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金色的靈體彷彿是一個嬰兒,又彷彿一是只沒有開啟靈智的凶獸,緩緩的盤旋在洛天頭上。

「木屬性元靈!結!」看到金色的元靈依然凝聚,洛天再次低吼一聲,綠色的元靈再次凝聚在洛天的頭頂之上。

「水屬性……火屬性……」洛天再次低吼,每吼一聲,一隻屬性的元靈便凝聚而出。

七色的元靈彷彿帶著各自屬性上的性格一般,在洛天的頭頂之上盤旋著,彷彿在尋找自己的父親亦或是自己的家一般。

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微笑,伸出手指,一滴精血自洛天手指之上飛出。

「嗚……」彷彿是嗅到了什麼好吃的一般,七隻元氣凝結而出的元靈,迅速的飛到了精血之上,將洛天的一滴精血瓜分乾淨。

吸收完洛天的精血之後,七色的元靈,遜色的縮小起來,化成七道光點,不斷的圍繞著洛天飛飛舞起來,彷彿找到了歸宿一般。

洛天微微一笑,伸出手,七個光點落在了洛天的手中,傳出淡淡的依賴之意,洛天想也沒想,張開嘴,一口將七個小東西,吸收進了體內。

「嗡……」七隻元靈沒有反抗,反而頗有些迫不及待之意,進入到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七隻元靈一進入洛天的體內,洛天臉色便微微一震,七個小傢伙一進入洛天的身體之中,便瞬間變化起來,化成了七條經脈,貫穿在了洛天的體內。

「轟……」洛天彷彿發生了什麼巨變一般,整個人身上的氣勢陡然攀升,一股彷彿是屬於這天地間的孩子一樣的感覺在洛天的心頭升起。

洛天更是感覺到,冥冥之中,自己已然徹底走出了人類的範疇,感覺到現在的自己才扯扯底底是一名修鍊者,這是一種生命層次的超脫。

洛天更是覺得,自己的生命在進入元靈境的一剎那,他的生機壽命,便達到了恐怖的十萬年之久。

「十萬年!」洛天眼中露出感嘆之色,自己居然能活上十萬年,普通的元靈境強者的壽命僅僅是五萬年而已,而自己居然比其多了一倍,甚至隨著自己的修為增加,進入元靈中期後期的話,那麼自己的生機壽命還會增長。

……

就在洛天進入到元靈境的一瞬間,連接北域和東域的北海之上,白衣婦人,臉上卻是露出了狂喜的神色,整個北海在這白衣婦人的大笑之中掀起了滔天大浪。

「吼……」一道低沉的吼聲在婦人大笑之後,從北海的下面傳了出來。

「哼……區區祭魄境的水龍……也敢攔住我的去路……正愁沒什麼禮物送給我的兒子,正好,你卻自己送上門來了!」婦人臉上露出一絲冷淡,長劍出鞘,淡藍色的水屬性元氣猛然爆發。

北海,這個神秘的海域,在這婦人的話音落下之際,三千里的範圍之內瞬間冰封起來,白衣婦人長劍氣勢如虹,狠狠的插進了已經凍起的冰面之上。

……

南域,冰極島,中年人臉上也是露出大喜之色,嘴裡低聲呢喃:「月兒! 神醫嫡女 快點將天兒帶回來吧!」

「去吧,去看看這個小傢伙,用靈身去,這裡暫時交給我!」就在中年人的話音落下之際,一道蒼老的身影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臉上帶著笑意。

「前輩!」中年人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看著這個老人,躬身一拜。

「有我的靈身和你的本尊在此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輕聲開口。

「謝前輩!」中年人身軀激動的有些顫抖起來。

「嗡……」中年人激動之中,身上散發出強烈的波動,在老者笑意的目光之下,彷彿分裂了一般,另外一個中年人,的身影出現在了兩人的視線當中。

「一成的靈身已經具備了元靈巔峰的實力,這些年看來你也長進了不少啊!」老者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看向中年人的本尊。

「這個地方,除了冰川和地下的那個東西,所以心有些靜,有所突破而已!」中年人的本尊看向飛走的靈身,臉上露出期待之色。

「這些年,苦了你們夫妻了,不過,你會知道,你們的付出,一定會有所回報!」老者開口。

「天兒能夠活著,已經是對我們夫妻最大的回報了!」中年人眼中淚光涌動,看向遠處。

隨著洛天的進入元靈境,天元大陸上的各大宗的老祖,也是彷彿感應到了一般,目光看向遠方,一向古井無波的眼神也是有著一絲波動傳出。 第四百四十七章紛紛晉陞!

「嗡……」洛天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溝通了一下天地間的元氣,背後瞬間便是凝聚成一對七色的元氣翅膀。

「好美啊!」冷秋蟬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的溫和,看向洛天身後那巨大的元氣翅膀。

七十年代喜當娘 「吼……」七色的翅膀微微震動,瞬間將洛天帶到了天空之上,洛天仰天一吼,似乎在發泄著,從今以後在也不用縮手縮腳,在也不用躲閃閃,有著一絲實力,前往幽冥宗,將古千雪和古雷接出。

長發飄揚,洛天站在天空之上,微微的清風在他堅毅的臉上微微劃過,一股無敵的氣勢在洛天的身上升起。

冷秋蟬看到洛天如此,一時間竟然有些痴了起來。

「秋蟬妹妹……你居然范了花痴……哈哈!」鄭欣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看向冷秋蟬,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冷秋蟬露出如此表情。

「砰……」回答鄭欣的是一隻穿著黑靴的冷秋蟬的一腳。

冷秋蟬一腳將鄭欣踢飛,臉上卻是火辣起來,這些天自己的情緒波動真的是太嚴重了,但是眼中的視線卻是有些捨不得從洛天的身上離開。

丁笑妍滿臉的苦澀,想到了當初了洛天,自己一而在再而三的得罪於他,他卻沒有跟自己計較,如今洛天已然是元靈境的強者,在哪裡都是頂級的存在,而自己還是停留在化骨後期而已。

「快去吸收,洛天沒吸收完的元氣吧!這個可是好東西!」丁鴻飛驚嘆之中,開口提醒了下幾人。

聽到丁鴻飛的提醒,幾人臉色一正,天空中的劫雲已經散去,只剩下洛天還沒有吸收的元氣,但是隨著洛天停止吸收,也是有這慢慢的消散的趨勢。

冷秋蟬和鄭欣想都沒想,拉起龍寶寶便走進了洛天剛才坐過的地方,運轉玄功瘋狂的吸收起,那逐漸稀少的元氣。

龍寶寶則是小臉露出疑惑的神色,但是天地間的元氣卻是自行湧入小傢伙的體中,速度居然看起來比起冷秋蟬和鄭欣絲毫不慢。

「你們為什麼不去?」丁鴻飛臉上露出疑惑,看著自己的兩個後輩。

「你們也去吧!」一道淡淡的聲音在天空之上響起,落進了躊躇的站在那裡的丁家父女身上。

「謝謝了!」丁笑妍臉上帶著複雜的神色,看了看已經降落在自己身邊的洛天。

洛天點了點頭,對於丁笑妍,他雖然說不上討厭,但也不是特別喜歡。

「小子,當初我就覺得的你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沒想到這才多長時間,你就進入到了元靈境啊!笑妍和你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此接過了吧,這孩子除了驕傲一點,也沒什麼壞心眼。」丁鴻飛看到洛天落到了自己的跟前,臉上露出笑意。

「還多謝前輩當初的搭救啊,否則我洛天沒準當時就死在了那些人的手裡了啊!」洛天開口,臉上帶著笑意,眼中卻是冷光涌動,看向了北昌郡的方向。

聽到洛天的話,丁鴻飛便知道洛天要去北昌郡復仇了,當初他可是親眼看見洛天被追的如同喪家之犬一般,如今洛天已經是元靈境,哪裡會不報復之里。

「小心點,北昌郡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就連我們五大城,都不敢輕易動北昌郡,才定下了只許進,不許出的規矩!」丁鴻飛開口提醒洛天來。

「不過,當出跟你一起從北昌郡出來的那個小子,再次回到北昌郡之後,到是有些作為啊!」丁鴻飛臉上露出一絲感嘆,想到了北昌郡中的吳敵。

當初吳敵進入北昌郡時,自己也曾幫助過幾次,畢竟在丁鴻飛看來,吳敵跟洛天的關係不淺,自己幫吳敵也算是讓洛天欠了自己不大不小的一個人情。

「吳敵么?」洛天嘴角露出笑意,想到了當初那個猛拍自己馬屁的傢伙。

「這小子真的不錯,如今的他已經徹底將北昌郡的外圍統一起來,北冥城的幾大家族聯合圍剿,也沒有將其剿滅,不過最近這小子好像有些麻煩,本來我想出手幫忙來的,但是卻是被遠山叫到了這裡來!」丁鴻飛猛然間想起了北昌郡現在的情況,開口提醒起來。

原來,吳敵在到達北昌郡之後,憑藉著丹藥,不斷的晉級,不斷的招攬人才,如今除了元靈境的強者,他們沒有之外,其他的實力已經絲毫不比北冥城中前三的家族差,幾大家族聯合圍剿了幾次,並沒有吃到什麼便宜,反而折損了不少人之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不知道最近為何,北冥城中的家族們抽了什麼風,居然又開始了對吳敵這一伙人的圍剿,而且居然還有元靈境的老祖出山,去對付吳敵,可想而知,吳敵現在的麻煩有多大。

聽到丁鴻飛的講述,洛眼中冷意涌動,嘴角微微翹起:「希望你們別太過分!」

聽到洛天的話,丁鴻飛不由的身上有些發涼,不過隨後目光就看見了盤坐在那裡的幾人,一股強大的波動,幾人的身上涌動起來。

「吼……」一道威嚴的吼聲在幾人的身前響起,讓洛天和丁鴻飛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

金色的光芒陡然升起,一道金色的長龍出現在洛天和丁鴻飛的視線當中。

「龍寶寶!」洛天沒想到最先突破的居然是龍寶寶,不過隨後也就釋然了,龍寶寶跟自己是伴生的關係,自己若是變強了,那麼龍寶寶自然也跟著變強,反之若是龍寶寶變強了,自己的實力也隨之變強。

只不過,之前洛天和龍寶寶一直被涅槃龍印壓著,這種效果不明顯,如今洛天進入了元靈境,涅槃龍印只算是兩人的一個橋樑而已,那封印之力對於兩人來說微乎其微,所以龍寶寶的晉陞也就順其自然了。

龍寶寶幼小的身軀在兩人的視線當中,瞬間變成了一條幾丈長的金色小龍,雖然只有幾丈長,但是兩能夠感覺到,那金色的小龍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波動,和那龍族特有的威壓。

「十丈……二十丈……」金色的小龍發出陣陣的嘶吼之聲,慢慢的長到了二十丈的距離。

洛天看到龍寶寶的身軀,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心中冒出了一個古怪的想法:「二十丈了,應該能夠在上面站穩了吧!」 第四百四十八章動身北昌郡

龍寶寶的二十丈金色的身軀,在天空之上飛舞了一圈之後,已經變成龍的大眼珠轉了轉,眼中露出調皮的神色,龍嘴大口一吸,一口朝著洛天和丁鴻飛噴去。

「阿嚏……」一口金屬性的龍息朝著洛天和丁鴻飛噴去。

「吼……」彷彿一隻金色的長龍一般嘶吼著,瞬間便出現在了洛天和丁鴻飛的近前。

洛天和丁鴻飛臉上露出一絲詫異,隨後,洛天向前邁了一把,一拳轟散了龍寶寶的龍息。

「蹬蹬蹬……」洛天向後退了三步,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這一下落在丁鴻飛的眼裡卻是不太一樣,洛天的強大,丁鴻飛是看到過的,但是龍寶寶這看似是個噴嚏的龍息,居然能將強悍的洛天震退三步,龍寶寶的強大不言而遇。

「嘻嘻……」龍寶寶嬉笑了一聲,再次化作了人形,落在了洛天的身前。

「長高了?」洛天看到過去還沒有自己腿高的龍寶寶,現在已經長到了自己腰一般的高度,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輕彈了一下龍寶寶的腦袋。

「嗡……」元氣的波動再次傳了出來,鄭欣和冷秋蟬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兩人的身上散發出強烈的氣勢,衝天而起。

兩人的身體之中不斷的發出清脆的響聲,滴滴的汗水在兩人的身上滴落下來。

「化骨巔峰了啊,不錯!」洛天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兩人能夠晉級化骨巔峰在他看來在正常不過。

兩人本就是天才,在化骨後期也有一段時間了,此時吸收了能夠晉級元靈境的元氣,雖然是自己用剩下的,但對於化骨境來說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了。

「哈哈……老子也是化骨巔峰的強者了,只差一步,我就是元靈境!」鄭欣大笑著剎那間出現在了洛天和丁鴻飛的進前。

冷秋蟬則是眼神平淡的,緩緩的走到了洛天幾人的身前,彷彿一切都應是這樣一般。

而當兩人剛剛走過來之後,晚了一步的丁家父女也是紛紛睜開了雙眼,眼中露出一絲驚喜,尤其是丁遠山,進入到了化骨巔峰,讓他開心不以。

而天空中的元氣也隨著兩人晉級,消散一空。

「好了,既然都醒了,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沖著丁家父女抱了抱拳。

「洛兄弟,此次恕我不能前去幫你們的忙了,立水城此時的情況真的不允許我走,還有煉金城,我還要走上一趟!」丁遠山臉上露出一絲冷色,看向了西南方向,那個方向正是煉進城的方向。

「恩,此次是我洛天給立水城帶來的麻煩,我洛天又欠了你們一個大人情啊!」洛天本就沒想丁家父女去陪自己去北昌郡冒那個險。

幾人寒暄了一翻,洛天丁鴻飛兩人帶著冷秋蟬和鄭欣便起身朝著北昌郡的方向走去。

「唉……」丁遠山看向天空中洛天和丁鴻飛一人帶著一個朝著遠處飛去,而龍寶寶則彷彿沒有什麼元氣波動一般,同樣跟在了兩人的身後遠去的身影,輕輕嘆了口氣。

丁笑妍也是同樣如此,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居然升起了一些失落的感覺。

……

北昌郡,每天死人的事情見了太多。

但是隨著北昌郡的外圍形成了一股名叫無天的勢力強大起來之後,便徹底改變了北昌郡的格局。

這個勢力以極短的時間統一了除了北冥城外的所有人,這夥人虎視眈眈,有規律的飄蕩在北冥城外,彷彿一把刀一般架在了北冥城家族勢力的脖子上。

對此,北冥城的眾多家族,終於聯合起來,開始討伐起這股勢力來,甚至出動了元靈境的強者。

吳敵,這個無天勢力的大當家,現在在北昌郡也是聲名大噪,幾乎所有的北冥城中的人都知道,吳敵便是當初北冥城中那個被滅門的唯一後人,但是誰都沒想到這個在他們看來已經死了的紈絝子弟,會發展成這樣,彷彿就是一個奇迹。

但是,此時的吳敵,卻是臉色有些蒼白,四周幾百名手下,將自己圍在了中間。

喊殺之聲不斷的傳進吳敵的耳朵中,四周的手下卻是一個個不斷的倒在自己的腳下。

吳敵的心都彷彿在滴血一般,自己幾千人的勢力,沒想到如今只剩下了幾百人。

吳敵臉上露出冷色,看向萬丈以外高高在上的幾個人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一把藍色的長刀握在了手中不斷的劈出。

吳敵每劈出一下,便有人死或者傷在了他的刀下,但是卻是於事無補,看著周圍幾千名北冥城的家族弟子,吳敵的臉上不敢露出絕望,他怕自己稍微露出一絲絕望的表情,被自己的手下看見,那麼僅剩的這些人也會慘死。

「我投降……」終於有人堅持不住,大喊起了投降兩個字。

吳敵聽到這兩個字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此時若是投降,那麼對於自己這點人來說絕對是巨大的打擊。

「我也投降……」隨著一人高喊投降,一聲聲投降的聲音逐漸在人群之中高聲斷喝起來。

「這群王八蛋!」看到有一百多人大喊著投降,一直跟在吳敵身邊的一個身材瘦弱的年輕人,臉上露出悲憤的神色。

「不怪他們!」吳敵臉上沒有露出絲毫的表情,其實一百人投降,對於吳敵來說已經算是接受的範圍內了,要知道,這裡可是北昌郡!

「投降?我們沒說過要俘虜你們這些廢物,你們真是有著天大的狗膽,居然連我們齊家和三大家族的人也敢動,真以為自己有了點實力就可以翻天了!」而北冥城的人群中有人大聲嘲笑起來。

北冥城的家族一方,彷彿沒有聽見有人喊投降一般,開始屠殺起那些高喊投降的人們。

「死的好,叛徒就該死!」吳敵跟在吳敵身旁拼殺的那個年輕人也是臉上露出一絲開心的神色。

「殺……」一道冰冷的聲出現在了吳敵的耳邊,刀氣縱橫,瞬間劈向了那名青年。

「砰……」衝天的響聲響起,吳敵的身影出現在了已經嚇的有些獃滯的青年身前。

「齊德榮!」吳敵握了握有些顫抖的手,嘴角輕輕的吐出一個名字。 第四百四十九章絕望

「沒想到當初一個小小的廢物居然還能攪起這麼大的風浪,還真是小看你了!」齊德榮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化骨後期的氣息在他的身上傳出。

齊德容的三個兒子,站在自己父親的身後,強大的氣勢也是散發而出。

「完了……」吳敵心中暗自嘆息,如果說他之前不懼任何一個家族的話,憑藉的不是他自己的實力,而是他勢力的人多。

北昌郡中如同齊家這樣排名前十的家族最多也就是一千多人,這還是包括老弱婦孺在內,所以憑藉著自己這幾千人,完全能夠靠著人海戰術將一個家族給圍死。

但是眼下自己遭受到了北冥城中所幾乎所有勢力的圍攻,高端戰力的不足便體現了出來。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齊德榮的對手,但是吳敵心中卻沒有一絲害怕,反而雙眼瞬間通紅了起來,臉上露出一絲狠色,想到了自己的家族被滅便是齊家下的手,洛天的雙眼瞬間血紅起來,吳敵彷彿被仇恨沖昏了頭腦。

一枚丹藥落在了吳敵的手中,那是洛天曾經給他的一枚短時間增加修為的丹藥,但是后遺證卻是出奇的大,那就是最高的修為也就能夠修鍊到化骨巔峰,即使是元靈境的強者吃下之後,藥力過後修為也會跌到化骨巔峰。

吳敵想都沒想,就將丹藥放進了嘴中,反正他知道今天自己已經必死無疑,索性也就豁出去了。

「咔嚓……」吳敵的身體中不斷的發出清脆的響聲,一絲絲裂痕在他的體表之上形成,而吳敵的修為也是瞬間從化骨後期,升到了化骨巔峰。

而吃過丹藥之後,吳敵並沒有停下來,三滴精血漂浮了出來,一口吸下,修為再次攀升一個台階,整個人彷彿胖了三圈一般,似乎隨時能夠爆炸。

「吼……」感覺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強大,吳敵臉上露出一絲獰笑,長刀舞動,一縷刀芒橫空批出,朝著齊德榮和他身後的三個兒子飛去。

「拚命了啊?」齊德榮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同樣長刀劈出將吳敵的刀芒擋了下來。

但是下一刻,齊德榮的眼神卻是微微虛眯了起來,臉山露出一絲不屑。

吳敵的影瞬間出現在了齊德榮的三個兒子的身前,讓三人的臉上微微一愣,不過隨後便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