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她們便分別將一道雄厚的真元,運轉到了她們的寶刀上面,眨眼間在她們的寶刀中間,竟然發出了一陣相當耀眼的純白色的光芒,一下間竟形成了一面快速旋轉著的盾牌一般的光幕,砰的一下子竟將費理硬生生的震出了老遠。

好在他的反應夠迅速,在看到了那些白光出現的時候,立刻知道不好的收住了一些,他凝聚到雙爪上的功力做出了向後躲閃的跡象,要不然的話他肯定會被那面光盾給傷到的。

就在費理被震出去的那一瞬間,那些黑衣人一下子便在那面光盾的保護下,從那處山坳里跳了出去,三人一組的組成了幾個很奇特的攻擊小組,快速的向費理劈出了一陣陣凌厲的刀鋒。

但最終卻都被費理相當快速的身法全躲了過去,時間不長便弄得那些黑衣人有些惱火了起來。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費理忽然瞬移到了三個黑衣人的身後,一伸手便抓住了兩個人,可那時候剩下的那個黑衣人,忽然大喝了一聲揮刀向他劈了過去,一下間竟險些劈中他的肩膀。

那時候他忽然大怒著說道:「好你們這些狗蛋匪類,還真的想要殺我啊!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先宰了這兩個混蛋!」

說完后他便將他手裡的那兩個黑衣人提了起來,可那時候正在和紅英使者交戰著的杜文文,忽然向他大喊著說道:「費理,現在咱們東方帝國還沒有和他們西方帝國,進入到真正的交戰中,咱們只要將這些人制住,不令他們在這裡作惡也就行了,千萬不要傷了她們的性命。」

說話間她便揮舞著手裡的搗葯杵,和紅英使者的鋼刀對了一下。

聽了她那些話的費理,雖然很不理解但還是很爽快的說了句:「好吧!那我就廢了她們的法力。」

說完后他忽然將雙手用力一抓,一下間竟將那兩名黑衣人的真元硬生生的轟爆了,疼得她們忍不出發出了一陣極為凄慘的大叫聲,那時候費理才知道她們原來竟然都是女的,在那一剎那間他登時滿臉通紅的,將那兩個黑衣人放在了地上,很不自在的說道:「你們,你們,你們怎麼是女的啊?我費理大好男兒連媳婦也沒有找到呢,這女人我是萬萬不能傷害的。」

說完后他竟神色緊張的跑到了金毛的身旁。

而那時候看到了他廢掉了那兩個黑衣人的法力的其他的黑衣人,忽然聚到了一起組成了一個十分奇怪的陣型,同時也將她們的真元提到了極致,滿含殺機的同時怒喝了一聲:「虎牙一字斬!」

話音未落忽然間有一頭十分兇猛的大老虎一般的怪影,從她們的刀鋒上呼嘯著向費理撲了過去,一下子便驚得金毛獅子擋在了費理的面前。

當時費理雖然很不想和那些女人交手,可就在那道兇猛的老虎影子撲到了他面前的時候,他忽然怒喝了一聲:「金獅大爆裂。」

說完后他忽然將身一晃,眨眼間變成了一頭威猛雄壯的大獅子,猛地一下子將他的雙爪拍在了那個老虎的影子上,硬生生的將它擋下去之後猛然用力一拍,一下子將將那頭大老虎的怪影拍成了碎片,同時也一下子將那些黑衣人震得飛向了各方。

不過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那時候他竟然飛身向前一撲,一下子竟用他那巨大的身體將那些黑衣人全部擋住了,也正是因為那樣,那些黑衣人才沒有撞向那些山石而保住了性命。

可那時候那些黑衣人非但不領他的情,反而立刻站了起來十分兇狠的揮刀向他劈了過去,但那時候他卻變回了人形,出手如電般的分別在她們的身後重重的打了一下,幾下間經將那些黑衣人的法力全給廢掉了。

做完了那些事情之後,他也沒有去理會那些黑衣人發出的一陣陣的慘叫,而快步走到了金毛的面前,說什麼也不再去理會那些,正在痛苦的向他叫罵著的黑衣人了。

!! 當時正在和杜文文交戰著的紅英使者,看到了費力居然將那些黑衣人的公里全部廢掉了之後,忽然竟撇開了杜文文,一下子撲到了費理的面前大怒著說道:「好你個狗賊,竟然干那樣對待我的部下,現在我就劈死你!」

說完后她便向費理劈出了一道殺氣騰騰的刀鋒,可那時候費理忽然站了起來縱身一躍跳到了一塊石頭上,同時竟然很委屈的說道:「你不要亂冤枉好人好不好,剛才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女的啊,而且即便是她們是女的,難不成就只允許她們要我的命,而不允許我適當的自保啊?」

聽了他那些話紅英使者忽然很狂暴的說道:「你一個食物之輩,有什麼資格和我說這些話,實話告訴你除了我們西方帝國的生靈以外,世間所有的生靈都是我們那些孩兒的食物!你們只能隨時準備著被它們吃掉呢,而沒有其他的選擇!」

說完后她又兇狠的向費理劈出了一陣陣凌厲的刀鋒,沒一會兒工夫竟將費理的雙腿給打傷了,一下子惹得金毛大怒著向她撲了過去。

可那時候費理卻忽然不太在意的說道:「好了好了金毛,我剛才打傷了她的那些同伴,現在她正心情不好著呢,身為男人的我讓她砍兩下也沒什麼事。」

說完后他竟然飛到了金毛的面前,任由著紅英使者向他亂砍了一陣,直到將他砍得遍體鱗傷了他才忍著那些疼痛,略微痛苦的向她說道:「怎麼樣這位姐姐,現在你的氣消了嗎?」

說話間他竟然有點支持不住的靠在了金毛的身上,那時候杜文文才走到了他的身邊,卻並沒有給他治療,反而有點無奈的向紅英使者說道:「紅英使者,現在世間很多的邪惡勢力,都已經蠢蠢欲動的在世間作惡了起來,我希望你能夠以世間的和平安寧為重,將東方萬劫對你們說過的那些話,還有我們東方帝國熱愛和平的誠意,轉達給你們西方帝國的高層可以嗎?」

說完后它才拿出了一包淡黃色的粉末,輕輕的灑在了費力身上的那些傷口上面,時間不長那些傷口竟然止住了鮮血全部癒合了。

可就在那時候紅英使者忽然滿含殺氣的向他們說道:「我剛才說過了,你們這些食物之輩,只是我們西方帝國所有猛虎的食物,而我們西方帝國一統天下的決心和實力,絕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有任何動搖,所以今天你們必須要死在這裡。」

說完后她忽然將她的鋼刀一提,眨眼間竟雙目赤紅的飛到了半空中有些瘋狂的大吼道:「為了我們帝國的宏圖霸業,為了我們帝國所有生靈都能夠永遠的不再遭受苦難,你們這些螻蟻之輩都必須要死在這裡,而你們那些同類在不久的將來,也一定會被我們西方帝國的勇士所消滅。」

說完后她忽然將手裡的寶刀向頭上一舉,眨眼間邊化作了一道紅光向杜文文射了過去,就在那間不容髮之際,費理忽然一轉身一下子便擋在了杜文文的面前,但他確沒有使用他的金剛護體神功,反而有他的肉身硬生生的,將紅英使者插入了他的身體內的那把鋼刀擋了下去。

想不到會那麼做的杜文文和金毛,一下子發出了一陣慘叫,隨後金毛便發瘋一般地撲向了紅英使者。

可那時候費理忽然很吃力的伸手將它攔了下去,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十分堅定地說道:「金毛,咱們都是東方帝國的勇士,而且還都是萬劫的好兄弟,就在前不久,萬劫為了世間的和平,都能夠將殺害了他的得土叔叔的大仇人,鐵不問和怒沙蒼狼給放了,現在咱們決不能因為這點事情就和西方帝國的人拚命,要不然咱們很有可能會引起兩國開戰,從而導致無數生靈死於非命的。」

說完后他忽然一翻手,一下子竟將那把鋼刀從他的身體里拔了出去,很隨意的扔在了地上,可那時候他卻渾身流著鮮血倒在了金毛的身上。

想不到費理為了避免兩國開戰,竟然冒著生命危險為杜文文擋下了那一刀,一時間就連那些黑衣人也感到十分震驚了起來。

可那時候紅英使者忽然有些瘋狂的說道:「你們看到了吧!你們看到了吧!這就是膽敢和我們西方帝國作對的下場,你們這些螻蟻之輩在我們西方帝國強大的威嚴下,就只有任由我們隨意宰割的份。」

說完后她忽然張開了她的雙手,猶如一個女魔頭一般向費理抓了過去。

那時候已經悲憤到了極點的杜文文忽然怒喝了一聲:「你個瘋女人給我住手。」

說話間她忽然飛起一腳,一下間竟將紅英使者踢飛了出去,緊接著她還如影隨形的跟著她飛了過去,就在她想要向她出手的時候,她忽然快速異常的向她甩出了一片銀白色的絲線,一下間就將她身上的幾處大穴全部點中了。

可就在那時候紅英使者,忽然大怒著仰天發出了一陣陣猶如虎嘯一般的大吼聲,眨眼間她那雙本就已經變成了血紅色的眼睛,忽然間變成了一聲更加歸一恐怖的雙眼,同時她的雙手竟然變成了一雙相當兇殘的猛虎的利爪,呼呼的幾下間便向杜文文拍出了一陣陣的罡風,打的她不得不飛向了別處,相當兇險的躲開了一劫。

可那時候紅英使者忽然更加瘋狂地飛到了半空中,同時異常兇狠地說道:「你們這些苟延殘喘的螻蟻之輩,現在我就以西方帝國至高無上的法力,來送你們去地獄!」

說完后她忽然將她的雙抓一錯,眨眼間便向杜文文發出了兩道充滿殺氣的純黑色的爪影,一下間將她打的上下翻飛了起來。

看著紅英使者那麼瘋狂的樣子,就連那些黑衣人一下子也有些害怕了起來。

因為那時候紅蓮使者,雖然依然在向杜文文發動者猛烈的攻擊,不過她居然也會時不時的,向那些她們發出一道道殺氣騰騰的殺招,如果不是她們還有一些基本的活動能力的話,她們很可能已經被她給打死了。

沒過多久好杜文文好容易躲開了,紅英使者向她發出的兩道黑色的爪風剛要向她反擊的時候,她忽然將身體一旋,一下間竟然變成了一個披頭散髮理智全失的大怪物,兇猛異常的將她的雙臂一陣,眨眼間竟有兩道冒著烈焰的黑色旋風,向杜文文席捲了過去。

與此同時在她的腳下竟然也冒出了兩條赤紅色的大旋風,呼嘯著向費理還有那些蒙面人席捲了過去,一下子就將他們逼入到了十分兇險的境地當中。

那時候剛剛恢復了一點意識的費理,忽然向金毛說了句:「兄弟,快去保護好杜小姐!」

說完后他忽然撲到了那些已經被嚇得驚慌失措的蒙面人的面前,一下子變成了一副金光閃閃的巨大身軀,硬生生的承受了那兩股烈焰旋風,將那些黑衣人嚴嚴實實的保護在了下面。

在那同一時間金毛也變成了一副巨大的黃金身軀,將杜文文保護了起來。

那時候已經變得異常瘋狂的紅英使者,忽然大怒著說道:「好你們這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既然你們願意保護她們,那我就讓你們嘗嘗我的奪命黑風的威力。」

說完后她忽然張開了她那張已經漲出了一對獠牙的大嘴,一下子咬在了她的左手臂上狠狠的吸了一口鮮血。

當時看到了那一幕的一位黑衣人忽然十分害怕的說道:「不好,特使現在已經吸了她體內流淌著的瘋狂之血,她肯定是要使用少城主傳授給她的絕世殺招了,大家快逃命吧!」

聽了她那些話那些女孩一下子渾身發抖的,蜷縮在了費理那巨大的身體下面,就連喘息聲也變得十分急促了起來。

當時雖然不知道那些黑衣人為什麼會那麼害怕,但費理立刻感覺到,紅英使者肯定是要向他們,施展出一種是非厲害的殺招了,意識到了那些事情他忽然縱身一躍,一下子便撲到了紅英使者的身後,張開了他那巨大的臂膀想要去阻止她。

可就在他撲到了半空的時候,紅英使者忽然極度瘋狂的大喝了一聲:「奪命黑風,殺!」

說完后她忽然將雙臂一展,眨眼間伴隨著她那套,已經變成了一條條碎片的長袖飛舞起來的同時,在她的身體周圍,忽然爆射出了一種極為猛烈的黑色颶風,呼嘯著向費理他們席捲了過去,一下子竟將費理那巨大的身體卷到了高空中,忽然又狠狠地扔到了地上,一下將那裡很多的樹木砸成了碎片。

不僅是那樣就在那條颶風將費理扔到了地上之後,它竟然還變成了一條,時不時的閃現出四個十分可怕的猛虎腦袋的怪風,呼嘯著將杜文文還有金毛獅子也一起卷到了空中,十分可怕的向她們撕扯了起來。

而且那些可怕的老虎頭,盡然還將她們的真元快速的吸了出去,不斷的傳向了正在對著那條颶風,發出一陣陣狂笑的紅英使者的體內。

而且沒多久那條颶風竟然敵我不分的,想那些黑衣人移動了過去,看樣子就好像是連她們也不放過似的。

那時候剛剛強撐著站了起來的費理,看到了那一幕之後,猛然間向前一撲一下子又一次將那些黑衣人保護在了他的身體下面,與此同時他忽然將他那張巨大的手臂,猛然間向一片大樹的下面抓了過去,在緊緊的抓住了那些埋藏在地底下的樹根之後,他忽然將左手一拽,一下間竟將杜文文和金毛硬生生的從那條颶風當中給抓了出去,穩穩的保護在了他的身體下面。

對於他那番舉動那些黑衣人,一下子都大為感動了起來。

可那時候紅英使者卻發出了一陣陣極為痛苦的慘叫,一下子將費理他們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 雖然那時候紅英使者是費理和杜文文的敵人,而且還是一個正在向他們發動著瘋狂的進攻的可怕的敵人,但在聽到了她所發出的那種慘叫的聲音的那一刻,包括他們兩個人在內的所有人,一下子都向她看了過去。

可就在那一瞬間那條正在肆虐著的黑風,一下子便刮到了他們的面前,在不停的撕扯著他們的同時,還將他們的真元洶湧的吸了過去,沒一會兒的功夫,那些黑衣人當中就有兩個人因為真元,幾乎耗盡而暈倒在了費理的身體下面。

眼看著所有人就將姚貝娜真黑風給吞噬掉了,費理一邊強撐著將金毛還有杜文文他們保護在了身體下面,一邊很吃力的大聲吼道:「你們的特使為什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她這招黑風又是怎麼使用出來的?你們誰知道怎麼破壞掉它嗎?」

當時正在他的身體下面相當害怕的所在了一起的那些黑衣人,一邊更加緊張的向紅英使者看了過去,一邊猶猶豫豫的相互看了起來。

當時正在仔細的觀察著紅英使者的杜文文,看著她那越來越瘋狂的樣子,忽然相當冰冷的說道:「事到如今,為了保護好大家不再遭受到這些可怕的黑風的侵害,我也只能動用我的殺招,將紅英使者連同這陣黑風全部毀滅掉了。」

說完后她猛然間將雙手一晃,眨眼間便有兩根和她的身體差不多高的金銀雙針,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可就在那時候有一個黑衣人忽然十分不忍心的說道:「這位姑娘請你手下留情,千萬不要傷害我們特使的性命。」

說完后她竟然向杜文文跪了下去,緊接著其他的黑衣人也十分不忍心的,向杜文文為紅英使者求起了情來。

那時候想不到她們竟然還會為那個,已經失去了理智的紅英使者求情的杜文文,稍微猶豫了一下忽然很無奈的向她們說道:「各位姐妹,雖然你們對我們有著一定的敵意,而且也做出了危害到了我們東方帝國安危的事情了,但同為女孩的我如果還有一點辦法的話,又怎麼會忍心向你們的特使下殺手呢?如果我不那麼做的話,一會兒咱們都會沒命的。」

就在她說話的時候正在保護著她們的費理,卻因為被那陣黑風吸收了太多的真元,有點支持不住的跪在了地上,而且他施展出的金剛不壞神功,竟然也忽隱忽現的快要消失掉了。

在那危急時刻杜文文登時很冷靜的說道:「不行!為了咱們都能夠活命,我必須要將他消滅掉。」

說完后她就要從費力的保護下飛出去,可卻被那些黑衣人一下子緊緊的抱在了那裡。

就在杜文文剛要發火的時候,其中一個黑衣人忽然很真切的說道:「這位姐姐,我懇求你大發慈悲救救我們特使吧!她之所以會變成這個樣子,完全都是被我們少城主施展的《瘋血神功》所害的,以前她的的性格雖然冷冷的,但她的心地真的很善良,不但對我們所有姐妹都很好,而且就連那些小動物們也幾乎從來不傷害的,有的時候她甚至寧願自己挨餓,也不會殺害那些小動物作為食物的。」

她說完后另一個黑衣人也十分悲切的說道:「這位姐姐,我知道您和這位大哥都是好人,現在請你們不要傷害我們特使可以嗎?我在這給你們磕頭了!」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說完后她當真跪在了杜文文的面前,在那堅硬的石板上重重的磕起了響頭來。

可那時候杜文文非但沒有理會她們,反而相當惱火的說道:「你們少城主怎麼可以將瘋血神功,那種專門吞噬生靈們的意志,並且還會不斷的侵蝕使用者體內的鮮血的妖魔功法,傳授給紅英使者這麼一位小女孩呢?那種功法雖然很厲害,但它卻是以犧牲掉所有生靈最基本的心智為代價換來的。」

說到了那裡她忽然也很同情的,向正在空中發狂著的紅英使者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已經快要支持不住的費理,忽然很吃力的說道:「好了杜小姐,你現在別在那說那些沒用的了,趕緊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把這些可惡的黑風消滅掉,同時又將那個臭丫頭給救下來吧!我的真元現在已經快要維持不了我的金剛不壞神功了。」

說完后他忽然噴出了一口鮮血,一下子嚇得金毛十分害怕的向他看了過去,與此同時那些黑衣人也被嚇得更加驚恐的,向杜文文磕起了響頭來。

!! 儘管那些黑衣人都在為了紅英使者,而苦苦地向杜文文哀求著,但知道情況十分危急的杜文文,稍微想了想忽然很謹慎的說道:「費理,你現在還與把握一下子將紅英使者緊緊地制住嗎?」

她的話剛說完費理猛然吸了一口氣很堅定地說道:「沒問題,你如果真有那種兩全其美的辦法的話,我一定全力配合你!」

看著他那麼堅定的樣子杜文文忽然很謹慎的說道:「由於那種功法太過特殊了,為了將紅英使者救下來,我需要你在一招間,將它的四肢穩穩的困在空中堅持一刻鐘的時間,好讓我可以運用我們杜氏一族的秘術,通過穴位針灸的醫術,儘可能地將她體內那些瘋血神功,被侵蝕了的真元和血液釋放出來,那樣的話咱們大家和她或許都還有一絲生機。」

她的話說完后費理較為吃力的喘息了一陣,忽然很慎重的說道:「咱們什麼時候開始?」

當時已經注意到了他身上的金剛不壞神功,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的杜文文,立刻果決的說道:「你如果準備好了,咱們現在就可以開始行動了。」

當時正在全力和身上的那條黑風抗衡著的費理,有稍微喘息了一下忽然很大聲的說了句:「金毛,保護好這些丫頭,杜小姐咱們開始行動吧!」

話音未落他忽然一翻身便向紅英使者撲了過去,那時候金毛一下子將那些黑衣人和杜文文,緊緊的保護在了身體下面。

雖然那時候費理的真元已經消耗的很多了,可是為了將紅英使者和那些女孩全部救下來,他在拚命般的躲開了幾條,紅英使者向他排出的血爪之後,忽然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她的身後,一下其便將她的四肢緊緊的抓在了他的兩張大手上,那時候他立刻大喊了一句:「杜小姐我已經將她制服住了,現在你可以過來了。」

就在費理說話的時候,那真黑風竟然從金毛的身上飛了出去,慢慢的向費理和紅英使者那裡移動了過去,看到了勢頭不好的費理,立刻帶著紅英使者向另一個方向飛了過去,而那時候由於沒有了那真黑風的襲擾,杜文文也立刻向費理他們飛了過去,同時還將她手裡的金銀雙針,變成了一百零八根很特殊的六棱金針。

當時為了不令費理他們受到那真黑風的襲擾,金毛忽然間從那些女孩的身上向費理他們撲了過去,一下子變成了一頭猶如小山一般大小的黃金獅子,怒目圓瞪的將那陣黑風擋在了它的面前。

由於沒有那真黑風的襲擾,雖然那時候紅英使者還是十分瘋狂的掙扎著,想要擺脫掉費理對她的鉗制,但沒多久她便在杜文文施展出的金針的作用下,逐漸的安靜了下去,時間不長竟有一些黑乎乎的血液,從她的體內流了出去。

看到了那些事情的杜文文,一下子較為輕鬆的鬆了口氣。

不知道為什麼就在紅英使者那些鮮血,從她的體內流了出去的時候,她的那對獠牙竟然逐漸的消失掉了,而且那很原本正在瘋狂的肆虐著的黑風,竟然也逐漸的變小了,時間不長它們竟然全部消失了,看到了那一幕的時候,杜文文和那些黑衣人懸著的心,才總算是放了下去。

可就在那時候費理卻因為真元消耗的太厲害,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而且他的身體也在一瞬間恢復了原狀,十分吃力地在那裡喘息了起來。

那時候正在為紅英使者施展針灸的杜文文,和已經恢復了原狀的金毛,立刻很擔心的向他看了一眼,可他卻不太在意的說道:「你們別看我了,趕緊將這個丫頭治好吧!」

說完后他竟然有點疲憊的向紅英使者看了過去,也就是那一看他一下子將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當時也已經感覺到紅英使者很不對勁的杜文文,在那些黑衣人圍過去的時候,忽然很謹慎的向她們說道:「你們當中,有誰的體制和你們特殊的體質差不多啊?」

聽了她那一問那些人一下子很不理解的對視了一下,可就在那時候費理忽然間用力一震,一下子就將他的右手震破了,隨後他竟然還將紅英使者的左手給劃破了,當時正在看著他們的那些黑衣人,一下子十分惱火的向他怒喝了起來。

可那時候他卻根本就沒有去理會她們,反而將他右手上的傷口用力壓在了,紅英使者左手的傷口上,然後較為吃力的向杜文文說道:「杜小姐,現在請你立刻將我體內的一些血傳給這個丫頭,要不然她一會兒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掉的。」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紅英使者身上流出的那些血,竟逐漸的由純黑色變成了一種黑紅相間的顏色,沒一會兒工夫竟然逐漸的變成了一些鮮紅色的血液,可那時候她的臉龐卻變成了一種很不自然的白色。

當時也知道費理說的那些至關重要的杜文文,忽然將她的左手一甩,眨眼間在費理和紅英使者的身上,竟然升起了一片淡黃色的光芒,隨著那片光芒若隱若現的閃動著,費理的體內的鮮血竟然奇迹般的,慢慢的流入到了紅英使者的體內,沒過多久便將紅英使者從死亡線上硬生生的拉了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