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在之前都反對趙北庭當家主,見到他受了重傷后,更是巴不得趙北庭的傷勢嚴重複發,他們這一脈才有機會登上家主的位置。

「是呀,就算王大師厲害,但也不能幫別人成就元神。」

「住口!王大師的本事,豈能是你們這些人能夠知道的,不知道就閉嘴。」趙靈風冷冷的斜視了那些人一眼。

「沒關係,讓他們說。」王歡輕輕地一笑:「趙北庭,你準備好了嗎?」

「王大師,我……」趙北庭有些遲疑。

雖然他對王歡的實力沒有任何的懷疑,可是讓他修鍊出元神……這對他來說兼職就是在做夢。

如果真的能讓暗勁巔峰修鍊者弄出元神,那這位王大師就太恐怖了,那時候只怕無數的修鍊者都會把王歡視若神明。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趙北庭心裡一沉。

「王大師,我並非不相信你,只是覺的太過於匪夷所思。不過,我這一輩子想要修出元神已不可能,現在有這樣的機會在放在面前,我想的……試試!」

趙北庭握著拳頭,心裡掙扎了許久,突然抬起頭,目光堅定地看著王歡。

跟很多的暗勁修鍊者一樣,一輩子都在為修鍊出元神而奮鬥,如果他心在放棄了眼前這機會,這輩子都別想可能達到那個境界。

而且,以王歡現在的身份地位,不會拿這種事來跟他開玩笑。

「呵呵,你的選擇很好,我會用實際行動告訴所有人,跟我王歡為敵只有死路一條,跟我成為朋友,什麼好處都有可能。」

說完之後,王歡拿出一盒銀針,對著趙北庭交代說:「盤腿坐下,這個過程會有些痛苦,你要忍住,千萬不能鬆懈,不然前功盡棄,你這一身修為也會化作泡影。」

「是,王大師儘管動手吧。」

趙北庭既然下了決定,就沒有反悔的道理,按照王歡的要求坐下。

王歡點了點頭,他的身體和元神同時行動,本人親自用銀針一根又一根的扎進周身大穴裡面,頓時,趙北庭身體裡面的真元變的沸騰起來。

用銀針在他的身體處開拓出另外一條通道,似的真元全部湧入大腦的百會穴。

穴道一開,趙北庭的身體忍不住劇烈的發起抖來,可見整個過程非常的痛苦。

「呼呼呼!」

與此同時,王歡的元神也開始結印,一個一個印法打入他腦海的百會穴里,在他的元神裡面,一副鍾馗捉鬼圖驟然出現。

「轟隆!」

趙北庭自覺得腦袋在這一瞬間爆炸,眼前驟然一黑,短時間裡面什麼都沒看見,隨後又是一片金光湧進他的眼球。

金光之中,他隱隱看到有神靈在他腦海的上空念念有詞,一聲一聲生澀難懂的咒語進入他的腦子裡面,在他腦海的最深處,好像什麼被破開了一樣,如同湖泊中間起了個旋渦,海量的真元湧進那湖泊裡面。

而在湖泊中間,一個拇指大小的人正從湖泊的中間慢慢的升起。

「這……」

儘管痛的死去活來,但是當趙北庭看到這一幕後,心裡卻是狂喜、驚訝、到最後的盲目崇拜。

在外人看來,趙北庭的表現非常古怪。

驟然,他們看到趙北庭的眉心忽然出現一道傷疤,鮮血從傷疤流出,還沒容得他們開口,就看到那傷口出射出一道幽暗的光芒。

光芒之中,一個拇指大小,跟趙北庭一模一樣的迷你小人緩緩地出現。

「我……我去?」

一些趙家弟子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跳了起來。

元神!

這一刻,趙北庭也清晰地感覺到變化,四周的人所有反應,都清晰的在他腦海里呈現,本來他也只是抱著試試的態度,在剛才疼的死去活來的那一刻,甚至升起了放棄的念頭。

而此刻,在王大師的幫助下,他竟然……成功了!

那就是自己的元神?

啪嗒!

趙北庭從地上爬起來,撲通的跪在地上,一臉的激動:

「多謝王大師,王大師之恩,北庭沒齒難忘,今後北庭必將以大師為馬首是瞻。」

到了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以前做的那一切都只是九牛一毛。

這消息要是傳出去,不知道多少人會抱憾終身,為什麼自己當初就沒有想到趙北庭這樣懂事?

「王大師,你對我的再造之恩,北庭永生難忘。」

「嗯。」

王歡坐了下來,沒想到這次嘗試竟然成功了。

獅子王辛格滿臉熱忱的看著王歡,羨慕不已的看著趙北庭,心裡更加堅定了心裡的想法,只要跟著大人多多立功,將來他也有這樣一天。

至於趙家那些不服氣的人,此刻不在有半句怨言,他們清楚一位通神強者代表什麼。

代表著趙家從此以後將會成為華夏頂尖的大勢力。

「你元神剛生,這幾天就好生鞏固,待元神鞏固之後,可嘗試突破。」王歡交代說。

「是。」

儘管他已經晉陞了元神,但是對王歡的態度不僅沒有變怠慢,反而更加的尊敬,對王歡的手段也更加敬畏。

「我最近要出一趟遠門,上京市的事就要拜託你照顧。」

前妻的男人 「義不容辭,王大師請放心,只要有我趙家在,絕對不會讓人踏進驚鴻花園半步。」

旁邊的趙家的那些暗勁長老們更是堆起笑臉,眼巴巴的看著王歡:「王大師,我等也可以保護驚鴻花園,絕不會讓一根草受到傷害。」

看到趙北庭得到的好處,他們哪還忍得住。

「嘿,你們要臉不,當初是家主下的決定,不知道是那些人在背後反對,私下搞小動作。」

沒想到這些長老們這樣不要臉,趙靈風冷冷的譏笑。

頓時,那些人滿臉尷尬。

「好了,都是一個家族的人,一筆寫不出兩個趙字,過去的事不提也罷。」趙北庭揮了揮手,對著王歡道:「王大師,我已經讓備下宴席,還請大師賞臉。」

「好,就當跟大夥離別之宴吧。」

王歡欣然點頭。 寧逸皺了皺眉頭,還有完沒完了。

門外的那個傢伙沒有修為,所以寧逸以為是服務生,心裡雖然不耐煩,但還是走到了門口,把房門打開:「我說過,別再打擾」

話說到一半,寧逸的話就吞了回去,因為門口站著的不是服務生。

而是一個大美女,一個長得非常漂亮的美女。

應該還是一個混血兒,黑髮烏眸,不過輪廓帶著一抹歐美人的風格,但是皮膚又像亞洲人那麼細膩,眼珠子很大,非常養眼。

而且很眼熟。

然後寧逸突然想起來了,這好像是一個明星,而且還是一個很出名的明星,韓麗和華裔混血,不過是個米國人,叫韓櫻,出演過很多部米國大片,在亞洲的話粉絲非常之多。

作為奧斯卡最佳女配,她的演技自然是一流的,不過她最出名的則是她的舞蹈功夫和她的身材。

她能跳各種高難度的舞蹈,身體的柔軟度足以讓人瞠目結舌,什麼反手摸肚臍,什麼反手抹胸,什麼曲臂摸地這種都是小ca色,她可以近乎360度的後仰,把自己的腦袋從雙腿間反轉過來。

而且身材火辣得足以讓人噴血,標準的三十四d加,一米零幾的大長腿。

在好萊塢算是一個美貌和身材與演技都有的大明星了。

最重要的是,她貌似沒有什麼不良的緋聞傳出來。

當然,有很多人都說她和華夏國某個財團的老闆關係很不錯,那個老闆支撐她在米國闖蕩,甚至說她是被的。

而且也因為她長得實在是太有料了,她可以說是很多亞洲男子的幻想對象。

甚至寧逸自己也不例外。

不過當然,和風影若和沐輕雪比,她還是有一些差距的,至少她們兩個女神沒有那麼多的風塵味。

但現在寧逸好奇的是,這會兒她來這裡做什麼?

自己跟她好像是八輩子打不著一桿,根本沒有任何的交集。

「有事嗎?」寧逸盯著眼前這個長得讓人心跳不已的大美女。心臟不爭氣地跳了好幾下,開口問道。

「您是寧逸?」韓櫻開口,用不算太熟的華文問道。

「你認識我?」面對一個沒有修為的美女,寧逸犯不著把自己搞的緊張兮兮的。

「世界頭號男神。我能不認識嗎?」韓櫻身子一傾,胸前的那兩座山峰更加的醒目了,如水蛇一般的小蠻腰也恰到好處地顯露了出來,這種美女一笑一顰都顯得吸引力十足。

難怪她會被稱為影視界的亞洲頭號女神。

寧逸聞言,淡淡一笑。但很快一臉奇怪地問道:「韓小姐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這裡?」

「說來也巧了,剛好過來這裡拍電影,取景,所以也住這個酒店。」韓櫻微微一笑道,「沒想到在這裡居然還能碰到心目中的男神,所以我就冒昧地跑過來打擾了。」

而後,看了寧逸一眼,柳眉微微一挑說道:「怎麼,讓我乾乾在門外站著?說起來,我們算是老鄉呢。我總不能把你吃了吧?」

「老鄉?」寧逸想了一下,笑了,伸手讓她走了進去,「忘了,你是華裔。」

「我不單是華裔,還是南陵人。」韓櫻說道。

「是嗎?」寧逸這個倒真是不了解了,看到韓櫻不客氣地走了進來,也沒多說什麼,示意她先坐,「韓小姐居然還是南陵人?」

「是的。我的父親是南陵人,我母親是韓麗人,祖籍我算是南陵人。」韓櫻笑眯眯地回答道。

「那還真是巧啊,真是老鄉。」寧逸說道。「韓小姐喝點什麼?」

「開水就好。」韓櫻道謝道,不過她也沒坐下來,而是雙手交叉著,四下參觀起了寧逸的房間,「我知道這個酒店有兩套總統套房的,寧先生怎麼住這裡?」

「住的地方而已。不用太講究。」寧逸給韓櫻倒了一杯水,淡淡地笑著答道。

韓櫻道了謝,伸手接過寧逸的水杯,直接就喝了一口:「想不到寧先生這麼出名的一個人物,居然這麼隨和。」

寧逸笑了:「不然韓小姐認為我該怎麼樣?」

韓櫻眨著長長的大眼睫毛,走到寧逸身側,一股淡淡的幽香瞬間鑽入寧逸的鼻翼里,這是沐輕雪喜歡用的香水。

不過眼前這個明星用了,稍微多了一些風塵的味道,當然也很吸引人。

「我以為以寧先生的身份,身旁就算沒有三五十個人前呼後擁的,最起碼也得要有十幾個人隨時伺候著吧?」韓櫻臉上帶著一絲不解的神色道,「可是沒想到,寧先生卻是孤身一人,身旁連個照應的人都沒有。」

「韓小姐你身旁不應該也有一堆的保鏢和助理嗎?怎麼自己一個人跑到我這個大男人的房間里呢?」寧逸直截了當地問道。

韓櫻似乎早就料到了寧逸會這麼問,回答得也很快:「很簡單,因為寧先生是我仰慕的人,你是我的偶像。」

「韓小姐這麼說,我倒是有些受寵若驚了。」寧逸當然不是傻子,事情有那麼簡單的話,那就好辦了。

「寧先生,這次來米國,怎麼一個人都不帶呢?」韓櫻終於坐了下來,一雙大長腿果然是很長,一坐就顯露出來了。

「嗯,那麼韓小姐以為呢?」寧逸反問道。

反正也是無聊,不妨看看這小妞最後到底想做什麼。

「我又不是寧先生肚子里的蛔蟲,怎麼會知道寧先生到米國來幹什麼?」韓櫻微微一笑,接著伸手翻腕看了看手錶的時間,說道,「現在才晚上九點多,寧先生吃了嗎?」

寧逸搖了搖頭:「正準備叫吃的呢。」

「不知道我是否有榮幸請你吃一頓飯?」韓櫻微微一笑,盯著寧逸說道。

「你請客?」寧逸遲疑了一下,隨即笑道,「大明星請客,豈有不答應的道理,不過,我看過這周邊。吃飯的地方好像不多。」

「我知道有個地方,是這裡有名的華式餐廳,很不錯,一起去嗎?」韓櫻說道。

「是嗎?」寧逸微微一笑道。「沒問題。」

韓櫻俏臉微微一喜,隨即站了起來:「那走吧。」

寧逸也不拒絕,他就想看看這小妞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韓櫻好像是真的來請他吃飯似的,兩人出了房間,她的助理保鏢並沒有跟著過來。

下了樓。卻已經有一輛車在等著他們了。

一輛黑色的賓士。

寧逸也沒有多說什麼,看著韓櫻彎腰坐了進去,他自己也跟著坐了進去。

車子開了不到五分鐘就停了下來,寧逸發現已經到了應該是市中心。

當然,這裡的市中心其實勉強也就算個小城市吧,建築物都不會太高,但都古香古色的歐式風格,很有特點。

他們到的,是一家很有華式風格的餐館。

寧逸進去,發現客人還不少。

韓櫻下車前。戴上了墨鏡和帽子,又裹上大衣,不說別人,就連寧逸都有些認不出她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