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綉向錦衣少年迎去,每走一步,身上的氣勢便攀升一分,到了後來,赫然是金丹初期的實力!

這一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慘白起來。

「殺我?就憑你也配!」趙綉看著錦衣少年,嘴角浮起一絲笑意。

隨後,他身前數十條火龍咆哮而去,剎那間,天地在這一刻好似被烈焰焚滅。

烈焰縱橫,焚盡蒼穹!

轟!的一下,一條火龍正中錦衣少年胸口,將他打的倒飛而去。

所有山頭上的人,都沉默下來,隨後引起一片震動。

那咆哮而出的火龍,彷彿從天而降,帶起那滔天的烈焰幾乎將眾人的心臟灼燒殆盡。

錦衣少年的身軀如同一塊破布,飄落在地。

眾人抬眼看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之前攜著無敵之姿的天才,此時好似全身被烤焦了一般,模樣凄慘。

此處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後續也有一些實力不錯的少年趕了過來。

他們才見到錦衣少年的慘相,便露出驚恐之色,這些人在幻境中廝殺了半天,能脫穎而出自然不是易於之輩。

可沒有人能在對敵時,給對方造成如此慘重的傷勢。

山頭上的少年,個個神情獃滯,他們比山下之人心中更為驚懼。

只一招,就將金丹初期修為的高手打的重傷垂死,這是何等的威勢才能做到。

「殺我?」趙綉甩了甩手,目光冷厲的看向四周。

他的目標從來不是這些少年,而是那群截殺者。

遠處,幾個頭戴兜里,用秘技縮小身軀的男子露出複雜的神色。

在幻境中,他們的修為被壓制在融神境以下,對上那個少年,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原本這些人以為自己經驗豐富,對付一個少年不過是信手拈來的事,但現在看來,情況不容樂觀。

這哪裡是個少年,簡直就是一頭惡鬼!

「怪不得他能重傷夫人的孩子,果然有些門道。」其中一個兜帽男子聲音嘶啞的說道。

「哼,那又如何!」

「既然夫人要殺他,此人就必須死!」

說話間,此人一步一步向趙綉走去,這一刻他不再隱藏自己的身形,而四周的少年感受到這強大的力量,紛紛露出驚訝之色。

難道這幻境中還有金丹期的高手?

就在眾人詫異之際,那兜帽男子一掌打出,漫天煞氣席捲而去,遮天蔽日! 「這是什麼人,怎麼如此強悍?」

一時間,在場的少年都露出驚愕之色,這幻境中何時出現這麼多高手?區區一個錦衣公子已經讓他們感受到無盡的壓力,後來又冒出個更為驚艷的趙綉。

現如今,隨隨便便出來一個人,就能造成如此威勢,眾人只覺得毛骨悚然。

「這七脈果然不好進啊!」人群中,有人嘆了口氣道。

面對如此多的高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重傷淘汰,早知如此,還佔據山頭幹什麼,不如找個地方躲起來!

有這種想法的不在少數,就在這時,又一道強悍的力量瞬間爆發。

寒風呼嘯,漫天陰寒之氣向趙綉瀰漫而來。

只見一個面容怪異的男子冷笑著走來,他每走一步,四周的空氣彷彿並凍結一般,令在場的眾少年瑟瑟發抖。

「小子,你確實天賦出眾,怪只怪你動了不該動的人!」

先前出手的兜帽男子臉上閃過猙獰之色,在眾人驚撼的目光中,他那一掌如同烏雲遮日,好似泰山壓頂,向趙綉壓來!

「你若是自裁,我還能讓你死的體面一點。」

「不然的話,今日我就廢你修為,落到夫人手裡,只怕你生死都由不得自己!」

說話間,兜帽男子已經臨身。

趙綉神情漠然的看了過去,這些人果然怪異,出招陰毒,每一招每一勢都透著陰寒之力。

「既然你想負隅頑抗,那就休怪我們無情了。」

另一邊,面容怪異的男子眼中閃過濃烈的殺機。

相比起兜帽男,他嗜殺成性,每每動手,都剋制不住內心的殺意。

「小子,你的確很有天賦,小小年紀就能突破金丹期,著實難得。」

「而且實力之強,世所罕見,夫人的孩子雖然不爭氣,但修為不弱,卻被你挑斷四肢。」

「你很強,可惜以你的眼界,不明白這世上還有你惹不起的存在!」

「以至於你如此狂妄,死到臨頭還想反抗!」

「今日,老夫就告訴你,這天究竟有多高!」

他每喝一聲,四周空氣便一陣波動,眾人只覺得這聲音震耳欲聾,修為弱的當場就跪了下去,雙手抱頭,伏地不起!

山頭上,一些天才少年咬著牙,硬扛這聲勢,卻也臉色慘白。

這幻境中,也有其他實力派來的潛入者,只是他們的實力和這些人相比,簡直雲泥之別,此時躲在暗處,哪敢冒頭。

七脈進入幻境的弟子,感受到此處的靈力波動,頓時臉色一變,急速沖了過來。

「還不給我跪下!」怪異男子操縱陰寒之力,他聲若洪鐘。

只是趙綉始終冷漠的站在那,不為所動,這讓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轟!的一聲。

兜帽男子一掌打在趙綉身上,這一掌封禁虛空,引得群山一陣晃動。

蘊含著無盡煞氣的一掌,令方圓十丈之都被這陰煞之氣籠罩。

「完了,那小子怕是凶多吉少了!」

「誰讓他那麼囂張,現在被這群潛入者拿下,也讓我們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山頭上,還在咬牙支撐的天才少年們神色各異,既有憂慮的,也有驚恐的,但更多的還是按耐不住內心的喜悅。

趙綉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相比起那群截殺者,他們更希望趙綉重傷或者身死,這樣不僅少了一個競爭者,還能引起七脈各長老的重視。

提前結束這場考核!

這幻境中有太多的未知事物,即便這些人都是天才,也不願再待下去了。

就在他們以為,趙綉會在那一掌下形神俱滅之時,一道煞氣衝天而起。

龍吟聲響徹山谷,竟將怪異男子的聲音壓制下去,而這滔天的煞氣竟然絞殺兜帽男身上的陰煞之力。

這一刻,整個幻境都為之一顫。

趙綉左手拔劍,一劍刺出,速度快如鬼魅。

兜帽男子露出駭然之色,他的宗門雖然隱世,但實力強大,使劍高手強者不計其數。

但從未有人能刺出如此凌厲的一劍。

這劍法簡直快到了極致,鋒銳的劍芒撕裂空氣,虛空之中,無盡的血光瀰漫而出。

兜帽男子正驚撼間,長劍已然刺穿他的咽喉。

https://tw.95zongcai.com/zc/66125/ 「呃……」他不甘的看了眼趙綉,手掌無力的垂下,劍身上透著的煞氣,在這一刻將他生機絞殺殆盡。

趙綉手腕一翻,猶如雷霆之勢。

兜帽男子頭顱瞬間飛起!

怪異男子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眼中有了凝重之色,隨即獰笑起來。

「好!你敢殺他,今日我便不能饒你。」

「都給我動手!」

隨著他這一聲大喝,隱藏在暗處的潛入者都沖了過來,一瞬間,四周湧現無數強大的力量。

眾少年瑟瑟發抖的躲了起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幻境中竟藏著如此多的強者。

「我本還想饒你一命,現在看來……」怪異男子目光桀驁的看向趙綉,話還未說完,便覺得脖子傳來一陣劇痛。

趙綉長劍橫掃,擋下四周潛入者的攻擊,他身形一動,瞬間出現在怪異男子身前。

凌空一爪,向他脖子抓去。

這一爪陰毒鬼狠,比快劍更令人心悸。

怪異男子還未反應過來,咽喉就如同被五道利刃劃過,鮮血淋漓!

這還是他肉體強悍,否則單憑這一爪,足以將他整個腦袋撕下!

趙綉蹂身而上,根本不給他後撤的機會,逆鱗一出,剎那間,虛空之中如同無數厲鬼哀嚎,瞬間抓出數十爪。

每一爪都透著森然鬼氣,將詭異男子的身軀撕的粉碎。

四周剛衝上來的潛入者,目瞪口呆的看了過來,這怪異男子嗜殺成性,實力不俗,在他們中也算出類拔萃的人物。

可在這少年面前,竟然連幾個回合都撐不下去,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變成一堆碎肉。

「都怪這幻境壓制我們的修為!」其中一個潛入者怒吼一聲,「大夥一起上,別給他各個擊破的機會!」

眾少年看著眼前這一幕,個個神情獃滯,他們早已麻木,這種事,就連他們父輩都未必能做到。 趙綉以雷霆之勢連殺數人,令在場的潛入者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正當他們準備全力出手時,遠處幾道強悍的力量凌空而至。

眾潛入者臉色一變,意識到他們的出手已引來七脈的注意。

「快殺了他!」其中一人臉色猙獰的看向趙綉,右手一揮,彷彿撕裂虛空般的力量出現在他頭頂,聚成一團黑氣,壓了過去。

一眾少年早已躲藏起來,這種級別的紛爭,完全不是他們能插手的。

「你們要殺他,可不能牽扯到我們!」其中一個七脈長老的嫡孫眉頭一跳,怒喝一聲。

他見這方幻境的力量越來越強,生怕這些人剋制不了自身的力量,牽扯到自己

潛入者彷彿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眼中閃過凜冽的殺意。

即使隔著幾丈遠,眾人也能感到這濃烈的殺氣。

「快跑!」某個天才少年臉色一變,這些潛入者已經殺紅了眼,他們為了擊殺趙綉,難保不會使出邪異的功法,波及到自己。

一眾少年頓時反應過來,四散而逃。

剩下的潛入者,向趙綉衝殺而來,他們已經來不及多想,其中一人一刀斬出,無盡的幽冥死氣瀰漫而出。

他身處幻境之中,修為雖然被壓制,但實力強悍,功法邪異,自信能斬殺那個少年。

七脈的弟子感受到此處的靈力波動,不由得臉色一變,紛紛向這邊衝來。

就在這時,趙綉眼中閃過耀眼的火焰。

全身氣勢徒然攀升,身後浮現萬丈金茫,一座金色的宮殿化形而出。

頓時,四周的靈力彷彿被這強大的力量排斥一空,就連這方幻境都不由得震顫起來。

下一刻,數十條火龍咆哮而出,一道火光衝天而起,將幻境上方燒的一片赤紅。

至尊臨凡,帝臨九霄!

趙綉目光平淡,眼中無悲無喜,面對眾多潛入者的圍攻,他表現的十分淡然。

在這方天地中,這些人的修為都壓制在融神境以下。

融神境的強者他尚且不懼,又何況這些被壓制了修為的廢物?

眾多潛入者臉色大變,當先那抽刀而出之人更是向後疾退,只可惜,在萬丈金茫之下,他的後撤的速度慢到極點。

幾乎才後退幾步,便被席捲而至的烈焰吞噬,連一聲慘叫都未及發出,當場化為飛灰。

剩下的潛入者看的目眥欲裂,他們雖然驚怒,但心中更多的卻是恐懼。

他們宗門雖然強大,但隱世這麼多年,培養一個融神境強者著實不易。

更何況使刀這人的修為,已經踏入融神境後期,即將突破化神境,不想卻在這幻境中隕落,讓他們怎能不憤恨。

但此時由不得他們退縮,若不能趁此機會斬殺趙綉,回到宗門,他們一樣會受到重罰。

「你還要留手嗎?」其中一個潛入者對身後陰影處怒吼一聲。

隨後,一聲悠長的嘆息傳來,這聲音雖然不大,卻令趙綉驀地心悸起來。

遠處逃竄的眾多少年,只覺得心頭一震,腳步一軟,甚至有不少人當場跪了下去。

只是一聲嘆息,便有如此威視。

潛藏暗處之人,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剩下的幾個潛入者臉上露出喜色,只要那人願意出手,不怕斬殺不了這少年。

一瞬間,各種陰狠的招數向趙綉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