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子輪到秦洛苦笑了,說道:「是我想的太簡單了。我自己覺得這《道家十二段錦》是好東西,就應該把它推廣開來,讓全民受益——隨著生活壓力的提高,亞健康人群也越來越龐大。上次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報道,甚至提到『全民亞健康』的標題。可見大家也都意識到它的危害性,卻沒有很好的解決辦法。」

「是啊。」厲永剛感嘆著說道。「你的心意我明白。你也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過。可是有時候,做一個好人也並不是那麼容易。」

「還有沒有其它的辦法?」秦洛問道。

「也不是沒有。」厲永剛說道。「既然你們都認為這《道家十二段錦》是好東西,那麼證明它確實不會差。所以,我也願意幫你試一試。倘若當真能夠全民推廣了,也是功在千秋。」

「怎麼試?」秦洛笑著問道。「我對這些門路不太懂,校長多多指點。」

「第一,你把《道家十二段錦》的資料整理好,我幫你上報申請,交給上面討論。如果討論能夠通過,也可以在首都醫科大學小規模實驗。第二,交給有關部門驗證,請求他們實驗這《道家十二段錦》的功效。如果實驗效果明顯,也可以進行推廣。第三,如果軍隊武警等相關部門願意用你這個《道家十二段錦》來強身健體的話,再來學校推廣就有了說法——呵呵,這屬於走捷徑。」

聽完他的幾條建議,秦洛的眼睛一亮,問道:「如果有軍隊用《道家十二段錦》來強身健體,就可以在學校推廣?」

「那是自然。」厲永剛說道。「軍隊和學生都是國家的未來。國家對這兩塊是慎之又慎。但是,他們也有很多相通的地方——譬如這《道家十二段錦》如果能夠在軍隊裡面使用,而且效果明顯的話,經過改良后也是可以在學生當中使用的。」

「謝謝校長。我明白怎麼做了。」秦洛感激的說道。

「看來你已經想到解決辦法了。」厲永剛哈哈笑道。

「總要試一試才行。」秦洛說道。「不能讓老祖宗給咱們留下來的寶貝就這麼無聲無息的丟失了。到時候咱們的子孫後代都不知道這種東西存過過——即使他們想學習,也沒有了學習對象。」

「說得好啊。」厲永剛說道。「我不知道這件事情也就算了。現在我知道了,就和你一起努力吧。我們多管齊下,看看那一條路最先能夠取得成果。還有,我也準備親自去試一試這《道家十二段錦》,看看他到底有沒有你說的那麼神奇。」

「好。」秦洛說道。「我晚上就把口訣和練習方法給你送過去。然後我再帶你幾圈,很容易就學會了。」

「成。你不是去過我家嗎?叫上你爺爺還有你林爺爺,晚上到我哪兒喝酒。」

「沒問題。」秦洛爽快的答應了。

———

———

燕京機場,貴賓通道出口擠滿了年輕有活力的面孔。有衣著打扮另類的崩克族,有身穿西裝或者淑女裝的小白領,更多的還是穿著學生裝的學生群體。

他們的臉上帶著期待和渴望的微笑,準備迎接他們的偶像到來。即便他們已經等待了兩個多鐘頭,也仍然沒有任何的不耐。如果把等待的對象換作他們的男女朋友,恐怕他們早就發火走人了。

他們有的人手上還舉著牌子,牌子上是一個畫著濃重煙薰妝的漂亮女孩兒。他們的手上拉扯著長長的橫幅,橫幅上面寫著:米紫安,我們愛你!

因為人員過多,機場的保安不得不過來維護現場秩序。這是個好活計,既輕鬆又能夠和大明星近距離接觸,那些保安自然不會拒絕。

是的,他們早就得到了消息,米紫安今天會來燕京參加一個活動。

米紫安是何方人物,竟然能夠吸引這麼多人的圍觀?

台灣的R&B天後,風靡亞洲的流行教主。所有娛樂記者瘋狂追逐的對象,新生代歌壇的代表人物之一。當然,也是唯一。

一個娛樂圈內部人士的話最能證明她此時的價值:現在做一場演唱會的成本越來越高,很多明星其實是不賺錢的,大多數時候都會讓贊助商家賠錢。但是,只有一個人的演唱會不僅不會賠錢,而且會大賺特賺——她是米紫安。

當一個戴著大墨鏡遮住了半邊臉滿頭小辮隨著她走路的起伏而上下跳躍的女孩子在幾名助理的陪伴下走出來時,全場沸騰了。

「米紫安——她就是米紫安——只有米紫安才會梳這樣的辮子——」

「啊——米紫安來了,太漂亮了——」

「米紫安,我愛你——」

人群開始騷動,有粉絲想要往前面擠,早就準備好長槍短炮的記者們也開始霹靂啪啦的按動著快門。擔心米紫安受到驚嚇和傷害,跟在她身後的幾名安全助理立即分佈在她的前後左右,把她牢牢的圍攏在中間。

因為米紫安的合作方提前泄露了消息,米紫安本人也沒有故意隱瞞,所以,前來接機的人數也實在太多了一些。又有機場其它圍觀群眾的加入,米紫安所在的那個小圈子壓力越來越大,有種被人攻破的危險。

四名安全助手擁著她向出口走去,可是前面的人實在太多,記者又舉著話筒過來採訪,根本就沒辦法挪步。

「米紫安,你是第一次來燕京參加活動,現在的心情怎麼樣?」

「米紫安,據傳你這次和帕蒂羅合作薪酬達到了八位數,是真的嗎?」

「米小姐,見到這些熱心的粉絲,你想對他們說些什麼嗎?」

米紫安的助理也知道如果一句話不說的話,可能很難走出機場。於是和米紫安商量了一番,提出可以讓米紫安講幾句話。

聽到米紫安要講話,那些媒體記者一下子就發揮出了超乎常人的潛力,抱著自己吃飯的傢伙搶佔了最有利的位置。這樣一來,反而把那些粉絲給擋在了後面。

米紫安面對著面前花花綠綠的話筒,說道:「很感謝大家來接機,也很感謝有你們這些朋友的支持。我喜歡燕京,因為燕京有我很好的朋友。我這次來,次要工作是合作,主要任務是訪友。」

(PS:求張紅票!!!) 「讓姑娘見笑了!」秋彥聞言,無奈的答道。

雖然對王月蓉的行為相當失望,但她畢竟是景陽學院的人,他也不好在外人面前多說什麼。

「秋學長,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也進去吧。」蘇魅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開口提議道。

聽到這番話,眾人頓時回過了神來。

時間的確已經不早了,為了這件事,他們足足被耽擱了半個時辰。

「的確是該進去了。姑娘請!」秋彥聞言,笑著答道。

蘇魅點了點頭。幾人邁出腳步,正當朝群英樓走去,就在這時,一直站在旁邊沒有出聲的蘇家二小姐,竟然動了。

見眾人要走,蘇家二小姐終於鼓起勇氣,衝到了蘇魅與莫瑾軒面前。

「這位妹妹,還有這位哥哥,請留步!」蘇二小姐顫著身子站到兩人面前,弱弱的開口道。

見她開口,一眾人等不禁全都停下了腳步。

「秋學長,時間已經不早了,你們先去用餐吧。」被少女喚住,莫瑾軒愣了一下后,朝秋彥說道。

秋彥聞言,點了點頭。

時間的確已經不早了,再說蘇家小姐要找的人是他們倆,他們的確不適合再留在這。

「好。」

秋彥帶著景陽學院的人進去了,不過皇甫雲天三人卻沒有離開,一直站在蘇魅身側。

「什麼事?」見少女擋住去路,蘇魅淡淡的開口道。

「那個——這位妹妹——剛才——剛才謝謝你了——」見蘇魅開口,蘇嫣然一臉緊張又羞怯的回答道。

蘇魅聞言,斜斜的看了她一眼。

「謝我?謝我什麼?」

她倒想看看,這位蘇家二小姐會說些什麼。經此一出,她究竟有沒有明白些什麼。

「謝謝你救了這位同學!我知道這位同學不是故意摔倒的,若不是你,他就要因為我而受冤了,真是對不起!對不起了!」蘇嫣然聞言,當即羞怯的解釋道,說著說著,竟眼淚汪汪的向兩人道起歉來。

見此一幕,幾人皆呆住了。

楚靈芸雙眸大睜,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來。

蘇家還有這種奇葩在?!

蘇魅聞言,眼皮也微抽了一下。

這蘇嫣然身上並無半點靈力波動,她出現在這,定不會是參加武鬥的。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葯香味,應該是一名煉藥師。

莫非是因為常年煉藥,所以腦袋才如此不靈光。還是說蘇家將她保護得太好,所以才這般單蠢。蘇魅忍不住如此想到。

不過說到保護,她身邊除了朱丹之外,竟無一名蘇家人在。究竟是蘇家人太過放心,還是那女人蒙住了所有人。

不管是何原因,反正不關她的事。蘇魅眸光微閃,很快便懶得再去深究了。

「嘖嘖——蘇二小姐,難道你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向小魅兒道謝又道歉的么?」楚靈芸一個忍不住,率先開了口。

蘇嫣然聞言,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見她竟然點頭,楚靈芸不禁撫了撫自己的額頭。她看了少女一眼,又看了蘇魅一眼,心中暗暗嘆了口氣。

同是蘇家人,怎麼差別就這麼大呢。

「若是如此,你的謝意我接受了,進去吧。」蘇魅懶得多說什麼,淡淡的開口道。

「不——等等——」 見她要走,少女頓時急了。

「這位小妹妹,還有這位哥哥,剛才是嫣然給你們惹麻煩了。我哥哥說過,若是麻煩了別人,一定要好好道謝。這是嫣然的一點心意,希望你們能夠接受,雖然只是三品丹藥,但已經是嫣然能煉製的最好的丹藥了。」蘇嫣然急切的從袖中拿出兩隻瓶子,眼巴巴的朝兩人遞了過去。

三品丹藥——

聽到蘇嫣然的話,幾人吃了一驚。

「你是三品煉藥師?」楚靈芸驚訝的問道。

蘇嫣然點了點頭。

「還真是!你才多大?」楚靈芸忍不住再次問道。

「我——十六了——」少女怔怔地回答道。

「原來還是個煉藥天才呀!」楚靈芸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嘆。

乖乖——才十六歲就已經是三品煉藥師了,這蘇家二小姐的煉藥天賦當真非同一般。

要知道,煉藥非同修靈,晉級速度十分緩慢。十幾歲不過是煉藥師的入門期,能夠搞通藥理就不錯了。

正常來說,十八歲前能煉製出一枚一品丹藥,就已經很不錯了。二十五歲前能達到三品,便算是極厲害的了。沒想到她才十六歲,就已經達到了三品。

「沒有——沒有——」聽到楚靈芸的感嘆,少女頓時羞紅了臉。

見她臉紅,楚靈芸再次發出了一聲驚嘆。

「天哪,真沒想到蘇家還有這樣的奇葩在。」

奇葩——

聽到這個詞,少女的臉色忽然又白了起來。

「嫣然不是奇葩——嫣然是正常人——」她雙眸含淚,激動又急切的解釋道。

見她如此,眾人微愣了一下,不明白她聽到這句話為何會如此激動。「蘇二小姐,姐姐我沒有別的意思。這個奇葩呢,有時候也指很厲害的天才。比如她,就是奇葩中的奇葩。」見她如此激動,似乎以為這不是什麼好字眼,楚靈芸當即指著一旁的蘇魅向她解釋道。

蘇魅聞言,幽幽的斜睨了她一眼。

楚靈芸見此,朝她眨了眨眼。

「真的么?」少女怔怔地問道。

「真的真的。」楚靈芸連忙答道。

「原來奇葩還有這種意思呀,我還以為是專門指廢物的呢。」少女聞言,鬆了口氣,不過神情之間隱隱還能見到幾分憂傷。

「這位妹妹,還有哥哥,你們快收下吧。」放下心后,少女將手中的瓶子往兩人身前推了推。

蘇魅沒打算接受她的丹藥,正要開口拒絕,忽聽一道聲音自前方傳了過來。

「嫣然,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可是遇到什麼事了?」

有兩道身影從群英樓內疾步走出,看見蘇嫣然的身影,連忙走上前來。

兩人為一男一女,皆身著帝國學院的院服,剛才開口之人正是那名女子。見蘇嫣然身旁有人,且並不是帝國學院的學生,兩人頓時露出了警戒之色。

「嫣然,怎麼樣,你沒事吧?」那女子快步來到蘇嫣然身邊,一邊仔細的打量著她,一邊焦急的詢問道。

很快,那名男子也來到了她身邊。

「嫣然,你沒事吧?」男子同樣開口問道。

「昭陽姐姐,景瑜哥哥,我沒事。」

見兩人過來,蘇嫣然當即露出了一抹微笑。雖然看起來還是有些羞澀,但可以看得出,見到這兩人她很是開心。 第723章、友誼和仇恨!

好不容易掙脫了記者和粉絲們的追逐,在安全助理的護送下坐進了合作方派過來迎接的房車,米紫安的經紀人埋怨的說道:「紫安,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你當著記者和粉絲的面把訪友排在工作前面,合作方一定會對我們有意見的。」

米紫安這次的合作對象是情侶世家帕蒂羅,這家總部設在義大利的公司主要以經營情侶戒指、鏈子、手鐲以及耳環等一類金銀珠寶飾品為主,在年輕人中有著很廣泛的知名度。

他們選擇了同樣在年輕人中影響力極大的米紫安,正是為了藉助於她的影響力和與眾不同的風格來穩固市場。譬如,法國的一家同樣以情侶飾口聞名於世的公司剛剛宣布將要進軍華夏市場,到時候他們不可避免的會受到挑戰衝擊。

米紫安聽了經紀人的話后,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本來就是我真正的想法。再說,他們為了炒作故意把我的行程透露出去,難道就不怕我生氣?」

「可是人家是出錢方,是大爺。我們要客氣一點兒。」

米紫安撇了撇嘴,說道:「它們打我一巴掌,我就要還他一巴掌。他們不尊重我,也別想要我的尊重。它是別人的大爺,和我沒有關係。誰愛侍候誰侍候去。」

「你——」經紀人努力的把肚子里的火給憋了回去,說道:「好吧。既然那些話你已經說出口了,現在也挽回不了。兩邊都有錯,那事情就算揭過去了。但是有件事我不得不和你商量商量。」

「什麼事?」米紫安問道。說話的時候,往嘴裡塞了一塊口香糖嚼著。

「我知道你和秦洛先生的關係非常好,可是你的身份太特別了。你是明星,一舉一動都有無數的人關注著。而且你還要遠大的前途,你能夠走的更高更遠——你也知道,公司在你身上投入了無數的金錢和精力。你們能不能保持克制,不要在燕京見面——或者低調一些見面?」

上次在韓國的時候,米紫安和秦洛一起無故失蹤,電話關機,一整晚找不到人,她差點兒沒被公司給活活罵死。

後來還是米紫安幫忙說話,她才保住自己的位置。如果再發生一次那樣的事情,她就真的要捲鋪蓋走人了。

「看情況吧。」米紫安說道。「和朋友見面還要偷偷摸摸的,不更加證明我們之間有什麼嗎?」

「可是你要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別人肯定會以為你們之間是情侶——你可以不這麼想,那些記者一定會胡編亂造的。」經紀人努力的勸解著說道。

「他們愛怎麼寫怎麼寫。和我有什麼關係?明星也是人,我是為自己活的,管別人那麼多做什麼?」米紫安從來都不願意在這些事情上妥協。也正是她這種獨立獨行的風格讓她顯得是那麼的與眾不同,也走得越來越遠。「再說,明星就不能談戀愛?」

「不是不能談。」經紀人都快急哭了。她怎麼就碰上了這麼一個不聽人勸的姑奶奶啊。「只是現在是你的事業上升期,談戀愛會影響你的發展。以後等到你賺夠了錢想退休的時候,想嫁給什麼人不行?」

「等我退休的時候要是我已經老了呢?」

「———」

米紫安看到經紀人為難的表情,終於還是有些於心不忍,說道:「我會注意的。而且他也不一定在燕京。」

「那就好。那就好。」經紀人終於眉開眼笑。「咱們都是女人,有些事情我都明白。好好的一個人,誰沒點兒正常需求啊?你去見他我也不反對,就是怕把事情鬧大。這個圈子烏煙瘴氣的,可明面上大家不還保持著一個衣著光鮮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