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陸雄英驚慌失措,顧長風立馬出言提醒陸雄英,給他指明了脫身的方向。

「是啊校長,我完全不知情。」

陸雄英目光一轉,落在了高太力的身上,眼神中流露出殺氣。 「高太力!你雖然是我龍虎武道社的人,但是你做了錯事,社裡絕對不會偏袒你!你能做的就是承認你的過錯,請求學校寬恕!」

陸雄英嘴上說了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眼神。

高太力加入龍虎武道社已經有三年了,他清楚陸雄英的陰狠毒辣。如果今天他把陸雄英給出賣了,他的家人肯定活不過今天。

「高太力,你背後有沒有人指使你?說出來,不要怕!」

杜如海心知肚明,三道武道社一再挑戰他的底線,令他非常不爽。他要對三大武道社開刀,只是沒有合適的理由。

「沒有人指使我,一切都是我的過錯!」

學校是保護不了他的家人的,高太力很清楚這一點,只要他把一切罪過都扛下來,出事的是他一人,他的家人會因此而得到陸雄英的照顧。

陸雄英的嘴角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心中的驚慌已經一掃而空。

「高太力啊高太力,你TM是瘋了嗎?大庭廣眾之下,你竟然敢殺人!你腦子裡還有沒有法紀?還有沒有校規?」

陸雄英劈頭蓋臉地把高太力給罵了一頓,吐沫星子橫飛,要不是林劍寒和顧長風攔著,他就要動手了。

明眼人都知道他們在玩什麼把戲,但是卻拿他們沒有辦法。

杜如海看著凌宇,眼神之中充滿了愧疚。

凌宇微微一笑,他早料到會是這個結果。

「校長!」

穿著一身灰色西裝套裙,腳踩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露在外面的小腿上包裹著肉色的絲襪,長發披肩,豐/臀扭動,那柔順的長發隨著她的步伐上下拋動。

此女一出現,便立馬吸引了在場所有男人的目光。

「鍾老師,是你啊!」

鍾欣柔道:「我是來問校長您一句,我班的學生凌宇是否可以繼續留在雲大讀書?」

杜如海道:「當然!他已經通過了學校的考核,是一名合格並且非常優秀的雲大學生!我們學校需要這樣的優秀人才!」

「凌宇,恭喜你!」

鍾欣柔面帶笑意地走到凌宇的面前,道:「我其實很早就來了,一直在角落裡看著你,今天可真是驚險啊,一波接一波,差點沒把我嚇出心臟病。」

凌宇笑道:「鍾老師,我早就看到你了。謝謝你來為我助威!我通過了學校的考核,那麼咱們之間的約定,是不是該兌現啦?」

「沒問題。」

鍾欣柔道:「你可以隨時去我家裡。」

董德寧走了過來,一把抓住凌宇的手,激動地道:「同學,你救了我一命啊!」

凌宇愧疚地道:「董老,不是我救了您一命,而是我差點害了您。幕後的黑手要殺的人是我,您是因為我而受到了牽連。我得跟您說聲對不起。」

董德寧和凌宇以德相交,彼此都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這一出鬧劇總算是結束了,當凌宇從體育館里走出去的時候,蕭玉靈三人和巾幗武道社的眾女全都在門口等著他。

「凌宇!」

巾幗武道社的眾女圍了上來,每個人手裡都捧著鮮花。這是她們從體育館里出來之後剛去買來的。

在此之前,誰能相信凌宇能夠從一個零基礎的人只用兩天的時間就通過學校十二門功課的考核呢!

蕭玉靈三人完全被擋在了外面,凌宇已經被巾幗武道社的娘子軍給圍了起來。

「嘿!你的情敵可不少啊!」姚芊羽在蕭玉靈的耳邊笑著說道。

「那是因為他優秀啊!」

蕭玉靈倒是一點也不生氣,反而有些自豪。

一旁的蘇青璇心裡卻有些說不出的滋味,難以言述。

「凌宇,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娘子軍圍著凌宇,七嘴八舌問個不停。

凌宇從人群里擠了出來,把手裡的一束鮮花送給了蕭玉靈。

「送給我的人比花嬌的玉靈兒!」

蕭玉靈接過那束鮮花,心中湧起無限的甜蜜,羨煞旁人,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心裡在這一刻打翻了醋罈子。

「好了,大家都回道館吧。已經浪費了一個上午了,抓緊時間回去修鍊!」

殷雨柔帶著巾幗武道社的娘子軍離開了體育館。

「我們餓了,吃飯去了,你們繼續在這裡膩歪吧。」

蘇青璇和姚芊羽也趕緊閃人,不做電燈泡。

凌宇和蕭玉靈手牽著手走在校園裡,也去吃飯去了。

另外一邊,林劍寒迅速離開了體育館,駕車疾馳而去,直奔後山。

「什麼情況?」

到了後山,林劍寒找到了一臉沮喪的袁俊華。

「千年的黑玉靈芝呢?」

袁俊華打開面前的木匣子,裡面裝的不是千年的黑玉靈芝,而是一根黑驢蹄子。

獨愛玻璃鞋 「袁俊華,這是怎麼回事?」

林劍寒勃然大怒。

今天沒能弄死凌宇,已經令他怒火中燒,誰知道噩耗接二連三地傳來。

袁俊華道:「社長,楊一刀把咱們給耍了!他把黑玉靈芝調了包!」

「我不是讓你殺了他的嗎!」林劍寒怒吼起來:「你這個廢物,竟然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袁俊華道:「楊一刀早有察覺,一直提防著咱們。我大意了,讓他給逃了。」

「算了算了,他要是那麼容易殺,他早就死了,哪還能到處偷東西。」

林劍寒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道:「當務之急是找到楊一刀,把黑玉靈芝給搶回來!」

袁俊華道:「社長,這事不可聲張啊!要是讓凌宇知道,他非得弄死咱們不可,所以我們只能悄悄地進行,不能讓社裡所有人都知道。」

林劍寒點了點頭,道:「通知喬守信,就我們三個人去找。楊一刀,我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殷雨柔等人剛回到道館,便發現了倉庫的鎖被敲開了,裡面名貴的藥材全都被偷了,包括那個千年的黑玉靈芝。

「糟糕!」

「怎麼辦啊?」

眾女一個個驚慌失措。

殷雨柔道:「快去通知凌宇,誰都不要動現場,等他來了再說。」

凌宇正和蕭玉靈在食堂里吃飯,自從和凌宇在一起之後,蕭玉靈就很喜歡到食堂來,她要向所有人宣示,凌宇是她的男人。 「可算找到你了!」

巾幗武道社的娘子軍們分頭行動,終於讓張倩倩在食堂里找到了正在和蕭玉靈用餐的凌宇。

「出什麼事了?」

一看張倩倩的面色,凌宇就猜到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咱們道館的倉庫被盜了,裡面的那些名貴的藥材全部失竊,包括龍家送給你的那根千年的黑玉靈芝!」

聽了這話,凌宇面色一冷,站了起來。

「玉靈,我有點事情,先走了。」

蕭玉靈道:「知道了,你不要擔心我,我馬上回家去了。」

凌宇很快便來到了巾幗武道社的道館,他剛一出現,眾女便安靜了下來。

殷雨柔把他帶到倉庫裡面,道:「賊很識貨,大路貨一樣都不少,被偷走的全都是那些好東西。別的名貴藥材失竊了也就罷了,可那根千年的黑玉靈芝,那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啊!」

凌宇一聲不吭,把倉庫的里裡外外都檢查了一遍,並未發現任何用蠻力敲開門鎖的痕迹。

「這個賊可真會挑時候,趁我們都在體育館看凌宇考試的時候來到了咱們的道館。」紅雲嘀咕了一句。

凌宇道:「很顯然,人家是有備而來,就等著這一天呢。」

「會是誰幹的?」眾女都非常的困惑。

凌宇道:「道館內的監控系統拍到什麼了嗎?」

搖了搖頭,殷雨柔道:「賊人在進來之前,切掉了道館的電源,所以什麼也沒拍到。說來也是奇怪,我們並未聲張,那賊是怎麼知道咱們道館的倉庫里有藥材的呢?」

眾人仔細地回想了一下當日龍家派人送來藥材的情景,突然間發現了什麼。

「那天喬守信來過,邀請我們武道社和他們武道社聯誼,大家還記得嗎?」

眾女全都點了點頭。

凌宇道:「那就鎖定了目標了,很有可能就是喬守信乾的。你們誰對這個人比較了解?」

張倩倩道:「我了解他,他可能有這個賊心,可未必有這個本事。喬家是醫藥世家,喬守信認識藥材,那不足為奇,可偷盜不是他所長啊。」

紅霞道:「別忘了他是問劍武道社的人,他們的老大林劍寒可不是個好東西,陰險卑鄙得很!」

「林劍寒今天一直在體育館啊。」

「這種事情,還需要他親自動手嗎?他是社長,有的是等著給他賣命的人。」

眾女議論紛紛。

殷雨柔看著凌宇,道:「如果是問劍武道社的人乾的,那麼他們社團內部知道這件事的人肯定也是極少數,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一旦宣揚出去,對林劍寒會非常不利。」

凌宇道:「那你認為他會派誰來執行這次任務?」

「袁俊華!」

殷雨柔不假思索,冷聲道:「那姓袁的就是林劍寒的一條狗!林劍寒自詡是什麼正人君子,他的那些腌臢骯髒見不得人的事情,全都是袁俊華替他做的。這些事在我們這個圈子裡並不是什麼新聞。」

凌宇道:「這就好辦了。喬守信那日在我們這裡看到了黑玉靈芝,回去之後告訴了林劍寒,林劍寒只派袁俊華辦這個事,事情應該就是這樣的。」

「姐妹們,今日在體育館,大家有沒有誰看到過袁俊華?」殷雨柔問道。

重生之妖孽貴千金 「沒有。沒有見到他。」

眾女努力回憶。

科技霸權 問劍武道社的人當時就坐在她們的附近,好像除了袁俊華之外,其他人都在場。

「就是他了!」凌宇沉聲道。

殷雨柔道:「應該不止他一個。據我所知,袁俊華並沒有開鎖的本事。」

道館從第一道大門到倉庫的門,配備的都是高科技的電子鎖,如果不知道密碼,或者是指紋不對,根本打不開門。

殷雨柔和袁俊華時常打交道,對他也算是有所了解,印象當中,袁俊華沒有開鎖的本事。

道館所有的鎖都不是被硬生生地敲開的,由此可以推斷,應該是有個開鎖的高手。

「林劍寒可真是卑鄙!偷了那千年的黑玉靈芝,服用之後,他的修為至少可以提升一個境界!為了提升修為,他連臉都不要了!」

眾女一個個義憤填膺,倒是凌宇面色如常,不見喜怒。

時光因你而甜 「好了。大家都裝著沒事一樣,不要被這件事打擾,繼續修鍊。至於失竊的東西,我會全部都找回來的。」凌宇道。

殷雨柔道:「怕是難啊!黑玉靈芝到了林劍寒的手上,他肯定立馬吃掉,難道還等著咱們去找他嗎?」

凌宇道:「千年的黑玉靈芝是提升修為的靈丹妙藥不假,不過並不能像吃蘿蔔那樣吃,否則的話,林劍寒怕是有性命之虞。他既然偷了黑玉靈芝,肯定已經知道該怎麼吃的。」

「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殷雨柔問道。

凌宇道:「柿子挑軟的捏,先從喬守信的身上下手。」

……

萬國風情娛樂會所。

包廂內,音樂聲震耳欲聾,紫色的燈光充滿著神秘妖媚的誘惑,幾個穿著非常清涼的外國女郎正在搔首弄姿,挑逗著坐在沙發上的三個男人。

喬守信坐在中央,左右兩邊的都是他的酒肉朋友。

「信哥,這地方的妞兒不錯吧?」

一旁的胖子哈哈大笑,「全都是一水兒的烏克蘭貨!上個月才過來的,新鮮著呢!」

喬守信端著酒杯,品著洋酒。

一名白人女郎邁著貓步來到了他的身前,跪了下來,做出各種挑逗人的姿勢,悄悄地解開了喬守信的褲帶。

「來!給爺玩個冰火兩重天!」

喬守信邪笑著,重重地在那女郎豐滿到誇張的巨臀上狠狠拍了一下,發出「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音,白人女郎配合著發出「咿呀」一聲嬌吟,。

「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