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跟着五六十號人,橫擺在明月外邊的一條街上。多數是混混,這時還悠然的抽着煙。

這是黃德所能調動的最大勢力。本不是如此,卻是近日自己表哥野狼的動作和行爲詭異。不讓自己干涉,還下了通碟。

其實,近日不僅他們野狼幫如此,老虎幫那邊的刀疤並不顯得輕鬆。同樣的,瘋子幫也是壓力山大。趙宗南做了甩手掌櫃,不過高智商的李飛,終於發揮了他的實力。不得不說,這應變能力的確是有一套的。

“黃德,至於嗎?這麼多兄弟,就是把他捻成肉餅也夠了!”一個染着橘紅色的混混說道。

他們本來就是野狼幫的人,也知道眼前這人是自家老大的表弟。不過,他們還是不屑。因爲,他黃德的能耐還不夠看。

“哼!菊三,你太低估那小子了。”同樣的,他也是不屑。

平日裏兩人就不對頭。一個是野狼的表弟,一個是野狼的貼身助手。兩人互相不屑。黃德也是認可他的能力,不然也不會忍着討厭去奉承他了。

“傢伙帶了?”黃德問道。

“在明月裏動火,真不知道你還有沒有腦子?”菊三別過頭,是嘲諷。

一個識趣的小弟走過來,對着黃德解釋道:“德少,你應該知道明月是天海有名的學院了,如果發生槍械。不說我們,怕是野狼幫也要遭殃的。”

黃德聽着點頭,而菊三則是一邊冷哼。這種常識都不知道,也虧得他是野狼的表弟!

而前者忍着,卻是怒。這種事,郭子明竟然沒告訴他。其實,他也不知道,畢竟他又不是混這條道上的。

“走吧!”黃德看了看時間,說道。

即使菊三萬分不願,還是忍着。因爲這是關鍵時期,關乎到整個野狼幫能否在天海獨佔鰲頭的機會。

一羣人掐滅菸頭,跟着過去了……

比賽激烈的進行着!

先前,明珠略勝二中一籌。不過,和一中的對決可不簡單!

對方,一個主力堪稱全能。上籃,投籃不說。這體力也好的要命。

而所謂,明珠主力的郭子明。根本毫無鬥志,滿腦子想的幾乎算是對付陳飛羽和趙宗南的妙招。

這會兒,比分拉開16分。一時間歡呼一大片,他們看好的更多是一中。這意味着,明珠將會失去與明月爭雄的機會。

剛喝水的趙宗南,差點噴出來。這個郭子明搞啥名堂?都這會兒了,還發呆空望。

“喂,趙宗南,我們就快輸了!”坐在他身邊的陳茜焦急的說道。

“對啊!”

“還發什麼呆啊?別忘了,輸了的話,就沒門了!”陳茜接着催促道。

此語一出,趙宗南馬上就像打了雞血似的。身體一下沸騰了。

“小三子,你到底行不行啊?這場我頂替你。”說完,便要求裁判暫停換人。

郭子明還愁怎麼開脫去呢。這會兒,機會就來了。雖然對趙宗南叫自己的名稱,有些憤怒。不過,這時有的卻是高興。

等會自己就能對付那個人了……

(學習壓力大,說好的是每天一章的,不過昨天 書友241365990 一次性投100張貴賓票,爲感謝加更一章。) 可說,王誠是明月中的黑馬。也是王牌,幾乎下半場都是他的出現,力挽狂瀾。

此刻的他,如一方君王。蹲坐一旁,四周球員都圍坐着,當然心高氣傲的郭子風也在。

他看着場上的趙宗南,眼中有些期待。這個從小和自己爭鬥的死敵,到底有什麼本事?

“誠少,我有事出去一下。”郭子風說道。

這低聲下氣如狗腿子無疑。後者擺擺手,他纔敢離去。

因爲,自己的堂哥,也就是郭子明給了自己暗號。也知道,那個計劃開始了。

“子風,你來了。”

郭子明已經等的久了。這時,他已經換好了衣服。

“嗯,堂哥要行動了嗎?”他問道。臉上的興奮之色,毋庸置疑的表現了他的內心。

郭子明點頭。道:“子風,那個黃德你也認識。這會兒,我還有事要辦。這裏就交給你了,記得下手要狠,不留痕跡。”

郭子風雖然疑惑,還是點頭。自己也準備了許久,何況還有龔叔在。這讓自己底氣十足。

……

幾乎,幾番人馬。都在打陳飛羽的主意。

同一時間,非洲!

**軍和反**軍的交戰剛剛結束。地上還殘留着屍骸,陳列着殘肢斷臂。那邊的煙火還在瀰漫,樣子嚇人!

這是一個男子,腳底下踩着某個屍體的臉。可以看出,這是剛死的。鮮血還滾燙滾燙的,空氣中還是能聞到血腥味。

他不同的是,身上的風衣不染一塵。沒有沾到半點血跡。最顯目的是,他胸口處的一片楓葉,紅的似火。

“老大,又有新任務了。”一個身着一樣服飾的男人說道。

他點了點頭。“是影子嗎?”

他是紅葉的牙。被他鎖定的人,無不被撕裂。是傭兵界的噩夢!然而,成就如他,還是曾有一敗,他是傭兵界的新人,影子,人稱:暗影無歸!

胸口處十釐米的疤痕,不曾讓他忘記。這是動力,他要用他的血,抹平胸口的傷疤。

想着如此,身體一熱。戰意滔天!

而他們踩在腳下的則是傭兵界內排行第十的傭兵團,這個戰績輝煌的兵團,滅亡的時間也不過區區一個月。

皆成刀下之魂。

華夏!

這是一艘豪華遊輪。近處宛若一座城池,簡直不下於的航母。它叫——華榮號!取自華夏繁榮之意。

裏面富麗堂皇的裝飾,絕對會讓人咋舌。風格酷似歐洲王宮。可以說是娛樂之城。

底層是最大的賭場,天海高層卻並沒有查封,因爲,這個賭場一年的稅收能佔天海經濟的百分之五,成績可謂嚇人。治安也算是天海最好的人因爲天海最大的組織——青幫。每年會抽半層的收入。

上層是格雅的餐廳,更上層的是豪華套房。能住的無不是商界大亨。或是身居高位的上層人物。

“沒想到,你大刀疤還會選這華榮號上跟我商討大事。只能說有品位!”說話的年輕人是野狼,高腳杯裝着的紅酒輕輕上舉,示意敬酒。

迴應他的自是刀疤。難得的換了一身白色的西裝,不過眉目下的刀疤還是不適合他的這身打扮。

“你不覺得我們兩個合作會比那個宋老虎要好嗎?”他開口說道。“這天海只能容我你二人踩在上頭。”

“呵呵,死嗎?不會我野狼也是下一個宋老虎吧?”野狼翹起的二郎腿。笑着說道。

“這當然不會,你我都是幹大事的人。”刀疤連忙搖頭。

“合作?也不是不行。我要這東街至南邊的全部地盤。”

因爲,他的勢力偏北,至於南邊的瘋子幫。他們獨佔鰲頭,不肯退讓,自己早就覬覦那塊寶地了。只是沒機會而已!

刀疤蹙了蹙眉。野狼這是要獅子大開口啊!誰不知道這兩塊地盤肉最多。這會兒,全給你,連湯都沒得喝了。

“呵呵,這個可以商量。”刀疤苦笑着說道。

“這事沒得商量,不然免談,這我倒不介意和南瘋子合作。畢竟道上對處理叛徒可不是一般的狠。”野狼笑呵呵的說道。

明眼人一聽便知這是威脅。這讓刀疤很憤怒,甚至心中動了殺意。即使如此,他還是笑臉相迎。混這條道上的,不因喜於顏色。外敷裹而藏之,方爲爐火純青。

“好說,不過這胃口,可得有必要的實力!”笑臉依舊不變。似乎是提點,讓他不要自不量力。

聽到如此,野狼笑了。道:“這就不必你擔心了。”

不僅僅只有你有後臺,早到如此他豈能不做準備。不然在這風雨欲摧的氣候裏,他們也只能充當陪襯。

“那好,咱們拭目以待吧!”刀疤笑着,沒有掩去那份陰冷。這可以算是赤.裸裸的挑釁。

“呵呵,當然,這過後我倒不介意送你進黃浦江底,反正宋老虎也閒的寂寞。”

兩人各懷鬼胎,這合作也不過是暫時性的,看樣子這趟水不僅濁了,而且還深了!

另一邊的明月也不是?

可說這場上幾乎是趙宗南一個人的奮戰,平日身手就不錯,爆發力驚人。幾乎沒有一個人能擋住他的強攻。

奈何如此,比分還是相差6分。而時間不過五分鐘了。這是關乎明珠臉面的一戰。

“呵呵,這個趙宗南的身手似乎不錯。”王誠笑着說道。死對頭三年不見了,變化的多了去了。

一旁的陳茜可說緊張到了極點。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急的竟然跺腳。

“這怎麼回事啊?一中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她喃喃而語。

“嫂子,你看着吧。宗南哥可不是隻有這點本事。”身邊的一位球員說道。

自從趙宗南進了籃球隊,那混的風生水起。和誰都能套近乎,平日裏吹噓自己的女朋友陳茜,要知道陳曦雖然不如林涵名氣大,好歹也是校花級別了。

“你,剛纔說什麼了?”誰知陳茜聽到“嫂子”二字,立馬暴走,用着吃人的目光看着他。

頓時,他冷汗直流,感情宗南哥根本就沒有搞定這朵嬌花啊!

趕忙改口:“茜姐,我錯了。宗南哥怎麼能配得上你呢?我看就是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而已!”

這話要是讓趙宗南聽了,保準會賞他幾個肉餅。 最後三分鐘!

幾乎每個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裏,僅僅兩分之差。 霸情總裁宅女妻 只要一個球就能拉平分數。

這會兒佔着優勢的一中球員,竟然打算耍賴死死的纏着。

“想犯規拖延?”

“哼,彼此彼此。”

“我可不想和你們打平手。”

“你覺得你們還有機會?”

運球的同時,趙宗南一邊和對方隊長說着。

突然他一笑。

“這可不一定。”

隨後詭異的轉身,突破防線。這招和陳飛羽分外相似。用起來也頗有幾分神韻。

“該死!”對方暗罵一聲。

不曾想到疏忽了,竟被他輕易上籃。不過這奔跑的爆發力,還不是一般的強!

得分!雙方打平。

還僅有的一分鐘,再次看的大家膛目結舌。只看趙宗南,在三分線外場處,擡手投籃,沒有任何猶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