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已經不言而喻了,清陽大師光是想想都覺得無比的激動,恨不得自己上去馬上親身體驗一番。

可是,還不等他向蘇白提問的時候,王天涯便搶聲問道:「蘇白,能不能讓清陽大師告訴我們神秘陣法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啊?」

蘇白顯得有些恍惚,可是被王天涯這麼一叫之後,立馬回過神來,道:「可以!」

緊接著,蘇白彷彿很忙一般,根本就在沒有空搭理外界的所有人了,而是心念一動,釋放出自己的靈氣,包裹住一大包靈水,再次重回神秘陣法的屏障之中。

看見這一幕,清陽大師嘴角一抽,在沒有得到蘇白的確認之前,他必須要在外界計算著時間,所以不能夠跟蘇白一起進去,只能嘆息一聲,將內心的期待和激動強行壓下。

而這時,王天涯又湊到清陽大師面前,嬉笑道:「現在可以告訴我們神秘陣法的秘密和厲害程度了吧?蘇白都同意了!」

清陽大師點了點頭,既然蘇白都同意了,他也就沒有任何顧慮了。 清陽大師清楚,既然蘇白都開口了,他就不能再繼續猶豫了,完全可以將神秘陣法的秘密和厲害之處告訴大家,而且現在清陽大師的內心可謂是急的冒火啊,他恨不得自己現在就進入神秘陣法製造出來的結界中去,感受一下結界的厲害之處,畢竟這座神秘陣法可是由他和蘇白一起合力建造的,他自然想要第一個體驗。

只不過,現在蘇白進去了,清陽大師就不能進去了,因為既然神秘陣法是跟時間有關的東西,那麼必須有一個人在外面計算時間,否則的話就不知道神秘陣法的效果到底如何了,所以清陽大師現在不能進去,只能在外面乾等著,等蘇白出來確定好時間知道神秘陣法到底有多麼厲害,會不會達到傳聞中那麼厲害的程度之後,他以及天才們才能夠進入其中,去感受神秘陣法所帶來的震撼!

所以,現在清陽大師干著急也沒有用,他若是什麼都不做的話,光是盯著神秘陣法和屏障,簡直有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感覺沒一分鐘每一秒鐘都過的格外漫長,故此他必須要找個時間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才行,這樣才會讓他不那麼煎熬,讓他覺得時間過的很快,而跟天才們和王天涯講解神秘陣法的厲害之處和神秘陣法的獨特之處,正好可以消磨時間,是清陽大師現在想要消磨時間不錯的選擇,所以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開始對天才們講解了起來。

「這座神秘陣法是蘇白髮現的,據他所說,是他家族中的長輩,斬殺了一名其他世界的陣法宗師之後,從那位神秘的陣法宗師身上獲得的神秘陣法,當時他家族中的長輩便肯定,神秘陣法宗師絕對不屬於蓬萊界,他所在的世界應該是一個陣法體系非常完整且龐大的世界,因為從他隨身攜帶的陣法之上就可以看出來,每一個陣法都要比蓬萊界中的超級陣法厲害太多太多了!」清陽大師如實說道,這些都是蘇白告訴他的,畢竟在得知神秘陣法之後,清陽大師也跟現在的王天涯和天才們一樣疑惑,並且充滿了好奇,於是他主動詢問過蘇白,這些話都是蘇白當出對他所說的!

聞言,在場的天才們面面相窺,每一個都的雙眼之中都充滿了濃郁的不可思議之色。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清陽大師才說了第一句話,其中就蘊含著如此龐大的信息,又是神秘陣法宗師,又是神秘陣法,又是神秘陣法宗師身上所攜帶的神秘陣法每一道都要比超級陣法強大,最關鍵的還是神秘陣法宗師竟然不是蓬萊界的人,而是別的世界的人!

之前,天才們也在家中留下的一些古籍之中看到過一些記載,一些大能估計蓬萊界中的宇宙是無邊無際的,世界上只有一個蓬萊界!

大多數人看來,這個認為是非常正確的,畢竟蓬萊界中的宇宙非常龐大,而且從來就沒有人找到過邊際,感覺是無邊無際都存在,所以認為世界上蓬萊界是獨一無二的,是唯一一個宇宙!

不過很快,就有另外一些大能認為這個世界上並非只有蓬萊界這一個宇宙世界,其實還存在著非常多的宇宙世界,只不過每一個宇宙時間之間都會有一道屏障,將兩個宇宙世界隔開,想要前往別的世界宇宙,必須要將屏障打開才能夠過去。

相對而言,第一種在大家看來更符合實際一點,第二種卻顯得有些玄乎了,數千年甚至從上古至今,無數大能都在尋找宇宙世界的屏障,可是沒有一個人找到,要麼無功而返,要麼有的大能直接就此消聲覓跡了,所以大多數人都認為後者極其的不靠譜,完全就是猜測,根本一點也不切實際。

所以,不管過了多少年,蓬萊界的人都以為蓬萊界就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宇宙,絕對沒有第二個宇宙存在。

其實,在場的天才們包括清陽大師也都這麼認為,他們也都認為第一種要靠譜一點,第二種就顯得有些太玄乎了,根本就沒有一點證據,完全就是瞎猜,若是真有很多宇宙世界存在的話,從上古至今怎麼會沒有人找到呢!

不過,現在聽見蘇白這麼說之後,大家原本非常堅定的內心終於開始動搖了,畢竟他們見識過蘇白的強大,知道蘇白的手段有多麼的高明,更加清楚蘇白的見識要比他們高多了,看的比他們遠,看的也比他們多,關鍵是好像沒有什麼事情是蘇白做不到完不成的,他每次都能創造出各種各樣的奇迹,完全就是一個奇迹製造者!

故此,蘇白都說有另外的宇宙世界存在的話,那麼就真的有很大的幾率宇宙世界是真的存在的啊,至少天才們是相信了,清陽大師也相信了,畢竟話是從蘇白口中說出來的,當然若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來的話,他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只會嘲笑說出這種話的那人是個傻子!

當然,還有更為重要的一點是,神秘陣法的來歷,要知道從上古開始超級陣法就是蓬萊界的最厲害的陣法,從來就沒有過誰構建過超越了超級陣法的陣法出來,而神秘陣法卻超越了超級陣法,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神秘陣法根本就不是蓬萊界之物,而是別的宇宙世界的陣法!這,就是別的宇宙世界存在的鐵的事實!

若是說之前大家不相信有別的宇宙世界存在的話,是因為沒有證據證明真的有別的宇宙世界存在,而現在神秘陣法就是最好的證明了,擺在眾人眼前最好的證明,讓人不得不去相信,不得不去顛覆自己內心的一種信念。

剎那間,每個天才們的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他們萬萬沒想到,清陽大師只是簡單的一句話,竟然就將他們對世界的三觀給顛倒了,完全超乎想象啊!

至於清陽大師,其實第一次聽見蘇白這麼說的時候,也是有一點點的接受不了,不過現在他已經完全接受了,所以再說起來的話他並沒有多大的感受。

倒是天才們一個個被驚的不行,有的更是直接站在原地,呆若木雞…… 時間逐漸流失,過了許久之後,天才們才陸陸續續的從震驚之中蘇醒過來。

不過很顯然,天才們並沒有將整個消息給徹底吸收掉,畢竟這個消息太震撼了,完全顛覆了他們對世界的認知,故此需要一點時間消化也是正常的,清陽大師都用了很久的時間才消化掉這個消息,更別說其他人了。

清陽大師看見大家都已經從震驚中蘇醒過來,於是也就不再繼續賣關子了,說道:「當初,蘇白所在的家族從那位神秘的陣法宗師身上得到了各種陣法之後,結果才發現,這些陣法他們根本就無法構建,因為家族中沒有陣法宗師,於是家族便開始大力培養,蘇白就成為了培養目標,好好的是蘇白的天賦很強,沒用幾年時間便就成為陣法宗師了,這時候蘇白便開始研究起了超級陣法,關於如何運轉陣法之內的一切一切,他都開始研究,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運轉神秘陣法需要龐大的資源,蘇白的家族當時準備給蘇白提供資源,可是被蘇白拒絕了,蘇白覺得這樣一來的話運轉神秘陣法的消耗過大,得不償失,於是便開始自己想辦法,最終他覺醒嘗試利用天地靈氣來運轉陣法,他首先想出了淬鍊天地靈氣的方法,於是又自創出了吸靈陣,這一切都準備好了之後,他便開始構建神秘陣法,而這個時候,問題又來了,神秘陣法需要兩名陣法宗師合力才能構建完成,於是乎這件事情就被耽擱下來了,直到蘇白將我提點成陣法宗師之後,才又準備來構建一次神秘陣法,並且想要將神秘陣法徹底運轉起來!」

眾人聽的是津津有味,只覺得蘇白實在是太傳奇了,實力超強不說,對陣法方面的造詣也是超群,別人用一輩子的時間都無法達到的宗師境界,他竟然之花了幾年的時間便就達到了,而且後面還自創陣法等等,一聽就不是普通天才能夠趕出來的事情!

最關鍵的還是蘇白背後的家族,在場的天才們一直都知道蘇白背後有個恐怖的勢力存在,卻一直不知道勢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多麼的龐大,這次從清陽大師的口中他們終於得知了,原來蘇白背後所存在的勢力,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龐大太多太多了!

要知道,剛剛清陽大師說了,蘇白所在的家族準備為蘇白提供資源,讓蘇白來運轉神秘陣法,看看神秘陣法的威力到底如何。

需知,運轉神秘陣法所需要的靈氣是非常的龐大的,這些都被在場的天才們看在眼裡,剛剛蘇白運轉神秘陣法的時候可是花了一半的靈水,最後還又帶了一部分靈水進入神秘陣法的屏障當中,消耗何其巨大。

而面對這樣巨大的消耗,蘇白的家族居然能夠承受的起,簡直太恐怖了!

這一看,蘇白背後所存在的勢力,恐怕是要比一些超級星球上的大勢力都要厲害啊。

要知道,一些超級星球上的大勢力雖然也有資本運轉一次神秘陣法,可是運轉一次神秘陣法對超級星球上的大勢力來說也要消耗非常大的資源啊,肯定會元氣大傷,不到關鍵的時候,就算是超級星球上的大勢力也絕對不會輕易的花費巨大的消耗來運轉神秘陣法的,而一些超級星球上的小勢力則根本就沒有運轉神秘陣法的能力,就算將全部家當都扔進去,也是杯水車薪,連個水花都砸不出來,更別說將神秘陣法運轉起來了。

反觀蘇白的家族呢?只是想要感受一下神秘陣法的威力,就願意付出如此龐大的資源,由此可見蘇白家族的財大氣粗啊,恐怕底蘊比超級星球上的大勢力都還要厲害啊,這樣的家族在整個蓬萊界都是頂端的,都是有話語權的,不管走到哪裡,都是萬眾矚目的存在!

之前,天才們猜測,蘇白的靠山就算再怎麼厲害,也就最多只可能是超級星球上的一個小勢力了,可是現在他們才發現,自己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蘇白背後的靠山,強大到大家都無法想象的地步,無人能夠觸及的地步!

其實,蘇白對這一切都是完全不知道的,他之前之所以這麼對清陽大師說,只不過就只是想要敷衍一下清陽大師罷了,並不像裝逼,更加不想達到什麼目的,而且他其中一些說的也是真實的東西,他當時的確是想要花龐大的資源來感受一下神秘陣法的威力,畢竟他當初可是白帝,整個蓬萊界都是他的,他還缺資源嗎?肯定是財大氣粗啊!

只是,若是讓蘇白知道,自己隨便敷衍的一句話,會讓天才們想到如此多的話,一定也會大吃一驚,不得不佩服天才們的想象力和邏輯力,實在是太厲害了!

至於清陽大師,現在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副高人摸樣,看向驚恐萬分的天才們就像是在看一群土包子一樣,殊不知其實之前的清陽大師也是被嚇傻了,被蘇白告知這些事情的時候,嚇的渾身顫抖,差點直接跪在地上保住蘇白的大腿哭爹喊娘。

倒是王天涯和李王天沒有什麼情緒波動,他們看起來都非常的淡定。

畢竟,王天涯和李王天都是知道蘇白的真實身份的,所以自然也就知道清陽大師所說的這些話,其實都是蘇白當初胡編亂造出來,為了敷衍眾人的。

而對於別的宇宙世界存在的這件問題,王天涯和李王天也表示非常的淡定,他們的三觀不但沒有被顛覆,反而正好迎合了上來。

李王天上輩子就跟著蘇白東征西討,見識過許多東西,蘇白斬殺其餘宇宙世界的陣法宗師時,有很多次李王天都跟隨在左右,所以他自然知道有別的宇宙世界存在的事實。

至於王天涯,他是蓬萊界的寵兒,蓬萊界的神明,跟蓬萊界屬於一體的,知道的肯定要比別人多很多,他從有意識的時候開始便就知道,這個世界上並不只有蓬萊界一個宇宙,而是有很多宇宙,密密麻麻的數都數不過來,蓬萊界在其中相對而言太渺小了,若是將這些宇宙放在一起的話,根本就看不見蓬萊界。 不過,此時此刻也沒有人去注意王天涯和李王天的冷靜了,每一個天才都處於濃郁的震驚之中,就連清陽大師也是如此,雖然之前他已經被震驚過一次了,可是這次再次回憶起蘇白所說的話,他還是情不自禁的震驚了起來,直接站咋原地久久無法言語,天才們也沒有催促他,畢竟天才們也沒能從濃郁的震驚中回過神來,還傻傻的站在原地,沒有從濃郁的震驚中蘇醒。

隨著時間的逐漸流失,過了許久之後,才有天才逐漸從震驚當中蘇醒過來,將濃郁的震驚給徹底消化掉,不過就算如此,天才們蘇醒過來之後,還是一臉的震驚,他們這時候才發覺自己的見識實在是太淺薄了,完全就沒有辦法跟蘇白比較,蘇白所說的事情,他們曾經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沒有想到竟然是真實存在的,蘇白讓他們漲了太多的見識了,他們相信,若不是因為蘇白的話,他們可能到死了都不會想到這些東西,更加不會見識到自己面前正在運行的神秘陣法了!

這時候,天才們在內心更加的確定,跟隨蘇白是一個非常明智的選擇,至少跟隨在蘇白身邊,可以見識道很多的東西,比窮卧在蒼雲星實在是好太多了,而且他們也可以跟隨蘇白的腳步一起走出蒼雲星,踏入蓬萊界的大舞台,甚至還有可能跟隨著蘇白一起,前往別的宇宙世界去探索一些未知的秘密,得到提升,尋找成神之路!

「咳咳……」

這時,清陽大師輕咳一聲,努力的將自己的驚訝壓下之後,將目光投向在場的天才們,看天才們都已經從震驚之中蘇醒過來了,清陽大師這才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對天才們的認可,畢竟這個消息太嚇人了,若是尋常人聽了的話,一定會嚇一大跳,甚至有的人會嚇暈過去也不一定,就算輕者估計也要用好久的時間才能夠將這樣震驚的消息給消化掉。

可是,讓清陽大師意外的是,在場的天才們竟然全部都已經從震驚之中蘇醒過來了,並沒有花多大的時間笑話這驚世駭俗的消息,由此看來天才們的心智都不一般,非常的堅強啊!

其實,天才們的心智跟尋常人一樣,只不過都得到過特殊訓練罷了,至於是誰對他們進行的特殊訓練,不是別人正是蘇白,蘇白創造出來的一個一個奇迹,完成一件又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帶給天才們的震驚實在是太大了,導致天才們的心理承受能力不斷的增強,直到現在天才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經達到一個恐怖的程度了,故此在聽見清陽大師說的這些消息之後,天才們根本沒有用多少的時間,便將如此驚世駭俗的消息給消化掉了。

不過,最為重要的是,天才們現在已經開始無條件的相信蘇白和崇拜蘇白了,故此不管蘇白做出什麼事情和說出什麼事情來,他們都覺得是理所當然,長久以此下去,天才們對於蘇白所做出來的事情,自然也就不會太驚訝了,對蘇白說出來的話,也不會覺得太匪夷所思了,他們固然還會震驚,但是卻能夠接受,因為他們的潛意識裡已經在告訴自己,只要是蘇白做的事情就是對的,只要是蘇白說的事情也一定是對的,不要質疑蘇白,不管是什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蘇白都可以順利的完成!

這時,看天才們都蘇醒的差不多了,王天涯又有些著急了,之前清陽大師所說的消息都不是他所關心的消息,畢竟他比清陽大師清楚蘇白的底細,所以之前清陽大師說的話,在王天涯看來,對自己來說都是屁話,根本就沒有一丁點的用處,所以這個時候他又開始催促起來了,說道:「清陽大師你就別賣關子了,快點告訴我們,神秘陣法到底有多麼厲害,到底有多麼的強,到底有什麼作用吧,我的快憋死了,太好奇了,你就別賣關子了啊!」

聞言,清陽大師無奈的笑了起來,他能夠理解王天涯的這種心情,畢竟當初蘇白讓他一起構建神秘陣法的時候,他也是這樣非常的好奇,都快要憋死了,就是想要之大這座神秘的陣法到底有多麼的厲害,到底有什麼作用。

於是,清陽大師也沒有再繼續賣關子什麼的了,而是準備打算直接將神秘陣法的一切告訴大家,畢竟蘇白也已經同意了,可以將事情都告訴大家。

於是乎,清陽大師深吸口氣,強行壓下自己內心的激動,畢竟神秘陣法給他帶來的震驚實在是太大了,現在回想起來,清陽大師都有一種渾身顫抖的感覺。

「我只能說,神秘陣法到底有多麼強,很強!非常強!強到超乎你們的想象!神秘陣法的強大,超過了一切超級陣法!我這麼告訴你們吧,神秘陣法若是流傳到外界的話,整個蓬萊界都會因此打亂,恐怕整個蓬萊界中的頂級勢力和帝君級別的超級強者,都會忍不住要爭奪神秘陣法!」清陽大師似笑非笑的說道,他就是想要掉一下大家的胃口。

聞言,天才們更加的好奇了,王天涯和李王天也是一樣,雙眼之中滿是期待之色。

本來大家就非常好奇,現在被清陽大師這樣吊了一下胃口,更加的受不了,一個個面紅耳赤,雙拳緊握,雙眼之中滿是期待和興奮之色,彷彿打了雞血一般!

而原本就很期待的王天涯更是受不了,雙眼死死的瞪著清陽大師,好似在警告清陽大師,若是他接下來再不說的話,他就要將清陽大師給吃了一般!

甚至就連原本對神秘陣法沒有多大的興趣,並且一直保持冷靜的李王天,現在都有些激動起來了,雙眼之中充滿了期待,身子也不自覺的挪動起來,走到了清陽大師的面前,跟王天涯一起死死瞪著清陽大師,彷彿清陽大師若是再不說的話,他就要對清陽大師大打出手了一般。

而清陽大師則不著急,看著眾人的模樣,被眾人聚焦關注的感覺,讓他著實感覺舒服不少,於是他搖了搖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準備繼續吊一下眾人的胃口! 此時此刻,大廳中的氣氛越加的不好起來,天才們一個個面紅耳赤的瞪著清陽大師,而清陽大師則直接無視了他們,畢竟清陽大師可是陣法宗師,有屬於自己的驕傲,可不會怕一群還沒有長出翅膀的天才來,雖然這些天才們都是蘇白的手下,可是清陽大師依舊不怕,他非常的清楚自己對蘇白的價值,一定比天才對蘇白的價值大的多,所以就算到時候發生衝突,蘇白也一定會偏袒自己,不會偏袒天才們!

當然,天才們的胃口雖然已經被吊的不行了,可是他們也非常清楚這一點,故此沒有對清陽大師出言不遜,他們也都非常忌憚清陽大師陣法宗師的身份,更加知道自己和清陽大師的價值誰高誰低,蘇白到底會偏袒哪一方,這一切天才們都非常清楚,否則天才們就不是天才了,而是一群傻子了!

不過,天才們忌憚清陽大師,不代表李王天和王天涯都忌憚清陽大師。

現在,只要是個人都能夠看出來,清陽大師其實是在故意賣關子了,王天涯和李王天都是氣不打一處來!

王天涯直接對著清陽大師惡狠狠咬牙切齒的說道:「清陽大師,不要消磨我的耐心,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信不信,你若是再不說的話,我絕對會把你一口給吃了,骨頭都不吐出來!」

萌妻翻身,老公hold不住 李王天則更加直接,直接甩出自己的大拳頭,眯著眼睛威脅道:「清陽大師,之前尊敬你是覺得你是一個陣法大師還有利用價值,你莫非以為我真的畏懼你,不敢對你出手不成!要不,你來試試?看看我們誰厲害,雖然我不一定是你的對手,可是我加上王天涯再加上在場的天才一起,你也難對付吧!快說,神秘陣法到底有多麼的強,作用到底是什麼,否則的話小心我將你的賤樣打的連你媽的不認識!」

面對李王天和王天涯的威脅,清陽大師嘴角不由的一抽,他是誰?高貴的陣法宗師,就算在超級星球的大勢力之中都會接受貴賓待遇,地位堪比帝君!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這裡自己竟然被王天涯和李王天給威脅了,而且兩人都只不過是魚龍三變的渣渣而已,這讓清陽大師就有些鬱悶了!

清陽大師其實清楚,若是自己要動手的話,不管是李王天還是王天涯聯手,還是再加上在場的天才們一起上,自己都可以將他們輕輕鬆鬆的一起拿下,畢竟陣法宗師的力量,外人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有多麼的強大,一些優秀的陣法宗師就算是面對帝君級別的人物,都能能鬥上一斗,可想而知陣法宗師到底有多麼的強大,並且擁有多麼強大的潛力。

若是在平時,王天涯和李王天敢對一個陣法宗師如此說話,敢威脅一個陣法宗師,敢對陣法宗師不敬的話,陣法宗師一定不會留情,一定會大打出手,運用陣法直接將他們兩個人給抹殺掉,這一點是絕對母庸置疑的。

畢竟,帝君不可辱,陣法宗師也不可辱,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實!

所以,可想而知現在的清陽大師是多麼的氣憤,是多麼的鬱悶,多麼的難受,沒想到自己都成為陣法宗師了,竟然還被兩個小渣渣給威脅了,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

於是乎……

清陽大師強行將自己的憤怒壓下,嘴角勾出一抹微笑,道:「有話好好說,急什麼啊?跟你們開一個小玩笑,你們難道都開不起嗎?」

這時候,清陽大師完全就是臉上笑嘻嘻,心裡MMP,整個人都要奔潰了!

畢竟,清陽大師忌憚蘇白啊,蘇白和王天涯關係不一般,是他已經確定的事情,至於李王天也可以確定,跟蘇白的關係肯定不一般,因為之前在日月神殿的大殿中的時候,蘇白和李王天就已經告訴大家了,李王天其實是蘇白的老手下,到蒼雲星來只不過就是為蘇白來試水的,可想而知蘇白和李王天的關係更加不一般,李王天也不能夠招惹得罪啊1

故此,清陽大師面對李王天和王天涯的威脅時,他即便再怎麼生氣,一想到蘇白,他就沒有半點脾氣了,整個人都服氣了。

雖然清陽大師相信,李王天和王天涯只是口頭上威脅一下,其實根本就沒有跟他動手的意思,而且他也相信就算自己跟李王天和王天涯動手了,只要不鬧出人命的話,蘇白是絕對不會責怪自己的,可是他心裏面還是有些委屈啊,哪有陣法宗師受過這樣的待遇啊,好委屈啊,寶寶心裡苦啊!

「快說!」

可是,王天涯和李王天連清陽大師委屈的時間都不打算給他,直接齊聲怒吼一聲。

清陽大師嘴角一抽,也不再猶豫了,直接說道:「其實,剛剛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關於神秘陣法到底有多麼的強大,我只能說非常的強大,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當你們知道神秘陣法的作用只有,你們就自然而然的知道神秘陣法有多麼的強大了!至於神秘陣法的作用,其實也是蘇白告訴我的,至於有沒有蘇白說的那麼厲害,我完全不得而知,所以若是有偏差的話,也和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我想蘇白也不敢確定神秘陣法的作用是不是他說的那樣吧,畢竟就算是蘇白也是第一次運轉神秘陣法,對神秘陣法的作用不是特別的了解,正是因為這樣,蘇白之前才會率先進入神秘陣法製造出來的屏障當中裡面去,去測試神秘陣法的真實作用,至於我根本就沒有進入神秘陣法的屏障,所以對神秘陣法的作用並不是特別的了解,我現在告訴你們的,都是蘇白當初告訴我的,所以不代表神秘陣法的真正作用!大家聽好了,蘇白當初告訴我說,神秘陣法的真正作用,其實就是控制時間,可以控制陣法內的時間流逝,也就是說,可能達到的效果就是外面過一天的時間,神秘陣法的屏障內的時間卻已經流逝了一個月,甚至是更多,或者更少,確切效果要看神秘陣法運行起來之後,才得以知曉,明白了嗎!」

話音剛落,全場寂靜的只有喘息聲在不斷回蕩。 此時此刻,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愣住了,每個人都雙眼大睜,眼底充滿了濃郁的震驚之色,他們每一個人毫無例外此時此刻均是大腦一片空白,已經忘記了所有事情,內心已經徹底被震驚所佔據,他們現在之剩下身體的本能還在不斷的運轉當中了,剩餘的一切全部都忘記了,甚至有的人連呼吸都忘記了,完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了,畢竟清陽大師所說的消息實在是太震驚了。

其實,在場的天才們之前就猜想過,這座神秘陣法的主要功能到底是什麼,不過在他們看來,神秘陣法的主要功能要麼就是攻擊,要麼就是防禦或者困敵之內的作用吧,畢竟大多數陣法都是如此,蓬萊界歷史上有記載的超級陣法也都是如此,只是神秘陣法的威力恐怕要比超級陣法要大很多吧!

甚至就連李王天和王天涯也是這麼猜想的,他們的身份雖然都不一般,見識也比在場的天才們要多,但是對於陣法,他們就像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一般,完全就搞不明白,所以在他們看來,神秘陣法也就不過如此罷了。

說實話,其實一點也不怪在場的天才們或者李王天和王天涯見識太短,對陣法的理解太少,其實就算是讓一個陣法宗師來猜測的話,陣法宗師的猜測其實也就和李王天和王天涯以及天才們猜測的差不多,這一點是絕對母庸置疑的,因為就算是蓬萊界的陣法宗師,見過的陣法都非常的稀少,畢竟蓬萊界的陣法體系太弱了甚至可以用垃圾來形容,就算是陣法宗師的眼界都非常的有限,見過的陣法更是非常的稀少,不管怎麼猜測也只能猜測出這幾個花樣來,根本就不會多想,更加不會將猜測到神秘陣法竟然能夠控制時間這一點上面來,畢竟這個想法實在是太瘋狂了,太匪夷所思了。

所以,要怪的話不能怪天才們和李王天以及王天涯或者事陣法宗師的眼界太短了,要怪的話只能怪蓬萊界的陣法體系太垃圾了,不管換成是是誰的話,都無法想象出來,神秘陣法的功能竟然是操控,畢竟就連蘇白作為曾經的一界之主,在第一次見到神秘陣法的時候,都感覺到不可思議,由此可見不管換做任何一個人,就算是換做是一個帝君級別的人物,也依舊是如此,畢竟蓬萊界還是太渺小了。

此時此刻,大廳中的氣氛非常的凝固,所有人都將注意力轉移到神秘陣法構建出來的屏障上面,他們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陣法存在,竟然能夠控制時間,未免也太恐怖了一點吧?怪不得之前清陽大師會說這個神秘陣法要是被外人所知道的話,會在蓬萊界嫌棄一番腥風血雨,現在在天才們看,腥風血雨都是小的,若是被外界的人知道的話,恐怕整個蓬萊界都會沸騰,或許整個蓬萊界都會因此變成一座修羅煉獄。

當然,眾人還是長見識了,他們之前一直以為,陣法就只有幾個類型,攻擊和防禦或者是困敵迷惑這幾個類型,沒想到陣法真正的類型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

天才們之前看來,神秘陣法無非就是攻擊陣法或者防禦陣法和困敵迷惑的陣法,他們對神秘陣法充滿好奇的原因就是想要見識一下神秘陣法的威力罷了,畢竟他們連超級陣法的威力有多麼的強大都不知道,所以非常的好奇神秘陣法的威力到底有多麼的巨大,畢竟若是神秘陣法是攻擊類型的陣法的話,又有靈水作為消耗資源,那麼用來稱霸蒼雲星豈不是分分秒秒鐘的事情?再者,就算是防禦陣法的話,在天才們看來也是直接無敵的陣法啊,畢竟比超級陣法還要強大的神秘陣法,誰能夠攻破?就算是帝君級別的存在來進攻,都不一定能夠攻破吧,更別說蒼雲星這個低等星球上面的人了!若是困敵迷惑類型的陣法,在天才們來也不弱,他們相信若是將整個蒼雲星都困在其中的話,估計沒有人能夠走的出去,蘇白就能夠徹底通知整個蒼雲星了!

這些,都是天才們之前對神秘陣法的猜想,他們根本就沒有想過神秘陣法真的是大造化,真的能夠幫助他們修鍊,為他們帶來利益,畢竟陣法在他們的印象當中,就只是如同武器一般,拿來戰鬥時候運用的一種手段罷了,根本就不可能為自己的修鍊帶來幫助,更無法讓自己有所提升。

可是,當他們知道神秘陣法的真正作用之後,這時候他們才徹底的清楚,蘇白為什麼會說神秘陣法才是真正的大造化,能夠控制時間啊,那得多麼的厲害啊!

如同清陽大師所說那般,外界的一天相當於陣法當中一個月的時間的話,外界的一個月,豈不是相當於神秘陣法當中的幾年?這樣的時間流逝實在是太恐怖了!

天才們完全不敢想象,若是給自己一個月的時間,讓自己去神秘陣法當中修鍊的話,出來的時候自己得多麼的強大,畢竟節省的時間實在是太多了,修鍊起來簡直就是神速啊!

比如說,兩個境界相同,天賦和潛力都相差無幾的天才,一個在外界修鍊,一個在神秘陣法內修鍊,給他們一個月的時間,列入外界一天等於神秘陣法一個月的時間,那麼毫無疑問,一個月後,在神秘陣法內修鍊的天才,一定比在外界修鍊的天才強大太多太多,畢竟在外界修鍊的天才也就只修鍊了一個月的時間,到底有沒有提升還很難說,可是在神秘陣法內修鍊的天才卻完全不一樣了,因為在神秘陣法內他相當於足足修鍊了幾年的時間,幾年對於天才來說可以得到非常大的提升,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由此可見,同樣的起跑線,若是運用神秘陣法來修鍊的話,所帶來的好處是多麼的龐大。

比如,一個天才從修鍊開始,需要話十年的時間,便可以將天才打造出來,讓天才成為一個魚龍三變的強者。

那麼,若是運用神秘陣法的話,幾個月的時間,便就可以讓天才從修鍊之初,變成魚龍三變的超級強者了!

就算是想要培養地靈境的頂級強者,利用神秘陣法的話也能夠輕而易舉的辦到,這一點是絕對母庸置疑的一點。 天才們不敢想象,若是神秘陣法真的如同清陽大師所說的那般強大的話,擁有神秘陣法的蘇白,會有多麼的恐怖,想要統治蒼雲星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要知道,神秘陣法能夠控制時間的流逝,若是蘇白想要打造一批天才軍隊,由魚龍三變的強者組成的軍隊的話,完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要蘇白花一點時間,在蒼雲星選取一些天賦較好的天才,然後收入神秘陣法當中,不出半年時間,一批由魚龍三變強者組成的軍隊就被他打造出來了,他就可以利用這一隻軍隊,直接將蒼雲星給霸佔了,想象都覺得恐怖!

而且,最關鍵的是,打造出一批由天靈境的超級強者組成的軍隊還沒什麼,蘇白完全有能力打造出一批地靈境的頂級強者軍隊啊!

畢竟,在場的天才們自信,若是神秘陣法真的如同清陽大師所說的那般強大的話,蘇白只要給他們機會,讓他們進入神秘陣法當中修鍊最多幾個月的時間,在場的所有天才們,都能夠成為地靈境的頂級強者,畢竟在場的天才們天賦和潛力都不弱,正常發展下去是絕對可以成為地靈境的超級強者的,他們缺少的只是時間而已,而這一點蘇白利用神秘陣法剛好就可以幫他們彌補。

由此可見,神秘陣法是多麼的強大,強大到完全逆天的地步了,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沒有人能夠想到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陣法存在,天才們終於明白,為什麼蘇白如此看重這座神秘陣法了,並且說神秘陣法才是真正的大造化,靈水根本就不配跟神秘陣法相提並論。

之前,天才們還在說憑什麼靈水不是真正的大造化?在他們看來,靈水的作用比神秘陣法大多了,他們都覺得靈水對他們來說才是真正的大造化,反觀神秘陣法卻什麼都不是,畢竟他們那時候不知道神秘陣法是什麼作用,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可是現在天才們徹底明白了,這時候他們才恍然大悟,一個個均是非常同意蘇白之前所說的話,在能夠控制時間流逝的神秘陣法面前,靈水真的不算什麼,靈水根本就是個垃圾,完全沒有跟神秘陣法相提並論的資格!

畢竟,在得知神秘陣法的強大之後,天才們一個個均是意識到了神秘陣法能夠給自己帶來多麼大的造化,均是明白了神秘陣法能夠在既短暫的時間之內將自己打造成一個超級強者,比如在場的天才們平均要在四十歲的時候才能夠到達地靈境,而若是有神秘陣法幫助的話,則能夠為他們節省非常多的時間,讓他們在二十歲的時候就達到地靈境,至於四十歲的時候就完全不敢想象了,可能會達到更高的層次,所以毫無疑問,神秘陣法帶給他們的造化是非常龐大的,比靈水大太多了。

而且,天才們非常的清楚,若是讓整個蒼雲星的天才們都來神秘陣法當中修鍊,或者是讓整個蒼雲星的所有修鍊者都進入神秘陣法當中修鍊的話,估計不久之後蒼雲星便就可以獲得提升資格的機會,成為一顆中等星球,或者成為高等星球也不一定,畢竟有神秘陣法存在,想要短時間的打造出一批超級強者出來,並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蘇白願意的話,在天才們看來,是絕對有可能的。

於此同時,神秘陣法構建的屏障當中,顯得非常的混沌,四面八方什麼都沒有,彷彿沒有天地,世界都還是一片混沌一樣,只有蘇白正盤起而坐,不斷的吸取著自己面前的一小滴靈水。

靈水中的靈氣好像是化作一條小青龍一般,不停的冒出然後從蘇白的七孔之中鑽入,游過蘇白的全身,然後被蘇白給徹徹底底的吸收掉。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蘇白自己也在心中默默計算著時間,可以看見在他的面前地面上,有一道道的痕迹,都是他用手指紀錄下來的痕迹,他要徹底計算一下,神秘陣法屏障內的時間和外界的時間,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比例。

終於,又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蘇白面前的一小滴靈水終於被蘇白完全吸噬乾淨了,蘇白這才緩緩站起身子,然後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大步的向外走去。

而此時此刻的外界,依舊是一片寧靜,所有人都盯著神秘陣法所構建出來的屏障,期待著蘇白的出現。

呼——

忽然,一道狂風劃過,整個屏障微微的波動起來,緊接著一道黑色的人影從屏障當中走了出來。

當黑色人影走出來之後,在場的所有人全部將目光都聚焦在黑色人影之上,只不過在看見人影的瞬間,所有人都愣住了,露出了濃郁的不可思議之色,有的人更是雙眼一瞪,彷彿看見了鬼一般。

只見,走出來的黑色人影,全身的衣衫破爛,一頭長發也變的格外的蓬鬆,臉上沾滿了鬍鬚,完全將他們的面容給遮住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乞丐呢!

「這是誰?乞丐?」

「他從神秘陣法當中走出來的,有誰進過神秘陣法?就只有蘇白!」

「莫非他就是蘇白?」

「怎麼可能,莫非是我的眼睛瞎了嗎?他怎麼可能是蘇白呢!」

「他絕對不是蘇白,絕對不是蘇白,蘇白怎麼可能是這副模樣呢!」

總裁的腹黑女 「對啊,蘇白明明是一個翩翩少年,怎麼就變成一個乞丐了呢?這也太恐怖了吧!」

……

每個天才們都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嚎叫起來,他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從神秘陣法當中走出來的人,竟然會是蘇白!

不過,大家都非常清楚,神秘陣法就只有蘇白一個人進去過,所以走出來的人除了蘇白之外,絕對不可能還有別人,這一點是絕對可以肯定的!

「他是蘇白,應該沒錯!」清陽大師強行壓住自己內心的震驚,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們難道忘了嗎?神秘陣法內的時間流逝和外界的時間流逝不一樣,我們外界的時間沒過多久,可是神秘陣法內的時間也許已經過了很久了,蘇白從一個翩翩少年變成這副模樣,完全也在情理之中啊!」 清陽大師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才如夢初醒恍然大悟過來,沒錯神秘陣法內的時間和外界的時間流逝完全不一樣,他們之前就比如過外界一天等於神秘陣法內一個月的時間,不過這只是比喻而已,有可能更多,外界一天,神秘陣法內一年也不一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