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人的實力,都達到了五段法宗的級別,而且各自的勢力之中,還有其他的法宗強者,所以,這兩個勢力,基本代表了周圍的最強勢力。

兩人一旦開始競價,其他的那些勢力,敢繼續跟價的,也基本沒有了。

也就是說,這五行馭獸術,基本會落入兩家之中的某一家手裡。

「哈哈,夜骷門主,我們飛仙齋的財力,就不用你來操心了,你還是趕緊想想,這八百萬花出去,你該怎麼往回賺吧!九百萬!」

面對夜骷的諷刺,慕容飛仙自然是不會迴避,直接將價格,提升一百萬。

九百萬了!

孟雲的最,都要咧開了!

這五行馭獸術,其實並不是什麼法聖遺迹之中流出的,只是孟家在一次圍剿魔獸的時候,偶然在一個山洞之中尋找到的。

得知這五行馭獸術的強悍之後,孟家的人簡直欣喜若狂,可是很快,他們就意識到了危機。

自己的家族之中,並沒有人適合修習著五行馭獸術,而且,若是消息傳出去的話,那麼孟家也將會十分的危險。

所以,孟家才會借著這次的拍賣會,將這五行馭獸術拍賣出去。

也就是說,這五行馭獸術拍賣到的東西,他們孟家,將會是純利潤!

九百萬的金豆啊,孟家就算是將整個成原郡的經濟全部掌握,沒有一年的時間,也絕對賺不到這麼多的金豆。

看來,今天的拍賣會,要賺大發了!

「哼!飛仙齋主果然好魄力,九百萬的金豆,用來買這麼一種用不上的法術,我夜骷佩服佩服!」

「但是,我是不會讓這法術,落入你們飛仙齋的手中的!」

「孟雲,我骷髏門,要求以物換物!」

這個時候,夜骷站起身來,朝著拍賣台上的孟雲說道。 骷髏門與飛仙齋的爭鋒相對,令其他的競價者,紛紛閉上了嘴巴。

雖然大家對這五行馭獸術都極為的垂涎,但是大家也都明白,無論是從財力,還是實力,自己都不是這兩個勢力的對手。

與其胡亂競價,被這兩個勢力懷恨在心,倒不如主動放棄,坐在一邊,看著他們兩家拼個你死我活。

所以,場中除了飛仙齋與骷髏門還在競價之外,其餘的人,全部閉上了嘴巴。

而當競拍價來到了九百萬金豆的時候,夜骷終於沒有繼續跟價,而是提出要以物換物的要求。

由於在剛剛開始的時候,孟雲就說出了這五行馭獸術,支持以物換物的言論,所以,等夜骷提出以物換物的時候,孟雲也沒有絲毫的驚訝。

「好,以物換物,我們孟家自然能夠接受。」

「不過,有句話,我也必須先要說出來,這五行馭獸術,是別人委託我們孟家進行拍賣的,所以以物換物的話,我們必須要徵求法術主人的意見。」

「我們孟家可以保證,對大家每一位都公平公正,最後五行馭獸術的主人決定與誰進行交換,那就不是我們孟家可以決定的事情了。」

「好了,夜骷門主,您請!」

孟雲先是說了一些以物換物的規則之後,這才命令一名侍女,將夜骷帶至了後台。

現場,馬上傳出了一陣陣的嘆息聲。

本來,大家還想看看這夜骷能夠拿出什麼樣的籌碼,來換取孟家的這五行馭獸術,可誰知,孟家早有準備,直接將夜骷帶至了後台。

這樣一來,夜骷的籌碼,肯定是不會公布了,只能等著五行馭獸術,最後會落於誰的手中。

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著,大概十幾分鐘之後,夜骷在侍女的帶領之下,滿臉陰笑的從後台走了回來。

看來,孟家已經將夜骷能夠拿出的籌碼,登記好了。

一邊走,還一邊朝著慕容飛仙投去了一個不屑的目光,似乎這五行馭獸術,已經被骷髏門拿到了一般。

「由於夜骷門主,提出了以物換物,而且,經過徵求五行馭獸術本人的意見之後,這法術,也不再換取金豆了。」

「不知道在座的各位,還有沒有人願意換取這五行馭獸術?」

由於已經有人提出以物換物,所以,這五行馭獸術,肯定是不能繼續用金豆購買了,現在比拼的,就是各個勢力的底蘊了。

只有手中有足夠多的好東西,才能夠在這場以物換物的戰鬥中,獲得勝利。

不過,大家也都聰明,孟雲的這句話,只是說給慕容飛仙一個人說的,畢竟,論起底蘊的話,在場的這些勢力,根本不是骷髏門的對手。

「孟雲老先生,我們飛仙齋,也要以物換物!」

果然,孟雲的話,才剛剛說完,慕容飛仙也站起身來。

這下,又有好戲看嘍!

在場的其他人,一個個興奮的看著慕容飛仙被孟家的侍女帶到後台,十幾分鐘之後,又回到了座位之上。

「好了,現在,骷髏門的夜骷門主,以及飛仙齋的飛仙齋主,都提出了以物換物,而且,我們孟家也將兩位交換的籌碼登記在列。」

「如果其他人沒有以物換物意向的話,那我們孟家,就要徵求五行馭獸術主人的意見了!」

等慕容飛仙坐回原位置的時候,孟雲很快舉起了手中的小錘,準備敲下。

「孟雲前輩請稍等,我也要以物換物!」

在孟雲看來,這以物換物的交易,只會在骷髏門與飛仙齋之間產生,別的勢力,應該不會插手這件事情。

可誰知,孟雲手中的小錘還沒有落下,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說話的,正是朱帥!

其實,朱帥早就做好了以物換物的打算,就連自己能夠交出的籌碼,朱帥都已經考慮清楚了。

所以,現在朱帥才會毫不猶豫的站起身來。

不過,朱帥的動作,落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有些不一樣了。

「這小伙是什麼人,怎麼值錢從來沒有見過?」

「敢和骷髏門以及飛仙齋搶東西,這小夥子是不想要命了么?」

「嘿嘿,不知道這小夥子,身上有什麼寶貝!」

「哎,一個法皇級別的年輕人,就敢這樣逞強,看來要惹禍上身了啊!」

「我不這麼認為,這小傢伙看起來似乎有些柔弱,可是說不定背後就有什麼強大的勢力,不然他也不敢如此行事啊!」

隨著朱帥的起身,周圍的人,頓時開始紛紛議論了起來,看著朱帥的眼神,有佩服,有欣賞,也有憐憫,更有貪婪。

就連坐在最前排的夜骷與慕容飛仙,也忍不住轉過身來,看著一身黑袍的朱帥。

對於周圍的議論聲,朱帥只是淡淡的一笑。

這五行馭獸術,無比的適合自己,所以,不論最後的成功與否,自己都要試上一試。

一名侍女,很快來到了朱帥的身邊,示意朱帥去後台一趟。

朱帥輕輕的捏了捏月檬和娜美的手,讓她們安心之後,緊跟著那侍女行來。

拍賣場的後台,是一個個隔開的房間,在侍女的帶領之下,朱帥很快進入了其中一個房間,而坐在裡面的男子,正是一開場的時候,說話的那名男子。

「這位小友,你是名叫朱帥吧,那緣滅花和離火之精,應該就是被你買下的吧,謝謝你對我們孟家的拍賣會,如此的支持。」

「就是不知道,小友打算用什麼東西,來交換這五行馭獸術呢?」

走進房間,還不等朱帥有所反應,那男子就率先說了起來。

看來,他對正常拍賣會的進程,十分的了解嘛。

既然如此,那自己也不必客氣了,朱帥很快就將納戒之中的那顆土系皇階法術水晶球拿了出來,擺放在了桌子上面。

「這顆水晶球,是一種土系皇階中級法術,這就是我這次的籌碼。」

朱帥站在原地,淡淡的說道。

「一種皇階中級法術?」

聽了朱帥的話,那男子只是一笑。

「若是在平時的話,這皇階中級法術,確實是能讓我有些心動,只可惜啊,夜骷門主和飛仙齋主的籌碼,比你這要好上許多。」

「小友,你身上還有沒有其他的好東西,如果再加一些籌碼的話,說不定那五行馭獸術的主人,還會考慮考慮你的籌碼!」

男子看著桌子上的水晶球,繼續說道。

聽了他的話,朱帥也是微微的一怔。

這名男子的話,雖然讓人有種討厭的感覺,就好像是想要將自己的好東西,全部騙去一樣。

但是他的話,也並不是沒有道理。

那五行馭獸術,雖然只是一種凡階高級的法術,但是只要買下,再用心弄一些精血來,直接就可以晉級到皇階中級的級別。

自己若只是拿一顆皇階中級的法術水晶球去換的話,成功率確實不大。

如此想了想,朱帥的心中,不由的一動,這五行馭獸術,實在是太適合自己了,若是能夠將之拿下的話,那自己的實力,將會提升一大截。

算了,自己就拼一回吧,不然以後,肯定會後悔的。

「前輩說的極是,不過,我渾身上下值錢的東西,就剩下這個了,那我就兩件寶貝,來換一件吧!」

朱帥說著,又在桌子上面,拍下了一張符咒。

六星符咒,天命符,可以在短時間內,提升使用者一段法宗的級別!

這張天命符,是老師留給自己的納戒之中,唯一的一張。

本來,在娜美受傷的時候,朱帥打算用這天命符,從飛塵的手中換取那七曜藤,可是飛塵對自己懷恨在心,沒有答應。

現在,自己就拿這天命符,來換取五行馭獸術吧!

相信,以天命符的強大效果,這內陸之人,也沒有幾個能夠抵擋住這種誘惑。

「這是?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天命符?」

果然,朱帥才剛剛將那符咒放下,房間中的男子,眼睛之中,就閃過了一絲的精光。

天命符,對於法宗強者來說,可是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啊!

似乎是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男子馬上直了直身子,開口說了起來。

「那小友的籌碼,就是這天命符,以及這土系皇階中級法術了吧!」

「這樣的籌碼,已經十分的不錯了,我相信,那五行馭獸術的主人,也一定會好好的考慮考慮小友的籌碼的!」

「這樣吧,你先回去,我將你們三人的交換籌碼交給那法術的主人,讓他來做最後的定奪!」

聽了男子的話,朱帥點點頭,將天命符和那土系皇階法術水晶球小心的放回到自己的納戒中之後,這才在侍女的帶領之下,朝著自己的座位行去。

等朱帥離開之後,房間中的男子,馬上翹起了二郎腿,皺著眉頭思索了起來。

三人的交換籌碼,對自己來說,都十分的有誘惑力,那麼自己究竟該如何抉擇,才能夠將利益最大化呢?

夜骷、慕容飛仙、不知來路的年輕人?

想著想著,房間中的男子,突然露出了一陣詭異的笑容。

對,就這樣弄,我孟家,可從來都不會做虧本的買賣! 跟著侍女回到座位坐下的時候,朱帥還是自信滿滿。

且不說自己那顆皇階級別的土系法術,就單論那張天命符,一般人就很難拒絕了,所以,朱帥感覺自己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由於以物換物,需要與五行馭獸術的主人進行溝通,才能決定最後和誰進行交換,所以,拍賣會繼續進行。

現在,已經是下午時分了,連續數個時辰的拍賣,孟家今日也已經賣出去二十多件珍品了。

而拍賣會,也正式的迎來了最後的一件拍品。

同樣是一名穿著暴露,身材妖嬈的侍女,將一個玉盤放在了孟雲身前的拍賣台上,將上面的紅紗掀去之後,眾人就看到了玉盤之中的一枚通身翠綠的戒指。

這枚戒指,看上去十分的古樸,雖然是由某種玉石製成,但是依舊無法掩飾其上蒼涼而肅然的氣息。

這枚戒指,絕對不簡單!

朱帥雖然不知道這戒指,到底有什麼作用,可是光是看著那戒指的外表,以及從那戒指上面傳來的滄桑氣息,朱帥就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接下來要拍賣的,就是本次拍賣會的最後一件拍品了!」

「作為本次拍賣會的壓軸之物,這戒指,自然是不會簡單。」

「相信,你們其中的一部分人,已經猜出些什麼了,不錯,這沒戒指,就是傳說之中的古炎之戒!」

孟雲握著手中的小錘,聲音低沉,但是卻擲地有聲。

古炎之戒?這戒指,竟然是古炎之戒?

場中所有的人,都齊齊的咽了一口口水,只有朱帥的眼中,依舊是一片茫然。

古炎之戒,有什麼故事么?為什麼大家都是這種表情?

朱帥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因為此時,孟雲已經繼續說了下去。

「我相信,大家或多或少的,都聽說過關於帝神封印的傳說吧!」

「傳說,帝神封印,每隔五十年的時間,都會在大陸上的某個角落中出現,作為帝神隕落之後的遺迹,無數人趨之若鶩,想要從中得到一筆財富。」

「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依舊無人能夠成功的開啟帝神封印。」

「而開啟帝神封印的一個條件,就是這古炎之戒!」

帝神封印!古炎之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