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巴蜀玄蛇馬上就要朝自己衝過來,聶甄正準備應敵,而就在此時,聶甄體內的墨麒麟對聶甄笑道:「嘿嘿……聶小哥,我有一個很好的想法。」

聶甄還未表示疑惑,墨麒麟繼續說道:「耿耿老弟不是剛剛突破嘛,這巴蜀玄蛇雖然不算什麼很高級的種族,但修為還算湊合,正好能給耿耿老弟當個陪練,你看怎麼樣?」

「嗯?」耿耿剛剛突破,還沒怎麼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它至少知道,聶甄現在正準備和那頭巴蜀玄蛇開干,當即想都沒想,就說道:「聶哥,交給我好了,我剛剛突破到天境四段,正想找機會舒展下拳腳,本身還想找墨老哥呢,正好現在有個蠢貨送上門來。」

聶甄點了點頭,但還是囑咐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便成全你,不過對方畢竟是天境六段的靈獸,你也不要大意。」

說完,聶甄便主動放耿耿離開自己的身體。

「放心吧,耿耿好歹是變異神獸,雖然修為比那條小蛇要低一些,但相信問題應該不大。」墨麒麟倒是十分淡定,它一定程度上比起聶甄更加清楚耿耿的實力,兩神獸平日里也經常一起修鍊,所以它比聶甄更加放心。

巴蜀玄蛇本來打算直接衝上去三下五除二幹掉聶甄這個說話難聽的人類,但沒想到還沒等它出手,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居然突然竄出另一隻靈獸來。

令巴蜀玄蛇感到驚訝的是,它居然看不穿這隻靈獸的品種!

白馬身體,背生雙翼,頭頂獨角,任何一個特徵,在諸天宇宙中都有許多種族擁有,但結合在一起的靈獸,卻聞所未聞。

「你是什麼東西?!你和這個人類是一夥的?!」雖然耿耿出現的很詭異,且讓人看不穿它的種族,但巴蜀玄蛇並沒有太過忌憚,因為它看得出來,耿耿的實際修為,其實和聶甄一樣,都是天境四段。

「萬事小心,我在旁邊為你掠陣。」聶甄淡淡說道。

雖然聶甄不確定耿耿是不是巴蜀玄蛇的對手,但是他至少能保證耿耿絕對不會出現性命之憂。

別說他本身就在旁邊為耿耿掠陣,憑藉聶甄自身的實力外加殺神劍這等神器在手,要他單挑巴蜀玄蛇也沒問題,何況只是策應耿耿,另外聶甄手中還有兩具流金傀儡,以流金傀儡的特性,想要纏住巴蜀玄蛇那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耿耿朝聶甄點了點頭,然後長嘯一聲,朝巴蜀玄蛇大叫道:「前面哪兒出來的小蛇,你耿爺在此,快快受死!」

隨著耿耿一聲大叫,它的馬蹄虛空一蹬,雙翼一展,身形化為一道白光,就朝巴蜀玄蛇竄了過去。

但在一旁聽到耿耿這番對話的聶甄卻十分無語,耿耿一定是跟墨麒麟混久了,耳聞目濡,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有些兇猛張狂了,以前的耿耿可不會說出這麼囂張的話來,聶甄不禁在心中感嘆,這人吶……想要學壞還真的是很容易啊……

然而,巴蜀玄蛇聽到耿耿的話,頓時讓人感覺它自己的臉都給氣綠了,一個明顯修為不如自己的人類,當面嘲諷自己已經超越了它的底線,可如今另一頭明顯修為不如自己的靈魂獸,居然也敢當面羞辱自己,這讓巴蜀玄蛇感覺自己的怒氣都快從七竅噴出來了。

「吼!好你個小畜生,感到如此激怒我,我要把你生吞活剝,然後再送你那人類主子去黃泉路和你團聚!」巴蜀玄蛇勃然大怒,張開血盆大口,正要朝耿耿攻擊。

可下一秒,巴蜀玄蛇徹底驚呆了眼。

因為它驚愕地發現,它已經看不清耿耿的行蹤了。

修為弱於它的耿耿,就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不見了!

舊愛難違:黎先生,好久不見 而只有聶甄才知道,耿耿並非消失不見,而是它的速度已經快到在一瞬間,讓巴蜀玄蛇感應不到它的位置了。

耿耿速度奇快,以聶甄如今的靈魂修為,才勉強能用靈識來感應到耿耿的方向,而巴蜀玄蛇,只能等耿耿的身形到了另一邊,速度減慢下來,重新感應下,才知道耿耿的位置。

「這小畜生到底是什麼靈獸,速度居然這麼快?!沒聽說過啊!」巴蜀玄蛇心中震驚,耿耿的速度幾乎已經超過它的理解範圍,它不明白區區天境四段的靈獸,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

耿耿乃變異神獸獨角追雲馬,它本身最擅長的就是極致的速度和頭頂那支獨角的鋼屬性。

如今耿耿的修為達到天境四段,速度比起以前更是不可同日而語,巴蜀玄蛇本就不擅長速度一道,外加它的靈魂實力遠不如它的修為,自然感應不到耿耿的位置。

「巴蜀小蛇,你耿爺在你後面呢!」耿耿又是一個身法,落到了巴蜀玄蛇的身後,而巴蜀玄蛇這時候還在前面到處亂找呢。

「該死的小畜生,你以為你仗著速度快就可以打敗我了么?!」巴蜀玄蛇大怒,同時它張開巨口,口中居然釋放出一種暗灰色的氣體。 「蘇醫生,蘇醫生……」突然一道身影衝過來跪在蘇歌面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是我男朋友突然打電話過來,我正在注射的時候我男朋友突然打電話過來分手……所以才會……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想害彤彤,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蘇醫生,你一定要相信我,要相信我啊……嗚嗚嗚……」

徐護士跪在蘇歌身旁掩面痛哭,哭聲里滿是自責和懊悔。

蘇歌卻根本看也沒看她一眼,神情麻木的看著那台手術推車被推走,她清楚看到那個絕望的女人最後看了她一眼,那雙被淚水模糊的眼裡除了傷痛,全是失望,徹徹底底的失望。

先前對她存在多大希冀,現在就有多大失望。

蘇歌胸口忽然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她顫抖的手輕輕抬起來捂住胸口。

她沒有哭,甚至眼眶都沒有紅,只是眼裡毫無焦距,猶如一個被抽空靈魂的木偶,做什麼都不受控制。

她很想站起來,很想跟過去再看彤彤最後一眼,可她根本使不上力,全身上下半點力氣都沒有。

她就那麼一動不動呆坐在原地,直到警察趕來將徐護士帶走。

徐護士沒有狡辯自己因為低級失誤所犯下的罪行,只是在不斷的向蘇歌重複她不是故意的,讓蘇歌相信她。

蘇歌當然相信她不是故意的,彤彤那麼可愛乖巧的一個小朋友,誰會忍心故意去害她?

可,錯了就是錯了。

因為一時差錯造成的慘痛結局,終究是無法改變的。

徐護士應該也明白這個道理,她不斷地向蘇歌解釋,無非是想讓自己心裡舒坦些罷了。

因為她的一時之錯害了彤彤的命,徐護士心裡,不比任何人好過。

「小歌,小歌快起來,地上涼,你坐地上做什麼啊。」慕蓁蓁匆忙趕來的時候,蘇歌還坐在地上,她趕緊將她扶起來,「小歌,你沒事吧?」

蘇歌麻木的表情看得慕蓁蓁有幾分害怕。

這種時候,她想哭就應該哭出來,為什麼要這樣逞強呢?

她知道彤彤對於小歌的重要性,也知道彤彤的去世對小歌造成了很大打擊,可彤彤的去世畢竟是護士操作失誤,不是小歌的錯。

她可以因為那個小生命的隕落而傷心難過,可不應該這麼自責。

蘇歌始終沒說話,被慕蓁蓁扶著坐到椅子上。

慕蓁蓁見她什麼話聽不進去,整個人也十分無奈,「小歌,這不是你的錯,不是你造成的錯,你已經做得夠好了,你已經儘力了。」

儘管慕蓁蓁一遍遍在蘇歌耳邊提醒她不是她的錯,可蘇歌也始終一言不發。

很快社團的人都趕了過來。

「小歌學妹,3號病人和9號病人今天都出院了。」

「6號病人也安排明天出院……」

大家看著蘇歌毫無血色的臉,一一向她彙報好消息,許洋猶豫了一下也道,「心理病人,用藥之後情況已經好了很多,應該很快也能出院了。」 隨著巴蜀玄蛇一聲長嘯,從它的口中不斷噴洒出灰暗色的氣體,沒過多久,天空中就充滿了這股詭異的氣體,且經久不散。

「這個是……」聶甄皺了皺眉頭,他雖然沒有懸浮到空中,但是他也同樣感覺到,自己身體的四周,似乎存在著一股十分粘稠的氣體。

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周圍的空氣,全部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沼澤,而在氣體內的人,就好像整個人陷入沼澤內一樣。

「唔……」空中的耿耿也皺起了眉頭,它在飛行的時候,感覺到周圍空氣的變化,就好像全身上下都包裹著一層又一層膠水一樣,導致它的速度大幅度下降,弄得好像自己的行動是慢動作一樣。

「哈哈哈!在我的巴蜀泥沼中,你們的速度就是再快,也照樣會被拖慢的!你剛才不是竄的很快么?現在怎麼不竄了?!」巴蜀玄蛇懸浮在空中,放出張狂地笑聲。

福從天降:農門小嬌妻 然而對巴蜀玄蛇的話,耿耿倒是不置可否,當即冷哼道:「巴蜀小蛇,你得瑟啥?你把空氣弄得跟你家泥巴潭一樣又如何,難道你會不受影響?!」

對於耿耿的話,聶甄也表示贊同,空氣已經被弄成這樣,你巴蜀玄蛇難不成還能完全免疫?

而此刻聶甄體內的墨麒麟,卻好笑道:「嘿嘿……這次耿耿太大意了!」

聶甄聽到墨麒麟這麼說,心中暗叫不好,而與此同時,空中的巴蜀玄蛇,此刻已經朝著耿耿沖了過去。

只見巴蜀玄蛇以極快的速度朝耿耿沖了過來,耿耿甚至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被巴蜀玄蛇的尾巴猛地一抽,重重地摔入地底。

「什麼?!」聶甄大驚,巴蜀玄蛇居然完全不受巴蜀泥沼的影響。

聶甄仔細觀察了巴蜀玄蛇的身體,頓時靈光一閃,斷言道:「是了!巴蜀玄蛇皮膚外的鱗甲,看似十分油滑,一定是因為這個,導致巴蜀玄蛇哪怕是在自己放出的泥沼內,照樣能穿行自如。」

巴蜀玄蛇明明修為不如噬月貪狼,但因為它有這門獨門神通——巴蜀泥沼,所以在與狼王的戰鬥中屢屢抵擋住對方的進攻,狼王雖然修為比巴蜀玄蛇強悍,但因為無法破解巴蜀泥沼,所以一直拿它沒轍,兩頭靈獸就一直僵持著了,足以見得,巴蜀泥沼絕對是巴蜀玄蛇保命的看家本領。

「嘎嘎嘎!知道自己有多麼天真了么?!」巴蜀玄蛇在空中大笑連連,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嗡……」聶甄雙手負在身後,暗自調動修羅殺氣,打算親自出手去教訓巴蜀玄蛇,而這個時候,墨麒麟卻十分淡定地說道:「不用那麼緊張,如果耿耿因為這點小花招就落敗了,那就太看不起它了!」

而此時巴蜀玄蛇盤旋在空中,朝著耿耿墜地的方向大吼道:「小畜生,快給老子滾出來!」

說吧,巴蜀玄蛇不斷從口中噴出無數道靈光,不斷朝下方轟炸。

「轟隆隆隆!」

塵煙不斷翻滾,以巴蜀玄蛇天境六段的修為,足以在下方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嗯?!」而聶甄看到巴蜀玄蛇的攻擊,居然沒有任何緊張的情緒,因為他的靈識驚訝地發現,耿耿居然已經消失在了原先那個地方,只是巴蜀玄蛇不知道罷了。

此時的墨麒麟古怪地笑道:「嘿嘿……接下來,耿耿會帶給你們一個巨大的驚喜的……」

聶甄心中正古怪著,突然,巴蜀玄蛇的身後,突然竄出耿耿的身影,聶甄之所以這麼形容,是因為耿耿居然直接跳過了移動的過程,簡直就像是憑空消失后,又突然來到了另一個地方似的。

這次耿耿突然現身,四肢直接踩在巴蜀玄蛇的身上,這下無論巴蜀泥沼的限制有多麼強大,都無法組織耿耿了,畢竟耿耿與巴蜀玄蛇,其實已經算是有了肢體接觸了。

「絕命一擊!」

耿耿發出一聲大吼,頭頂如鑽石版閃爍的獨角,發出璀璨的光芒,朝著巴蜀玄蛇的身體猛地一刺。

一道銀白色的角形光芒,從耿耿的獨角中沖了出來,朝著巴蜀玄蛇的身體刺了進去,打碎了它身上的黑色鱗甲,直接刺入巴蜀玄蛇的身軀內。

「吼!」巴蜀玄蛇發出一聲震天的慘叫,它的身軀幾乎被耿耿刺穿了三分之一,傷口處的血肉全都翻了出來,深可見骨,鮮血更是不斷從傷口處流了出來,流滿了半截身子。

「小畜生,我要你死!」巴蜀玄蛇怒吼,雙眼都快通紅了,挪動龐大的身軀一抖,直接將耿耿震落下來。

「噗!」耿耿被巴蜀玄蛇的攻擊一震,頓時口中噴出一小口鮮血來,耿耿的修為畢竟只有天境四段,相比較巴蜀玄蛇來還是有一點距離的,之前被巴蜀玄蛇擊落的時候,還是收到了一點內傷,此刻巴蜀玄蛇一抖,正好牽扯到它體內的傷勢。

「呼!」

巴蜀玄蛇甩動它那巨大的蛇尾,朝著耿耿猛地抽了過來,這一下巴蜀玄蛇是運足了十二成的力量,如果耿耿挨上這一下,絕對會被抽的筋斷骨折。

然而,耿耿被抖落之後,再度陷入巴蜀泥沼內,想要憑藉身法和速度躲避是不現實的。

就在聶甄暗自運力小心戒備,看著耿耿若是無法抵擋,就親自出手的時候,就看到耿耿額頭上的獨角,在這一刻釋放出銀色的光芒,而下一瞬間,令聶甄大跌眼鏡的時候發生了。

耿耿獨角發射出的光芒,居然一下子戳破了當前的空間,刺出了一個空洞,從這個洞內,聶甄隱隱約約看到有空間亂流如同狂風般肆虐。

耿耿一下子就竄進這個洞內,而下一秒,這片空間穩定了下來,那個被耿耿轟開的空間孔洞,又重新被空間彌補了,這片空間內就像沒有破碎過一樣,而唯獨耿耿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這難道是……」聶甄心中驚訝地猜測,他已經有些清楚耿耿的這招神通了。

聶甄體內的墨麒麟點了點頭道:「聶小哥,你猜的不錯,耿耿的這個神通,據它說名字叫作:破碎虛空,是一個將空間暫時轟開,然後通過空間將自己傳送到另一個方向的神通,雖然不是完全意義上的空間神通,但已經碰觸到一些空間神通的門檻了。」

聶甄倒吸一口涼氣,耿耿這個神通實在是太膩天了,具有一定空間屬性的神通,也就是說,除非修為已經強大到,能在另一個空間中將耿耿抓出來,否則的話耿耿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墨麒麟長嘆一聲道:「似乎是耿耿頭頂上的那隻獨角有轟破空間的能力,耿耿多加練習之後,就能穿梭空間了,只是有些可惜,這空間神通是耿耿獨角自帶的神通,並不是耿耿自身的領悟,否則的話,耿耿就真的逆天了。」

聶甄卻笑道:「這已經很好了,空間神通就是在諸天宇宙中,也是極其稀少的神通,能領悟者更是少之又少,耿耿能碰觸到一些皮毛,已經是它的造化了。」

聶甄可沒有那麼貪心,耿耿能有這等造化,已經是身為變異神獸的它的恐怖之處了。

耿耿當著巴蜀玄蛇的面消失,巴蜀玄蛇瞬間失去了方向,那如同鞭子一般抽來的尾巴根本來不及停止,因為慣性,連帶著巴蜀玄蛇的上半身,在空中打了兩個圈才算停下來。

「小畜生又死去哪裡了?!」巴蜀玄蛇感覺莫名其妙,所謂當局者迷,它只感覺耿耿在自己的面前憑空消失了,但不知道耿耿是怎麼消失的。

就在這個時候,就在巴蜀玄蛇的右後方,空間突然被轟開了一個洞,下一瞬間,耿耿就從這個洞內鑽了出來。

與此同時,耿耿背後的雙翼釋放出璀璨的光芒,朝著前方的巴蜀玄蛇猛地一扇。

那光芒從羽翼中沖了出來,如同兩道光翼又似是利刃一般朝巴蜀玄蛇斬了過來。

「鋼翼斬!」

鋼翼斬,同樣是耿耿的獨門招數,通過自己背後的羽翼,打出類似利刃一般的光芒,因為其中蘊含著耿耿鋼屬性的奧義,所以威力十分強大。

「噗哧!」

耿耿的鋼翼斬,直接切割在巴蜀玄蛇的尾部,居然直接將巴蜀玄蛇的尾巴給削斷了!

巴蜀玄蛇慘叫一聲,尾部已經噴出如水柱般的血水。

「嗡……」

巴蜀玄蛇遭到重創,再也無法維持巴蜀泥沼,四周頓時一片清明,耿耿恢復了自己的速度,再度施展出自己最擅長的速度,然後連續搶攻,或是用馬蹄去踐踏,或者是用自己的獨角去進攻,巴蜀玄蛇身上立馬留下了眾多傷勢。

「嘭!」

耿耿重重地一踏,直接將巴蜀玄蛇踏入地下,這一下居然令巴蜀玄蛇再也無法起身!

負手而立的聶甄淡淡笑道:「看來勝負已分!」

巴蜀玄蛇全盛時期還不是耿耿的對手,更何況現在身受重傷,除非巴蜀玄蛇有什麼壓箱底的手段,否則這場戰鬥不會有懸念。 終於說到心理病人的時候,蘇歌麻木的臉上有了一絲動容。

她微微抬眼,看了一眼許洋。

許洋立馬蹲在她面前,眼神肯定的看著她,「小歌,特殊心理病人的治療,因為你的設想,終於找了突破口,你是未來拯救無數心理病人的大功臣。」

未來無數心理病人……

蘇歌眼瞼慢慢又垂了下去。

可是她不遺餘力的設想過程中,心裡只想著一個人。

她想救的,僅僅是楚亦寒而已。

她……沒有那麼偉大。

一直都很自私,很自私。

如果她今天跟著徐護士一起去病房,說不定,彤彤就不會死。

可她迫不及待的回實驗室看實驗結果去了。

徐護士注射失誤是導致彤彤病亡的最大原因,可她,又真的一點錯都沒有嗎?

「小歌,咱們手上的病人已經陸續塵埃落定,剛接到程教授通知,明天開始給咱們放假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之後再返校,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見蘇歌始終沒開口,許洋低低嘆了口氣。

其他學長臉上也很無奈,「小歌學妹,回去好好休息,要是一個星期不夠,繼續向教授申請假期也是可以的,畢竟你是咱們這次實踐課程的大功臣,這個月你太辛苦了,一定要好好休息。」

「對,休息好再去學校。」

「小歌,我送你回去吧。」慕蓁蓁擔心的看著蘇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