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更是加深羅徵收回邪神的決心。

驚訝的不僅僅是洞穴中的眾人,就連頂部的那隻巨眼也傳遞出「驚訝」的意識,「有趣,有趣……又來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天才!竟能對抗我的恐懼之力!」

渾源之靈的母體疑惑道:「對抗你的恐懼之力?你若是拿他沒辦法,豈不是麻煩了?」

這十年時間,在母體的安排下,渾源之靈相互吞噬也變得十分強大。

不過它們最大的依仗,還是這隻巨眼。

連巨眼都壓制不了的傢伙,還是讓母體有些忌諱。

「哼,」巨眼傳遞出一絲不屑的意識,眼中的紅色光芒頓時泛濫。下方洞穴中更多的雕像釋放出恐懼之力,而且這些恐懼之力都是直奔邪神而去,即使與邪神距離不過三五丈的外人都不受絲毫影響。 「轟!」

這些恐懼之力如潮汐一般,匯聚在邪神身上。

不為凡人 邪神原本還在勉力支撐,可這般全額釋放的恐懼之力讓他的面色扭曲,流露出痛苦之色。

恐懼之力算是一種特殊形式的靈魂攻擊,即使你靈魂強大,但只要心有破綻,這力量就會順著破綻將你內心的恐懼釋放。

饒是恐懼之力大增,邪神也支撐了十個呼吸時間,才被硬生生的壓趴下。

洞穴中的群族關係有些複雜,但所有人對邪神都是仇視的態度。

看到邪神吃了這一個大虧,眾人原本應該拍手稱快,但這一幕並未出現,相反,諸多異族的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連邪神這般靈魂強大者都無法對抗恐懼之力,他們如何前往主峰的更高層?

好一會兒后,紅光才消停下來。

被恐懼之力懲治一番后,從地上爬起來的邪神終於消停了。

他一言不發的退在一旁,滿臉都是陰沉之色,目光是不是向上瞟去。

邪神初入母世界到現在基本沒吃過什麼大虧,他不知道發動那恐懼之力的是何人,但這個仇邪神定然記下!

「這恐懼之力如此強大,我們非其對手,怎麼繼續往上爬?」有人悄然問了一句。

「山」的臉上也滿是凝重之色,「就算爬上去,若被這恐懼之力壓制,我們也難以戰勝那些渾源之靈。」

主峰原本就很兇險,那些渾源之靈相互吞噬后,實力極強,貿然進入主峰原本就承擔了不小的風險。

「難道我們只能空手而歸?」又有人問道。

眾人沉默了……

羅嫣已經說過,錯過這個機會,未來恐怕再無人能踏足渾源境。

在場這些族人們,又有誰願意停留在原地,止步不前?

就在眾人低聲商議之下,洞穴頂部忽然發出輕微的響聲。

「咔,咔……」

洞穴頂部的雕刻似乎有些鬆動,當那些雕刻裂開后,竟延伸出三座樓梯!

其中一座樓梯正好自太一天宮弟子的後方降下,羅征邁出幾步,順著樓梯望上去。

黑洞洞的一片,看不清上方有什麼。

其他幾個超級勢力的族人們,同樣也順著樓梯向上觀望,但沒有一個人敢上去。

揖手迎客,必有殺局。

在場的諸人都是人精,雖然不知道渾源之靈們到底打什麼主意,可貿然進入其中的下場不難想象。

邪神坐在地上一動不動,嘴角帶著一抹笑意,冷眼看著這些人,他的嘴唇忽然一動,同時對所有人真元傳音道「雖然我不知道上面有什麼鬼東西,既然它們要請君入甕,想要破解此局又有何難?」

聽到邪神的真元傳音,羅征,沐沐,笛安,金升等人眉頭一蹙,沐沐則用細小的聲音傳音道「你自己便被那恐懼之力折磨的死去活來,能有什麼好辦法?」

如果是看得見的敵人尚且還好對付!

這些人的彼岸信物千奇百怪,即使遭遇彼岸境強者同樣有一戰之力。

如邪神那麼厲害,可四名離淵族人精銳相互配合之下,邪神依舊拿他們沒有辦法,這就是彼岸信物的神奇之處,將其中的能力組合用好了,發揮的威力可能十倍百倍的增加。

可現在他們對主峰頂部是完全未知的,恐懼之力他們又無法對抗,貿然上去只能是送死。

「從這裡上去自然充滿了危險,那外面呢?」邪神咧嘴說道。

僵尸保鏢 眾人大多數還是定式思維,想著從主峰中硬闖上去。

可他們完全可以飛躍到主峰頂部,這是另外一條路。

不少人的眼睛為之一亮。

老公太妖孽 「可外面的颶風很強,」沐沐說道。

邪神瞥了一眼沐沐,「你們沒在地上挖過坑?」

在場眾多生靈都是從渾源大世界的邊緣一路挖坑挖過來的,自然明白邪神的意思。

「那我們離開這裡?」笛安交流道。

不少人都微微點頭,既然想出了辦法,眾人照辦便是。

為了渾源之靈,所有人都匯聚成了一個暫時的團體。

「不過還有另外一個辦法更簡單,我傾向於這個,嘿嘿,」邪神又笑道。

包括羅征在內,眾人都注視著邪神,不知道這傢伙還有什麼鬼點子……

「這主峰山體細長,雖然極高,但直徑不長,我們聯手之下,直接將主峰折斷如何?」邪神說道。

「折斷主峰!」

「你還真敢想!黎山同意嗎?」

「黎山的人都說了,反正是最後一次開啟了,以後都沒有渾源之靈,折了這主峰又如何?」

若從外部進入主峰內,依舊掌握不了主動,情況只是比從台階上去略強。

直接斬斷主峰,的確是一個更優的手段。

不少人的目光朝著黎山眾人望過去,羅嫣尚沒有說話,她身邊的靈芸聳了聳肩膀,「黎山只是讓我們見機行事而已。」

「既然如此,的確可依此法,但不知未免的颶風有無颳起,」金升晃了晃巨大的身軀說道。

將主峰砸斷這種事情,很對金升的胃口,可若是砸斷主峰后,眾人被颶風颳走可就不美了。

「我在外面布置了眼睛,」一名渾身綠色的異族人說道,「颶風馬上就停歇了。」

邪神看著眾人意動的樣子,嘿嘿一笑道「那我們現在便開始,機會可是只有一次哦……」

上面所有的交談都以真元傳音的方式進行,主峰上的母體與巨眼自然聽不見。

那顆巨大的眼球中隱隱有些疑惑之色,巨眼用意識說道,「他們為什麼不上來,到底想幹什麼……」

「恐怕是膽怯了,」渾源之靈母體的眼中顯露出複雜之色,但依舊篤定的說道「但他們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就在這時……

巨眼的瞳孔猛然一縮。

「不好!」

血紅色的恐懼之力在它的瞳孔中盤旋,但來不及釋放,下方傳來一道劇烈的轟鳴聲。

能夠進入主峰的族人,弟子們,全力以赴爆發出來的力量不容小看。

他們大部分人都能掌控接近千神鈞的力量,甚至有人能輕鬆超越這個數字,特別是離淵族人,憑藉近乎完美的肉身,就算沒踏足渾源境,使出的力量也堪比渾源境。

「轟隆隆……」

主峰的中段忽然劇烈的震動起來。 他們不願意冒著死亡的風險進入主峰,只能選擇在法陣中先行躲避。

這法陣將他們護在其中,即使颶風也無法波及到他們。

「轟隆隆……」

就在他們漫長的等候過程中,眼前的主峰中央忽然綻放出一圈煙塵。

這些異族人眼睛齊齊睜大。

「主峰中發生了什麼事?」

「好強大的力量……」

「裂了,裂了……主峰要倒了!」

主峰中部一圈綻放出一道粗大的裂紋,這裂紋圍迅速延伸。

在主峰斷裂的過程中,爆發出沉悶的雷鳴聲,整個環形山脈都隨之震動。

高達十萬丈的主峰開始朝著一側緩緩傾斜,這個過程不快,但卻在緩緩加速,主峰的頂部直接砸在了東邊的環形山脈上,那一帶的環形山脈也被砸垮。

聚集在法陣中的異族人們獃獃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怎麼都想不到,主峰的上半部分竟然會塌下來!

原本高聳入雲的主峰只剩下半截,變作了光禿禿的平頂山……

如此大的震驚,讓躲避在法陣中的異族人看呆了。@^^$

潛伏在主峰上半截中的渾源之靈們,感受到這般動靜后,亦是躁動不安。

它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渾源之靈的母體安撫之下,才平靜下來。

「這就是你的布局?」渾源之靈母體質問道。

巨眼漂浮在主峰內部,釋放出一絲鬱悶的情緒,它只想等著這些年輕一輩中的天才們上鉤,萬沒想到這些傢伙根本沒有衝上來的打算,直接將主峰截斷……

「別慌張!它們要奪得渾源之靈,終究要殺進來!」巨眼用意識溝通道。!$*!

主峰倒塌后,制約眾人的恐懼之力已不存在。

各個異族相互之間的警惕心大增,他們最為警惕的對象自然是邪神,誰知道這個瘋子會不會暴起傷人。

羅征則擋在了天宮弟子和女媧族人的前面,他的體內世界中,心神之眼,力神圖騰以及那件文明之器都悄然漂浮在世界中央。

笛安,山和沐沐等人倒是沒有動手的打算。

擊殺天宮弟子對他們而言,固然重要,拿到足夠的渾源之靈進行渾源再造更重要。

鬼知道主峰內潛伏著什麼,現在眾人齊心合力將其拿下才是正道。

眾人心中各有心思,一時間竟有些僵持。

反倒是邪神最為淡然,臉上浮著捉摸不透的笑意,開口打破了僵局,「主峰已經塌了,你們在顧忌什麼?」

聽到這話,所有人齊齊望向邪神。

離淵族的金升在心中苦笑,這傢伙盡說廢話,現在最大的顧忌就是你!

誰都怕這瘋子在後面捅一刀……

「哥,我們走,」羅嫣冷冷的瞥了一眼邪神,她是從骨子裡討厭這傢伙。

相比其他人,羅嫣對邪神反而沒有那麼畏懼。

羅征點點頭,招呼了天宮弟子徑自從斷峰頂部飛躍下去。

太一天宮和黎山帶頭了,其他一些小勢力的族人也紛紛跟上,隨後是有熊,金烏等族,以及離淵族……

後面的幾個種族動作是越來越快,他們都不願意和邪神這個煞星待在一起。

邪神一直坐在原地,沒有動彈。

渾源再造對邪神而言同樣重要,他雖然癲狂,但並不是傻瓜。

有些事情,等拿到渾源之靈再動手也不遲……

主峰一倒下,原本已躲入法陣的那些異族人們也紛紛從法陣中鑽了出來,既然渾源之靈都藏在主峰內,一旦主峰被剖開,他們也有機會弄到渾源之靈!

羅征飛抵到主峰最前端后,俯視了一眼,隨即說道:「我們不進去,在外面攻擊便好。」

說著他眼睛微微一眯,心神之眼的真實視界開啟,主峰上的破綻清晰展現在他眼前。

「嗖!」

有雪長劍輕輕一抖,一道劍芒朝著破綻劈斬而去。

「咔……」

主峰岩石上延伸出一條不自然的裂紋,在裂紋內的石頭都化為碎片。

這主峰終究極為龐大,破綻雖然多,但並不集中,即使斬中破綻后亦只能摧毀一小部分。

羅嫣雙手並指,輕輕抬升,血紅色的媧影浮現在她身後。

媧影的雙手蔓延出無數紅色能量絲,朝著下風抽打而去,每一次抽打之下,都能綻放出無數石屑,威勢驚人。

「嫣兒並未藉助彼岸信物,僅依靠血脈喚出的媧影就爆發出上千神鈞的力量,好強……」羅征看到這一幕也是心驚不已。

羅嫣在黎山的成長,比自己想象的要快。

不知她又融合了什麼彼岸信物,難怪在面對邪神時,羅嫣都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

女媧族諸女凌空而立,紛紛祭出彼岸信物,恐怖的能量流如雨點一般落在主峰上。

後面的有熊,金烏,神農,離淵,天狼等諸多異族,也在不斷地加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