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萬哼指著王歡,道:「師父,就是此人將弟子打傷。」

他沒有說出自己在王歡面前一招都撐不住,要是這樣說,只會讓幫中的眾人覺的他太沒用。

青衣幫的幫主兩眼綻放出陰森的目光,盯著王歡的眉頭豎了起來:「閣下是誰,莫非沒有把烏衣幫放在眼裡?」

王歡淡淡的說:「烏衣幫,我還真的沒看在眼中。」

「大膽!」

「找死!」

「幫主,跟他廢什麼話,讓老夫去會會他的斤兩。」

那四位長老勃然大怒,他們青衣幫在蘇城地位崇高,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寢室。

青衣幫的幫主目露凶色,心中的耐心在這一刻也快磨完了。

「閣下當真好膽,如此小覷我烏衣幫,那就只能讓老夫來請教閣下的高招了。」

王歡聽到之後,面不改色,威風吹開他面前的頭髮,如此真容。

「不知道你們烏衣幫跟桐柏山的龍王宮相比,誰更厲害?」

此話一出,烏衣幫的幫主臉色驟然色變,當看到那雙凌厲的眼神,心臟猛地一頓,也顧不得烏衣幫的威嚴,匍匐的跪在地上,一臉煞白,惶恐不安的說:

「烏衣幫幫主,莫聲雨,拜見王前輩。」 聽到耳後傳來的呼呼風聲夾帶著的能量元素,寧逸可以確定,路西法這貨絕對是被自己激怒了,此刻的他如同一隻被餓了四五天的獅子,而寧逸就像一隻肥嘟嘟的小水牛,恨不得撲上來,一口直接將寧逸咬死。

路西法加速,高速御氣飛行消耗能量內元巨大,但速度快得讓人難以用語言形容。

三十米二十五米二十米。

寧逸依樣畫葫蘆,隨手一掏,拿了一枚晶體,一甩手摧爆,大喊一聲殘影刀往後砸去。

路西法雖然覺得寧逸是唬人的,但突然看到空中有東西,而且猛然爆開,一蓬能量湧來,還是下意識地微微一滯,畢竟高速追擊,雖然躲也很容易躲,但如果寧逸釋放的殘影刀過多,哪怕撞上一把,那也是石破天驚。

誰知道等那蓬能量湧來之際,他才發現這是一枚黃級晶體被摧爆后散發的能量。

雖然黃級晶體爆開后能量巨大,但是對於藍級高手來說,並不能構成很大的威脅。

祭起金剛護體就可以強行穿過。

但這麼一來,速度又特么的下降了,眨眼間,寧逸又飄出了三十多米遠,脫出攻擊範圍。

路西法徹底爆發了,瘋狂地再度向前追去。

當然,他可以用遠程技,只是三十多米的距離,遠程技對一個加持了風影盾的青級巔峰武者來說,威脅真的不會太大,最重要的是。像寧逸這麼跑來跑去的,擊中的概率相當小。

「我就不信你能跑到天涯海角去。」路西法真怒了。他決議跟寧逸耗下去,他的修為比寧逸高。內元也比寧逸強,寧逸已經和安士白打過一場,損耗肯定巨大,這麼一對比,自己絕對可以活活耗死他。

他發誓抓到這小子后,不急著弄死他,非得好好折磨他才行。

很快的,他又快追上了,但寧逸一甩手。又甩了一枚晶體出來。

黃級!

路西法氣得快瘋了。

再度逼近的時候,寧逸又丟了一枚,路西法這次不想躲了,徑直撞了上去。

結果綠級晶體。

轟得他一張臉都變形了,更重要的是,他的金剛護體竟然被摧毀。

一個倒栽蔥,從御氣飛行變成一屁股摔在地上。

一世獨尊 他氣得哇哇大叫,一掌就朝寧逸後背轟了過去。

當然,只是白白浪費內元罷了。那小子又跑遠了。

伸手一震,把身上灰塵草屑震掉,他抿嘴凝目,立馬又追了上去。

「兔崽子。我倒想看看你懷裡藏著多少晶體,有能耐你扔一個晚上。」路西法內心鬱悶得夠可以的,兩人這麼互相追逐著已經快半小時了吧。

他這個追逐者居然還被整了好幾次。而那小子逃得倒是輕鬆愜意。

真是叔叔可忍,嬸嬸不能忍啊。

不遠處。一座城市的輪廓已經悄然浮現。

路西法定眼一看,發現不知不覺中好像已經追著寧逸到派蒂哥斯卡了。

這個城市他住過。所以還有一定的了解,而且城市也在米國人的控制之下。

寧逸這小子,跑瞎了吧。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還有晶體嗎,你倒是繼續扔啊。」路西法盯著二十五六米開外的寧逸,難得心情好了起來,調侃了一句。

寧逸一路上甩了至少十四枚晶體,最低等級的也是橙級的,綠級的也有四枚,這加起來一路上扔了上千萬米金了都有。

當然,路西法自己中了兩次標,但都沒什麼大礙,就是覺得喪氣和鬱悶。

現在,寧逸已經有好段時間沒扔晶體了。

但是路西法也養成了一種習慣,寧逸一甩手,他都會下意識一躲,已經被養成慣性了。

不過這沒什麼,兩人的距離一直維持在三十五米到二十米之間,寧逸的晶體白扔了。

唯一的差別就是,現在兩人互相追逐著已經快逼近派蒂哥斯卡了。

「砰砰砰!」前方,有人開火了,應該是米國士兵。

沖著寧逸,也沖著路西法。

當然,這種威脅壓根就不是威脅。

子彈打在盾上,自動彈開,兩人應該是誤闖了一個關卡。

寧逸高速掠過順手一掌,直接將整個的關卡轟得飛上了半空。

路西法好像明白了點什麼,寧逸這貨明白著是故意跑到人多的地方,這樣一來,自己要是動手,很容易被發現自己一個藍級高手出手傷人。

這可是違反諾曼底協議的。

只不過寧逸這傻小子太傻了,跑到派蒂哥斯卡,那可是米軍的窩,他才不擔心會泄露,大不了把看到的人一起滅口就是。

守關卡的是一支米軍和奧斯曼人的聯合稽查隊,五十多人,這裡距離派蒂哥斯卡只有不到兩公里的路。

寧逸一掌就拍飛了三個人。

米國人和奧斯曼人立馬對準寧逸和路西法拚命開火。

同時大喊有人襲擊崗哨,請求支援。

一個二貨眼疾手快,立馬拉出一個單兵毒刺導彈,瞄準了剛剛越過的路西法來了一發。

「轟!」路西法儘管並不是很怕這玩意兒,但是看到那粗壯的東西朝自己射來,心神一晃,下意識地開始避開了。

毒刺導彈在他身旁爆炸,衝擊潑震得他整個人都有些失去了平衡,片刻間,寧逸又跑遠。

「該死的傢伙!」

路西法冷哼一聲,隨意取了一樣東西,回頭彈指電射那個偷襲他的米軍士兵,直接將他擊殺,這下不好了,米國人立馬開著裝甲車架著高射機槍拚命攻擊他。

並且還大聲通過步話機提醒下一個檢查站以及城內守軍:「警告。警告,有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高級武者襲擊了我們的檢查站。請求空中支援。」

路西法當然沒聽到,也不屑去注意。

眼下。他眼中只有寧逸。

他要撕碎了這個混蛋。

很快的,兩人先後進城。

也有檢查站擋他們,但都是虛張聲勢,開了機槍,大兵們就當做不知道了,然後呼喚空中支援。

很快,武裝直升機升空了。

四架阿帕奇呼嘯著攆向寧逸和路西法。

先是一通警告,發現沒有任何效果之後,接著高射機槍就開火了。

只可惜子彈倒是把馬路兩旁的民房打碎了一棟又一棟。寧逸和路西法壓根就沒受傷。

米國人又在大街上擺上了裝甲車和坦克準備對付倆人。

結果還是沒啥卵用。

倒是米軍的一些關卡被折騰得亂七八糟。

而且寧逸速度依然不減,快速地朝米軍駐地疾馳而去。

「兔崽子!」路西法現在才明白,這寧逸分明是有意帶著他來搗亂的。

果然,越來越多的米軍拚命阻擊兩人。

一時間,槍炮亂射,肩扛導彈拖曳著火光四下飛竄,寧逸和路西法安然無恙,倒是米軍士兵自己誤傷了不少。

很快的,兩人已經一前一後逼近了米軍駐地。

米國人在天空已經布置了六架的阿帕奇。狙擊手一槍一槍地朝寧逸和路西法身上招呼。

通通無效。

不過當然,螞蟻再小咬人也會痛,更何況是12.7mm口徑的高射機槍以及重型狙擊槍。

路西法和寧逸兩人挨子彈的時候,那光盾也是一閃一閃的。

當然。米軍士兵是完全看呆了,這倆人跟天神就沒啥區別,不過好在人家並沒有對他們動手。否則他們哪裡還能安然地在一旁對他們開槍。

但是很快的,兩人互相追逐著。徑直闖進了米軍駐地。

營房的米國大兵試圖阻擋,結果被一掌震飛了七八個。手裡的m4全變成了廢鐵。

師級的武者突擊隊出現了。

好傢夥,還是一個綠級初期的。

他帶著三名黃級高手,想要阻擋兩人,寧逸嗖地一下子就越過了他們,身後追來的路西法稍慢半拍。

米國佬直接就br>路西法猝住了。

那些米國武者見狀大喜,各種槍炮子彈一起朝他身上傾瀉。

路西法那個怒,一掌直接就硬生直接震斷,而後沖了出來,如同野獸一般伸手直接將一名黃級武者腦袋拍到胸口裡去了:「白痴剛剛跑走的那傢伙才是你們敵人。」

那綠級的居然被這麼一掌震斷,再看看自己的屬下被這麼輕易的就拍死了,整個人如同被冰水澆灌了一般,嚇得變成一座雕塑。

「藍藍藍級。」他渾身一個激靈,似乎想到了什麼,「這可是違反諾曼底國際武者協議的。」

路西法也懶得跟他多說了,寧逸眼看著就要跑了。

「滾!」路西法雙掌一拍,直接把前面攔路的雜碎全給轟了,而後閃電般追向寧逸。

寧逸其實也沒跑遠,他繞著米國人的營盤,一個房間一個房間地砸了過去,能破壞的就破壞,不能破壞的直接踩他頭上飛躍過去。

過了一會兒,他終於找到了一個落腳的對象。

一個看起來像是指揮所的大房間。

於是也不客氣,一掌直接震碎房門。

然後!

哇塞,一整群的軍官,正在開會如何對付他和路西法呢。

看到凶神惡煞闖進來的寧逸,那群人直接嚇尿了。

最頂級武者間的爭鬥,壓根就不是他們能夠理解的。

寧逸瞄了一眼,微微一笑,身子一掠徑直奔向主席台,揪住一個看起來應該是大頭的傢伙,旁邊的人一看,一個個面露驚慌之色。

被擒住的那個人還想掙扎,寧逸一拍,直接就廢了他那點可憐的修為。

再仔細看看制服。哎喲,居然還是個一星准將。

看樣子最起碼也是旅長以上的級別啊。

一旁一幫的軍官大驚失色。紛紛掏出手槍,瞄準寧逸。

寧逸一陣怪笑。伸手凌空一抓,直接就把其中一個人手中的手槍凌空抓來,頂住了那名准將的腦袋。

「將軍,告訴你的手下,老實點。」

那准將還沒開口,路西法就闖進來了。

看到寧逸抓了個人當人質,冷哼一聲:「你覺得這樣就能保護得了你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