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龍在天道:「既然天祖都吃了大虧,證明這太初之域太過危險,我們確定要進去嗎?」

「怕個大屌啊!」大金獅沒好氣地道:「有我在,你們怕什麼?再說,這太初之域大得不行,反正有多大老祖我也不知道,我們不要去那些危險的地方就是了。」

陳半山卻是道:「我看我們不進去了,在外面等你就好。」

「草!居然懷疑我的能力,不進去也要進去!」大金獅說著,不在理會陳半山和龍在天,駕著大龍進入太初之域。

這一進入太初之域,九條石龍的速度頓時就慢了一半,此時此刻,大金獅翹著獅子二郎腿,打著口哨,十分的逍遙快活的樣子。

一邊深入太初之域,陳半山心中沒底,這大金獅找什麼司徒胡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托司徒胡宇送自己去什麼天道文明,想歸想,還是沒有什麼用,反正現大金獅太強,自己和龍在天也只是補大金獅控制,走一步算一步吧。

慢慢時入太初之域之後,陳半山發現這彷彿是一片不毛之地,一片洪荒之地,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原始,彷彿來到天地初開的時候一樣。

九條石龍拉輦,這排場那是大得不行,很快陳半山一夥就引起了一些存在的注意。突然之間,在前方,大地突然軟化,最後化為液體,漸漸地,彷彿一片大海一樣,陳半山和龍在天看這個情況,有些害怕,不過看大金獅晃個二郎腿,沒什麼反應,又忍耐下來。

下一刻,那液化的大地之中,漸漸露出九個頭來,每一個頭都是那麼的赤紅,是蛇頭,蛇有九頭,這可是九嬰啊!強大的上古神獸之一。漸漸地,九個蛇頭揚了起來,立在天空,攔住了九龍,看樣子是想打陳半山他們的主意。

大金獅沒有一絲的改變,只是道:「一隻小小蟲子,竟然打老祖的主意,是不是想死了?」

「哈哈哈哈!」那九嬰九個頭同時大笑起來,九個頭異口同聲地道:「好大的膽子,這裡可是太初之域,來到這裡,就得隨時做好死亡的準備。」

大金獅挑了挑眉頭,道:「哪裡來的小毛毛,也敢擋金獅老祖的道,要是不看你一身臭味,老祖我把你燉了,要是再不閃開,便是死。」

「你就是金獅老祖!」頓時之下,這九嬰有些變色。

「嘿嘿,知道就好,還不快滾!」大金獅呵斥。

「哈哈!」這九嬰卻是笑了起來,道:「我聽說過你,相當年,你的確是厲害,不過現在,你不行了,今天我倒是得嘗嘗你的肉是什麼味道。」

這一下,大輦一下子化為一塊大銅板,大金獅人立而起,站在銅板上,看著那九嬰道:「老祖我低調了這麼多年,竟然被這麼看不起,今天就拿你這小小的蟲子來開刀。」

「嗷吼~」

這一下,九嬰九個頭同時大吼,一下子飛天而來,攻擊大金獅。雷雲滾滾,天地撼動,九個蛇口大大地張開,九道顏色各不相同的光芒從九個蛇口中射出來,真襲大金獅,那光芒太過牛逼,一出之後,一切均是消失不見,沒有什麼在這九道光芒這下能夠存在。

見到這個情況,陳半山和龍在天那是怕得不行,這九嬰太強大,有多強大不知道,反正隨便殺自己和龍在天不是問題。

然而下一刻,大金獅出爪,金光一閃,一下爪影飛出去,牛逼得不行拉風得不行,一爪子就把九嬰打翻在地,吐血連連,之前一切的霸氣在這一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九嬰頓時就是震驚了,他聽說過金獅老祖,曾經的金獅老祖據說也是牛逼拉風得不行的存在,不過自從那一次事之後,金獅老祖實力降了太多,已經從頂尖級人物掉落下來,然而現在一交手,沒想到這金獅老祖依然是這般強大,一爪子就把自己打得吐血,頓時之下,九嬰哪裡還敢呆下去,頓時逃跑。

光華一閃,九嬰一下子沒入地面液體之中,而且地面迅速恢復原樣。

「老祖出手!必無活口!」

大金獅說著,大爪子一下子按下地面去,隨之金色的光芒沒入地面,而後大金獅爪子一提,那已經消失不見的九嬰竟然是被大金獅一下子從地面提了出來。

「金獅老祖饒命啊!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我錯了!」

被大金獅抓出來之後,這九嬰那是一臉的恐懼,連連求饒。

大金獅道:「既然你聽說這老祖,就知道老祖的脾氣,所以,你去死吧!」

「啊!饒命啊!」

大金獅不在多話,在他的爪子之上,有金色的火焰噴了出來,頓時之下,被金色的火焰焚燒,九嬰那是大吼大吼,劇烈托掙扎,然而一切都是無用,不到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九嬰便被焚成一股青煙,除了蛇膽,什麼都沒有剩下。

「瑪的!」殺了九嬰之後,大金獅看著九嬰剩下的膽,道:「一隻血脈都不怎麼純的九嬰,竟然敢在老祖面前叫囂,真是找死。」

搖了搖對,大金獅把這九嬰的膽給龍在天,道:「食下之後,一點一點地煉化吸收,保證讓你好處多多。」

陳半山挑眉頭,那可是那東西啊,大金獅這老傢伙居然只給龍在天不分一半給自己,是想故意氣自己嗎?

「你這是什麼眼神啊?」大金獅對陳半山道:「就你這小身板,能承受得住嗎?好歹這條小龍是純種龍,血脈壓製得住,能夠吸收,你是不行的,這九嬰可是仙皇級別,隨便一點血都能夠讓你爆體而亡,除非你找到曾經的肉身。」

「切~」陳半山不屑地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意思是說我想要嗎?真是搞笑,只不過是一隻小小的仙皇級別的小蟲子而已。」

其實陳半山說這話的時候,心都是在跳的,仙皇啊,仙皇是什麼存在!不想要才怪,不過也感嘆,這大金獅也是九逼得不行,一位仙皇級別的存在,就這樣被大金獅輕輕鬆鬆給殺了。

大金獅也是不屑地看了陳半山一眼,道:「老祖我閱人無數,你小子心裡想什麼我不知道嗎?放心吧,有好處老祖會給你的。」

其實說實話,自從上輩子陳半山借了大金獅的東西,之後與天祖一戰,那東西消失不見之後,現在的大金獅實力下降,已經低調了許多,要是不然,這一次大金獅來,怕是太初之域也要被大金獅搞得雞飛狗跳。

「哈哈哈哈!」就在大金獅殺了那隻血脈不怎麼純的九嬰之後,沒多時,一個聲音大笑而起,道:「原來是獅爺,好久不見啊!」

大金獅一聽聲音,咧嘴一笑,道:「獨眼龍!老祖來了不好好接待一下。」

「這是自然,這是自然。」對方這人的語氣十分的恭敬,隨之陳半山和龍在天感覺到天旋地轉的感覺,光華一閃,陳半山幾人便出現在一座山頭上,山頭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處道場,而一個老頭子盤坐在道場中央,乍一看去,這老頭子一身十分的邋遢不說,還真是個獨眼龍。

不說雖說如此,陳半山和龍在天看到這獨眼龍第一眼,就感覺到深深的害怕,這決對不是一個善悲。不過見他對大金獅十分的客氣,陳半山和龍在天很快便鎮定下來。

獨眼龍知道大金獅曾經在太初之域混了一段時間,後來和某一個存在幹了一架,那一架,大金獅弱了一籌,之後便離開了太初之域,也不知道這一次大金獅回來有什麼動機。

當下獨眼龍道:「獅爺,這一次回太初之域有什麼好事?」

「嘿嘿!大大的好事!」大金獅那是表現出很爽的樣子。

獨眼龍一聽,道:「你東西找回來了?是不是要來和那傢伙開戰?」

大金獅道:「那傢伙活不了多久了,不過這一次來不是和那傢伙算賬,要是來找司徒胡宇的,正好問問,這些年來,司徒胡宇那傢伙還在太初之域嗎?」

「哈哈哈哈!」

一提到司徒胡宇,獨眼龍便大笑起來。

大金獅挑眉,難不成這司徒胡宇一個人又搞出來什麼大事情出來了?

…… 見獨眼龍大笑,大金獅道:「不要笑了,趕緊說說是什麼情況?司徒胡宇是不是又把哪個女人肚子搞大了?」

獨眼龍笑了一會兒之後,道:「這司徒胡宇現在可是被人到處追殺,現在確實躲在太初之域。」

「追殺?」大金獅頓時一愣,問道:「司徒胡宇為什麼會被追殺,而且誰敢殺司徒胡宇,不知道我們都是在太初之域混的嗎?」

獨眼龍道:「雖然在太初之域,但動得起司徒胡宇的也是有不少,這一次,司徒胡宇是被司馬家追殺。」

大金獅想到什麼,頓時道:「難不成司馬家那小小妮子司馬皓嵐被司徒胡宇給搞定了?」

獨眼龍道:「何止是搞定,司徒胡宇不但把司馬皓嵐給上了,而且還把人家給拋棄了。」

「草啊!該死的!」大金獅頓時不爽,憤憤不平地道:「司徒胡宇這傢伙,真是不知道好歹,司馬皓嵐老祖我打了好久主意都沒有得到手,他搞定了不說,還把人家給拋棄了,真是活該,難怪被追殺,殺了好。」

「不過也不怪!」獨眼龍道:「拋棄了也很正常,據司徒胡宇講,司馬皓嵐就是想玩玩他而已。」

「算了算了!」大金獅道:「老祖我可沒心思管他做了什麼事,我只想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我哪知道?」獨眼龍道:「司馬家人經常有高手來追殺,那小子躲在太初之域不敢出去,也不知道現在躲在這太初之域什麼地方,不過應該是在深處。不過我知道他可能會去一個地方。」

「哦!什麼地方?」大金獅問道。

獨眼龍道:「最近太初之域來了一個叫洛三娘的人物,估計司徒胡宇去會一會這洛三娘去了。」

「洛三娘?」大金獅回憶了一下,想不起這號人物,應該是後起之秀,當下問道:「這洛三娘是什麼來頭,你為什麼敢肯定司徒胡宇會去會一會這洛三娘?」

「嘖嘖!」頓時之下,獨眼龍那是感嘆,道:「這洛三娘是什麼會來頭不知道,不過是個風騷至極的存在,聽說風姿浪蕩,經常擄掠各種美男子和小鮮肉,不知道有多少小鮮肉遭她的殃。」

「草啊!居然還有這號人物?」大金獅那是震驚,還以為風流好色是雄性的專利,沒想到連女的也有這種人物。

聽到這洛三娘,陳半山也是暗自搖頭感嘆,這林子在了,什麼鳥都有,尤其是這太初之域,還真是一個聚集烏合之眾的地方。此時陳半山只想趕緊找到這司徒胡宇,然而去什麼天道文明,跟著大金獅,不是一件好事。

大金獅想了想之後,道:「那這洛三娘在哪裡,我去和司徒胡宇匯合。」

獨眼龍卻是道:「我哪裡知道這洛三娘在哪裡,要是知道,老會也要去見識見識。」

「淫笑千萬里,騷浪震八荒,覓盡諸天域,難尋洛三娘!」獨眼龍接著道:「這是大家流傳的順口溜,這證明洛三娘此人行蹤難覓,不好找,所以不是一般的人物,也找不到洛三娘,對了,這洛三娘進入太初之域,也是不知擄了哪個小鮮肉,惹到大勢力,被追殺之後才逃入了太初之域。」

陳半山一聽,這太初之域就是點像梁山一樣,都是一幫找不到去處之人才上梁山,不管是大金獅也好,這司徒胡宇還罷,或者說這洛三娘,還有這眼前的獨眼龍,一看都不是什麼好人。沒想到自己居然混這一步,與這些人為伍,真是醉了。而龍在天也是有些不爽,想他高高在上一輩子,現在也是落到這個地步。

大金獅聽了之後,沉默了一下,彷彿是精蟲沖腦,卻是笑道:「聽你說這得么牛逼,這洛三娘想必也是一號人物,老祖我也想見識見識這洛三娘是什麼樣的存在。」

「唉!」獨眼龍嘆了口氣,道:「你和司徒胡宇重聚,不知道哪些天域又要被你們搞得雞飛狗跳了。」

「不說那些!」大金獅道:「這洛三娘在哪個位置?」

獨眼龍指了指東方,道:「從那邊進去的。」

「告辭!」大金獅飛說,帶上陳半山和龍在天往東方飛去。

離開之後,陳半山道:「你這老傢伙,都結交的是一些什麼人啦?」

「草啊!」大金獅不爽地道:「你以為老祖我結交什麼人?剛剛那獨眼龍,是仙尊,你特么這麼牛逼不要說仙尊,找個仙皇出來給老祖我看看。」

陳半山和龍在天一驚,剛剛那獨眼龍老頭子居然是一位仙尊,真是看不出來。

陳半山和龍在天不說話,大金獅又道:「而且像他這種二階仙尊,只能呆在這太初之城邊緣,不敢深入。」

陳半山道:「這太初之域也沒什麼啊?」

「哼!」大金獅道:「你以為沒什麼?那是有老祖我在,要是老祖我不在,你們兩個小毛毛死一千萬遍都不夠了。」

「得了得了!」陳半山道:「我也不想聽你吹牛皮,趕緊找到什麼司徒胡宇,趕緊送小爺去天道文明,你這些狐朋狗友,小爺沒興趣去了解。」

「嘿嘿,老祖我就不送,你能怎麼著?」這一下,大金獅直接威脅陳半山。

「行行行,你牛逼,你給小爺等著。」陳半山那是不爽極了。

大金獅頓時就毛起來,道:「你省省吧,有老祖安排,保證你行能很快強大起來,讓你自己去修鍊,給你一百年的時候,他頂多也是個仙王,還在這裡給老祖抱怨什麼?你的事是大事,老祖的事就不是大事了?切~」

「不要說了,趕緊找人!」陳半山也是有些不爽。

大金獅也不想和陳半山費口舌,當下不在說什麼,不過此時大金獅已經是在腦海之中幻想那洛三娘長什麼樣子,又是何等的放蕩,又有何等的風姿,想著想著,大金獅也是淫笑起來。

越往太初之域深處,壓制越重,氣息也讓人難受,而且還有一種神秘感,這讓陳半山很不解,因為這太初之域看上去除了比較元始比較洪荒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陳半山很快也是釋然,自己境界這麼差勁,自然是看不出什麼門道來,這般想著,陳半山只好沉默。

往內部深入很久之後,大金獅往天空一揮手,一隻金色的獅子身影出現,而且化為千百萬個獅子身影,四面八方地散開翡去。陳半山也不知道大金獅在搞什麼,不過和大金獅有些不各,所以陳半山也沒有問,陳半山不問,龍在天也不問。

其實這是金獅通知司徒胡宇的手段,這麼身影飛出去,司徒胡宇自然能看得到,到時候會聯繫自己。

發出信號之後,大金獅繼續往前飛,慢慢等待司徒胡宇的迴音。

果然,大金獅這一手那是十分的有效,過了許久之後,天空之中竟然是出現一個大美女的身影,正在在大金獅這個方向招手,騷首弄姿。

「嘎嘎~」

看到這個標緻之後,大金獅那是大笑起來,迅速往那個大美女的方向飛去。

看似很近,然而以大金獅的本事,也是飛了很久,終於,來到一處地方,這裡是一片雲海,雲海極寬極廣,雲海之中,一些山水若隱若現,十分的神秘,不過還有一種讓人懼怕的氣自,這雲海看起來很美麗,但絕不是一處善地。

「司徒胡宇!老祖我來了!趕緊出來迎接!」來到這裡之後,大金獅大吼,聲音滾滾出去萬萬里,沒入四面八方,雲海都震動起來一大片。

「哈哈哈哈!老淫棍,我以為你死了呢!」

一個大笑的聲音響起,一個人影從雲海之中飛了出來,陳半山看去,這就是司徒胡宇嗎?看上去有些帥氣,不過他的帥氣已經被他的一臉淫意給遮蓋,一下就是好好色之徒,不過還有一個特點之後這司徒胡宇十分的強大,應該不比大金獅差。

「老淫棍!」

「司徒胡宇!」

這大金獅和司徒胡宇那是臭味相投,二人關係似乎也是不一般,一風面二人就來了一個大大的熊抱。

「哈哈!」抱了一下之後,司徒胡宇道:「老淫棍,這次怎麼來太初之域了?難道又被追殺了嗎?」

「切~」大金獅道:「你以為老祖我是你嗎?玩了人家又把人家拋棄,結果被追殺,又不得不躲在這太初之域來。」

司徒胡宇沒想到大金獅居然知道自己的事,不過司徒胡宇也沒什麼,那是不以為然,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司徒胡宇又看了看陳半山和龍龍在天,紛紛皺起頭來,司徒胡宇實力不比大金獅差,大金獅能看出陳半山和龍在天的來路,這司徒胡宇也是看了出來,此時看著陳半山,司徒胡宇震驚的同時又沉默了少許。

不過感覺到陳半山和龍在天都很弱小之時,司徒胡宇又想不通了,這陳半山似乎不是他所知道的陳半山,倒是龍在天的真實身份讓司徒胡宇有些好奇,不管怎麼樣,陳半山和龍在天被大金獅一起帶來,司徒胡宇感覺到一些凝重。

回過神來,司徒胡宇道:「那又怎麼了?你倒是快說說,你這次來幹什麼來了?」

大金獅道:「不幹什麼,聽說洛三娘的事,來見識見識。」

這一下,司徒胡宇不悅起來。

…… 「阿爾法:模糊的漢字已經修復完畢…..」

小神立馬看到投影顯出的一排排漢字,臉色也是大吃一驚。

2890年,最後人類離開地球后,地球上的異形生物,在一次核能源攻擊后全覆滅,人類的所有文明,包括地球上的生態系統全部遭到毀滅殆盡,我是地球上僅剩下的唯一的人類,30年後的這一天地球的板塊開始發生了變化,當我醒來時候地球翻天覆地變化,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異形生命體,我也並不知道在哪,如果有存活下來的人類一定要找到我,我也不知道還能活多久。

「核能源爆炸!為什麼老爸他沒提起過呢!難道連他也不知道?」

「還有整個原始星地球遍地瘡痍是核能源造成的!」

小神看著這幾句話可以是說是對方一個自述經歷,地球上唯一活下來的人類。

夏依若好奇的問:「小神你說都快七百年,你認為他能活下來嗎?」

小神看著她搖了搖頭說:「不確定,不過這是原始星地球,生態系統覆滅的歷史見證者,依若讓我覺得很奇怪的是,他留下著幾句話中提到異形生物曾被那次核能源爆炸覆滅過一次,相當於地球就已經很徹底的摧毀過一次。」

「是的……你是不是想說現在原始星地球上的異形生物,還有哪些其他異形獸怎麼來的對嗎?」

「聰明,也包括你和依依他們到底怎麼誕生的,還有那地下詭異的實驗室,按照這位人類他說的一樣異形生物徹底被覆滅,那你們是屬於僥倖的活下來!還是一開始你們就在就已經在那地下研究了,還是有人來不及帶走呢!」

夏依若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我蘇醒過來的時候就在地下洞穴里,然後那些亞洛克就已經在保護我們。」

「依若坦白說,我體內有著原始異形的生物基因就是跟你身上是相同的,你一次見到我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