菲一開始還希望天成能夠留秦風一命。

就當是天成替自己給秦風還救命之恩了。

但是,當她看着王夢欣臉上的傷的時候,她意識到自己沒有資格讓天成留他性命。

經過一番審訊之後,林天成直接結果了秦風的性命。

秦家家主則是被蕭家家主給殺了。

秦家家主在蒼炎白獸那件事上就差點害死了蕭棋。

蕭棋可沒有那麼寬宏大量,還留一個想殺自己的人。

至於剩下的秦家子弟則是自願選擇去留,只要不回到溫嶺秦家就不是他們的敵人。

可就在這個時候,林天成剛剛服下的那顆丹藥開始發作了。

他開始全身抽搐,體內的真氣力量也在急速衰降。

突如其來的一幕把所有人都給嚇到了。

不過大家都知道一定是紫月那妖女給林天成的丹藥起作用了。

而林天成為了救大家竟然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大家都感到深深地的自責。

白雲洞主首先來到了林天成的身旁,「快,大家都讓讓,我看看是怎麼回事。」

白雲洞主乃是一名葯仙,這個時候估計也就只有他興許能救林天成了。

可是,林天成卻制止了他,並且搖頭道,「這是九品化功丹,只有紫月那妖女有這解藥。」

林天成已經可以察覺到自己無論是真氣力量還是神識之力,甚至身體的個個方面都在變弱。

而據上古煉丹術秘籍中記載,九品化功丹品類繁多,對應的解藥也是不同的。

就算有辦法煉製,恐怕等煉製出來的那一刻,林天成的功力也已經完全散盡。

白雲洞天洞主聽到吳石虎這麼說自然是放棄了。

一來,吳石虎的煉丹術絲毫不弱於他,畢竟,上古煉丹術還是吳石虎傳授給他的呢!

二來,若是真的是九品化功丹,以白雲洞主現在的煉丹水準肯定煉製不出解藥。

「怎麼會這樣?紫月那妖女也太狠毒了吧!這對於一個修真者來說無異於殺了他。」

現在紫月那妖女一定是在等著吳石虎去紫雲洞天跪求丹藥。

王夢欣,凌墨晴,李茹菲,雷焰焰,雪凌等人的神色一個比一個緊張,紛紛爭搶著要替林天成去向紫月要解藥。

林天成卻搖了搖頭,紫月等的是他。

就算他的這些女朋友去了也無濟於事。

「我們先回白雲洞天吧!我還有最後一個辦法。」

那就是充電,充大波的。

林天成已經耗費了25個電利用360殺毒軟件清除體內的部分化功丹。

如此一來,他就只剩下三個電,情況非常的危急。

但是,林天成發現,這種毒丹非常的可怕,連360殺毒軟件都不能完全清除,甚至藥效還在反彈。

不愧是九品毒丹。

林天成現在迫切的需要充電,他需要保命,也需要迅速清除化功丹產生的影響。

不然的話,他這一身功力可就真的沒了,之前所付出的種種毀於一旦。

林天成修真是為了成為一代道祖獲得永生,他來仙庭之境是為了得到神識之力幫助若水恢復記憶。

要是他的功力就此消散,那他就什麼也做不了了。

這簡直比殺了林天成還更加的殘忍。

林天成一開始服下丹藥是覺得不管是毒藥還是什麼,他也可以輕鬆利用360殺毒軟件化解。

他確實沒有想到會是現在這種情況,不然的話他寧願一死,也不受此等羞辱。

蕭山已經被毀的滿目瘡痍,林天成充電總不至於在這荒郊野嶺吧!

而最近的地方就是白雲洞天了。

雷焰焰二話不說直接背上林天成朝着白雲洞天飛去。

至於王夢欣,凌墨晴,李茹菲,蕭家則是提供了三隻紫金蝴蝶送她們一程。

這一次,要不是有林天成在,恐怕蕭山蕭家和白雲洞天都要栽在秦家手裏了。

林天成特意讓白雲洞主給自己安排了一處密室,而後告訴了她們自己最後的辦法。

「我有一門祖傳秘術,無論什麼毒藥都可以解,但是需要異性配合!」

雷焰焰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一定是拿捏之術!」

林天成之前就通過拿捏之術幫她提升了實力。

不然的話,她估計這輩子都很難突破到准聖境界了。

可是,林天成當初只說過這秘法只對女性修真者有用。

難道對施展秘法的本人也有用。

施展拿捏術的時候確實有一些難以啟齒的行為,但是現在是在幫助林天成保住功力,雷焰焰也林天成名正言順的女朋友了。

就算做那種事情,雷焰焰也不會有當初那種羞澀了。

白雲洞主聽說她們要施展拿捏之術便轉身離開了密室。

反正林天成自己知道怎麼治,他留在這裏也是多餘。

而王夢欣,凌墨晴,李茹菲一聽林天成這話便也知道林天成想要幹什麼了,畢竟她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不行,這件事得讓我來!我了解天成需要什麼。」王夢欣很擔心林天成,對於那種事情,她也沒有了羞澀之感。

兩人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就差個結婚證而已,當然,主要還是保住林天成功力。 林思怡這麼晚了來酒店做什麼?

雲琉璃悄然跟在她身後,發現她停在了酒店六樓。

可她不敢跟得太緊,怕被發現,因此從六樓電梯出來后便犯了難。

這麼多房間,到底是哪一間呢?

正好,她看到一位清潔阿姨推著清潔車經過,眸光微閃,立刻上前道:「阿姨,跟您商量個事唄?」

五分鐘后,已經打扮成了清潔工裝扮的雲琉璃出現在走廊上,深呼吸一口氣,她一間間的敲門去試探。

6666號房門口,雲琉璃如之前那樣敲門:「您好,客房服務……」

「嘎吱」,門被拉開,映入眼帘的卻是結實赤裸的健美肌肉。

男人剛洗完澡,腰間圍着浴巾,手裏拿着毛巾正在擦拭短髮。

淡淡的沐浴露香氣撲鼻而來,雲琉璃愣了一下,硬著頭皮道:「先生請問你是退房了么?需要客房服務么?」

「雲二小姐?」即便她微垂著腦袋,蕭鈺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

雲琉璃撞入一雙沉穩如深潭般的黑眸。

暗道一聲糟糕。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蕭先生,你好。」

蕭鈺看着她這幅裝扮:「你今晚是有什麼特殊任務?」

雖然是開玩笑,可他的聲音還是那般平和溫柔。

雲琉璃訕訕一笑。

想到厲墨司跟他的關係,便不打算多提,禮貌道:「是我唐突了,抱歉,你就當我沒來過。」

雲琉璃正想推著清潔車離開,身後響起男人溫和的嗓音:「等等。」

「蕭先生還有事么?」

「雖然不知道你想做什麼,但我可以幫你。」蕭鈺淡淡微笑。

雲琉璃沒有說話。

似看出她的遲疑,蕭鈺又解釋道:「這家酒店是我開的,你放心,我只是單純想要幫忙,不會告訴墨司,如果你實在不放心,我讓酒店經理上來跟你談也可以。」

如果能不麻煩他,雲琉璃肯定也不希望跟他再有交集,但現在情況緊急。

林思怡深更半夜就酒店,就算不是談二十幾年前她媽媽的事,也肯定是什麼秘密。

「那好吧,謝謝蕭先生。」雲琉璃也不再扭捏。

「不客氣。」蕭鈺很快換了一件衣服,順便打了個電話出去,吩咐經理套取六樓的入住名單。

幾分鐘后,蕭鈺將住客名單發給了雲琉璃。

「監控我讓人去調了,這是入住名單你先看看,如果沒有認識的人,那就等監控出來再看你后媽究竟去了哪一間。」

「不用了,我想我大概知道具體是哪一間了。」

雲琉璃盯着住客名單,眸中泛起一絲危險。

與此同時,6603號房間。

林思怡洗了個澡,風情萬種的躺在床上,而床沿站着一個身材健碩的男人,也剛洗過澡,細碎的水珠沿着短髮沒入結實的胸肌。

「你確定雲柯銳那老東西今晚不回去?可別又像上次那樣,做到一半問你在哪,掃興。」男人語氣曖昧。

「那老鬼今晚有聚會,不到凌晨三點,絕對不會回家……」林思怡翻了個身,將睡袍的帶子抽開,看向男人的眼神恨不得馬上把他生吞了。

雲柯銳畢竟上了年紀,身材也發福了,平常忙於工作和應酬,她早就受不了了。

叩叩叩。

此時,門忽然被敲響,屋內正要偷情的二人猛地被嚇到了。

男人驚慌的大聲道:「什麼人?」

「先生,您是我們今天第99位入住顧客,酒店特意贈送您一瓶紅酒……」

門外傳來女服務員溫柔如水的聲音。

男人透過貓眼往外看了看,發現的確是服務員這才鬆了口氣。

一拉開門,走廊明亮的燈光打落在男人濕漉漉的短髮上,往額前投下淡淡的陰影,那張臉不是郭霖銘是誰?

拿過紅酒和開瓶器,郭霖銘轉身回了房間。

將紅酒往桌上一放,林思怡迫不及待拉着他進入了正題。

殊不知紅酒禮盒裏藏着一個微型的監聽器!

於是乎,6666號房間里的雲琉璃和蕭鈺完整的聽到了林思怡和郭霖銘的姦情。

空氣中回蕩著尷尬的氣氛,雲琉璃繞是再鎮定,臉上也有幾許尷尬。

她實在是沒想到林思怡花著雲柯銳的錢,竟然還敢出軌!

而且那個出軌對象還是郭霖銘!

郭霖銘一直是雲夢瑤的舞蹈教練,從她十幾歲開始教她跳舞。

換句話說,這兩人的姦情起碼也持續好幾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