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竺興修和仇正合兩人又不約而同的消失了。

這也就說明他並不是過來找麻煩的。

但這麼晚了過來,想必是有什麼急事也說不定。

“塵雪,你隨我來。”凌天低聲說道。

穆塵雪便跟着凌天朝着絕情山後山走去。

“師父,不是要下山嗎?爲何到這後山涼亭來?”

“重明鳥。”

就在穆塵雪疑惑之際,凌天的這一聲足以回答她的問題。

因爲他們選擇在這絕情山下見面,定然不會隨意到光明正大的找個地方站着就聊了。

而是會選擇偏僻,易於隱藏的地方見面。

所以,這個時候讓重明鳥尋找蹤跡就再好不過了。

“上來。”

兩人共乘重明鳥飛入被夜色籠罩的天空中。重明鳥飛得很低,很緩,那雙獨特的眼睛,如同雷達在掃描可疑的區域一般。

穆塵雪倒是沒有把心思放在尋找勾文曜他們的事情上。

因爲此刻她身處在一個星星點綴天空,又盡在咫尺般的夜色天空中。

那麼的靜謐美麗,彷彿墜入星河一般。實在是美不勝收,讓人流連忘返。

就在這時,原本就低飛的重明鳥頓時往下掠去。雖說速度並不快,但是以它那龐大的身軀,完全就可以說是極爲快速了。

“塵雪,抱緊爲師手臂。”凌天淡然說道。

而且已經站起了身來。

穆塵雪聞言,當即一愣。整張俏臉瞬間發燙,嗖的一下便緋紅了起來。

如果不是夜色已深,這嬌羞的神情完全就暴露在了凌天的眼前。

她緩緩靠了過來,隨即抱住了凌天的手臂。

與此同時,凌天意念一動,重明鳥霎時消失。

噗的一聲輕響,重明鳥化作一股嫋嫋青煙,如同那香爐冒出的煙霧一般,隨風而去。

穆塵雪哪知凌天會在空中就讓重明鳥回去。

嗖的一下,兩人如同隕石墜地一般,從天而降。那感覺不亞於坐驚險刺激的高空跳傘。

穆塵雪哪裏體驗過這般舉動,頓時就像尖叫起來。

但她知道不能,怕嚇跑了勾文曜。畢竟凌天在這麼遠,這麼高的地方就收了重明鳥,就是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的行蹤。

“啊。”

這下,凌天就不太好過了。

穆塵雪就像是報仇一樣,利用自己害怕的勁,可勁的往死裏掐凌天的手臂。

她也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的,把頭埋進凌天的手臂裏,就是一頓猛掐。

這可痛得凌天陣陣低哼,齜牙咧嘴的。

“你,輕點。痛。”

凌天真的覺得自己那手臂都快被穆塵雪掐紫了。

聽到凌天又氣又沒辦法,像小孩子般哭笑不得的聲音,穆塵雪笑了。

偷偷的把頭埋在凌天的手臂裏,就差哈哈哈的笑出聲來。

“原來聞風喪膽,傲然於世的魔道祖師爺也怕疼啊!”穆塵雪心中嘀咕着。

“這小妮子,果然變了。竟然連師父都敢往死裏掐了。痛死我了。嘶~女人真可怕。”

凌天倒吸一口涼氣。

他內心也是清楚,這小妮子肯定是因爲之前被自己訓斥了兩句,心裏不舒服,撒氣來了。

利用絕對領域範圍的掌控力,凌天和穆塵雪安全平穩的落在了樹林的地上。

“師父,對不起。徒兒錯了。徒兒剛纔太害怕了,就使勁掐你。徒兒甘願受罰。”

穆塵雪落地之後就是一副乖巧認錯的模樣。

凌天一臉黑線。

一雙冰冷的眼眸之中,閃爍而過的盡是無奈。

“起來吧。爲師沒事。”凌天淡然說道。

實則那能沒事,簡直痛得就快要咬人了。

“謝師父。徒兒下次再也不敢了。”

聞言,凌天臉都黑了。

這還能有下次?開什麼玩笑!打死我,也不能再發生這樣的事。

“待會如果發生打鬥,記住待在爲師方圓五丈之內。”

“是,師父。”

穆塵雪緊緊跟着凌天朝樹林深處走去。

此刻,她心情神清氣爽的。看着凌天的背影,心中還有點小得意。

誰說不能跟師父動手了?

然而,此刻的樹林深處。

勾文曜正面對着竺興修和仇正合。

“大師兄,你這麼晚過來有何急事?”竺興修好奇問道。

畢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勾文曜絕不會想要靠近絕情山。

現在誰心裏都在擔心師父不知何時會發難,對他們出手。

再加上最近的件件事情都在表明以前哪個師父好像又回來了。

“我想請你們幫個忙。”勾文曜直言。

“幫忙?什麼忙?”仇正合一陣疑惑。

一代人稱一刀修羅的勾文曜什麼時候需要他人幫忙了?

“你們二師姐沈婉清失蹤了。而且已經好多天了無音訊。他們長青閣的一位元老想盡辦法找到了我,讓我看在彼此師兄妹的份上查探一番。”

“畢竟閣主失蹤,這事後果很嚴重。不僅會引來長青閣內部出現內鬥奪權之爭,閣下的勢力也會被別有用心之人一舉吞併。”

“所以,再三思考之後,還是過來請你們幫忙。”

勾文曜可從來不怎麼說話的。這一次竟然說了這麼多,想必也是長青閣的哪位元老的懇求他出手幫忙的原話。

“大師兄是否已經查找過了?”

竺興修猜測一定是勾文曜查探之後,發現根本尋找不到任何線索纔想到了他們。

畢竟他跟仇正合收集情報的能力,在勾文曜看來還是很不錯。

“沒錯。已經找了三天了。從接到長青閣長老的懇求開始。”勾文曜的語氣之中明顯有些着急。

“好。我知道怎麼做了。一有消息,我會即可通知你。”竺興修回答。

仇正合也沒什麼異議。畢竟這可是自己的二師姐。

即便之前在勢力的爭奪上有不少的過節,但是蝕魂殿已經被那青巖山元陽殿所滅。

過去的一切,也就一筆勾銷。

“好!那我就等你們的好消息。”勾文曜正要動身離開。

豈料一道身影竟然從不遠處的樹林裏緩緩走了出來。

他的目光所至,頓時瞪大眼睛,身子更是本能的猛蹬地面而起。

唰!

勾文曜飛躍進入虛空,旋即一下子沒入樹林便不見了蹤影。

竺興修和仇正合見狀,一臉懵逼。

“這大師兄怎麼走得這麼急?”竺興修微微皺眉,心中不解。

仇正合也是疑惑搖頭:“是啊?好像趕着去投胎一樣。”

當他們轉過身來,準備回去的剎那。

兩人頓時怔住了。

而那仇正合本能的腿肚子一軟,噗通就癱坐在了地上。

那副原本凶神惡煞的臉,頓時就變了。

滿面哀容,欲哭無淚。

“師,師父。我們錯了。但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樣的?我們只是在聊天。”

“沒錯,師父。大師兄和我們只是在聊天。並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我和老八對師父的心,那是日月同心,天地可鑑啊!師父。”

……

仇正合和竺興修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默契。

兩人就像是說相聲一樣,你一言我一句的。

賊溜!

“你們三個大男人大晚上的竟然揹着師父偷偷密會。這該當何罪?”穆塵雪厲聲問道。

但這話怎麼聽起來總覺得哪裏怪怪的。

“勾文曜爲何而來?”凌天冷聲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