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也怪,何林華這一衍化,那些原先金丹中不吸納的五行靈力,居然一股又一股地鑽入了那個軀殼之中,隨著那些五行靈力的注入,軀殼的體型越變越大。隨著最後一絲五行靈力的注入,這個軀殼已經變得猶如原先兩倍大小。

隨後,這軀殼又是波光一閃,在那個奇異的軀殼之內,居然在中央凝聚出了五條顏色各異,卻又相連在一起的五色五邊形圖形!

在看到這個圖形后,何林華終於鬆了一口氣,睜開了眼睛——五邊形的成型,也就意味著,陰陽、五行這七種不同屬性、但又身體必須的靈力,已經完全凝聚在了丹田之中。這種奇異的融合中,七種顏色各異的靈力線條,則是丹田之中與丹田之外的靈力溝通途徑;而這七種線條的全部成型,也意味著何林華的元嬰已經塑造成功了!

睜開眼睛后,何林華便立刻查看了一下時間——從他閉目打坐開始,到他凝聚元嬰結束,在不知不覺中,卻已經過去了五天時間!

抬頭看看頭頂,康德依然在孜孜不倦地煉化著城堡之核。現在,那顆土黃色的城堡之核已經變成了深紅色,石頭的表面之上,更是浮現著一絲絲的火屬性魔力。這些靈力在城堡之核的體表來回翻滾,就如同是一道又一道奇異的火焰一般!

看到這一幕,又感覺了一下那顆城堡之核的氣息,何林華臉上掛著微笑,心中暗想:「看來,這五天時間裡,康德也已經把這顆城堡之核煉化的差不多,距離成功已經不遠了。這也應該算是雙喜臨門了吧?」

他自己突破到了元嬰期,康德也成功地煉化了魔法城堡,這不算雙喜臨門,還能算什麼?

腦中冒出了這麼個念頭,何林華又看向了中央魔法塔外。

現在,中央魔法塔外,已經不是只有破侖、春二人在守著了。小夏、柔兒、塵虛、小精靈他們幾個已經完成了何林華布置下的搜索任務,返回了這裡聽候何林華的差遣,破侖、春二人依然盡職地站在門口,如同兩大門神!

至於咱家可耐的小龜龜?好吧!咱們接著無視吧,這廝睡覺睡的可舒服著呢!

「破侖、春,你們進來吧!」何林華伸手抓起了巨型龜,非常惡趣味地往身下一砸。巨型龜立刻「嗚嗚」的叫了起來,片刻之後,才艱難地翻身,朝著何林華低聲嘶吼著。

「啊?」破侖、春等人都驚訝地應了一聲,隨後欣喜地應答道,「是!主人!您醒了!」

說到「您醒了」這三個字的時候,破侖、春、小夏、柔兒、塵虛等都已經站在了何林華的身前。

何林華虎目在破侖、春身上一一掃過,微笑道:「突破了,那自然也就醒了。」

「突破了?主人您真的突破了?」破侖剛才只顧著高興,沒有探查何林華的氣息。他一邊說話,一邊神識一掃,何林華身體內的情況已經是一清二楚了。

在看到何林華那個如同混沌一般的元嬰后,破侖先是呆了一下,隨後興奮地笑道:「不錯!主人突破了,果然是突破了!」

春也在何林華的身上掃過,微微一笑,道:「恭喜公子,賀喜公子!您終於丹碎成嬰,算是一名真正高手了!」

高手?

對於這個稱呼,何林華可不敢應答。想一想元嬰期之上還有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這五個境界,何林華哪裡還敢稱什麼高手?別的不說,單單是這元嬰期的幾個等級劃分,就足夠何林華畏懼的啦!他現在的實力,也不過就是初入元嬰期,元嬰初期而已。想想前幾天巨型龜這個元嬰期頂峰的變態一張嘴就吃掉十幾隻元嬰期的亡靈,他就心驚膽寒的……

他要是沒有巨型龜、破侖、春他們的助力,別說是遇到一個元嬰期頂峰的敵人了,就是遇到一個只有元嬰期中期的,恐怕也難逃一死!

何林華搖了搖頭,道:「春,你這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呢!元嬰初期而已,在修真文明的圈子裡面,我還是很低沉的一個人而已……」

春立刻應答道:「公子說的是。不過,至少從現在開始,公子也算是有一定的自保力量了。至少,在玄天宗的勢力範圍內,公子可以說是有一定的力量了……」

何林華點點頭。對於這個,他自己倒也不會否認——實力突破到元嬰期,至少他算是握到了一個更有價值的籌碼了!

「姐姐,主人突破到元嬰期了嗎?我怎麼看主人,還是金丹期頂峰呢?」站在春身後的小夏剛才也偷偷把神識套到了何林華的身上。不過,她所感覺到的,何林華身上的氣息,依然還只是金丹期頂峰而已,根本沒有突破啊!

何林華、破侖、春三人互視一眼,一同笑了笑——這其中的奧秘,大概也只有他們三個到達元嬰期的人知道了。

何林華現在體內的情況,可以說是達到了元嬰期,也可以說是沒有達到元嬰期。體內丹田之中七種屬性已經匯聚,元嬰基本成型,這是達到元嬰期的明證,但是元嬰依舊還只是一團混沌,根本無形,這卻是不到元嬰期的明證!

說起來,這原本是相互矛盾、對立的現象,現在卻奇異地融合在了一起。而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奇異的現象,則是因為何林華還有達成完完整整的元嬰期的最後一步沒有走!這一步,就是神識融合!

一般來說,判斷一個人是否到達了元嬰期,要通過判斷這人的修為、氣息、神識等方面。實力高於或者與此人對等的人,一般都會直接從修為上感應出來;而實力若是較低的話,只能夠從氣息、神識方面進行感應。

在元嬰成型后,修士一般就會具備元嬰期的實力,但是元嬰期的氣息、神識等等其他部分,卻還需要極其重要的一步,那就是神識融合!只有在神識與成型的元嬰融合后,修士的氣息、神識、相貌等等才會與該修士逐步一致!好吧,如果要是打個比方的話,可以說,僅僅成型的元嬰,就是一個充氣娃娃,而神識融合后的元嬰,就是一個完整的女人——雖然都能夠起到發泄***的目的,但是這其中的差距,只要是個男人都懂的。

而且,修士凝聚出元嬰后,那元嬰僅僅是他體內所有能量的一個集合體而已,這個元嬰甚至都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宿主,別人搶走了這個元嬰,甚至都能跟自己的神識融合的。只有在進行神識融合后,元嬰才會具有靈性,其真實威力也能發揮到最大——

或許,也可以說,凝練出元嬰其實就是煉製出了一件特殊的法寶,你拿著也能用,但是如果沒有「神識認主」,丟了也是活該!

而現在,何林華的情況就是這樣。

他現在僅僅只是元嬰成型而已,並沒有進行神識融合——當然,這並不是說他不想、或者沒有這個想法,只是現在康德還在煉化城堡之核,時機有些不太對罷了。反正這神識融合元嬰遲會兒也沒什麼,等到康德煉化了城堡之核后再進行神識融合,那也不遲嘛!

春很快地把這個原因給小夏、塵虛等人講了一遍,小夏等人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其中,還有這些個道道啊!

小夏、塵虛二人雖然都已經達到金丹期頂峰很久了,與不少元嬰期修士也接觸過、請教過,但是對這件事情,卻還是一無所知——

這其中原因,想想也知道啊!那些元嬰期修士又不傻,把這個秘密告訴別人,這不是沒事找事兒嘛?要是遇到一些不怕死的,直接干起了在別人剛剛突破,還沒有來得及融合神識的時候,搶劫別人元嬰的勾當,那還得了?

所以,元嬰期修士都會對這個秘密三緘其口,絕不外漏。這件事情,也似乎已經成了元嬰期修士中墨守的規矩了。

小夏、柔兒、塵虛等聽了這條信息后,一個個也是驚嘆莫名。這其中的彎彎道道,若不是今天有破侖、春在這兒解釋,他們估計也只有突破到元嬰期的時候,才能知道了。

小夏感嘆了一會兒,張口道:「真是沒有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多的秘密!這麼說來,公子現在的實力,已經算是元嬰期了?」

何林華還沒有說話,破侖已經咧嘴替著何林華回答道:「那還用說? 郎君傻乎乎:娶個甜妻來種田 不過,也不能說什麼『算是』,而是已經是了!只不過,現在體內元嬰尚未與神識融合,真正認主,所以在實力發揮上會受到那麼一些影響罷了!」

何林華也點了點頭,才又轉移話題問道:「小夏,這次你們在周圍查找傳送陣,有沒有什麼發現?」

小夏立刻恭聲道:「回公子,奴婢這七天來,已經把周圍的每一寸土地都給查找了一遍,只不過,還是沒有發現疑似傳送陣的東西……」

「噢……」何林華有些失望地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對於張靈逃走前留下的這條線索,何林華還是很在意的。何林華認定,那時候張靈自認為自己很快就能逃走,所以信心膨脹,一不小心之下,肯定會透露出什麼有用的信息,而他偶然間提到的一句話,更是給了何林華這傳送陣就在周圍的靈感。甚至於,何林華已經對靠此方法逃出傳送陣內有著頗高的期望,可是現在……

「莫非,那張靈在臨走之前,依然沒有放鬆警惕,反而擺了我一道?」何林華眉頭輕皺,思量著這個可能。

在想到張靈居然能從一進入遺迹內就忍氣吞聲,一直到最後有必勝的把握才發難時,心頭也不由得有些發冷——如果,張靈逃走之前真的存著這麼個心思的話,那張靈這個敵人的心計,實在是有些太過強大了!

這種敵人,絕對不能留下!何林華心中暗暗說道。

破侖看著何林華在沉思,又忍不住開始嘀咕道:「張靈那小雜種,老奴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個什麼好東西,當初就不該相信他,直接幹掉最好……」

聽著破侖在旁邊絮絮叨叨,何林華立刻丟了一個白眼過去——丫丫個呸的!破侖這廝說的倒輕鬆!你上嘴唇跟下嘴唇一碰便說出來了,可是你也不想想,當初如果沒有張靈領路,他們又怎麼可能會一路走到這裡!

破侖又被何林華白了一眼,情不自禁地縮了縮脖子。

何林華搖了搖頭,伸手把巨型龜放在了肩膀上,隨後扭頭道:「破侖、春,你們兩個在這兒看著康德,給他護法。我去外面逛逛,一會兒就回來。」

這接連坐了兩天,何林華也覺得有些憋屈,想要去外面活動活動,順便試驗一下自己元嬰期的實力了。

破侖、春也都知道何林華存的什麼心思,並沒有再強烈要求要跟著去,只是讓小夏跟著何林華,也好有個使喚的人——何林華身為他們眾人的頭子,真正的主人,總不能喝口水、找地兒休息都自己做吧?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不僅僅是何林華丟份兒,就連破侖他們也連上無關!

至於何林華的安全問題?這個基本上不用擔心。二級遺迹裡面,實力最強的也不過就是元嬰期頂峰而已。而這附近,更是只有一隻被困在奇異大陣裡面的三頭翼鳥魔。那個被困在陣中的三頭翼鳥魔,說白了也不過就是一隻困獸而已,對何林華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脅。何林華又有巨型龜保護著,只要不是遇到什麼大群魔物圍攻,根本不會出現危險!

何林華飛身出了巨大的魔法城堡,隨意地找了一處高聳入雲的砂岩峰,坐在了其中一處梯台上,打量著四周。

這顆星球,說起來,確實是說不出的冷清。一整顆星球上,居然除了岩石,就是沙碩,根本沒有什麼別的玩意兒。

何林華坐下了,小夏則俏生生地站在了何林華的身後,一語不發。一雙美麗的眸子里,一種夾雜著欣喜、崇拜等等因子的目光盯著何林華——

在小夏的心中,這個靜靜地坐在她眼前的男子,已經基本上被神化了!半年多以前,她們四姐妹最初與何林華相遇的時候,何林華還是一個剛剛突破到金丹期,甚至還陷入昏迷、險些被骯髒的老鼠人殺掉的弱者。但是現在,僅僅半年多的時間裡,何林華卻已經成為了一名元嬰期的修士!

元嬰期的修士,這對別人來說,是何其艱難的一步。但是,在眼前的這個男人腳下,卻非常之簡單,舉重若輕,宛若閑庭漫步……

「小夏,你說,元嬰期的力量,比起金丹期頂峰,到底要強多少?」

忽然之間,坐在小夏身前的何林華開口了。他說話的同時,居然輕輕閉上了雙目,隨意至極。

「啊?」小夏顯然沒有想到,何林華居然會突然問這麼個問題。

元嬰期與金丹期頂峰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那還用說?這之間的差距,當然是天差地別啦!

當年,小夏自己從築基期頂峰突破到金丹期,便能夠以一勝十地擊敗那些以前跟她一樣厲害的築基期頂峰修士!這其中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只要是個人,就能夠真正的了解!

金丹期頂峰與元嬰初期,在這之間,雖然僅僅只是一階的差異,但卻也是一個境界的差異。一個境界的差異,又豈是那麼簡單就能抹平的?更何況,實力越高,這期間的等級差異就越明顯。練氣期的修士,運氣好的好練氣三層都能擊敗練氣頂峰;但是築基期修士,築基期十層的修士想要擊敗築基期頂峰的修士,卻不太可能;而金丹期中,金丹高期與金丹頂峰之間已經非常難以抗衡了!更何況,何林華現在,還是帶著境界差異的一級?

其中的差異,千言萬語說不清,之間的距離,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第三百四十章悲催的刺殺六人組,元嬰期的力量(萬字大章)

而且,在最後,小夏更是又想起了當初在玄天星上,秋冬二人生死塵明之手。如果當時春秋冬三人具有元嬰期的實力,雖然塵明手中持有上品法寶,但也不至於頃刻間就全部死掉……如果……但是現在,卻已經沒有那麼多如果了。現在的事實,就是秋冬已經死了,春也只剩下一個魂魄而已……

何林華看小夏在愣神,微笑道:「小夏,怎麼不說話了?」

小夏被何林華打斷沉思,才悠悠地說道:「金丹期頂峰,與元嬰期之間,那可是隔著無數道高山的……說句不好聽的話,十個、一百個金丹期修士,都不一定比得上一個元嬰期的修士!這中間的一個境界,一個在天上,一個卻在地上。」

一個在天上,一個卻在地上嗎?

何林華點頭微笑。

確實,在真正的突破到元嬰期之後,何林華才感覺到了,元嬰期真正的強大之處。一個元嬰期的修士,被一大群金丹期頂峰的修士圍住,百分之百能夠輕鬆逃脫,並且殺掉不少!正如小夏所說,這其間,是一個境界的差異,根本不是體內靈力多了,就佔有優勢的。

「元嬰期到底有多厲害,且還是讓我自己來試一下吧!」何林華想著,站起身來,玄陰劍一點點的從右手中冒出。

他伸手將玄陰劍握住,然後斜斜地用力一劈——一道強橫的劍影從玄陰劍上溢出,從空中向下劈去。伴隨著「哧啦」、「轟」等聲響,在地面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深達十幾米的溝壑。

這並不是何林華運轉靈力,這僅僅是他自己隨手一揮,玄陰劍上自己揮發出去的力量而已!

法寶,這種武器,原本就是為元嬰期的修士準備的。金丹期的修士,根本不可能發揮出法寶的全部威力!

「公子,您這是……」小夏看著何林華站起身來,拿出了玄陰劍,有些詫異。

何林華淡然一笑,道:「沒什麼,我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力量到底如何而已。」

說話間,何林華靈力運轉,玄陰劍劍身之上,那些形狀各異的符文中一道又一道的劍影飛出,眨眼間,平平無奇的玄陰劍,已經成了一個刺蝟!

……

密林之中,一個身著紅衫的少女低空飛行著,手中揮舞著一條紅色長鞭,不斷地拍打著周圍空中那些向著她飛撲過來的靈獸跟怪物。那些靈獸與怪物被擊打到后,一個個渾身上下燃燒起了奇特的火焰,然後慘叫著掉落在了地上。

忽然之間,那少女的身形猛然間一頓,停了下來,落在地上。

長鞭揮出,周圍的那些樹木花草都自動燃燒了起來,轉眼間,四周已經出現了一處大約一平方公里的空地。

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張紅色的毯子,少女輕輕地把毯子放在了地上,才盤腿坐下,閉目養神起來。

許是這些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大片空地,四周的靈獸、怪物彷彿都知道了似的,一起向著這裡飛了過來。那少女兩眼依然閉著,手中長鞭連連揮出,空中不斷有著靈獸、怪物變成一團火焰,掉落下來。

終於,在少女身周擠滿了屍體后,那些靈獸、怪物似乎也察覺到了事不可為,一一悲鳴著逃走了。

等到那些靈獸、怪物逃走,少女才又睜開了眼睛,恨恨地看了空中逃竄的靈獸、怪物一眼,嬌聲道:「這些靈獸、怪物,難怪一直不能跟我們人類作對,就這種智慧,就是來得再多,那又如何?」

少女說完,又閉上了眼睛,開始養神。

這少女,如果被秦天龍看到的話,秦天龍肯定二話不說,抱頭就逃——丫丫個呸的!這身著一身火紅衣衫的少女,卻正是那個追的秦天龍抱頭逃竄的南宮燕!

不知不覺中,南宮燕已經進入這遺迹中一月有餘了。這一個月里,南宮燕拿著手中的那個特定的儀器,不斷地定位、尋找著秦天龍的位置。

她手中的那個儀器,是她懇求算無策給她的,專門用來定位秦天龍的位置。當初為了能夠弄到這個儀器,她還跟算無策鬧了彆扭,揪了那老頭子一大把鬍子呢!

哼!誰讓那算無策說本姑娘與秦天龍有緣無分,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在算無策告訴南宮燕這個結果的時候,南宮燕非常沮喪,但也非常的倔強。雖然他明知道,卜算門、尤其是算無策既然算出來的東西,那基本上已經是命中注定的了,但是……他們卜算門的人不是也經常說,命理雖然天定,但卻也有一線生機嘛!

「秦天龍,一定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一線生機!」忽然之間,南宮燕睜開了眼睛,恨恨地說道。

話音落下后,南宮燕又一手拖著腮,幽幽地說道:「秦天龍那個混蛋!本姑娘有什麼不好的,聽到本姑娘的名字就跑!哼!」頓了頓,南宮燕又繼續說道:「還有,奇怪了,阿福怎麼這麼久了,都沒有來找我?我當初明明留下信息的……嗯……不想了!」

南宮燕又哪裡會想到,她留給自己的護衛阿福的玉符,已經被林執事他們給收起來了呢?

南宮燕伸手一晃,那個特製的儀器又出現在了手中,她一雙杏目看了看,登時把地上的毯子給收了起來,跳腳道:「秦天龍這個混蛋!剛剛明明還是往前邊走的,今天怎麼又跑到右邊去了?真是……真是個超級大混蛋!」

南宮燕說罷,一下子飛身而起,身形隱入了天空之中,轉眼間不見了蹤影。

南宮燕剛一消失,周圍的一片樹林中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響,片刻之後,一行六人出現在了南宮燕剛才停留的位置。這六人身上都是破破爛爛,蓬頭垢面的,模樣看上去好不狼狽!

這六人五男一女,其中一個糟老頭子和一個美艷的婦人似乎是帶頭的,身後則是高矮胖瘦四個或是中年、或是青年的修士了。

「林執事,你確定,我們還要跟著南宮燕追蹤秦天龍嗎?」那美艷婦人一伸手,抹了一把額頭,臉上變得花花的,「我懷疑,我們要是再跟著她,下次可真不一定還能安全逃出來了……」

這一行六人,卻是林執事、蘭琳、塵明、張好好、酸酸、鬼鬼這個刺殺六人組了。

「跟!當然要跟!」林執事也伸手一抹額頭,惡狠狠地道,「想要找到秦天龍,跟著這南宮燕,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了!我們一行六人,可沒有什麼能夠具體定位秦天龍位置的東西!如果不跟著南宮燕,誰他娘的來指引秦天龍的位置?你嗎?你嗎?還是你?」

林執事說話的時候,大手一一在蘭琳、塵明、張好好等人的身上點過。

蘭琳苦笑一聲,道:「可是……可是跟著這南宮燕,也不一定能夠找得到秦天龍啊!她手裡面倒是有個儀器,能夠找到秦天龍。不過,她的方向感未免也太強大了吧?這一個月,她走路都是拐著彎兒的……」

「拐著彎兒怎麼了?拐著彎兒也得跟!」林執事怒聲道,「老子就不相信,這狗屁的南宮家,還能真的出這麼個路痴,真的就不能走對一天路!」

這事兒,說不準還真有可能啊!

蘭琳、塵明、好好等人心中一陣哀嘆。

這一個多月,他們一直都跟著南宮燕飛來飛去的。不過,這南宮燕的方向感實在太弱了。明明走著直線,不知怎麼著就給拐了彎兒了。這一個多月的工夫,他們倒是有半個月是在兜圈子玩……

而且,不得不說,這南宮燕招惹超級靈獸、怪物的本領也確實挺高明的。一個多月,這才一個多月啊!他們居然遇到了二十次元嬰期頂峰的超級靈獸、怪物,其中有兩次遇到的還是族群靈獸。這南宮燕運氣是不錯,過去把靈獸、怪物給招惹醒了,自己就跑了,可他們六個跟著過去,卻正好被那些靈獸、怪物給攔住,「深情」挽留。要不是他們運氣好,這一個月過去,跑得快,估計這一個月過去,六個人只能剩下林執事和蘭琳兩個人了……

何林華他們兩個多月才遭遇了兩次超級靈獸,而南宮燕卻一個多月的時間就遇到了二十次,這能力,能不強大嗎?

蘭琳苦笑道:「可是,我怕在她走對路以前,我們就先被這裡的靈獸給幹掉了……」

張好好、酸酸、鬼鬼、塵明四人都深以為然地點點頭——蘭琳說的不錯啊!他們四個是體會最深的了……

「幹掉?什麼幹掉不幹掉的!」林執事嗤之以鼻,「咱們乾的就是暗殺的行當,總有一天要遇著鬼的!」他的眼神暗恨,怒聲道:「這次,要是運氣不好死在了這裡,誰也怨不著!誰讓咱們做的就是這一行!」

蘭琳立刻道:「林執事,我和明兒可沒有那種念頭。只不過……我們是不是應該改變一下策略,不能再這麼跑跟著南宮燕瞎轉悠了?」

「不轉悠還能怎麼辦?那秦天龍也不是木頭,一動不動的!我們不跟緊了南宮燕,怎麼可能知道南宮燕到底在什麼地方?」林執事恨恨道。

塵明插嘴道:「那個……林執事,晚輩認為,咱們是不是可以試著搶下南宮燕手裡面的那個東西?然後……」

「不行!」林執事斬釘截鐵,「那南宮燕手中的東西,百分之百是和靈魂綁定的。她一死了,那玩意兒肯定報廢!到時候,我們就一定被動了!」

「您怎麼知道,那東西一定是和靈魂綁定的?說不定,那只是一個特殊法寶嘛!」塵明反駁道。

林執事嗤笑一聲,道:「臭小子!老子吃過的鹽巴,比你吃過的米還多!老子早就跟你說過,那個儀器的主意不能打!那種高級修真文明的特殊法寶,百分之百就是靈魂綁定的。老子也刺殺過高級修真文明的人,對這些事情,再了解不過了!」

塵明還要張嘴再說,林執事卻已經一巴掌拍過去,扇到了塵明的臉上。林執事獰笑道:「……你這個臭小子,這一路上,一而再、再而三的質疑老子的決定,你是不是真的以為,少了你一個,老子就殺不掉秦天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