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此,菲茲的眉毛微挑了一下道:「小洛,那個伊萬和雷哲爾真的有那麼親密嗎?」

蒙洛聞言點頭道:「嗯,我在沙灘上看見了他們兩人……很親密。」

「那?」菲茲的臉色有些微紅,說道:「小洛,你的鼻子不是很好使嗎?昨晚,那個……雷哲爾吻你的時候,你有感覺到他唇上有伊萬的味道嗎?」

聽到菲茲的話,蒙洛愣了一下,昨晚進門的一切都發生很突然,當時並沒有來得及多想,經菲茲一問,蒙洛才意識到,昨晚的回家后雷哲爾的衣衫上的確隱隱殘留著伊萬的氣息,但是吻向自己的時候,口唇間那信息素的味道是乾淨純粹的,沒有一絲雜質。

見到蒙洛微怔的表情,菲茲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他戳了下蒙洛的肋下,調皮道:「小洛,要好好把握哦。看樣子雷哲爾的好多第一次都給了你哦,要對人家負責啊。」

蒙洛聞言,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眼前調皮微笑的菲茲。

就在此刻,接待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來,一個浪蕩的聲音傳了過來:

「呼~~不愧是阿貝奧基地的頭牌,這笑容果然是勾人啊,小美人,過來和哥哥們聊聊怎麼樣?」 聞言,菲茲臉上的笑容迅速消失,神色一凜,一旁的蒙洛抬起頭,看向門口。只見四五個Alpha推開接待室的門走了進來,為首的一人臉色蒼白,微黑的眼圈,一頭金色的頭髮,鷹鉤鼻,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菲茲的面龐,露出一抹帶著驚艷的淫光。

幾人走到菲茲的跟前,那鷹鉤鼻眼中的光芒越發的閃亮了,他打量著菲茲,目光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欲-望,一邊看一邊笑著對旁邊的人說道:

「這皮膚,這摸樣,這身段,果然不愧是頭牌啊,阿貝奧基地裡面真是好貨不少啊。」

身後的一個Alpha介面道:「確實不錯,不過可惜啊,被安德烈斯家的人搶先了。鮑威索,你也只能看看了,哈哈。」

蒙洛聞言,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果然與昨日在安德烈斯家中見到的貝廉模樣有幾分相似。

只見眼前的鮑威索聞言,眉毛微挑了下,竟然伸手向菲茲的臉上摸來,菲茲見狀,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之色,立刻向後退了兩步,躲開了他的手。

「喲,鮑威索,你還真想試試啊?不怕泰倫斯找你麻煩?」身後的Alpha驚聲笑道。

「哈哈,你知道什麼?你以為泰倫斯是因為喜歡他才拍下他嗎?」鮑威索臉上露出一絲嘲諷:「泰倫斯和律查正熱乎著呢。」

聞言,菲茲的臉色微微有些泛白。

身後的另外一個Alpha繼續問道:「那泰倫斯瞎攪合什麼?錢多的沒處花了?聽說為這事,律查還和他鬧了好一陣子。」

鮑威索的眼睛依然緊盯著菲茲,他勾起嘴角,笑道:「安德烈斯家上面有一群老古董,成天以監督家族成員繁衍後代為己任,聽說諾亞夫人給雷哲爾和泰倫斯下了死令,一定要趕快生孩子出來,所以雷哲爾這次才在聯盟停留這麼久,至於泰倫斯為什麼也來挑人,理由很簡單,律查的基因純度不高,生出優質後代的可能性不大,泰倫斯當然是要挑個備胎留著以後生孩子用了。」

蒙洛的心底微微一震,雖然他事前已經猜到了泰倫斯的用意,但是卻沒有告訴菲茲。沒想到今天這些話竟然會從別人口中這麼直接的說出來。蒙洛看向菲茲,只見他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微微咬著牙關,臉上的神情有些震驚,但是依然微昂著頭,清冷而厭惡的目光落在鮑威索的身上。

看見菲茲的目光,鮑威索卻如同被點燃了鬥志一般的獵人,得意洋洋的繼續說道:「所以說,小美人,要不考慮下從了我吧?等泰倫斯讓你生了孩子之後,你也有能有個落腳之處,免得日後發情期到了想找個人都找不到,獨守空房啊,哈哈哈。」

身後的眾人也一起哈哈大笑了起來。

菲茲此刻的表情已經逐漸恢復正常,眼中的寒意越發的刺人,他盯著鮑威索,嘴角微動,只開口說了一個字:

「滾!」

彷彿多說一句話都會髒了自己的嘴巴一般……

鮑威索聞言,臉色大變,一股怒意升騰而起,他抬起手,狠狠的甩了菲茲一個耳光,張嘴罵道:

「小賤貨,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女王了?告訴你,阿貝奧基地裡面出去的Omega就是讓人白操的,連出去賣的不如,你以為泰倫斯會喜歡你嗎?對於他來說,你就是個工具,生孩子的工具而已。敢對老子這種態度,我告訴你,明兒我就去泰倫斯那把你要來,我們兄弟幾個輪死你,到時候叫你爬在地上求著我們j□j,看你還傲的起來?」

菲茲的臉上清晰的印出五個手指印,白皙的臉頰瞬間微腫了起來,他的臉色由白轉紅,眼中閃過一絲屈辱和憤怒,眼眶裡也頓時升起了幾分霧氣,不過他依然咬著牙,沒有讓眼淚掉下來。

鮑威索見到此情景,怒火更勝,伸手就要去扯菲茲的衣服,一旁的蒙洛伸出手,攔住了鮑威索。

鮑威索微愣了一下,轉眼看向蒙洛,似乎此刻他才注意到屋內還有一個人,蒙洛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只是抬眼看著鮑威索。

鮑威索眉頭微皺了下,湊近蒙洛,輕嗅了一下,嘴角升起一絲玩味之色,說道:

「喲,這也是個Omega?」

說罷,他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蒙洛一下,對身後之人說道:

「這個看起來也不錯?要不咱們兄弟們一起玩玩?」

說罷,他轉頭看向蒙洛,目光直接落在蒙洛的領口之處,眼中的淫光再現。

蒙洛輕輕推開眼前的人,伸出手,按了一下旁邊的服務按鈕,外面的基地工作人員立刻走了進來。

「請這幾位先生出去。」蒙洛抬眼對進來的工作人員說道,語氣中沒有一絲波瀾。

鮑威索聞言,眼睛瞪了一下,開口道:「怎麼?你們基地現在還輪到Omega挑客人了?」

工作人員見狀,立刻上前說道:「鮑威索先生,蒙洛先生是我們基地的客人,他正在約見菲茲,請你們隨我來,我們給您安排其他的房間。」

鮑威索冷笑道:「客人?別以為我不知道,這小子的照片我在你們資料庫里看見過,想要糊弄我嗎?」

工作人員繼續說道:「鮑威索先生,蒙洛先生原來是我們基地的成員,不過他的身份證明已經遷出到了雷哲爾先生那裡,所以,他現在是我們基地的客人。」

「哦?雷哲爾?」鮑威索聞言,轉臉看了下蒙洛,眼中露出一絲詫異。

身後的一個Alpha聞言走上起來,在鮑威索的耳邊說道:「鮑威索,我想起來了,這小子昨天也在伊萬的宴會上出現過。如果是雷哲爾的人,最好還是先不要碰。」

鮑威索的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絲凝重的光芒,片刻后,點了點頭。他看了眼菲茲和蒙洛說道:

「今天算你們運氣好,下次有機會,你們就沒這麼好運了。」說罷,他惡狠狠的瞪了一眼一旁的菲茲,轉身朝外面走去,身後的工作人員則快步跟上,一邊走一邊問道:

「鮑威索先生,您今天是想約見Omega還是……」

「卡洛連那,還叫他來。上次我和朗貝堅都很滿意,所以這次又帶了幾個兄弟一起過來玩,那小身子真是讓人回味無窮啊,比Omega還帶勁兒……」鮑威索的聲音中帶著濃重的猥瑣之意。

「對不起,鮑威索先生,卡羅連那昨天出了意外,不能接待客人了,給您推薦一下其他人可以嗎……」

……

鮑威索等人的聲音漸漸遠去了,隔著玻璃牆看著他們的身影進入北區的大門,菲茲那一直挺得筆直的身子瞬間垮了下來,眼中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蒙洛抱著他坐在沙發之上,任由菲茲趴在自己的懷中慟哭……

蒙洛知道,菲茲從小到大都沒有受到這般委屈,雖然長在基地,但是基地里的教育並沒有抹殺掉他身上的皇族傲氣,反而讓他在課程學習中更加增添了自信,因為有很多的豪門世家就是喜歡這樣的Omega,為了能獲得更高的受益,基地不惜花重金來培養他們,但是卻從來沒有為這些Omega考慮過,越是自尊心超強的Omega,在認清了自己的地位之後所遭受到打擊越大。

蒙洛此刻明白菲茲心裡的痛楚,除了被鮑威索的污言穢語傷到了之外,最讓他誅心的應該是聽到了泰倫斯拍下自己的本意。那種期望破滅的感覺,比其他人任何人語言和肢體上的侮辱都要來得更加殘忍。蒙洛的心中升起一絲無力感,他體會到了那種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焦急心情。看著菲茲哭紅的眼睛,想到昨天慘死的路愛,還有覬覦菲茲的鮑威索,蒙洛暗自下了決心,無論自己怎麼樣,都要想辦法把菲茲弄出基地,找個好的歸宿。

「菲茲,相信我,等著我,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離開這裡。」蒙洛抱著菲茲,堅定的說道。

懷中的菲茲抓緊了蒙洛的衣襟,輕輕的點了點頭……

半個小時后,蒙洛將逐漸恢復正常的菲茲送回了房間,轉身叫來了基地的工作人員。

一襲白衣的美女接待笑著問道:「蒙洛先生,還有什麼事情嗎?」

蒙洛的臉色沉靜,抬起頭對她說道:「我記得阿貝奧基地的服務宗旨是客人至上,怎麼我才離開一天,這規矩就改了嗎?」

美女接待聞言,微愣了一下,隨即開口道:「客人至上一直都是我們基地的最高原則,蒙洛先生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

蒙洛冷笑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一群人闖進我的接待室,打了我約見的人,還順帶污言穢語的罵了我?你說說看有哪裡我能滿意?」

美女接待看見蒙洛陰寒的臉色,不由得脊背微寒,她有些不安的開口道:「這個,對不起,蒙洛先生,是我們準備不周,抱歉。」

「抱歉?一句抱歉就能解決問題嗎?菲茲是泰倫斯先生預定下的人,你們卻任由其他的人這麼欺辱他,如果泰倫斯先生知道了,責任你們承擔嗎?」蒙洛的語氣越發的嚴厲。

美女接待的眼中閃過一絲慌張,開口道:「這個,對不起,請蒙洛先生見諒。」

蒙洛昂起頭,看向她的眼神和以往截然不同,沒有了一貫的溫和如水,多了幾分冷漠強勢:

「如果雷哲爾先生知道了我在基地這邊遭受的待遇,想必他也不會高興,無論如何,我現在是安德烈斯家的人,你們的這種態度,是針對我?還是針對雷哲爾先生?還是針對整個安德烈斯家族?」

此刻,美女接待的額角已經微微滲出了汗珠:「真的非常抱歉,蒙洛先生,這次是我們的工作失誤,請您務必在雷哲爾先生面前解釋一下,我們向您保證,絕對不會再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蒙洛的眼睛微眯了下,開口說道:「菲茲是我的朋友,也是泰倫斯先生的人,如果以後他在基地中再受到一點委屈……」

「蒙洛先生,您放心。」美女接待聞言立刻說道:「菲茲以後除了您和泰倫斯先生,基地絕對不會安排他見任何人,我們一定全力保護他的安全,今天的事情再也不會發生,請您放心。」

看著美女接待誠惶誠恐的向自己再三保證,蒙洛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些,他偷偷的鬆了口氣。雖然他知道這種仗勢欺人的行為非常受人不齒,但是為了菲茲的安全,他還是咬牙端出了雷哲爾的名頭出來威脅基地。

狐假虎威什麼的,就這麼一次了……

身邊的美女接待依然在喋喋不休的繼續保證著,蒙洛點了點頭,打算轉身離開,基地的北側大門突然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了兩個白大褂,一股清風順著門口從北面吹來,帶來了一股Omega發情的氣息,問到這股熟悉的氣息,蒙洛皺了下眉頭,想起基地的所作所為,蒙洛心底頓時又升起了一絲厭惡,他轉身快步朝門口走去。

剛走了兩步,蒙洛突然停了下來,愣在了原地,隨後他轉過身,朝著北區的方向深吸了口氣,目光露出幾分疑惑之色。

那股發情的Omega信息素的氣息中,赫然夾雜著一絲熟悉的味道。

那味道的主人,竟然是已經死了的路愛…… 蒙洛站在原地,眼中露出一絲震驚,按照菲茲的說法,路愛昨天就應該死了,信息素的味道不可能到今天還會有,難道路愛還沒死?蒙洛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看向基地北區的大門,蒙洛的心底有些掙扎,曾經作為基地的Omega,那片區域是自己不能涉足的,但是現在,他已經不是基地的人了……

蒙洛沉思了一下,對那接待美女說道:「我記得基地前不久來了一批新人,但是後來就沒有見過他們,其中有一個人我想見一下,可以嗎?」

接待美女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慮,她猶豫著開口道:「蒙洛先生,那些新人和你們……額,是和其他人不太一樣,他們不是Omega,是Beta,所以他們的生活區和Omega們不在一起。」

「Beta原來基地中還有Beta,看他們的樣子,我以為也是Omega。」蒙洛的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見狀,美女接待笑著點頭道:「是的,這是基地最近開設的新項目。 婚姻宣誓書 不過是專門針對Alpha的,蒙洛先生您可能不太合適。」

蒙洛的眼中閃過一絲瞭然,隨後點頭說道:「我想起昨天在料理廚房的時候有樣東西放在儲物間里忘記拿了,瓦特老師現在在嗎?我想去問一下他有沒有看見順便向他道別。」

美女接待拿起手中的電腦查了一下說道:「瓦特先生今天不在基地,料理廚房昨天損失嚴重,已經基本清理完畢,現在工作人員正在修整,儲物間的話,沒有被火災殃及,但是裡面的東西可能已經被清理了。」

「我能去看一下嗎?說不定能找到,那樣東西對我很重要。」蒙洛的眼中露出一絲期待,抬眼看著美女接待。

美女接待猶豫了一下,想了想似乎蒙洛的要求並不違反規定,她點了點頭,說道:「好吧,那我帶你去。」

蒙洛立刻揮手道:「不用了,我在那裡上了三年的課,能找到路,謝謝你,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說罷,他轉身快步朝料理廚房的方向走去。

美女接待看了蒙洛的背影,猶豫了下,沒有跟上去。

蒙洛的心中有些忐忑,他快步走向廚房的方向,料理廚房距離基地北區只有一牆之隔,他記得儲物間的後門出去之後正對著的就是通往北區的一個側門,平日里那扇門都是緊鎖的,但是現在因為火災廚房整修,說不定那扇門會打開。

廚房中一片狼藉,看著燒焦的料理台,蒙洛想起了自己被雷哲爾放在上面的情景,瞬間臉色有些微紅,他轉過頭,努力將那些淫-靡場景趕出腦中,快步走向儲物間,打開儲物間後門,穿過基地走廊,直奔北區的側門,到了門口,蒙洛微吸了一口氣,伸手推了一下門,不動,鎖著的,蒙洛的心底頓時湧起一股失望。

正當他轉身想要往回走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瞥到了門旁邊的磁卡區域,他腦中靈光一現,掏出早晨雷哲爾給他的那張通行卡,嘗試著湊近讀卡區域。

只聽「咳噠」一聲響,大門應聲而開。

蒙洛眼中一喜,收好磁卡,立刻輕身走了進去。

一進門,蒙洛就聞到了濃重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他向前走了一段路之後,左邊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走廊,按照方位,走廊的盡頭應該就是北區正門的位置,走廊的兩側有很多房間,左側和右側的房間看起來有所不同,左側的房間門牌上寫著「客B001」等字樣,和之前自己住的宿舍有幾分相似,而右邊的房間明顯面積偏大,雪白的大門緊閉,看起來像是辦公區域。

蒙洛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著,走到快到中央的地方,他發現前面右側的牆壁變成了透明的玻璃牆。他停下腳步,站在隱蔽的位置,朝那玻璃牆裡面看去,眼前的情景讓的震驚了……

只見玻璃牆後面是一個個看似實驗室的房間,房間裡面擺放著各種各樣醫療設備和化學儀器,每個房間的正中央都有一個實驗台椅,距離蒙洛最近的那間房間內,一個Beta全身赤-裸,被捆在一個試驗椅上,四肢被張開抬起,頭上、胸口、大腿上都貼著用於檢測數據的儀器探頭,手臂上插著輸液的管子,淡黃色的液體一點點的注入體內。雙腿打開,露出隱秘的下-體,那后-穴之處也插著兩根細長的探頭,旁邊的儀器上跳動著顯示著溫度和濕度的數值。前面那微昂的頂端則是套著一個軟金屬圓環,連著一個透明的套子,用於測量記錄變化的直徑周長,以及射出液體的體積……

那個Beta面色潮紅,雙眼迷離,臉上露出興奮而痛苦的神情,不時的發出一陣陣的嗚咽呻-吟之聲,隨著手臂上液體的注入,他的身子一陣陣的弓起,雙腿微微顫抖著,那穴-口不停的一張一翕,昂揚的頂端不時有液體滴落進套中。一個身穿白大褂帶著帽子口罩的工作人員隔一段時間便走進房間觀察下Beta的各項體征指標,調整輸液速度的快慢,並且記錄數據。

此刻蒙洛的心如同沉入的冰窖之中一般,他終於明白了基地招來這些Beta們的用途。他強忍住胃中泛起的不適,深吸了口氣,小心翼翼的躲過裡面工作人員的視線,繼續朝前面走去,每路過一個房間,蒙洛都能聽見裡面的Beta發出的低低的痛苦呻-吟聲,他咬住嘴唇,快步朝前走去,直到走到一個空曠的房間門口,蒙洛突然停住了腳步,透過玻璃牆,他看見了房間里的試驗台上放了兩個人,其中一人,正是路愛。

蒙洛眼中光芒一閃,悄悄的推開門,走了進去,還未走到路愛的跟前,蒙洛就已經確定了眼前的兩人已經確定死亡,房間里感受不到一絲活人氣息,他走到路愛身前,只見他渾身赤-裸,身上蓋了一個白色的被單。面容安詳,額頭右側有一個烏黑的槍孔。

蒙洛的眼中一黯,心底的悲傷頓時涌了上來,原本在聞到路愛信息素氣息的那一瞬間,他還曾經抱著一線希望,也許路愛還沒有死,現在眼看著路愛的屍體就在自己眼前,蒙洛難過極了。

他伸出手,輕輕摸了摸路愛冰冷的臉頰,手指劃過路愛的耳側之時,蒙洛看見了路愛的耳後有兩個傷口,他俯下身仔細看了一下,向下打量,又看見兩個寸許長的傷口正在鎖骨上方的位置,蒙洛愣了一下,隨後立刻掀起路愛身上的被單查看了起來,果然,在路愛的腋下,腹股溝的位置也有著同樣的傷口。

蒙洛的手微微顫抖著,他終於明白了……

就在此時,身後的玻璃門被推開,一個聲音響起:

「先生,這裡不是對外開放的區域,請您出來。」

蒙洛的身子微微一僵,轉過身子,只見兩個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員正看著他。

蒙洛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他微微的握緊了拳頭。

「先生?您……」見到蒙洛沒有反應,其中一人上前一步靠近蒙洛,正要開口詢問。

蒙洛猛地揮起拳頭,狠狠地打了他一拳……

那白大褂似乎沒有料到蒙洛的舉動,臉上重重的挨了一拳,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向後倒去。而另外一人見狀,則立刻退出房間,召喚保衛人員。

幾分鐘后,門口聚集了一群基地的工作人員,蒙洛的眼中依然帶著幾分悲憤,他抬起頭,對視著眼前的人群,半晌后,只見人群中走出了一個人,到蒙洛的跟前,開口說道:

「蒙洛先生,請您跟我來,傑傑森博士請您過去。」

傑傑森,這個名字蒙洛並不陌生,蒙洛剛到阿貝奧基地的時候,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傑傑森博士,在基地的十多年,蒙洛再次見到他的機會並不多,但是基地Omega們都知道,傑傑森博士在基地中的地位非常高,整個基地的日常運營,都是由他來把控。

蒙洛深吸了口氣,沒有說話,跟著那人走出了房間。

走到了後面的一個房間,那工作人員推開門,示意了一下,蒙洛走了進去。只見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房間之中,和其他人一樣,他也是一身的白大褂打扮,不同的是,他的臉上沒有戴口罩,一副金框眼鏡架在鼻樑之上。

見到蒙洛,他微笑了下,揮了揮手道:「蒙洛,你好,還記得我嗎?」

蒙洛的語氣平淡而冷漠:「傑傑森博士。」

傑傑森博士點了下頭,打量了一下蒙洛道:「時間過得真快啊,一轉眼已經十年了,我記得那時,你還是個孩子。」

蒙洛的眼中閃過一絲厭色,沒有說話。

傑傑森博士似乎看出了蒙洛對自己的抵觸,繼續說道:「蒙洛,你已經被帶到了安德烈斯家,為什麼還要回來?」

蒙洛沉聲道:「傑傑森博士,那些Beta,你們對他們做了什麼?」

傑傑森笑了一下說道:「蒙洛,現在ABO的人口比例,你應該知道,Omega數量的稀缺已經無法滿足現在Alpha們的需要,為了緩解這一壓力,基地一直在努力研究新的方法。」

蒙洛眼中的光芒閃了下,說道:「對那些Beta做的事,就是你們想出的新方法?」

傑傑森點了點頭道:「將Omega的信息素提取出來,經過加工和轉基因再融合,可以製成專門針對Beta的快速催情劑,這樣會使Beta的身體迅速進入發情階段,激烈程度和持續時間都和Omega類似。這樣對於Alpha們而言,Beta除了生育功能之外,其他的需求在他們身上都能得到滿足。」

蒙洛聽著傑傑森平靜的敘述著基地的目的,他的眼中又燃起了一絲怒意,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他們是人,是活生生的人,傑傑森博士,他們不是實驗的對象。」

傑傑森推了下鼻樑上的金框眼鏡,說道:「每一次創新難免會有些小的犧牲,基地研究院的水平很高,已經努力將對*對象的損傷降到了最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