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然發現兩道靈符懸浮在空中,兩道發光的絲線一端連著靈符,另一端卻是牽在靈使玉手當中。靈符發光,垂下萬千道光線,鎮壓住了下方兩位君者。

兩位君者臉上表情難堪到了極點,可是任憑他們用盡手段,都是無法從那兩道靈符鎮壓下脫困而出。兩位君者眼神冰冷的盯著懸浮在上方的靈符,眼神中滿是忌憚。

「沒想到這靈使竟然是有著控靈符和萬獄符。」

兩位君者嘴唇蠕動道,顯然是認出了那鎮壓住自己的靈符。那控靈符,顧名思義自然便是能夠控制修士體內的靈力,令得修士短時間內無法調用體內靈力。而那萬獄符則是能夠釋放出萬鈞之力,在靈力的催動下會如同獄牢一般將修士給鎮壓住。

控靈符壓制靈力,萬獄符鎮壓敵手,靈使使出這兩道靈符瞬間便是將兩位君者給壓制的束手無策。

看到靈使成功壓制住兩位君者,陸哲這邊江天學院所屬臉上都是出現了狂喜,在他們看來,靈使的勝利,他們與有榮焉!

成功解決掉兩位君者,靈使精緻的俏臉撇過頭去,看向另外兩處戰場,嘴角流露出一絲淡然的微笑,在她的眼中,流露出等待勝利的神色。

看到兩位同伴被制服,那天狼君者臉上難看到了極點,他以為自己六人出手按理來說應該是能夠將這三使給成功鎮壓,好好滅滅江天學院的威風。

可是結局卻是有些出乎意料。

天狼君者一個分神,卻是被那星使抓住了機會,只見星使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急速的變幻閃動起來,在這片空間里留下了道道殘影。

天狼君者和另一位君者瞳孔緊縮,眼中凝重的神色增加到了極致,他們已經是分辨不清星使的身影在哪裡了,而分不清身影,又何談對敵?

看著星使留下的道道殘影,陸哲心中也是暗暗稱奇。早就聽聞星使大人一身身法已經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速度快如流星,像是天上星辰般神秘難以得見。

而度達到極致,在對敵時便是有如神助,敵手辨別不出你的身影,自然無法對你出手,而你卻是可以見機雷霆出手,迅速將敵手擊敗。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句話,的確是永恆不變的真理!

突然,星使變幻不窮的身影陡然出現在天狼君者的身後,雙掌如同大星砸落,看似緩緩的推出,實則卻是攜帶著萬鈞之力急速的推出,度達到極致之後,卻是會產生慢鏡頭的效果。

幽藍色的火焰瞬間在星使掌心升騰起來,猛地印上了天狼君者和另一位君者的後背。

場上響起了一陣驚呼聲,兩位君者猝不及防,背後硬生生的承受住了星使一掌,一股大力從掌上傳出,身形都是猛然向前撲去。

「噗噗!」

兩位君者都是吐出一口鮮血,而後兩顆腦袋猛地栽進地上,生生的砸出兩個大坑,端的是一個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看到兩位君者慘敗,黑岩學院眾人臉上都是火辣辣的疼,像是被狠狠地打臉一般。

而江天學院卻是一派歡欣鼓舞的景象,看到使者大人雷霆出手,解決掉敵手,許多學員內心都是頗為激動。

不同於他人心中僅僅只是激動,陸哲心中更多的是火熱之色。

看著三位使者大人的強大實力,一拳一掌,天地都要變色,風雲都要為之捲動,自己一人便是能夠代表著整個學院出手。

那等實力,那等榮耀,承載著榮光,同樣享受著萬眾矚目的目光!

看著三處風捲雲動的戰場,陸哲心裡問自己,何時,自己能夠參與到這種事件中,而非只是一個旁觀者,只能在路邊為他人而鼓掌。

總有一天,我要成為故事的主角!

陸哲心中吶喊,看著這種激烈的戰鬥,心頭劇烈碰撞,萬千思緒涌動。

而隨著星使的勝利,那劍使也是一聲長嘯,整個人猛地騰空而起,像是化作了飛鳥一般,閃到了高空之中。

到了天地玄境這種境界,已經是能夠御空飛行了。

只見劍使立身於半空之上,雙目如同兩柄利劍,透射出懾人寒光,目光所到之處,彷彿是要將人生生割裂。

看著那道如劍般犀利的目光,陸哲心中毫不懷疑,劍道大成者,一個目光便可殺敵,劍意便可割裂空氣,滅人肉身,乃至靈魂,這,並非不可能。

劍使凜冽的目光迸射而出,整個人卻是猛地俯衝而下,一身黑衣隨風舞動,衣衫更是被風給鼓脹起來,如同一隻黑翼鯤鵬。

感受到劍使身上磅礴的劍氣凝聚,下方那兩位君者也是不敢有任何藏拙,兩個人聯手催動體內靈力,雙手結印,一道玄奧的陣法在空氣中突兀的出現,並且不斷地增大,擋在了兩位君者的身前。

陣法發光,形成了一道漆黑色的護盾,繁奧的陣法符文繚繞其上,雄渾的氣勢傳開,兩位君者感受到空氣中那霸道的劍意,眉毛都都是糾在了一起,一咬舌尖,兩道精血射入黑色護盾之中。

「大地之盾!」

兩道精血融入,黑色護盾像是得到了巨大的補充一樣,陡然間變大了幾分,一股如大地般厚重的波動傳開。

劍使眼神瞥過那黑色護盾,嘴角劃過一絲輕蔑的笑容,右手緩緩地伸出,同時一股玄奧的力量從他右上上傳出,使得他整隻右臂都是發出瑩瑩的光輝,彩色流光浮動,一柄**巨劍出現在了他的右手之上。

和先前同樣的是,這**巨劍,仍舊只是劍氣凝聚而成,劍使就是如此霸道,說是不用劍便是不用劍,僅僅是用體內劍氣對敵。因為在他看來,這兩位君者,不配他出劍。

他的劍,要麼不出,一出,便是以血止戈!

右手緊握彩色巨劍,劍使身形下墜速度又是再度增快了幾分,如同鯤鵬扶搖而下。

「劍氣破萬敵!」

劍使口中大喝,彩色巨劍攜帶著無窮威勢便是劈上了那大地之盾,瞬間,一聲巨響傳來,響徹這片天宇。

眾人都是屏住了呼吸,想要看出這一場驚天對決的結果如何。

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乓!」

下一刻,只見那黑色護盾上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縫,在眾人的注視下,而後蔓延開來,最終砰然破碎,淪為一陣光雨,湮滅在空氣中。

在護盾破滅的剎那,**巨劍上的劍氣也是如同潮水般湧出,鋪天蓋地般的朝著兩位君者涌去。

劍使額前的長發被劍氣所形成的氣浪吹得亂舞,但看上去卻別有一番氣質,許多女學員更是連連驚呼,顯然是被劍使此時的風姿所打動。

隨著劍使起身收劍,那兩道君者的身影也是如同斷線風箏一般,渾身遍布著血跡向遠處飛去,而後狠狠地砸落在地。

至此,六大君者慘敗!

江天學院和黑岩學院的第一場交鋒,江天完勝!

看著如此結局,黑岩學院中氣氛異常的壓抑,這種結果讓他們難以接受,在自己的家門前被人狠狠打臉,這種感覺的確是極其的丟臉。

而江天學院人群中卻是爆發出一陣陣的驚呼聲,顯然是極其的興奮。

正當星使、劍使、靈使三人準備起身走回江天學院陣營中時,那原本寂靜無常的九天之上卻是響起了一道驚雷。

眾人的眼神瞬間是向上望去。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那九天之上的談話才是決定著這場博弈的最終會勝利。

與之相比,地面上這種打鬥只能算是小打小鬧。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那九天之上也是出現了兩道聲影,

一道聲影,一身黑紗隨風舞動,宛若黑岩蔽日。

另一道身影,一身白袍傲然而立,如同江邊明月,照耀四方。

下方的人們眼神都是宛若獃滯住一般,死死地盯住天上。

陸哲眼中神色變幻,他在期待,期待九天之上傳來的一句話。

那一句話,足以驚天聖!

(ps:嘿嘿,我又來了。大家來猜猜這句話是啥,這場黑岩之行又會如何收尾結局。嘎嘎,喜歡就順手收藏一下唄。謝謝啦、)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秦落圖和清幽的身影傲立於九天之上,俯視著下方眾人,如同執掌人間的天神。

下方不管是黑岩學院所屬,還是江天學院眾人,望著天上那兩道身影,眼神中都是充滿了火熱之色。

他們也想有一天可以像秦落圖和清幽一般,成為跺一跺腳,天聖州這片大地都要震上一番的絕世強者。

秦落圖立在空中,眼神掃視下方,目光中露出一股威色,一股威壓釋放開來,籠罩了這片天宇。

就算是隔著如此之遠的距離,陸哲他們也是感受到了那股如同山嶽般的重壓,可見秦落圖實力之強大。

「我已經與黑岩學院院長清幽道人協商好了。關於此次江天學院新生學員被劫掠一事,既往不咎。」

秦落圖臉上劃過一絲黯然的神色,顯然做出這番決定也是迫不得已。

話語很輕,下方卻依舊聽得清晰。

江天學院眾人,上至三位導師,下至學員,對於秦落圖所說的話都是感到驚顫不已,顯然對這結果有些難以接受。

如此多人興師動眾的來到黑岩學院,心中無不是熱血激昂的想要討一個公道,可是沒想到最後落得這樣一個答案。

就像是小孩被狗咬了一口,然後回家父親拿了跟棍子帶著他,來勢洶洶的要來打狗報仇,好不容易找到了狗,卻因為狗的主人而向狗妥協悻悻而走。

天狼君者等人狼狽的走回到了黑岩學院陣營當中,本來心中還滿是憤怒與怨恨,在聽到秦落圖說既往不咎時,剎那間心中湧上了一抹**的快樂感。

他們冷著臉向星使他們所處的位置望去,發出了令人厭惡的笑聲,彷彿是在在說「你們打的過我們又如何,到頭來還不是要要向我們妥協。」

星使等人臉上依舊是古井無波,布滿著平淡的表情,迎風而立的站著,對天狼君者不作理會。

陸哲心中也是極為的詫異,雖然他早就覺得此行會有諸多不順,但是他沒有想到秦落圖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可若是江天學院退讓,那麼自己的目的可就會難以達到了。

想到這裡,陸哲的眉毛都是糾到了一起,手中拳頭緊攥,目光瞥向黑岩學院,似乎是想要從茫茫人海中尋出一道身影出來。

然而,掃視一番后,他眼裡也是閃過一絲失望。

突然間,九天之上的秦落圖再度開口,聲音無形中卻是增強了幾分。

「而作為讓我們退讓的條件,便是我們玉落先祖和黑岩學院創始人清羽道人的那個約定就此廢除。以後,黑岩學院如若再犯我江天,那麼我們江天學院絕不再姑息,必當雷霆出手,揚我江天之威!」

秦落圖的語勢逐級增強,響亮的聲音在這片空間內激蕩迴旋。

陸哲聽到秦落圖這般宣佈道,心中那一絲疑惑終於是解開,難怪江天學院會做出這般退讓,原來是和黑岩學院約定好千年前那個約定就此作廢。

這樣的商定,對於江天學院來說,不能說佔了好處,但也是落了個公平。

畢竟那麼一個約定就如同是一道黑岩學院的護身符一般,江天學院會受到許多的限制。

對於新生學員被劫掠的親身經歷者,陸哲此時腦海里一片空靈,從那個千年前的約定開始,再到那一次的劫掠事件,再到如今的這般商定結果。

一個個疑團在陸哲心中不斷地盤旋,讓得他心中疑惑,他覺得這其中定然是有著諸多大秘。

玉落先祖為何會和那清幽道人做出這般約定,實力甄至玉落先祖那等境界,會做出這般匪夷所思的約定著實令人費解。這是其一。

而且,就是這麼一個約定而已,江天學院為何要遵守千年,而從不敢違背,如果只用江天學院講信義來解釋,那這個理由未免有些牽強。這是其二。

再者,黑岩學院雖然千年來和江天學院摩擦不斷,但也是沒有發生過劫掠學員這種事情來,這一次黑岩學院為何會一反常態,冒大不韙也要劫掠新生學員。這是其三。

而最後一點,便是黑岩學院為何會為了這一批新生學員卻是將等同是自己一張護身符一般的約定給廢棄。

種種疑點,卻是在陸哲心頭整齊的排列著。陸哲腦海里急速的運轉,整個人像是置身於層層迷霧當中一樣,看不清眼前景物,忽的眼前閃過一絲光亮,立即出手向將其抓在手中,卻落了個空。

苦思無果后,陸哲也是放棄思索,不過他相信,這種種謎團的真相,遲早有一天會付出浮出水面。

就算真相自己不出現,那麼自己也是要將起揪出來,將其大白人間。

「咻」

九天之上的兩道身影也是陡然間向地面下墜,瞬間便是落到了這大地之上。

秦落圖站立在江天學院眾人身前,看著眼前這種局面,他心中也是頗為的無奈,這樣的結果已經是他據理力爭,所爭取的最好的答覆了。

別人不知道,但是他卻是知道,在這一次的博弈過程中,江天學院是處於何種的被動境地,而這些,卻不能夠讓這些學員導師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