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裡靜了好一會,騰曳哼了一聲轉頭搶過手機,不忘指責她:「脾氣太壞了。」

醉離渦直接轉頭看向窗外。

連五官都不讓看了,騰曳默了默,氣呼呼補充:「我說我,你轉回來。」

等了幾秒,騰曳瞪著依舊留給他的後腦勺,咬牙切齒地繼續開車。

看著窗外的醉離渦清眸里劃過一絲淡笑,櫻花色的粉唇輕輕上揚。 張碩簡單明了的話中就決定了這些人的生死,貂蟬出馬再加上白皇后的輔助,一切科技手段以及武力都很難對貂蟬造成威脅,畢竟貂蟬的能力在群殺上可是非常厲害的。

貂蟬接了任務,馬上按照白皇后提供的信息出動了,貂蟬第一次做這樣的任務,不過在末日世界中廝殺了這麼久,貂蟬自然也不可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所以這些事情對她來說還是很輕鬆的。

數天之後,貂蟬回來了,完美的完成了任務,以著九尾狐的香氣迷暈對方以及保護他的人,然後幹掉對方后離開,期間白皇后輔助消除了一切證據,可以說就算有人想查都查不出是誰幹的。

當然,並不是沒有人不知道,只是知道的人不會因為這個理由去對張碩出手而已,張碩能夠做這種事情,他們也都知道是對方先招惹的張碩。

在貂蟬殺了一些雞來嚇一群猴子后,張碩此刻正在同王語嫣一起研究著北冥神功。

幾個月的末日狩獵,王語嫣自然已經將北冥神功入門了,以著王語嫣的悟性,參透北冥神功絕對是小意思。

而王語嫣在武學方面的天賦一樣不差,只是以前沒有修鍊武功的想法而已,現在張碩要她好好修鍊,王語嫣自然是一點都不敢怠慢的。

在修鍊之餘,王語嫣也在解析著T病毒以及G病毒,這兩種病毒現在就是王語嫣研究的新對象。

T病毒用以強化,G病毒用來製造生化士兵,不過王語嫣的3級異能只能解析兩種病毒的情況,想要加以利用還需要時間進行研發。

「語嫣,先升級到4級看看,應該會對你有幫助,然後我們在研究研究北冥神功的修鍊。」張碩帶著60來枚4級晶石過來了,這是張碩最後探索葉落市階段收集來的。

60來枚就花去了張碩一兩個月的時間,黑市中的市級傳送陣早更新得沒影了,到現在都沒有再次出現,不過就算是再度出現,張碩一樣買不起。

王語嫣點點頭,拿著已經清洗過的4級進化晶石開始服用,3.級到4級的分水嶺很快就展現出了它的效果,王語嫣用了至少30枚才進入4級,僅次於張碩而已,但比起張寧等人卻是強太多了。

「少爺,4級異能多了一個分析。」王語嫣在了解了自己成為4級異能后高興的對張碩道。

沒有達到4級前,王語嫣的解析異能只能看清任何東西的本源,也就是說王語嫣能看懂,那麼就能看懂,如果看不懂,那麼就算是本源也不過是一堆字而已,哪怕看得懂這些字,但並不代表就能理解這些字組合在一塊的意思。

而4級異能延伸出來的分析,能夠讓王語嫣在異能使用中分析出事物的各種功能以及利用方式,哪怕分析中有失敗的可能,但卻是擁有了研究的路線,不至於連路都不知道該怎麼走。

「好,那麼T病毒和G病毒就交給你了,一切小心,這兩種病毒可是極其危險的東西,可不能有任何掉以輕心的想法。」張碩對著王語嫣說道。

將王語嫣培養成科學家,是張碩最滿意的事情,有了王語嫣加上白皇后的組合,完全可以將保護傘公司的技術利用起來。

而後就是北冥神功方面的事情了,王語嫣的北冥神功入門后,已經具備了吸取他人內力的能力,不過能不能吸走張碩體內的氣就不好說了,因為張碩修鍊的是太平要術,和內力還是有所差別的。

在蜂巢的一間密室里,王語嫣平時都是在這裡修鍊北冥神功,今天張碩和王語嫣在這裡開始嘗試北冥神功是否可以吸走張碩體內的氣。

「少爺,那麼我開始了。」王語嫣平靜了一下心境,然後對著張碩道。

「好的,開始吧。」張碩伸出了雙手道。

王語嫣坐在張碩對面,伸出雙手抵在了張碩的雙手上,而後開始運轉起北冥神功。

北冥神功強大的吸力發威,張碩感覺自己體內的氣出現了一絲牽動,不過牽動的幅度不大,因為本身就不是內力,被北冥神功牽動有些不對口。

不過隨著王語嫣運轉的北冥神功越來越快,張碩體內的氣終於是被完全引動了起來,源源不斷的被王語嫣吸了過來。

張碩感覺到體內的氣在快速流失,同時流失的不僅僅是體內的氣,還有自己的體力也在流失,北冥神功吸取他人內力所帶的副作用出現了,在吸收他人功力的同時,體力也會被吸走,哪怕被吸走的體力不會被對方吸收,但會讓被吸收功力的人在功力被吸走的時候出現一些虛弱現象。

張碩的氣數量是固定的,這是太平要術修鍊上的缺陷,但張碩在獲得北冥神功前天天都有抽出時間修鍊太平要術,所以就算氣的數量是固定的,但質量卻是一點都不差的。

張碩的體力流失,但並不會有太多的問題,頂多就像是百米衝刺後有些氣喘吁吁的情況而已,北冥神功是道家絕學,可不是什麼邪門武功。

而張碩沒有太多的問題,但王語嫣的問題就不小了,張碩的氣一進入體內,馬上就引起了極大的震動,讓王語嫣差點就走火入魔,張碩的氣太精純,讓王語嫣一時半會難以煉化,如果不是王語嫣對北冥神功的了解已經深入到讓人髮指的程度,恐怕早已經走火入魔了。

而現在王語嫣咬著牙堅持著,將張碩體內的氣全部吸出來后,已經進入了內定中全力消化掉張碩的氣,對外界發生的任何事情都已經無法在感知到了。

張碩喘著氣,正想問王語嫣怎麼樣了,看著王語嫣臉色忽紅忽白,咬著牙入定中,張碩就知道王語嫣此刻的情況有些問題了。

「看來我的氣還是不好煉化。」張碩馬上就想到了這點上,此刻王語嫣只能靠自己了,張碩是一點忙都幫不上,能夠做的就是靜靜的守在王語嫣身旁,為她加油鼓勁。

一天的時間悄然而過,王語嫣終於睜開了眼睛,看到了一臉緊張的盯著自己的張碩,心頭上滿滿的幸福。 典雅別緻的小區並不算偏僻卻一派寧靜,環境舒適宜人,周圍沒有流里流氣的行人,進進出出的都是打扮精緻整潔,這樣的小區通常都是白領的優先選擇。

對即將入住的小區,醉離渦是滿意的。

紅色跑車停在小區門口,帥氣十足的騰大少爺乖乖坐在駕駛座上,就是不知為何,俊臉上總透著淡淡的羞澀,深邃犀利的眼睛緊緊盯著倒後鏡里移動著拿行李的小身影。

下車前,醉離渦輕飄飄一句坐好,騰曳就真的聽話坐著不動。

被騰大少爺火暴脾氣狠狠摧殘過的眾人吐血,我們結過山盟海誓、拉鉤約好的少爺脾氣呢?

看到離渦的小身影逐漸走來,騰曳又笑了,笑得很是孩子氣,但閃耀得讓人目眩,又有點點羞澀。

騰曳手剛摸上車門還沒來得及開,就看到醉離渦已經站在他這邊車門的外面。

從跑車裡探出少許腦袋,眨了眨眼睛抬頭看著她,就聽到她說:「現在很晚了,你該回去了。」

瞬間,真的是瞬間,醉離渦看到騰曳愣了一下,然後那雙深邃漂亮的眼睛里迸出濃濃的怒火,濃眉豎了起來。

騰大少爺頓時感覺到自己被騙了:「你…」火大的要開門下車,他也要上去。

然而,醉離渦只是把手輕輕搭在車門和車身之間,騰曳就像卡殼一樣定住了。

那隻輕輕搭著的白嫩縴手絲毫沒有用力,可,他就是不敢開門。

騰曳兇巴巴地瞪著離渦,就是不敢動,薄唇抿得緊緊的,生氣的小男孩樣又出現了。

「你騙我」指責的語氣非常憤怒。

醉離渦徐徐地反問:「騙你什麼了?」

「你不讓我下車,我也要上去。」大聲指出,氣憤帶點害羞。

「說讓你下車、讓你上去了?」淡淡反問。

「沒說,但你默認了。」騰曳生氣地說。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醉離渦不急不緩反駁:「是默認讓你載回來,看來花花公子思維學得十足啊,讓載回來等同於進門,進門然後呢?」

離渦不著痕迹的疑惑他一晚上到底在羞澀什麼呢。

騰曳呆了呆,不近女色純潔的少爺被說成花花公子。

隨即巴巴看著車外的離渦用發誓一樣的認真澄清:「我沒有。」他絕對不是花花公子。

豪門纏婚:尤物小嬌妻 隨即暗暗磨牙心裡陰森:薛未宇。

曾經,某聚會上薛未宇侃侃而談:「聰明的男人要讀懂女人的某些暗示,例如讓你送回家就是暗示你可以進家門,然後…」露出了是男人都懂的一臉壞笑。

當時所有人聽了一笑而過,可…並不包括純潔乾淨的騰少爺啊,人少爺聽了以為是真理,所有這些年來除了他媽,就死活不肯送女人回家。

在騰少爺看來,開口讓他送的,全都是意圖佔有乾淨的騰少爺的女色狼。

多少年來想爬騰少爺床的女人,死活沒想到,夢想中的一夜情、夢想中的姻緣,全在薛未宇手裡斷的乾乾淨淨。

今晚因為一句話,被騰少爺灌得快不省人事的薛未宇打了個冷顫……

所以說,禍從口出,誠不欺我。 「少爺,我成功了,已經把你修鍊的氣全部煉化了。」王語嫣對著張碩道。

「是嗎?那就好。」

得到王語嫣肯定的回答,張碩也是鬆了一口氣,原本以為可能不會成功的煉化太平要術的氣,但最後還是成功了。

「少爺,北冥神功應該只能吸收武功的內力,太平要術只是個例外,我想應該是道門傳承,所以同出一源的情況下才會成功。」王語嫣對著張碩說道。

張碩忽悠別人自己所用的術法是陰陽家的術法,但其實太平要術是屬於道門的修鍊法門,而北冥神功也是逍遙子通過道門典籍領悟出來的武功,所以雖然有些不一樣,但其實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這樣就好,不往我白修鍊的那些氣。「張碩點頭道。

而後王語嫣想教導張碩修鍊北冥神功,不過卻是讓張碩拒絕了,王語嫣剛剛才煉化了太平要術的氣轉為北冥內力,是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一下的。

第二天,張碩和王語嫣再次回到靜室內,休息了一天的王語嫣恢復得相當的好,體內的北冥內力非常的渾厚,可見北冥神功在速成方面有多大的功效,只要有他人內力可以吸收,那麼成長絕對是非常輕鬆的事情。

當然,北冥神功也不是沒有缺陷,吸收他人功力必須是被吸收者的功力高於修鍊者,同時也不能太高,不然修鍊者會被撐死,而到了後期武功頂尖后,想要突破就非常困難了,因為已經沒有比自己武功高的人給自己吸了,而吸收武功比自己弱的人,那麼只會讓北冥內力變得更加混雜,就算在進行精鍊也是在浪費時間。

北冥神功是張碩的第一個目標,主要是在速成方面,之後張碩要修鍊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以及小無相功這兩門武功來提升自己。

逍遙子創出的這3本逍遙派秘籍皆是各有特點,以北冥神功入門快速成長,以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來增長壽命,讓武道之路能夠走得更遠,最後以小無相功來加強自己的內力,比同級高手更加厲害,更是能夠仿盡天下武學而青出於藍。

在王語嫣的教導下,張碩很輕鬆的將北冥神功入門,修鍊出了一絲北冥內力后,已經可以吞噬他人內力為己用了,不過眼前張碩沒有目標讓自己吞噬而已。

「要不在末日世界推銷武功,然後吞噬他們的內力?」張碩心中有了這麼一個想法。

這個想法一出來,很快就被張碩否決了,武功不是那麼好修鍊的,想要讓一群沒有修鍊過武功的人修鍊到比自己強,然後能夠讓自己吞噬他們的內力,顯然要花一段不少的時間,而有這個時間,自己完全可以修鍊北冥神功都不用吸收他人的了。

如果說忙的沒有時間修鍊?但也不能依賴到他人幫忙修鍊的程度,再加上武功難學,就算有王語嫣講課,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快速修鍊起來的,不然光有一本武功秘籍就能夠成為高手,那高手也太不值錢了。

「要是能夠前往一個武俠世界的話就好了。」張碩心中想道。

在成為2級位面交易者后,位面交易網為自己開啟了一道通往末日世界的傳送門,那麼到了3級異能者后呢?

想到這裡,張碩也就沒有那麼糾結了,不管會不會開啟一道通往武俠世界的傳送門,武功依舊還是要努力修鍊的。

張碩在蜂巢內修鍊了幾天,葉茜茜已經將超時空公司的第二款產品白皇後手機推銷了出去,有著超強的人工智慧程序,白皇後手機一下子獲得了無數人的推崇。

而白皇後手機的成功,也讓超時空科技公司一下子成為了寒江市的頂尖企業,自然也受到了不少同行的敵視,畢竟搶人飯碗的事情,自然是十分招人嫉恨的,特別是超時空科技公司吃獨食的發展,已經吸引了無數敵人。

當然,前段時間貂蟬殺了好幾隻雞,讓很多猴子都不敢輕舉妄動,哪怕沒有任何證據,但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猜測是超時空科技公司做的了,就是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而已。

「少爺,這裡有一份邀請函,是邀請你參加一場商業交流會的。」葉茜茜對張碩彙報道。

「商業邀請函?沒興趣,你自己處理就好了,如果有人敢刁難你,記下來然後讓貂蟬去解決。」張碩瞥了一眼后說道。

有那個時間,還不如用在修鍊上,張碩要儘快的恢復修為,然後前往末日世界進行發展,可沒有時間浪費在這些事情上。

如果是普通人,那麼這種對自己的企業有所幫助的交流會,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但張碩手中的科技明顯就不是普通人所擁有的,特別是張碩的實力足夠保證自己可以吃獨食,哪怕有人眼紅,他敢伸手張碩就敢剁手,敢伸腿張碩就敢剁腿。

葉茜茜自然也清楚這樣的交流會是個什麼情況,如果是末日世界時的葉氏集團,那也是不可避免的,不過葉氏集團實力強大也沒有人敢招惹,但超時空科技公司剛剛成立,雖然潛力無窮,但還沒有發展起來,葉茜茜知道去了這樣的交流會,少不說要面對很多貪婪的眼紅者了。

不過想想張碩的實力,葉茜茜也沒什麼可擔心的,不說自己有異能,就說手下還有保鏢,就算有人敢對自己動手,也得掂量掂量。

張碩繼續修鍊,儘快恢復實力,幾乎所有雜事都放在了一邊,全部交給了屬下去處理,完全是兩耳不聞窗外事。

而這一天,張碩正在修理北冥神功,白皇后突然開啟了靜室內的通訊提醒,讓張碩停止了練功。

「先生,葉總裁遭到了襲擊。」白皇后對著張碩彙報道。

「什麼?」張碩先是一愣,而後臉上出現了一絲怒容,居然有人敢動他的人,簡直就是活膩了。

「是什麼人?」張碩對著白皇后道。

「先生,我需要一點時間,還有林司令的電話,是否接通?」白皇后說道。 騰曳鬼鬼祟祟瞄了眼輕搭著車門車身的縴手,就想看看還搭著門不,能不能趁機開門。

瞄完后,整個人都耷拉了,就像焉了的花骨朵。

醉離渦還是平靜地看著他。

騰少爺惱羞成怒了:「不給進就不給進,小氣的女人。」哼了一聲氣嘟嘟地啟動車子。

醉離渦淺笑著退開兩步,紅色跑車疾馳而過。

站在原地的醉離渦眼裡笑意動人,拉著行李剛轉身,又聽到熟悉的車聲。

紅色超跑正以驚人的速度在倒車,足以看出駕駛人的車技究竟精湛到什麼地步。

車窗下降,又是騰大少爺那張生氣的帥臉。

「醉離渦,號碼,給我手機號碼。」騰曳大聲吼著,俊臉都吼得微微紅了。

醉離渦無奈只能念出號碼,等她手機響起某人才安靜下來。

突然,騰曳把頭伸出窗外扭頭看向後面,發怒罵道:「還不走,本少爺都得走了,你還想留到什麼時候?」

醉離渦這才發現,『今迷』的代駕車還停在原地,現在被罵了后,默默地,代駕車啟動開走了。

什麼叫遷怒,這就是。

騰曳對著醉離渦又哼了聲才開車走了,跟在前面的代駕車後面,竟也不超車,就那麼亦步亦趨跟著,好像學校里監督不聽話孩子的主任似的。

想到這裡,醉離渦無端失笑,心裡眼裡都在淡淡地發暖。指紋加數密進門,一百五十左右平方的房子一個人住有點過大,裝潢雅緻時尚,是她喜歡的歐洲開放式廚房,有個小小的吧台,許是元羽沁知道她偏向自己購買裝飾所以房子沒有任何傢具,空落落足夠大的空間任意發揮。

主卧倒是有張床和空調,估計考慮到今晚休息的問題。

因為沒有任何傢具的關係,所以醉離渦把行李箱隨地放,打開收拾出目前需要用的就拿著睡衣直接進了浴室。

沐浴過後吹乾頭髮出來,這會看到軟綿綿的大床終於顯露出一絲疲憊,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醉離渦淺淺的無奈,不用看也知道是誰。

撿起床上的手機果不其然,就是纏人的騰大少爺。

一接起就聽到噼里啪啦:

「醉離渦,明天我過來,一起吃早餐。」

「如果你起不來就到我公司睡,然後陪我上班。」

「中午帶你去吃韓國菜。」

「下午也陪我上班。」

「晚上我們去看電影…」

全是一堆明天的行程,還是給她安排的行程,醉離渦輕輕按了下眉心掀開被子躺上床。

真的。沒有出乎意料。

從她1歲那年兩家成為鄰居起直到她5歲全家移民瑞士,他都詭異地牢牢纏著她不放,帶著、牽著、抱著、還有…親著。

醉離渦聽著電話那端低沉磁性的嗓音,眼皮越來越重,漸漸迷糊了意識,手機掉在床上而不自知,手機恰好貼著臉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