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雲放眼的只是一個青雲宗,只是一個東域,他構想過自己的人生路徑,或許他這一輩子就在青雲宗內修鍊,最終可以混到一個真人的位置,再好一點就是一個長老的位置,另外一條出路,則是轉入帝軍從戎,對抗妖族,歷練成一位馬上將軍。

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離開東域。

東域已經很大了,能夠將他容下。

但是華天命不一樣,他雖然入了青雲宗,成為青雲宗內一顆矚目的星星,可是他沒有絲毫的滿足,他的著眼點根本就不是東域,而是整個大世界!

人的眼界,就像是一個盒子,而盒子里的人,就像是一隻不斷向上跳躍的跳蚤,所以一個人的眼界決定了他跳躍的高度。

謝雲的眼界僅僅只是在東域,而華天命的眼界則是整個世界,即便謝雲覺得華天命現在的實力可能還不如他,但最終華天命獲得的成就恐怕會比謝雲高很多!

聽完華天命一席話后,謝雲與吳邪兩人都有一些沉默,而比斗場上的戰鬥,此刻也越發激烈起來。

面對羅征那近乎無賴的天魔魅影,周丹的壓力頓時增加了幾倍。

他不斷地揮舞著手中墨筆,一個又一個的殺字訣從他筆下不斷地冒出來,一邊盤旋著一邊去補充十三絕殺陣。

一開始這個做法還算有效,雖然殺字訣在絞殺天魔魅影的時候會被崩碎掉幾個,不過對於真元深厚的周丹來說沒多大問題,不就是真元么,他體內的真元僅僅消耗了一成而已,算不得什麼,只要這樣慢慢補充就可以了。

但不一會兒,周丹就要面對新的問題。

秒殺吧!絕版陰陽師 羅征的天魔魅影並不是只有一個,但僅僅只需要一個,就可以應付周丹的十三絕殺陣,剩下的五個天魔魅影則兵分兩路,其中一路去攔截周丹的補充出來的殺字訣,從周丹書寫一個殺字訣,到那個殺字訣併入十三絕殺陣中尚且還有一段距離,有兩尊天魔魅影便是攔截在中間,阻止殺字訣進入十三絕殺陣。

少了十三絕殺陣的威力增幅,單獨的殺字訣根本就不是天魔魅影的對手,用力一撞之下,那落單的殺字訣轟然裂開,而天魔魅影本體卻絲毫無損。這更加能夠說明天魔魅影的強大,只有在十三個殺字訣形成的強大絞殺力量之下,天魔魅影才會被絞碎,而且還能反過來崩壞掉幾個殺字訣,如果是單對單,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東西。

周丹心中鬱悶,倘若十三殺字訣得不到補充,不一會兒這陣法恐怕就要給破了。

更讓周丹鬱悶的是,他還要另外面對三尊天魔魅影,五尊天魔魅影兵分兩路,其中三尊天魔魅影自然是朝著周丹衝過來。 東海禁地的空間傳送通道,自然是通往神炎宮的。

當年,在南荒古迹外,神炎宮主欲搶奪他神冰的事,蕭寒並未忘記,當年若不是沐雪琴及時趕到,恐怕他的神冰已經被神炎宮主強行給奪去了。

這筆賬,蕭寒自然還記得。

當年出初來東荒之時,蕭寒便說過,殺炎岳僅僅是討債的開始,而此次,前往神炎宮,則是徹底的了解此事。

當然,神炎宮之事,是蕭寒討債的結束,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卻是整個神州動亂的開始。

神炎宮。

位於東荒,那是東荒之上的一方霸主勢力,東海之濱附近的疆域以及海域,皆是在神炎宮的統治之下,即便是在東荒之上,神炎宮這樣的霸主勢力也是沒有人敢輕易招惹,尤其是在東海之濱,神炎宮,就是絕對的權威。

然而即便是絕對的權威,依舊有人敢挑釁。

大半年前,神炎宮少主,居然在東海之濱被殺了,換句話說,也就是在自家門前被殺了。

而且,這大半年來,神炎宮竟然還沒有將兇手抓住,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是誰殺的,這樣的事,竟然發生在這方霸主勢力身上,無疑是讓驚訝不已,這件事在東海之濱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很多人都在議論此事,居然有人膽敢在神炎宮的地盤動手殺人,而且還是神炎宮的少主,不得不說,這位兇手真的是很有膽子,要知道,神炎宮宮主,乃是一位六星斗聖的強者,即便是放眼神州,也是一位排的上號的強者,而且神炎宮中同樣是強者如雲,在神炎宮門前殺少主,他怎麼敢?

眾人也的確有些佩服這位兇手,在神炎宮門前殺人,居然神不知鬼不覺,都大半年過去了,然而對於那位神秘的兇手依舊是沒有一絲消息。

不過,這世上沒有不漏風的牆,再神秘的殺人事件,也總會留下幾分蛛絲馬跡,而此次殺神炎宮少主的事件,神炎宮便找到了很重要的線索。

那就是韓萱姐弟。

大半年前,這姐弟在海域當海盜,洗劫神炎宮的商船,當時,神炎宮少主帶人出海前去剿滅,而且當時神炎宮少主還傳來消息,說是已經剿滅海盜,所以說,這姐弟二人,其實,本應該是死人了。

然而,卻有人又在海域發現這姐弟二人,這難道不令人感到奇怪嗎?

本應該死的姐弟二人,卻好好活著,本應該活著的神炎宮少主卻離奇被人殺害,毋庸置疑,這姐弟二人,是很重要的線索,當時神炎宮少主被殺,這姐弟二人很有可能就在現場。

面對如此重要的線索,神炎宮怎麼可能放過,而以神炎宮的實力,要抓住兩個人還不是輕而易舉,所以,韓萱姐妹又淪為了神炎宮的階下之囚。

神宮炎。

坐落於炎山之上,那是一方無比雄偉壯觀的火焰巨山,山脊之上,矗立著一座座宏偉的宮殿,宮殿成群,遠遠看去,猶如一方火焰世界。

此刻,在那神炎宮的中央廣場之上,剛被抓回來的韓萱姐弟就在廣場上,二人被鐵鏈捆綁在了兩根粗壯的石柱之上,身體之上遍布傷痕,顯然遭受了酷刑。

神炎宮之人,在逼供!

「快說,當日,到底是誰殺了我們神炎宮少主?」

石柱之前,一位神炎宮弟子正在狠狠鞭打著這姐弟而言,鞭子火紅,其上有些實質的火焰纏繞,可想而知這樣的鞭子落在身體上是何種火辣的感覺。

此刻,韓萱姐弟二人身上,衣衫被抽爛,一條條焦黑的疤痕,觸目驚心,炙熱的鞭子落下,鮮血來不及流出便已經成了一條條血痂,看得人忍不住心驚,若是這種痛苦加身,該是何種煎熬?

不過,雖說痛不欲生,但是韓萱姐弟二人依舊閉口不言,任憑這位神炎宮弟子狠狠抽著,神炎宮滅他們滿門,此仇不共戴天,因此蕭寒殺了炎岳之事,他們不會泄露,同樣,既然他們心中已經打算跟隨蕭寒,自然不會出賣蕭寒。

到了最後,姐弟二人似是麻木了,只有一條條觸目驚心的焦黑疤痕在不斷增多。

這時,廣場盡頭的大殿,門開了,一行身影走了出來,是神炎宮的高層人物,領頭的一位火袍中年男子,氣息最為可怕,一出現,整方天地的溫度都驟然升高了許多,這自然是神炎宮宮主,六星斗聖,炎洵!

「參見宮主!」

廣場上的一眾神炎宮弟子當即跪了下來行禮,在這位掌舵人面前,他們可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啟稟宮主,這姐弟二人嘴硬得很,依舊未曾招出當日之事!」那位負責審問的弟子隨即稟告道。

炎洵點了點頭,面色淡漠,他目光掃向那被捆綁在石柱上的韓萱姐弟,血肉模糊,被打成這樣還不招供,嘴的確很硬。

炎洵目光一凝,手掌伸出,而後對著韓萱姐弟二人隔空一握,霎時間,二人周遭所處的空間盡數扭曲起來,空間猶如水幕波動。

與此同時,一股極為恐怖的火焰之力從空間席捲而出,霎時間,那裡便化作了一方火海,熾熱的火焰將韓萱姐弟包圍其中,火焰翻滾,熊熊烈焰在二人每一寸肌膚上瘋狂灼燒著,炎洵力度控制的極好,根本不會將二人燒死,而是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種痛苦,可謂是生不如死。

恐怖的火焰之中,韓萱姐弟二人面龐扭曲著,發出凄厲的慘叫,那聲音,令人不寒而慄,可想而知,二人在經歷怎樣的痛苦。

此刻,即便是神炎宮之人也是感到頭皮發麻,宮主的手段狠辣無比,這二人簡直是在找死。

「說,到底是誰殺了我兒?」

炎洵冰冷的目光緊盯著韓萱姐弟,眼中有著殺意涌動,膽敢在他神炎宮門前殺人,而且還是他的兒子,此人,他必殺之!

韓萱姐弟還在凄厲的慘叫,依舊沒有供出蕭寒。

炎洵目光冰冷,那席捲在二人周身的火焰愈發恐怖了。

「這個問題,我倒是可以告訴你。」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淡漠的聲音陡然在整座神炎宮上空響起了。

聲音從虛無空間中傳出,炎洵等人的目光也是迅速掃向天穹,虛弱的韓萱姐弟二人目光同樣看了過去,這聲音,很熟悉。

嗡!

隨即,在眾人狐疑的目光之下,天穹之上,空間蕩漾,一個數十丈龐大的空間通道陡然浮現了,強烈的空間之力散發出來。

數息后,一道青衫身影出現在了空間通道之前,空間之力波動,他的衣衫獵獵作響,一頭墨發飛揚,瀟洒非凡。

雖說他的身形略顯瘦削,然而他靜靜站在那裡,似是將這方天地都踩在了腳下,彷彿透著一股令蒼生臣服的王者氣質。

「是你!」

刁妃不好惹 此刻,炎洵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天際之上的那道青衫身影,這道身影他自然不會陌生,當年他降臨南荒古迹之外,若不是沐氏一族突然來人,恐怕他已經殺人取神冰了,沒想到此刻,這小子居然出現在了他神炎宮。

「是我!」

蕭寒目光同樣掃向了炎洵,只不過,相比於兩年之前的隱忍目光,如今再看向後者,他的眼中已經沒有絲毫隱忍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強大的自信,一種無論是對自身實力,還是勢力底蘊的強大自信。

甚至,如今再看向炎洵,蕭寒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掃了一眼炎洵之後,蕭寒目光看向那韓萱姐弟二人,隨即他手掌一揮,一股極為強大的寒氣當即席捲而出,寒氣化作風暴,瞬間便將二人周身的恐怖火焰撲滅。

見狀,神炎宮之人目光皆是一滯,揮手之間,竟然能將宮主的火焰撲滅,這種實力,不得不讓他們感到驚訝。

炎洵瞳孔也是不覺收縮起來,他居然也看不透蕭寒的實力,而且他在蕭寒身上,竟然感覺不到絲毫的鬥氣波動,這讓他有些奇怪。

「我兒炎岳,是你殺的?」炎洵冰冷的目光盯著蕭寒,淡漠道。

「碰到我,只怪他運氣不好。」蕭寒道。

「找死!」

聞言,炎洵怒不可遏,殺意滔天,六星斗聖的氣勢霎時間爆發出來,天地失色,風雲突變,整片天際黑雲滾動,猶如末日降臨,殺子仇人就在眼前,他如何不怒!

炎洵目光冰冷,手掌對著蕭寒猛然一握,霎時間,一隻巨手從那翻滾的黑雲中探出,巨手之上瀰漫著恐怖的天地偉力,似是能撕天裂地,欲將蕭寒撕成碎片。

黑雲翻滾之下,蕭寒站在那裡,負手而立,面龐平淡,一對眸子古井無波,彷彿根本未曾看見那隻正向他伸來的恐怖巨手。

咔嚓!

然而,還不待那隻恐怖的巨手接近蕭寒,蕭寒身後的空間通道中,一道攜卷著毀滅氣息的攻擊猛然暴射出去,頃刻之間,恐怖的巨手,分崩離析,化作漫天靈光迅速消散。

而後,空間通道一陣顫動,一道道氣息強悍的身影迅速從中掠了出來,遠遠看去,黑壓壓的一片,全是人影。

天際降臨的身影,斗尊、斗聖,數不勝數,頃刻之間,恐怖的氣勢猶如潮水般席捲天地,天地鬥氣暴動。

那一幕,令人心驚膽戰。

見到天際之上降臨的恐怖陣容,莫說是神炎宮諸弟子,即便是身為宮主的炎洵,此刻的心臟也是劇烈的顫了顫。

天穹之上,蕭寒平淡的目光掃視而來,他俯視著炎洵,淡漠道:

「殺我?你以為,現在還是兩年前?」

————

【看到有書友在問,統一回復哈,中州,是一定會去的;蕭炎,是一定會見的;事情,兄弟二人是一定要搞的。

另外,劇透一波,下一個位面:大千世界!

最後,還是希望大家用QQ閱讀器或者正版閱讀器訂閱,不然作者要吃土了,哪來力氣碼字呢?碼字很累,希望大家體諒一哈,正版訂閱,尊重一哈作者的勞動成果哈!】 「砰砰砰砰砰!」

天魔魅影撞擊的速度極快,三尊天魔魅影兩輪撞擊之下,周丹身邊的一個防字訣就開裂,崩解掉了。他身邊僅僅只有五個防字訣,最多能夠應付天魔魅影八九輪的進攻。

而以天魔魅影的攻擊速度,不一會兒怕就能夠將他的所有防字訣全破掉,若是被這天魔魅影撞在自己的身上,周丹懷疑自己是否能夠撐得過一輪攻擊!

此時的周丹,真的是手忙腳亂,他要一邊書寫殺字訣,同時還要不斷地書寫防字訣,雖說他周丹乃是妙筆丹青,一手草書早已有了墨筆大家的水平,此刻龍飛鳳舞起來,卻是早已顧不了那麼多了,每一個字寫出來都是歪歪扭扭,再也沒有那股蒼勁有力的感覺。

平日里周丹決計不會寫出這種沒有水平的字來,此刻他將真元催動到了極限,哪裡還管寫得好不好看?

即使周丹將書寫的速度催動到了極限,但卻完全根本不上損耗的速度,那邊的十三絕殺陣中的殺字訣在一個一個的減少,而這邊的防字訣也一個一個的被消磨……

「只有最後一個防字訣了!」

這一個防字訣只能抵擋天魔魅影兩輪進攻,而以天魔魅影的攻擊速度,怕是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就破掉這個防字訣。

此時的周丹,早已經沒有那一股風輕雲淡的樣子,他咬咬牙,心中有一絲猶豫。

為了這一次全峰大比,他準備了好久,同時也悟出了一個威力極為強大的招數,可是這一招,他原本是打算對抗那些親傳弟子的。

越早泄露底牌,他衝擊全峰大比的勝算就會越低。

他這一招暴露之後,必然會引起那些親傳弟子的注意,並且會想出對應之法,這就是周丹猶豫的原因。

「認輸?」

認輸不過是終結自己的連勝而已,後面還有機會打回來。

但周丹瞬間就否決掉了這個念頭,以他修鍊的君子之道絕對不允許出現這種情況,一身正氣,不以路途險峻而繞道,不以世道險惡而退縮,倘若他此刻因為這種念頭而放棄,而認輸,恐怕會成為他一輩子的心魔,他自己無法原諒自己,這君子之道以後還怎麼修鍊?

唉……

「萬萬沒有想到,在小組賽中就被人逼我使出這一招,」周丹忽然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在此刻,周丹身體內的氣息驟然暴增,便是那一聲嘆息,都給人無盡的壓迫之感,隨後自他體內爆發出一道浩然之意。

周丹隨手補上了一個防字訣,隨即用手執筆,開始凌空書寫起來。

此刻周丹書寫的並非是一個一個的字兒,而是一連串的字,如果有飽學之士,確實能夠認出他寫得是什麼。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

「是正氣歌!周丹在書寫正氣歌!」

「浩然正氣,聽聞周丹閉關苦修,想要參悟《正氣歌》中的浩然正氣,原本我聽到之後覺得匪夷所思,那浩然正氣便如同劍意,刀意,武意之類的一種意境,而且比它們更加虛無縹緲,想要參悟起來難度更大,沒想到他真的參悟出來了!」

「越來越精彩了,加油,周丹,打敗羅征,我全副身家都壓在你身上了!」

由於羅征在召喚出天魔魅影之後,一直都是壓著周丹在打,眾人原本都是鬱悶萬分,照這個形勢下去周丹恐怕逃不開必輸的結局。

但是沒想到就在周丹僅僅剩下一個防字訣的時候,他卻書寫出一首《正氣歌》!

羅征原本正操控著天魔魅影,專心致志的破掉周丹的防禦,但就在此刻,他驟然感覺到從周丹身上散發出一股巨大的威勢!

這股威勢並不凌厲,但是卻十分厚重,彷彿集合了天下大勢一般,朝著羅征猛然壓過來,一時間羅征的六尊天魔魅影都受到了影響,操控起來略顯遲緩。

「正氣歌?」羅征的瞳孔微微一縮,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果然啊,青雲榜一百名的弟子實力沒有一個能小覷!不過也好,既然如此,就讓我跟你痛痛快快的戰!面對那浩然正氣的壓制,羅征沒有絲毫畏懼,反而雙目之中閃爍著一點點亮光,同樣也有一道洶湧的氣息自他身體內散發出來。

周丹的雙目一片空靈,再也不去顧忌旁邊的天魔魅影,毛筆寫出來的字也越來越有勁,那一個一個的草書如飛鳥驚蛇,鸞翔鳳翥,又矯若驚龍,勁骨豐肌!

三息的時間之後,天魔魅影沒有破開他的防字訣,但一首《正氣歌》已然工整!

「成!」

周丹收筆,手中的毛筆輕輕一手,勾勒出最後一道畫龍點睛般的筆劃。

「嗡嗡嗡嗡嗡嗡……」

一整首正氣歌懸浮在周丹的身邊,不斷地震顫,鳴叫,原本用黑乎乎的筆墨書寫出來的字,漸漸的散發出一道道金燦燦的光澤。

此刻的周丹,百年如同遠古坐地成聖的大聖人一般,散發出的氣勢能讓人俯首稱臣,產生不了絲毫的抗拒之心。

周丹的目光掃過那些天魔魅影,隨手便是一指,自那首正氣歌中便驟然射出了一道金燦燦的勁芒!便是這道勁芒,直接就將天魔魅影貫穿!

「啪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