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趙天龍身周忽然形成一道青色光罩,這青色光罩不同於之前的白光,這青光中充斥這極爲純粹的風屬性靈力,這氣息讓葉影都難以把握!

“哈哈,這是我太爺爺贈與我的玉符,太爺爺說有玉符在,即使高階絕級高手的攻擊都能撐住一會兒,這玉符十多年了,從來沒有人能逼我用出,今天竟然被你逼的只能使用了!你殺不了我的,等會兒嶽叔應該就要來了!哈哈,你死定了!”趙天龍狂笑,臉色猙獰之極。

葉影眉頭緊皺,太爺爺?這趙天龍說的怕是這趙家背後的那我尊級強者!這玉符的防禦力葉影絲毫不懷疑,這濃烈的氣息便說明了一切!

不能再拖了,等會兒那角鬥場的極爲主事來的話,葉影就慘了,必須在趙家還沒有發現前離開青龍城!

可葉影又不能直接逃跑,若是如此,這趙天龍定然會派人來追殺葉影,葉影想要殺的可是趙家少主!趙家衆多高手的追殺,就算葉影也無法抵擋!

葉影一咬牙,一根白色龍角出現在葉影手中,白色龍角此時同銀雪劍一般大小,這白色龍角正是那尊級魔獸冰霜血龍最珍貴之物,龍角!

到了這青龍城葉影可根本絲毫不敢將龍角拿出,這龍角蘊含濃濃的寒氣,若是拿出說不定遠遠就有人發現葉影持有重寶!特別是在這趙家一手遮天的青龍城!

但此時葉影已經顧不了多少了,反正現在已經夠麻煩的的,再麻煩些也沒什麼!

“不知你的威力到底有多強?”葉影看着龍角,此時中龍角便如同骨劍一般被葉影握在手中。

“那是何物?寶貝!”趙天龍目光緊緊的盯着葉影手中的龍角,他一眼便看出這東西絕對不是凡物!

正是此時,極致的寒噴涌而出葉影的寒冰之意瘋狂的灌輸在龍角之內,這龍角本就蘊含恐怖的寒氣,在加上葉影的調動,此時僅僅的外散的寒氣都已經不下於葉影的冰霧了!

“這!這是什麼兵器!九星兵器!不,九星兵器也沒有這般威勢!”趙天龍心中發虛,他現在都無法保證這玉符能否擋住葉影這一擊!

“不可能的,這可是太爺爺送我的玉符,就算是高階絕級強者的攻擊都能撐住一小會兒,這葉影怎麼可能打破,不可能!”

“轟!”

濃烈的寒氣凝結成一條冰龍,葉影一劍刺去,冰龍瞬間衝出,目標正是趙天龍!此時的葉影對於擁有玉符防禦的趙天龍也不敢留力,體內近九成的寒冰之意都灌輸到了龍角內!

這濃烈的寒氣葉影都有些不適應,狂暴的寒氣瘋狂涌出,葉影使出這一招,自己都無法收回了!

“嗷!”

冰龍咆哮着衝向趙天龍,樓閣盡皆凝結上了冰晶!

“轟!”

恐怖的力量讓葉影心臟都狂跳,這龍角的威力超乎了他的想象!

北部的樓閣炸碎了開來,這烏木建造的樓閣一邊竟然被整個轟碎!濃濃的冰寒從樓閣破口散發了出來!

“怎麼回事!”周圍的護衛急速圍來。

但這護衛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情況,就見一道人影以及一隻魔獸的身影衝出!

那人影一劍劈下,這周圍十幾個護衛盡皆被劈成了碎片,連屍體都被凍成了冰渣!

這人影和魔獸身影急速的向着角鬥場出口衝去,轉眼便消失在角鬥場! “霸槍!霸槍!”

“血狂!血狂!”

角鬥場,中觀衆拼命的吶喊,中間寒明月同血狂兩人激烈的比鬥,但看這樣子是段時間難分勝負了!

“果然厲害!”角鬥場三位主事目光直直的盯着角鬥場上寒明月兩人的角鬥,目光皆是發亮!

“天龍怎麼還不回來,再不來怕是都要錯過這兩人的比鬥了。”黑袍中年人略一皺眉。

“轟!”

一聲爆炸聲響起,雖然此時角鬥場人聲鼎沸,但以黑婆中年人的實力還是聽見了這爆炸聲。

“北面怎麼回事?”黑袍中年人望了望北邊。

“主事!不好了,出事了!”不一會兒,一侍衛急急忙忙的跑來,臉上密佈着汗珠,顯然是用最快的速度趕到!

“出什麼事了?”

………….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三位主事都趕到了角鬥場北部的烏木樓閣,這樓閣平日是他們的休息消遣之地,趙家之所以將將這樓閣建造的如此奢華,最主要的原因當時是提高身份!

可是現在這烏木樓閣一半都被轟碎!這可是純烏木建造的樓房,絕對堅硬無比,可現在竟然變成了這幅模樣!

濃濃的寒氣從烏木樓閣中散出,黑袍中年人急速突閃到倒在地上的護衛身邊,這是幾人顯然已經全部身死!

“是誰?竟敢在我們青龍城動手,擊殺的還是我們趙家之人,找死不成!”旁邊的另外一主事怒喝道。

這十幾個護衛臉色蒼白,身上還凝結成白色的冰晶,看着這十幾個護衛倒地的位置,難道這些護衛是在同一瞬間被擊殺的?

“絕級強者!絕對是絕級強者一舉將這些護衛瞬間擊殺!”黑袍中年人臉色鐵青道。

“竟然有絕技強者潛入角鬥場,可之前我可絲毫沒有感覺到有絕技強者的存在!如此便只有兩個可能,那人境界比我們高,可能是高階絕級!要麼便是隱匿手段極強!”黑袍中年人出聲,

探查了一番地上的屍體後,黑袍中年人等人立刻衝入烏木樓閣之中。

“啊!”

“天龍!天龍!”

“是誰!!”

之前趙天龍之說有事離開一會兒,並沒有對趙嶽主事說去哪,所以這黑袍中年人趙嶽根本不知趙天龍在這!

烏木樓閣中黑袍中年人滿眼血紅,他一旁有着一具被冰封在冰塊中的青年,正是趙天龍!此時趙天龍生機全無,早已身死!

“少主?!”另外兩個主事難以置信的看着冰塊中的屍體,如同做夢一般,竟然是少主!少主竟然在青龍城被殺了!

黑袍中年人拼命將堅冰擊碎,可惜那趙天龍的身體已經被這寒冰凍成了腐肉,破壞了冰塊反而讓趙天龍的軀體也碎裂開來!

“是誰!!查,給我查!”黑袍中年人咆哮道!

這趙天龍可是黑袍中年人趙嶽看着長大的,趙嶽並未娶妻,從小便對這親侄兒格外疼愛。甚至比趙天龍的父親,也就是趙嶽的大哥還要疼愛趙天龍。

趙天龍極爲爭氣,從小便天賦過人,修煉速度一日千里,遠處同齡之輩,趙嶽對自己這侄兒是格外的歡喜,甚至都快當做親兒子了,可現在趙天龍便就這樣死在了他身前!

“傳令封鎖青龍城!如若有人硬闖出城,當場擊殺!”黑袍中年人咆哮道。

一會兒,黑袍中年人趙嶽抱起趙天龍的屍體飛速向着趙家府邸衝去!

…………….

“小金,我們必須迅速離開青龍城,一刻都不能停留!”街道上,一人一狼急速的奔行!

“知道,這趙家勢大,我們現在不能敵對!”小金靈魂傳音道。

城門前。

“怎麼回事?爲何不讓我們出去,我今天有急事,還請老哥通融通融。”城門前一羣人流聚集在了這裏,其中一男子急切說道。

“上面剛剛傳來急令!今天一個人都不能出城,違者,斬!”護衛說的斬釘截鐵!

這男子一聽無奈從袖口拿出一物,暗自遞向那護衛隊長,同時低聲道:“老哥,今天我正有急事,必須出城,還望老哥………”

這男子還沒說完,就見這護衛隊長一把推開男子,同時抽出長劍指着男子咽喉怒聲道:“莫要廢話!今天一個都不能出城,再唧唧歪歪,現在便宰了你!”

這男子下來個半死,剛纔這護衛隊長拿劍指着自己脖子之時,那透露的殺氣絲毫不假!這男子絕對相信剛剛自己再多言一句,那劍定會毫不猶豫的刺下!

這護衛隊長乃一名高階宗級強者!其威勢顯然威懾到了衆人,周圍人見無法出城,漸漸便有人無奈離去,不一會兒,人羣便散開。

“怎麼回事?今天怎麼忽然鎖城了,該死的!我今天有要事要辦啊,完了,完了!”周圍衆人皆是憤怒的議論開來。

“今天不準出城!”城門前護衛板着臉鄭重道。

此時一白衣青年被護衛攔了下來,這白衣青年身前還跟着一隻白毛狗。

“小子,愣着幹什麼,今天不準出城,趕緊給我回去!”護衛見這青年默不作聲,怒然道。

“啾!”

一道白芒閃動,那護衛便不再言語,此時他頸部鮮血慢慢流出,好半會兒才癱倒在地,頭顱滾落!

這白衣青年卻早已如同幻影一般向着城門衝去!

“攔住他,殺了他!但有硬闖者格殺勿論!”護衛隊長大怒道,離開抽出兵器攔了上去!

這一聲呼喊立刻引來了城門前所有的護衛,足有近三十名護衛向着葉影殺來!

這護衛最低的都是高階魂級實力,其中近十名更是宗級實力!

白衣青年眼中閃過冷芒,手中長劍揮舞開來,長劍立刻迸發出驚人的鬥氣,一道淡藍色巨劍劍影向着前往橫掃了過去!

“啊!” “啊!”

悽慘的叫聲響起,藍色巨劍掃過,前方衆護衛紛紛被掃中!屍體七零八落,其中一人握着斷劍被巨劍之力撞飛在了城牆上!這一劍只有他一人活了下來,但他也是重傷!胸口被撕裂出一道大口子,這人正是那護衛隊長!

一劍掃空前方阻礙,這白衣青年此時臉色也略微發白,顯然是力量消耗的太多了。這白衣青年卻絲毫不停留,同身後白毛狗急速衝出了青龍城! “有人闖出城了!”周圍人大驚出聲。

此時城門邊只剩下那護衛隊長,這護衛隊長用手捂住胸口,胸口不斷有鮮血流出,這護衛隊長只能不再動彈,專心治療傷勢。

遍地的屍體躺倒在城門邊,雖然此時闖出城也沒有人能阻攔,但周圍人都不敢出城,這青龍城是趙家的青龍城,有趙家的威勢在,何人敢違背?

不久,幾道身影急速衝來,這幾人皆是氣勢不凡,顯然是趙家的高手!

“趙嶽長老!剛纔有人闖出城去,在下實力低微,無力阻攔。”護衛隊長半跪在地咬牙道。

“廢物!”

看了看這遍地的屍體,趙嶽怒罵了一聲便不再停留,同身旁幾人急速衝出城,追了出去!

……………

“小金,我們往北走,現在便去那血浴平原!”此時葉影他們正奮力奔逃,逃離青龍城越遠越好!

“大哥,你現在消耗的力量太多,跳到我背上,這樣更快些!”小金催促道。

葉影臉色微微發白,之前用上龍角擊殺那趙天龍之時幾乎耗空了自己所有的寒冰之意與鬥氣,現在體內極爲空乏,連奔跑速度都降低了不少。

小金說完便變成了巨狼狀態,顯然是想讓葉影跳上它背。

跳上小金的背葉影立馬開始恢復鬥氣了起來,葉影估摸這趙家的人估計很快便會追來,那但沒有想到趙家的動作竟然如此之快,立馬便封鎖了城,看來這趙天龍確實極收趙家重視,這次葉影算是惹怒了趙家了!

“小金,若是一直想前走是平原,我們繞道經過末日山脈在前往血浴平原,我想那趙家之人定然不會善罷甘休,若是我們走平原怕是會被後面追擊之人發現。”葉影思慮了一會兒說道。

“好。”小金一聽便改變了方向,向着東北部奔去。

青龍城往北是平原地帶,名爲墜龍平原,墜龍平原與血浴平原之間被一座巍峨山脈隔斷,這座山脈被稱作斷嶺,斷嶺同樣屬於末日山脈的一部分。據說在很久之前並不存在血浴平原,或者說血浴平原本來便是末日山脈較爲平緩的一部分,可後來接連的戰鬥,兩大大陸板塊之間的爭鬥將末日山脈摧殘的千瘡百孔,戰鬥的衝擊力將這山脈都抹平成平原地帶!

當然這只是傳說,是否真實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若要造就如此大的血浴平原那得是多麼慘烈的廝殺?恐怕即使尊級強者之間的戰鬥都很難做到!

不得不說葉影的決定極爲正確,若是葉影決定貪圖近路走墜龍平原的話,怕此時已經被趙家高手追上了!

“呦!”

空中迴盪着高昂的鳥鳴聲,一隻龍翼鳥般的鳥類魔獸在空中迴旋,唯一與龍翼鳥不同的便是這魔獸的體型,足足有龍翼鳥的五六倍!

這隻魔獸是龍翼鳥中的王,突破到了絕級境界的龍翼鳥,或者可以稱作龍翼王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