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事情張武已經從李大海的口中得知了,此刻卻依舊裝著剛聽說一樣,詫異的哦了一聲道:「原來是這樣啊,這我還不知道,昨天『都市心情』的人也來找我幫忙給弄幾間門面,我還沒有來得及去問。」

張子明與趙華一聽心裡頓時一緊。本來機會又少,這又來一個強勁的競爭對手,「都市心情」雖然起步比他們晚,但實力可是比他們強,品牌也比他們好,同等條件下別人自然是要「都市心情」而放棄「麗芙絲」

乾笑了兩聲,張子明道:「『都市心情』啊?我也剛聽說他們要在這裡開店,不過張總,您看,既然今天大家都坐在一起了,是不是可以把這個事給先訂下來?」

張武故作為難的道:「這個今天還真不好訂,回頭我把你們與『都市心情』兩個品牌報給招商部,讓他們盡量給安排一下吧,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實在不行也沒辦法,只能等以後再合作了,畢竟現在商鋪基本上都已落位結束,我們能夠操作的機會也不多了,相信您也能諒解。」

張子明一聽更急了,本來機會就不多,再加一個比自己實力更強的競爭對手,而且人家還比自己先打招呼,這還玩個屁嘛,簡直就是一點機會都不給自己了啊。

正想著呢,張武電話響了起來,張武對兩聲說了一聲不好意思,然後接起電話。

電話是李大海打來了,目的自然是再次問詢一下購買商鋪的事情,通過張武找招商部門這條路昨天已經被張武給回絕了,他認為目前只有購買商鋪這一條路了。

張武沉思了一下道:「商鋪不是不可以轉手,但是價格這一塊現在不好定,要麼等開業以後再談?」

「不用,不用,松林路商業街的發展,通過品牌布局以及區域規劃,我們已經能夠預判到未來的前景,現在談價格已經可以了,張哥準備什麼價格轉手,我老李聽您的。要麼這樣?我等下來您辦公室談?」

張武笑了笑道:「你來,我是歡迎啊,那你過來吧,喝喝茶!」

掛掉電話后,對張子明與趙華歉然笑了笑道:「『都市心情』的李總打來的,也是為了松林路商業街的項目,這兩天時間跑了幾趟了。」

真他媽的,張子明心裡咒罵暗自咒罵一聲,臉色笑的更誇張道:「商鋪好嘛,就是這樣,皇帝的女兒不愁嫁!」

張武笑著道:「好像現在真的是這種感覺,你說我吧,我又不管招商,現在你們這些大老闆都找到我這裡來了,真不知道招商部門要忙成什麼樣。」

張子明心裡明白,自己若是再不拋出底牌,等李大海來了,估計也就沒自己什麼事了,於是狠了狠心道:「張總,你看這樣好不好,松林路商業街給我2間鋪子,我按10萬/年/間來承租。」

現在對外的均價是6萬/間/年,張子明給的這個價格可是高出市場價70%,張武心裡笑了,林凡本來就已經與葉少峰他們打過招呼了,沒必要在這裡搞排他,「麗芙絲」也準備給安排一個位置了,現在張子明出這個價格可是自己送上門來,一方面增加了自己的成本,還會拉升松林路商業街的房價。(未完待續。) 「你是誰?!」美女蛇怪物對著顯露出身形的胖子叱問。

嗯?這下艾琳娜詫異了。但瞬間反應過來,安塔瑞斯的這身胖子模樣,肯定不同於他在龍之谷的造型。就像自己之前通過探知能力看到的,那胖子造型是一種懸浮在真實外皮外面的保護層,連哲別誤發的弩箭都沒有射透。

「我嘛……」安塔瑞斯沒有立刻回答。

他有點猶疑,是否真的透漏身份?但是自己可是決定把這些以前的手下,統統化為進階暗之魔子的墊腳石分數的。

「你就別讓他們猜啦。」艾琳娜一笑,接著安塔瑞斯的話就這麼說了下去,沒有給他多說的時間:「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幫我,也好,殺掉他們的分數,就歸你吧,反正我無所謂。」

艾琳娜的這些話,頓時將怪物們的敵對注意力轉移到安塔瑞斯身上。甚至讓怪物們覺得,這個試圖混入龍之谷怪物內部的胖子,是最該優先幹掉的敵對人族。

「分數?」美女蛇首領一聽愣了下,很快怒道:「殺我們有分數?你們人族好大膽!」

「絲絲絲——」其餘蛇族手下曲起牙齒,發出類似蛇的攻擊類信號。

蜥蜴人們也發出低沉的咕咕聲,同樣是戰鬥的宣言。

安塔瑞斯瞥了禍水東引的艾琳娜一眼,沒有對怪物們做任何解釋。或者說。他根本不屑於解釋什麼。在他眼裡,強大就是有道理。這些註定化為分數的原本手下,沒有什麼聽自己解釋的身份。

「敢冒充我們尊貴的蜥蜴武者!宰掉你這個冒牌貨!」一個蜥蜴人嗷叫著沖向了安塔瑞斯,猛然伸出的銳利粗壯的蜥蜴爪子,在處女宮的燭火下煥發出妖光。

噗!還沒等這個蜥蜴武者竄出三步外,突然他莫名地原地跌倒。

似乎胸口受到某種重擊,迎空噴出了一口紅色夾帶褐黃的鮮血。

好厲害,根本沒看到這個胖子動手啊?!一種怪物心下驚懼。

在眾怪物赫然嚇了一跳的目光中,安塔瑞斯卻心中苦笑。

根本不是我動手的,誰知道這個蜥蜴人怎麼就像是撞上了什麼隱形的東西一樣。凌空怎麼就受傷了?

就算是安塔瑞斯的眼力,也沒有看出怎麼回事。

當然,這是艾琳娜的定鎖之力在蜥蜴人騰空中,定住了他的胸口一個袍扣的結果,於是這個蜥蜴武者就猶如高速中撞上一根鐵棍般受到重創。

「一起上!」美女蛇首領看出對方不一般,白皙的手臂帶動利刃一揮,與手下們一起沖向安塔瑞斯。

不過,美女蛇首領奸詐非常,所有當肉盾背黑鍋的動作都是由手下完成。她只是晃著三尖劍利刃尋隙打算偷襲。站在別人背後。可是她晉身當前位階的重要心得。

另外,她雖然吞噬掉了前任統領。但還沒有得到龍之谷主人的承認,不能稱統領,只能算首領。

可惜,她這種站在同伴奮勇之後,趁隙偷襲的思路對付一般人還不錯,對安塔瑞斯則完全不適用了。

嘭——

當先衝上去的一條蛇怪被安塔瑞斯快如閃電的身形貼近,一拳攻擊到腹部,頓時癱軟在地。

旁邊的蜥蜴武者瞪圓了橙黃的大眼仁,還未來得及驚訝這胖子的速度怎麼會這麼快。又是被胖子一拳打中他的腹部。

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的攻擊。

安塔瑞斯的身影猶如化作一道來回打旋的颶風,砰砰聲不絕於耳。

片刻間,只有美女蛇首領還站在原地了,她根本沒有看出任何破綻,或者說來不及反應。

瞬息之間手下就都被打倒了,她嚇得再不敢動。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特別是剛剛吞噬過原本統領的她。絕對對敵人的實力感覺分明。

在這眨眼之間,她已經看出來這個胖子太厲害了。就算是龍之谷三大統領齊至,也不能保證擋住他的攻擊。

只有大地暴君,龍之谷的主人安塔瑞斯。才有可能與這個胖子匹敵吧……

哎呀呀躺倒一地的十七位怪物強者,沒有一個斷氣的,但片刻間喪失了戰鬥力是沒錯的。

只不過這個胖子出手並不重,憑藉怪物們天生的強壯身體,半杯咖啡的時間就能完全恢復過來。

「唔……」美女蛇首領非常識時務地拋下了手中的利刃,沒有立刻跪地求饒,而是做出一種擔驚受怕的人族小姑娘般的模樣來。

配合上美女蛇人族的上半身那種豐滿魅惑,倒也讓人有種特別的感覺。

只不過,那條猶如足部站著的蛇尾就不能算了。

這個美女蛇首領可要比前任統領的頭腦好多了。

「你自己打,還是由我出手?」安塔瑞斯身影倏忽出現在美女蛇首領身前不到一步遠,雙目漠然地略仰頭看著美女蛇首領。

「我明白!」美女蛇首領毫不猶豫、非常痛快地倒轉自己的拳頭,朝自己肚子上來了一拳。

很快,她痛苦地抽搐著倒在地上。

安塔瑞斯看出她自我攻擊的傷勢根本不重,但也沒有理會,轉向了處女宮守護者。

「如你所願,我已經把她們都打倒了。」安塔瑞斯氣也不喘,雙手抱臂而立,宛如剛剛散步歸來似的簡單。

「「你可別這麼說,我從來沒有讓你把他們打倒。」艾琳娜繼續端坐金台上擺造型。

地龍淡淡一笑,毫不動怒:「但你剛才的話語,那種暗示我與這些傢伙敵對的味道絕對濃厚。我與他們打個熱鬧。你再撿個便宜對吧?」

「你怎麼能這樣認為?誰會這樣打算啊?」艾琳娜翻臉不認賬的本事比誰都厲害,一副態度端正道貌盎然的樣子,不過下一句話很快暴露了她的底子:「萬一你一失手把她們都殺掉了,我可就沒有分數可拿了。」

躺在地上的怪物們愕然聽出,他們原來還真的都是分數啊…………

「你也對暗之魔子的選拔感興趣?」地龍聽到這話可真有點詫異,但轉瞬又反應過來。

她感興趣很正常,雖然是月天使轉生,但從之前的作為判斷,這位公主殿下湊熱鬧的興趣絕對比誰都大。

「當然,如果我成為暗之魔子。不是挺熱鬧的嗎?」艾琳娜一笑,將端坐的佛陀腔調破壞的一乾二淨。

「隨你的興緻了,那麼這一宮我就不干涉了。」安塔瑞斯束手而立,微閉眼睛:「我就是一根木頭,不再動手了。」

艾琳娜點點頭:「也行,不過我要開始的殺傷性攻擊,是地圖武器,你可別怪我。」

此刻,怪物們已經開始逐漸一一站起。安塔瑞斯僅用一層力打倒他們的創傷已經開始復原了。只不過攻擊的餘威仍在,到時給艾琳娜提供了絕好的機會。

怪物們開始刻意地聚集在美女蛇首領身邊。而且不太敢擅自再進攻。這個胖子乾淨利落打倒眾怪物的武技力,讓他們不敢妄動了。

「地圖武器?哦,是群殺傷性吧?」安塔瑞斯聳聳肩膀表示沒什麼:「別忘了,我曾經允諾你刺殺我的權利。來吧,我不會做出還擊,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已經開始了。」艾琳娜臉色重歸眼熟,將原本捏著禪訣的左手一招。

怪物們自覺在處女宮內圍成一小圈,這種評測自己滿月暴漲的能力,又能試探地龍抗性弱點的大好機會。艾琳娜怎麼能放過?

來吧,翔焱與凌流的混合作用,讓我們看看你們有多強!

艾琳娜從剛才開始就已經偷偷做了一些事情,此刻便肉眼明顯化地開始攻擊了。

處女宮中的燭火慢慢地莫名舞動,繼而火焰大作,轉瞬間猶如瘋狂的戰士般跳出了燭火燈台,開始在怪物周圍聚攏。

「……如果僅僅是這種火焰魔法攻擊。遠遠沒有什麼意思啊。」安塔瑞斯仍舊是抱著肩膀,好整以暇地看著處女宮鎮守者對自己開展地圖攻擊,口中還解說般地淡淡說道:「他們都是基本具備大劍師以上防禦級別的傢伙,這種火焰魔法除非禁咒級。否則攻擊無效,僅僅是暖身罷了。」

的確如此,除了那位美女蛇首領出於謹慎外,其他怪物們看到處女宮鎮守者召喚來的火焰的顏色僅僅是紅色,也在最初的擔憂后變得不以為然。

的確,如果用另一個世界的科學評估來說,紅色的火焰溫度只有幾百度,而大魔導師的禁咒級別以上的火系魔法才能達到藍色或白色的火焰顏色,那種程度才對高階怪物有攻擊力。

「先天抗性?哦,這對我的攻擊來說無所謂。非恆溫體質的爬行動物們啊……艾琳娜毫不介意安塔瑞斯的提醒,我行我素地啰嗦道:「我會讓你們知道,你們有強大的身體或武技,而我有自然科學!這句話用東方不敗老前輩的話說,應該是……你有神功,我有科學!嗯,不對,說反了,但無所謂,反正處女宮是向車田正美沙馬致敬的。」

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語似的,艾琳娜說了一大坨安塔瑞斯等怪物們完全聽不懂的話語。

老奸巨猾的安塔瑞斯稍覺奇怪,為何她此刻要說這麼多話?難道在拖延時間等待什麼?

就在這時,只見這位萊雅的公主開始攻擊了,將右手所持的誠實之球改製成的串珠猛地一揮,聲起:「讓你們見識一下最接近神的男人……哦,是最接近神的女人的可怕!……」

艾琳娜雙目猛地大睜,高聲道:「天舞寶輪!」

很快,原本小小的火焰憑空長大許多倍,形成了一個大圈,輪狀結構地將安塔瑞斯與怪物們包在一起。

仍舊是紅色的火焰,這也沒有什麼攻擊力啊。包括安塔瑞斯在內,怪物們都疑惑不解。

天舞寶輪?聽起來很威風的殺招啊,為何會這麼平淡無奇。

這時,艾琳娜的唇角卻露出一絲微笑。

如果是純粹的蜥蜴或蛇,必然能夠察覺到周圍的變化。而這些高階的怪物們,卻察覺不到火焰中的差異嗎?

弄出火焰包圍可不是擺出來好看,而是為了形成特殊的環境啊。

在這個特殊環境中,就讓你們見識到什麼是恐怖……

科學與異能結合的恐怖!

艾琳娜右手串珠一晃,叮噹清脆的少女聲音卻發出了殘酷的話語:

「第一感……觸覺剝奪!」

什麼?第一感?

觸覺剝奪?怪物們莫名聽著少女的話語。

安塔瑞斯也好奇,這是什麼意思?別人的觸感,她的出招能夠剝奪?

沒有任何魔法元素的舞動啊,也沒有任何武技勁力發出,就是那麼揮舞一下串珠,口中喊喝一聲,就能剝奪別人的觸覺?

但很快,異狀發生了。

「啊~~~~」美女蛇首領為首的蛇族怪物們,在兩三秒內突然一個個都癱軟在地上。

是剛被那個詭異的胖子攻擊的傷勢複發?不對!身體的感覺不對!

「尾巴!尾巴沒有感覺了!」一個蛇族武者癱在地上,愕然地雙手不斷自己摩挲著賴以支撐身體的尾巴。

此刻他撫摸尾巴,自己卻沒有任何感覺。

不,何止是尾巴,就連手臂也開始變得沒有感覺了。

「我的手……我的手臂……」癱在地上的蛇族武者又注意到自己的手臂有問題。

美女蛇首領聞言也覺得有什麼異樣,待觀察自己的手臂,甚至於發出一聲難以遏止的驚呼。

她也發現自己白皙水嫩的手臂,正在不斷萎縮般的皮膚不斷變皺,轉瞬間變得猶如老婦人的乾枯手臂似的。

蛇族們都驚呼聲聲,發現了同樣問題。

安塔瑞斯也發覺,自己的手臂似乎也有些遲鈍感。

怎麼回事?雖然周圍變得很熱,但是這種溫度也就是將水燒熟的溫度,絕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

而且這些蛇族為何站不住了?他們的尾巴上細小的鱗片好像老松樹皮一樣,顆顆鱗片乾裂,怎麼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第一感……觸覺剝奪?!

是的!

觸覺……剝奪!!!(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這是送上門的,張武自然不會拒絕,但還是假裝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哎,難得張總這麼有誠意,也罷,你們就直接去找葉總簽約吧,我回頭會給他打個招呼的。」

打什麼招呼?當然是告訴葉少峰按10萬/間/年簽約了,之前林凡只有電話告訴葉少峰沒有必要排他,將所有競品都擋在門外,估計葉少峰還準備按6萬/間/年對外出租呢。

張子明與趙華不了解這裡面的情況,千恩萬謝的,一再稱中午要請張武吃飯,表示感謝,張武笑著道:「到我這裡了,哪裡能讓你們請客,如果不介意的話,稍微坐一會,等下『都市心情』的李總來了,我們中午一起吧,我來做東。」

與李大海一起?要是松林路商業街的項目沒定下來,他們肯定不願意跟李大海一起吃飯,競爭對手嘛,現在見面多尷尬,不過現在自己的事情已經定下來了,再見李大海完全就是居高臨下了嘛,於是便答應了中午一起吃飯。

這期間,張武出去打了個電話,不一會過來告訴兩人已經跟葉少峰打過招呼了,兩人直接去簽約就可以了,這一下,張子明與趙華更是鬆了一口氣,同時心裡有些小激動,畢竟這還是他們的第一家直營的街鋪店。

閑聊了一會,李大海就到了,進門一看還有人在就是一怔,孫志國跟在後面,看到張子明與趙華在,臉色頓時不自然起來。

當初在「雅熙」的中海步行街三店上,孫志國從中牽線「大明商貿」與房東簽約,拿了大明商貿8萬元的好處費,但簽約之後,原房東因為許思要購買這間商鋪,而選擇了與張子明違約。結果張子明財鋪兩空,事後問孫志國追要這筆好處費,孫志國卻以他已履行了他應盡的義務,將合同給簽下來了,至於後期的事情,與他無關的這個理由拒絕歸還這8萬元,此後雙方便鬧得很不愉快,甚至有點反目成仇的味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