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見秦羽鐵拳。但是遭到了弒如霜的阻攔。

秦偉則說秦羽是否不在,弒如霜卻是與對方針鋒相對。

就在這時,弒離到來,讓秦偉暫時停下。弒離到來說了他們噬魂殿的人傭兵公會被剷除。

抱著雪狼到來,談話。問他想家否。

秦羽沒說話,之時想著,家中的一切。秦國,他什麼時候能夠回去。

又想到一些人,隨後暗嘆自己的實力不夠,否則不會讓這些多人,為她受傷了。

再度對實力的渴望到了極致,。

赤羽看著夜色下的秦羽、

—–

秦偉被那兩個強者大戰,。讓一旁的弒離不解。想要勸阻卻是說不了花。秦偉不解,訓斥對方。那兩個強者則是憤怒,然後擊殺秦偉、

秦偉憤怒,狼狽而逃。那兩個強者則是追擊。



弒離看的迷糊,不解為何。弒狼則是嘀咕,輩弒離訓斥,讓他明日好好準備、

隨後沒說話,所有空的房間,然後進入。秦偉帶著斗篷。

冰羽覺得熟悉但是沒說什麼,國教老人和金老也是覺得秦偉熟悉,但是沒說什麼,而是和眾人一人上樓。

來到秦偉所在房間,國教老人則是看了一眼秦羽的房間,然後若有所思,隨後三人進入了秦偉的房間。

進入后不由的震驚,原來秦偉將一個假人仿瓷。這時冰羽夜響起那人是誰,暗自後悔起來。

國教老人發現有人探查,隨後讓金老去抓,則是在這牽制對方的靈魂

準備調戲的強者過去,一一擊殺。

逐漸的人們發現部隊,要去調查。這個時候秦羽出現將其全部擊殺,

讓殘落和赤羽震驚不已。

而後秦羽看著驚恐的二人,然後讓殘落迅速帶人離去,去黃沙酒樓等他。

殘落還在猶豫,秦羽呵斥,讓殘落知道是誰。

隨後秦羽看了一眼還在害怕的赤羽,離去。

—- 四目相對,喬斯年的眸色頓時就沉了下來。

「想他了?」

「我想知道他去哪裡了。」

「這段時間,你是見不到他了。」喬斯年語氣淡漠,「吃東西!」

葉佳期不可思議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問。

收拾了一下情緒,葉佳期坐在床上吃月餅。

張記的月餅味道真不錯,是屬於京城特有的味道。

鹹鹹的,入口即溶。

葉佳期不再問他任何寶寶的事,她不需要他的補償,真得不需要。

事情已經過去三年了。

有些事情再來做,已經沒有了意義。

「你要吃嗎?」葉佳期指了指月餅。

她知道他不愛吃,她就這麼隨口一說。

沒想到,喬斯年也不客氣,偏過頭,在她吃過一口的那隻月餅上咬了一口!

「味道挺好。」喬斯年勾唇。

「你不是不愛吃鮮肉月餅嗎?」被他咬了一口,她嫌棄地要丟掉。

喬斯年抓住她的手腕,不讓她丟:「你已經浪費了一隻,你要再浪費,信不信我餓你三天?嗯?」

葉佳期不吭聲了。

他抓住她的手,她這才發現,他的手很涼。

喬斯年見葉佳期的情緒還算穩定,大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葉佳期下意識地躲了一下,但喬斯年還是捉住了她的手。

「別去新加坡了,京城這兒,真得沒有你念著的人了?」喬斯年心裡頭嘆了口氣。

「沒有。」葉佳期啃著月餅。

喬斯年沉默。

他是沒有想到她回答得這麼乾脆、利落。

「你他媽什麼時候能有點良心。」喬斯年無奈,「算了,有良心沒良心都是我養的、我教的,我認了。」

葉佳期看了他一眼。

她應該是沒有眼花,她在喬斯年的臉上看到了無奈啊。

深深的無奈。

對她很失望?

不至於吧。

葉佳期的燒退了,但沒有太多力氣,吃了兩隻月餅后就吃不下了。

喬斯年給她拿了一杯溫牛奶。

葉佳期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牛奶一眼。

「怕我下毒?」喬斯年淡淡道。

「不是,你為什麼還不回家?」葉佳期很困惑。

他不是剛剛有了未婚妻嗎?

就算未婚妻生氣了,他也應該追出去啊。

「怕你再跑。」

喬斯年坐在床邊,將牛奶遞給她。

葉佳期渴了,接過杯子,咕嚕咕嚕喝了幾口。

「你把我看這麼緊,我怎麼跑?你為什麼不讓我跑?」葉佳期帶著敵意地看向他。

喬斯年的手撫摸著她的髮絲。

眼中,是深邃的光芒和不明的意味。

她的髮絲還是這麼柔軟,他最愛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摸著她的小腦袋。

這似乎,已經成為他的習慣。

從她八歲那年起。

「你跑了,我要是再也找不回你怎麼辦?」喬斯年嗓音嘶啞。

上一次,他差點永遠失去她。

永遠。

那種感覺,依舊清晰如昨,彷彿嗅一嗅鼻子,都能在空氣中聞到駭人的血腥味。

他怕了。

葉佳期盯著他的眼睛,冷笑:「是怕方雅的心臟病沒有合適配型嗎……」

「跟那事沒關係,以後,不準再提。」

「那你放棄她了?」葉佳期淡漠問。

喬斯年怎麼捨得放棄方雅。 誰來一棍子敲暈她吧!事實擺在眼前,這個男人不是瘋子就是她出現了幻覺。如果都不是的話!請讓她再死一次吧!

看著眼前的女人直鉤鉤的看著竹籃中的蛋,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一副完全被嚇傻的表情!

男人灰色的眼眸中幽紫的光芒一閃而逝。

雲瑾使勁的掐自己的手,夢吧,是夢吧,哪有這樣的事啊!就算有也不該倒霉到她的身上吧!神啊!放過我吧!讓我睜開眼看見我還是躺在自己溫暖的小床上吧!

可惜,神並沒有聽到她的呼喚!

在雲瑾成獃滯狀的時候,男人抓起她的手,探到竹籃裡面去碰觸那枚蛋。光滑的蛋殼上有著淡淡的溫度,雲瑾的手抖的跟篩子一樣,直想把手縮回去,太詭異了,實在是太詭異了,她的小心臟承擔不了這種負荷啊!

男人死死得抓著她的手不能動彈!貼著她的耳邊輕輕的說:「你看,你是多麼狠心的一個母親啊!孩子都沒有足月,就被迫提前出來,沒有吸夠母體的精氣,只能以這種形態出生,殷瑟,你好狠心吶!」

雲瑾抖的完全沒法開口說話了!紀青將她的臉扳過來,面對面的看著她,只見她眼中的慌亂和驚恐,本來就陰沉的臉又再冷上了幾分,「賤人,別以為你不說話就可以逃避一切,孩子必須是要見天日的,這不僅僅是我的孩子,而且還是你的命,如果他再出什麼事,你就想想你還有沒有命再見到那隻死狐狸。」

雲瑾此刻的是腦子亂鬨哄的,面對那危險的眼神本能的點了點頭。

男人把那竹籃輕輕的放入她的懷中,「他不能離開母親身邊太久,需要屬於你的精氣,在你身邊待上七七四十九天後,他自會破殼而出,到時候我便放了你,如何?」

雲瑾木然的點了點頭。

男人只道是她聽到要孵化孩子受到打擊沒有回過神來,便鬆開她,起身,走下階梯,走出房間之前,頓了頓,「以後你還是住這裡,晚上我會過來!」然後頭也沒回的離開了。

可憐的雲瑾還呆呆傻傻的抱著個竹籃坐在地上發愣!

紀青離開后,來到議事廳,叫下屬把默找到來。

自己卻坐在王座上陷入了回憶。

頭還是很痛,與這具身體的融合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竟然不斷的被本體原來的記憶所影響。

這時男人的身體散出一團團的黑霧,慢慢把整個身體包圍住。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默已經站在下面等候多時了。

默滿臉擔心,表情凝重。

紀青對於自己這個一直跟隨的屬下很是放心,用眼神示意默在旁邊的位子上坐下,問道:「默,上次要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一襲黑袍的默,用他那雙純黑的眼睛看著紀青,遲疑一下,「青殿下,蛇王和蛇后,一直在盼望著你回去呢!不,是一直盼著被主人您佔據的本體回去。」

紀青斂去笑意,沉聲道:「哦,是嗎?看來這具身體並不像外界那樣所表現的不重要!」當默提到蛇王和蛇后的時候,他感覺到了體內的這個未消散魂魄的抗拒,以及恨意。真是有意思。

默站了起來,詢問道:「主人,您現在融合的怎麼樣了?」

灰色眼眸中紫氣幽幽,就算再信任默,紀青也不準備把自己情況毫無保留的讓他人知道。「尚可!」他的神魂受到重創,不得不奪舍了這具身體,以這個身體的身份活下去。

直到他能恢復到全盛時期,便能……

紀青斂眉又問道:「朱果現在有消息了嗎?」他一直等著服用朱果來療傷。

默單手撐地,五指緊扣地面,垂下了頭,「屬下得到的消息是,那朱果現在還是花期,並未結果,而且是在狼族的禁地之中。」

紀青沉吟片刻,問:「那麼,朗沉風現在怎麼樣了?」

默皺了皺眉不解的道:「狼族的三王子?不是一直在人間風流快活嗎?」臉上帶著鄙夷,「大王為何要提他?他不僅是敗壞他們狼族的臉面,連妖界的人也不恥於他的呀!當初翼族將他們的嫡公主嫁與他大哥的時候,他卻喝醉了強要了那位公主,當日眾人擁著狼族的大王子進入洞房的時候,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了!兩人可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滾在一起。」

紀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默,什麼時候你也變的那麼喜歡說人閑話了!當初是什麼情形,朗沉風是誰?他可是狼王與狼后的嫡子,翼族的公主本是要嫁給他的,可後來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要嫁給朗寧。而且再過一年便是朗沉風試煉的時期,誰會蠢到這個時候去強要自己的嫂子。偏偏奇怪的是朗沉風什麼也不解釋,任翼族的太子打了三掌后,還被狼王卸去了大半的妖力,從此離開王族,一直便在人間。」

「那次的婚宴我們都沒去,所以聽到的傳言並不可信,就算是當初見到的,也不一定屬實!很多年前曾見過一次朗沉風,擁有那樣一雙侵略性眼睛的男人是不屑做這種事情的,他是那麼的驕傲,甚至是傲慢,吃了那麼一大虧后,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或許,現在是去找他的好時機。把我的善意傳達給他。這次,我倒是想與他聯手看看。」

默吃驚的看著上座的紀青,他的那雙灰眸閃動著紫光,纖細美麗的臉龐散發著奪目的光彩,默低下頭,不確定的說道:「您這次是為了殷瑟夫人吧!」

默並沒有聽到主人的回答,只聞一聲嘆息,隨後紀青擺擺手,默便退出了議事廳。

紀青揉了揉太陽穴,殷瑟么?

呵。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的笑容。

原主的記憶可對他影響不小呢! 既然自我催眠的快一個小時了,如果還是沒有成功的話,還是認命吧!

可雲瑾不肯認命啊,人家穿越各種金手指,各種順豐順水,她倒好居然穿到可能連一個正常人類都沒有的異世。

有見過正常人生孩子是生顆蛋的嗎!

雲瑾掐的自己青一塊紫一塊的還不肯死心,覺得掐的越痛就能從夢中醒來!

她寧願這一切只是一個奇怪的夢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