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雪風迅速沖了過來,一臉興奮道:「老大,你又贏了,我多想看你被別人揍一頓,無敵該有多寂寞啊!」

王修滿頭黑線,抬手一個暴栗敲在西門雪風頭上。

「你就這麼希望我輸?我可輸不起,你大嫂的幸福還等著我去創造!」

藍玉榮冷笑著看了王修一眼,開口道:「聽說你在考核之前跟一個女人有些摩擦,還把人給殺了?」

王修瞥了藍玉榮一眼說道:「弱智才會相信這樣的事情,一個快三十歲的老女人,剛見面就說仰慕我,真是奇了怪了!小爺我到現在還是童子雞,居然告訴我她懷孕了!」

藍玉榮玩味道:「你的意思是人確實是你殺的了?」

嬌妻難寵,總裁老公太腹黑 王修攤了攤手,「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本來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我為什麼要殺她?更何況誰告訴你她死了?」

藍玉榮面露嘲諷,「這就不是我考慮的問題,語柔現在心情不太好,聽說你的事情以後她很生氣,你還是好自為之吧。」

王修冷笑道:「應該是你告訴她的吧?你對語柔的了解可能還沒有我多,做哥哥的你很失職啊。」

藍玉榮擺了擺手,「失不失職不是你說了算,要語柔自己開口才算。我也不與你爭辯,咱們走著瞧便是。」

說完藍玉榮轉身離開,勝負對他來說無關緊要。

看著藍玉榮的背影,王修皺起了眉頭。藍玉榮三番五次給自己警告,勸自己離開藍語柔,是真的因為自己的身份地位配不上藍語柔,亦或是有其他目的,不得而知。

「老大,現在該怎麼辦?」

王修攤了攤手,「什麼怎麼辦?去吃飯啊。」

西門雪風撓了撓頭,「那你跟大嫂的事情……」

王修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只要藍語柔沒有親口告訴我讓我放棄,其他誰來也沒用,再說藍家老爺子都沒說什麼,你覺得藍玉榮能做得了主?」

西門雪風點了點頭,「說的也是,藍家老爺子雖然沒有開口同意,但也沒有出言反對,所以機會還是有的,就怕其他人摻和進去。」 時間一晃而過,一個月便如白駒過隙消逝。

在這一個月中間再無人找王修麻煩,兩場大戰讓王修在整個7406集團軍聲名鵲起。

那些老兵自然知道王修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再加上王修平日里表現多受成乾誇讚,與王修關係日益升溫,王修等人深得成乾器重。

甚至王修偶爾偷懶缺席訓練也無大礙,頂多是嘴上說兩句,至於其他新兵則是沒有這樣的待遇。

在此期間淳于意手底下也聚集了一批死忠新兵,以淳于家的勢力和財富影響,要做到這點並無難處,倒是王修跟前依然是三人,西門雪風一個,凌霄和聶君明兩人。

淳于意也清楚王修的實力已經不是這些普通新兵能夠應付的,所以也打消了繼續找麻煩的念頭,兩者倒也相安無事。

如此這般又過了一個月,距離新兵入營正好兩個月的時候,成乾將一眾新兵召集起來。

五十二人整齊列隊,等著成乾發話。

「你們來到軍隊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訓練也有了一些成效,按照往年慣例,新兵入營兩個月便要進行考核演練。」

「當然,這次考核演練並不是讓你們與其他戰友比拼,而是你們所有人都要進入妖獸森林,自行分組,少則五人多則十人,獵殺妖獸。」

「你們的成績會記錄在檔案里,作為你們以後晉陞或者留在軍隊的憑據。所以你們要謹慎行事,下面我要說幾點要求。」

「第一,嚴禁內鬥,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考核期間絕對不允許出現私鬥,通過這次考核才是重中之重!」

「第二,不要想著作弊手段,你們每人會發放一個記錄儀,獵殺的妖獸數量品級,獲得妖獸內丹數量都會記錄下來。」

「第三,選擇了自己的隊友以後就要為自己的隊友負責,如果出現拋棄隊友或者置隊友生死於不顧,直接取消考核成績!」

……

成乾一直說了十幾條要求,王修倒是不怎麼在意。這一次不出意外只會有三個人願意跟自己一隊,西門雪風自然不需多說,凌霄和聶君明兩個新加入王修圈子的人也不能落下。

至於其他人,大多數與王修不對付,所以跟王修組成一隊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成乾講完之後便是把王修叫到一邊,小聲說道:「王修,平時訓練沒有什麼挑戰,這次妖獸森林狩獵訓練可是真刀實槍,你不要大意。」

王修點了點頭,「教官,這個不需要提醒,很早以前我也去過妖獸森林,對裡面的環境多少熟悉一點。」

成乾嘴角露出一絲不屑,「你可不要小看了人心,這軍隊里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善良之輩,若是有人暗中針對你,你也不必留手,出了什麼情況我替你擔著!」

王修一愣,正要開口,成乾卻是擺了擺手,「不必多說,我的意思你能夠理解便可,西門雪風與你交好,凌霄和聶君明兩人算是依附於你,他們的安全都系在你的身上,不可大意。」

王修笑了笑,「教官放心,他們怎麼去的,我保管他們完好無損回來。誰要是剛給我添麻煩,我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成乾滿意地點了點頭,又看向竊竊私語的眾位新兵。

「你們已經決定好要跟誰組成一隊了嗎?」

看到一眾新兵點頭,成乾拍了拍手。

「好,既然你們已經做好準備,就地解散吧,下午到軍需處領取你們考核用的必需品,明天一早準時出發,我會在這裡等著你們。」

待成乾離開,西門雪風便是領著凌霄和聶君明兩人來到王修面前。

「老大,教官跟你說了什麼?」

王修擺了擺手,「也沒什麼要緊事,就是多交代了兩句,咱們還是先回宿舍吧。」

西門雪風一看王修臉色便知道,這裡人多眼雜,不好開口。

於是笑道:「既然這樣那咱們先回宿舍吧,中午要吃頓大餐,明天就要出發,總得好好犒勞犒勞自己。」

四人王修在前,西門雪風落後一步,凌霄和聶君明兩人則是跟在西門雪風後面。

身後不遠處有人指指點點,小聲議論著。

「那兩個廢物,居然投靠王修,這是要做王修的狗嗎?」

「真看不出來,王修除了實力強點養狗還是有一套。」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一聽,瞬間變了臉色。

轉身怒道:「你們幾個亂嚼什麼舌頭?說我們是狗,你們跟在淳于意身邊也好不到哪裡去!」

身後兩人不屑地看了凌霄和聶君明一眼,齊齊嗤笑一聲。

「淳于大少有身份有實力,跟著他哪裡不好?王修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你們總不會指望他能給你們帶來什麼利益吧?」

西門雪風摸了摸下巴,玩味地看了兩人一眼。

「你們這麼說是因為嫉妒我老大吧?打架你們打不過,連淳于意都是我老大手下敗將,你們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嘰嘰歪歪?要做狗你們可以去做淳于意的狗,凌霄和聶君明兩個是我們的朋友,兄弟,少在這裡挑撥離間!」

兩人不屑地撇了撇嘴,轉身離開。

王修面無表情道:「這種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廢物沒必要搭理他們,等你們以後實力強大了天天揍他們,跟兩條狗吵架豈不是顯得你們很弱智?」

悍婦之盛世田園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一愣,隨後露出了笑臉。

「老大說得對,沒必要跟兩條狗一般見識,恁地辱沒身份。」

「不過老大,你說等以後實力強大了可以天天揍他們,萬一他們要是不敢露面怎麼辦?」

王修攤了攤手,「這還用說?有事沒事去他們宿舍串串門,多聯絡聯絡感情嘛,畢竟大家都是一起來的,閉門不見顯得多生分不是?」

幾個人笑出了聲,惹來路過的人側目。

到了下午成乾專門跑到王修宿舍,告訴幾人要去軍需處領取考核用品,至於其他人只是一言帶過。

四人大搖大擺出了宿舍,身後不少人對此不屑一顧。

「拽什麼拽,到了妖獸森林指不定碰到什麼厲害的妖獸,讓你們囂張!」 狩獵演練屬於新兵的專屬訓練,此次前往妖獸森林的新兵一共五十二人,成員分組除了王修一行人只有四人一組,其他人均是六人一組。

六人陣型進可攻退可守,基本滿足在妖獸森林生存的要求。

軍需處門口已經站滿了人,王修領著西門雪風等三人站在最前面,對旁邊的議論聲置若罔聞。

「聽說這次去妖獸森林配備了不少高科技的玩意兒,有高危生命探測儀,像什麼紅外夜視儀都是低端貨色,搞的好像野外生存一樣。」

「妖獸森林可不是什麼好地方,真要當成演練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聽說妖獸森林深處有堪比人類尊者境的強悍妖獸,搞不好小命都要丟掉!」

「都說了是狩獵演練,軍隊又不是傻,怎麼可能讓我們這些新兵入去送死?」

對於這些人的議論王修只是撇了撇嘴,軍隊里的演練雖說表演成分居多,但也不是鬧著玩的。

妖獸森林裡危機重重,除了外圍稍微安全一些,稍微往裡都有可能碰到三級妖獸,很早之前王修還是雷霆武館帶隊武師的時候就碰到過一次三級妖獸。

不過現在王修真武境九重的實力,再碰到之前的妖獸斷然不會出現敵不過沒命奔逃的情況。

演練裝備不算太多,但也足夠裝滿一個軍用背包。

王修緊了緊身上的裝備,扭頭看了一眼幾人。

「進了妖獸森林你們都跟緊我,尤其是西門雪風,你現在還沒有突破到真武境,咱們四個你的實力最弱。」

西門雪風不服氣地撇了撇嘴,「老大,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的實力雖然弱了點,但也不至於連幾個妖獸都對付不了。」

王修面無表情道:「誰告訴你我們是要對付妖獸了?沒看到那麼多人呢嗎?」

西門雪風一愣,隨後看向了四周。聽王修這麼一說,周圍的所有人瞬間都成為西門雪風的假想敵。

「老大,狩獵演練不就是要獵殺妖獸的嗎?難道教官給我們安排了不一樣的任務?」

王修一個暴栗敲了過去,「動動你的腦子,別讓我鄙視你的智商。」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很是小心,看了西門雪風一眼。

「風哥,老大的意思是讓咱們提防其他人,畢竟老大在新兵中的人緣不太好啊。」

西門雪風這才反應過來,不屑地撇了撇嘴。

「老大的人緣怎麼樣不管,至少新兵裡面沒有人是老大的對手吧?」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點了點頭,這事毫無疑問,王修的實力在新兵裡面如果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即便是半步尊者的淳于意跟王修打起來也不會是王修的對手,二年兵張海也一樣難逃敗局,誰要是想找王修麻煩,大概是腦子出了問題。

所有新兵軍需用品領取完畢,成乾吹了一聲集合哨。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所有新兵集合完畢,成乾滿意地點了點頭。

「從今天開始,你們要進行的是為期一個月的狩獵演練!在此期間你們的吃喝拉撒睡都會在妖獸森林裡,你們的目的只有一個,獵殺足夠的妖獸!」

「你們手腕上的全息攝影裝置會將你們獵殺的妖獸品級和數量一一記錄下來,當然,你們也可以從其他人手中獲取數據。」

「比如有人獵殺三頭三級妖獸,顯示在攝影裝置上的數據就是妖獸品級:三級,數量:三頭。但是別人可以從你的數據中奪取一部分,具體怎麼操作我會讓人教給你們。」

說完成乾便是找了一個新兵,親身示範了一遍。

等成乾示範完畢,所有人的眼神瞬間變得不一樣,獵殺妖獸的品級數量都可以被別人剝奪或者從別人身上奪取,這意味著不僅僅要面臨隨時可能出現的強大妖獸,還要面對心思各異的其他新兵。

淡淡地掃視一遍底下的新兵,成乾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出發!目標妖獸森林!」

成乾一聲令下,所有新兵登上了飛行器,不到五分鐘飛行器便是離地升空,往妖獸森林的方向飛去。

此時妖獸森林不同往常,以往整個妖獸森林外圍會有不少冒險者和武館學員前來碰運氣,但此時卻是被軍方封鎖,除了軍方相關人員其他人一律不得進入。

臨時指揮部就在妖獸森林靠近三品妖獸出沒的地方,成乾將耳麥帶上,開始發布命令。

「所有人注意,演練將在半個小時后正式開始,屆時將關閉一切通訊設備,你們所有的行動都會在衛星監控之下!」

飛行器停在妖獸森林上空不到二十米的地方,新兵們一個接著一個從飛行器上跳了下來,這點高度對修行者來說毫無挑戰性。

落地以後所有人迅速找到自己的小隊,緊接著便是按照制定好的計劃往妖獸森林各處散開。

五分鐘后,降落地點只剩下王修和其他三人。

西門雪風一臉疑惑問道:「老大,我們這為什麼要在這裡等著?難道還有其他人要過來?」

凌霄和聶君明也多有不解,王修掃視四周,深吸了一口氣。

「首先我要說一點,咱們要去的地方其他人肯定不敢去,因為那裡會有四級妖獸出沒。」

凌霄和聶君明倒吸了一口涼氣,瞪大雙眼看著王修。

「老大,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四級妖獸可是相當於人類尊者境,我們去就是送菜!」

「這也太冒險了吧?四級妖獸隨便出來一個都夠我們喝一壺的!」

西門雪風卻是一臉興奮,兩眼放光。

「老大,你這想法真不錯,去那裡幾乎不用擔心被其他人打擾,不過老大,你確定我們四個人能夠對付四級妖獸?」

王修撇了撇嘴,「你們好像一點信心都沒有,跟著我混你們除了要面臨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還有隨時出現的危險情況。」

「讓你們跟著我的目的是要你們能夠得到更多的鍛煉,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樣,僅僅是為了完成任務。」

凌霄和聶君明只能無奈嘆氣,西門雪風卻是眉開眼笑。 考慮到西門雪風的實力,王修並沒有走太快,一路上也碰到幾個不起眼的妖獸,很快便是被凌霄和聶君明兩人解決。

隨著不斷深入,妖獸森林越來越安靜。偶爾能聽到一些妖獸被新兵驚動時發出的震天怒吼,也不知道是哪幾個倒霉蛋走了霉運。

王修一行四人速度不快,不斷往前摸索,奇怪的是並沒有碰到什麼厲害的妖獸,其他三人都很意外。

「老大,都到了這裡了,按理說也該有三階以上的妖獸出現,為什麼連妖獸的一根毛都沒看到?」

「對啊老大,我們是要獵殺足夠數量的妖獸才能完成任務,沒有妖獸我們只能幹瞪眼了!」

王修撇了撇嘴,「不是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一個月的時間獵殺足夠的妖獸綽綽有餘,再說我們要去的地方都是高級妖獸,獵殺一頭妖獸等於獵殺幾十頭低級妖獸。」

幾人不再說話,但是看向王修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一般情況而言,同等境界的妖獸戰鬥力要強於普通人類,一是因為妖獸的強悍身體條件,而是因為妖獸在妖獸森林這樣的環境里對危險的天生警覺。

如此這般又繼續前進了一段距離,幾人已經能夠看到三四級妖獸生存環境的分界線,王修便是讓幾人停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