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琮哼了一聲:「隱居倒好了!她讓她家的酒肆開粥棚!」

「什麼?!」黛玉大驚:「她怎麼敢不告而取用書院的名號?!」

賈琮正色說道:「正是林院長所想的那樣,她用林家莊子里鋪子做掩護,巧借書院的名開了粥棚。專門管著來往的書生學子喝粥。現在更是過分,連給書院做工的工匠,都能去喝上一碗了。」

慢說是黛玉,就連一貫好脾氣的迎春都惱了。你這不是錦上添花,你這是亂我陣腳啊!

本來因為人多,我們才供應不及伙食,你不說調人過來幫忙,忽然另起爐灶的施粥。不明就裡的人,會怎麼看,怎麼想?林家食言抗命不管飯,薛家大義施粥救學子嗎?簡直欺人太甚!

惜春冷笑起來:「這就是我說的假賢惠,可見我一點都沒說錯她。幾位姐姐,她壞心思多著呢,這次就是用林家的事給她自己長臉,她是慣用這招的。咱們稍微有差錯時,她必定指出來說,看,還是我這樣才是對的。」

探春敲著桌面:「為今之計,只能是強加人手,無論如何,先管飽了所有人才行。」

黛玉仰頭看著房梁,不讓自己眼淚流下來,她明白了寶釵所為的意思。

這是做給李修在看,我林黛玉沒有做好的事,她薛寶釵信手施為就能辦的妥當。好一個寶姐姐,在賈府里,你明著暗著和我爭寶玉,不管我有沒有那份心思,你都要顯得你大度,容讓我的存在;現在呢,你又要和我爭李修,真是欺我黛玉年幼不懂處事的嗎。

好好好,既然如此,我林黛玉接下這一場了,不就是二百人吃飯等不及的事嗎,我不用強加人手,也能破了你的局。

哼哼!喝粥?你當他們是災民呢?小氣如斯,合該你敗!

猛地低下頭看著賈琮:「去叫所有的男丁在院子外挖灶,架上所有的大鍋給我熬水。告訴王善保家的,不用做什麼菜式了,李世兄給我說過一道燉菜,今天就給他們來這道亂燉!」

「可是沒有那麼多廚子趕工。」

黛玉笑對司棋:「不急。每三口大鍋里煮上一鍋菜,其餘的就只煮水。告訴等著吃飯的人說,都是在燉菜就行。」

探春一拍手掌:「減兵添灶!只要香味出來,一下子就能安撫住人心。他們哪能分辨那口鍋里有食,必會以為都是在燉菜。多添些肉進去,最好當著他們的面切進去。」

黛玉穩穩的坐下說道:「最後,琮兄弟,勞煩你在鍋邊背孔子絕糧陳蔡!」

三春想明白孟子那篇文章寫得是何意后,都笑而不語,讀書人最講究可殺不可辱,寶釵啊寶釵,成也施粥,敗也施粥,汝,知錯否?

於是乎,李修和賈政莫名其妙的看著院子外面開始挖坑。

等著聚柴點火煮上水時,李修才從大蓮那裡知道了發生什麼事。

不由得好奇:「薛家辦事不能如此的糊塗吧?這不是找著被掀桌子嗎?」

賈政大吃一驚:「薛家?施粥的是薛家寶釵?」

「昂,政公有什麼疑問么?」

「我,我我我,我要打死那個逆子!」

李修連忙攔住賈政:「賈環可沒這個腦子,您可別冤枉了人。」

「我冤枉不了!和我一起來的,還有寶玉!他一見了寶釵就下馬去說話,我隱約聽著他說,既然學子沒有飯吃,為何不開粥棚賑濟。」

輪到李修目瞪口呆了,士可殺不可辱,你寶玉怎麼能把讀書人當叫花子打發,這是想什麼呢。

賈政顧不上和李修多說,站起身撩著衣角塞進腰帶,三步並作兩步,急匆匆的就往施粥的鋪子跑去。

「政公,政公,不可動怒,怒而出手要打壞寶兄弟的。」

賈政停下腳步,從樹上扥下十幾根柳枝扭成了一團,抽空對勸他的李修說道:「用這個,就打不死他了。」說完又跑向酒肆。

李修嘆口氣,對出來看熱鬧的雪雁、侍書等人說道:「準備傷葯吧,最好先請一位外傷大夫等著。」

雪雁笑嘻嘻的過來問他:「我看您和二老爺聊得很好啊,怎麼不攔著他啊。」

李修見雪雁一臉的幸災樂禍,不禁笑了起來:「人家是父訓子,我又何必壞了這份天倫呢。你說是吧。」

雪雁使勁的點點頭,又問李修:「那薛家姑娘誰去罰她?」

李修沖雪雁做個鬼臉:「在誰的地頭上,就是誰說了算唄。」

「好勒!公子去山上轉轉吧,一會我給你送飯去。我不去,您可不許回來。」

李修知道這也是黛玉的意思,看來薛家的寶釵是惹惱了她。

至於為什麼不讓自己留在這裡,他一時還想不明白。

既然想不明白,李修就從善如流,黛玉肯定有自己的理由,等著她辦完了這事以後,自己定會聽她娓娓道來。

起身去牽馬,坐在馬上就看見遠處人影憧憧的亂了起來,雙腿一夾馬腹,竄了出去,繞過市集出了大門,喊過一個佃戶來,讓他去找大夫送進莊子里。

打馬上山,去尋山子野聊天去者。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為什麼國足這麼臭,投資足球的大企業還這麼多?

有一部分人的原因是喜歡足球,但更多的人,是為了賺錢。

經營足球隊,本身是賺不了錢的,反而還要不斷燒錢進去。

但在足球場外,可以得到的好處就太多了。

陳飛揚現在還沒正式花幾個錢進去,就已經得到了一塊地。

如果他按照港島老李家的常規操作,在這塊地上隨便扒拉幾下,然後等到以後地皮升值了,就是躺着掙錢。

但是陳飛揚不可能這麼草蛋,這塊地是市裏批給自己修訓練基地的,不能掛羊頭賣狗肉。

他投資足球,不純粹是為了撈好處,也想為中國足球的發展,實實在在做點事情。

結合足球江湖的現狀,這種想法或許有點類似堂吉訶德沖向風車,有點搞笑,也有點悲壯,但他現在掙了這麼多錢,就想任性一次。

也算是對自己前世球迷生涯的一個交代吧。

哪怕失敗了,大不了退出就完了。

陳飛揚信誓旦旦地向領導表示:「我不敢保證球隊一定會出成績,但我敢保證我們的球隊是乾乾淨淨的。

在這裏,我斗膽向領導提一個請求,如果體育局那邊有什麼人情往來,需要球隊配合,我們可以不搭理。」

其實球隊玩的這些花招,當領導的心裏門清,只是不說出來而已。

很多時候,所謂的「輸球怕領導不高興」,都是下面的人在那裏瞎琢磨。

足球就是一個娛樂,哪個大領導會因為區區一個足球隊輸了而大發雷霆,這些人也太高看自己了。

「你這句話我很喜歡,球隊不一定要出成績,但一定要乾乾淨淨。」

在場的企業家,原本對陳飛揚白白搞到一塊地,還有點眼紅,紛紛覺得自己上也行,但現在一聽陳飛揚要玩乾淨的足球,就慶幸還好自己沒上。

足球圈子的利益大了去了,要想潔身自好,哪有那麼容易。

開完會之後,陳飛揚就被同舟會的幾個大佬約去打球了。

當然不是打足球,而是打高爾夫。

高爾夫這項很奢侈的運動,這兩年來逐漸成為老闆們的新寵。

容城今年才有了一家高爾夫球場,價格令人瞠目結舌,但對於這些老闆而言,根本不叫事。

陳飛揚前世經常打高爾夫,也談不上熱愛,主要是為了交際。

打得多了,他的水平也還湊合。

至少在這個時代,比起那些剛剛開始吃螃蟹的老闆們,確實要厲害得多。

大家一邊打球,一邊聊天。

「你的足球隊成立之後,有需要拉贊助的,儘管開口,不要跟我們客氣。」

「別的不敢說,球員宿舍里,每間屋送一台電視,還是沒有問題的。」

「以後你們隊里喝的酒,我包了。」

陳飛揚一聽,杆子都差點甩飛了。

「職業球員,絕不允許沾煙酒。」

「現在抽煙喝酒的球員多了去了。」

「別人我管不著,我的地盤上絕對不允許。」

「對了,你的球隊名字想好沒有,是容城愛少足球俱樂部,還是容城華興足球俱樂部?」

陳飛揚想了想:「還是叫華興吧,兆頭好。」

其實陳飛揚一開始是考慮不冠名的,像歐洲的俱樂部一樣,就用自己城市的名字命名。

但國內沒有這樣的足球文化,強行效仿會顯得不倫不類的。

況且陳飛揚也不能跟錢過不去啊,給球隊燒這麼多錢,不圖掙回來,至少得打個廣告吧。

……

在資金充足的情況下,籌建球隊的速度是很快的。

容城華興很快就完成了註冊,訓練基地也開始動工修建,不過短期內是完成不了,暫時先租用體育中心的訓練場地。

這隻新球隊,得從乙級聯賽開始打起。

體育局推薦了王鳳朱為主教練,然後就開始着手挑選球員。

這個年代的球員,都是歸屬體育局的,跟自己和俱樂部都沒什麼關係。

這一點顯得比較業餘,一遇到轉會就很容易扯皮。

而且在挑選球員方面,騷操作也是層出不窮。

隨着職業聯賽的火爆,主力球員開始掙大錢,年輕球員想要踢上球,甚至想入隊,就不單單是水平問題了。

現在已經有些地方是明碼標價,二十萬進一隊。

這個年代的二十萬,那是一筆巨款,有幾個家庭能拿得出來?

這就導致無數真正有天賦的孩子被埋沒。

而目前在職業聯賽中呼風喚雨的一批人,都是以前舉國體制模式下培養出來的。他們要是晚生十年,都沒戲了。

為什麼中國足球是全世界唯一一家有了職業聯賽之後,反而越來越菜的存在,跟所謂的戰術不當,心理素質不行都沒有關係,根子就在這裏。

國內這些搞足球的人,在未來二十年,從來不反思自己,最喜歡把鍋甩給社會。

「踢球的孩子太少了,家長們只想讓孩子上補習班考大學,不願意送來踢球。」

也不想想,為什麼會這樣,是誰造就的局面。

不就是你們這些人撈錢從娃娃抓起,一路撈到成年隊,甚至還有基層教練讓小孩子的家長陪睡才給上場。

在這種環境下,家裏沒礦的家長敢不讓孩子考大學,送來踢球?

你不能指望全國人民的腦子都跟你們一樣不正常。

說不好聽點,這些所謂的足球人,本身就是中國足球的掘墓人。

陳飛揚下了強行的命令:「華興隊選人,只看水平。要是誰敢收一分錢,馬上背着鋪蓋給我滾蛋。」

他甚至把這句話放在了李大眼對他的採訪里,讓李大眼一個字都不要改,最好能夠加黑加粗,讓所有人都看見。

李大眼都有點驚訝:「陳總,你準備玩真的?」

「我花了錢,就得按照我說的辦,這種歪風邪氣,在我這裏行不通。」陳飛揚說道:「為了避免有人鋌而走險,球員選拔的時候,我會親自去看。」

李大眼問道:「陳總,你懂球嗎?」

「我不敢說懂球,但是一個球員的基本功好不好,只要視力正常的人都看得出來。」

。 離破之一族最近的御之一族中。

御之一族牛力、敏之一族白雲、力之一族泰山三人坐在一起。

眼神無比的凝重。

同時臉色也十分的難看,表情更是十分的複雜。

好一會牛力才開口:「老鳥,你沒有搞錯吧!」

白雲搖了搖頭:「絕對錯不了,武魂殿各個長老與供奉的畫像我都有…所以只要不是眼瞎,不可能出錯。」

「崩…」

白雲的話一落,泰山怒意再也壓不住了,直接一掌拍在了身後的桌子上。

其強大的力量,直接將桌拍的稀碎。

「楊天霸那個混蛋竟然背叛主人,簡直該死!」

牛力眉毛一挑,輕喝一聲:「老猩猩話可別亂講…金鱷斗羅是出現在了破之一族,可是楊天霸到底有沒有背叛主人,背叛昊天宗還不好說。」

「總不能,有個武魂殿人到你力之一族逛一圈。你老猩猩就是背叛主人,背叛昊天宗吧~!」

很顯然,牛皋是在幫著破之一族說話的。

單論關係…四大家族都十分親密的,他與楊天霸更是好友。

所以,他絕對不希望看到,他的好友最後站到自己的對立面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