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前的每一次動手,贏的都是唐一羽。

今天呢?

「你雖然也是九重,但這一次我堅信贏的是我了。」李飛章的劍越來越可怕,劍光席捲的越來越厲害。

「是嗎?你這輩子命中注定都贏不了我。」唐一羽也是自信十足,特別是與方昊天對戰後他更有信心了。

現在動起手來,唐一羽更加有信心,在他看來,李飛章雖然厲害,但跟方昊天差太遠了。

見過了高山,丘陵真的很矮。

「殺!」

這兩個最有權勢的人越打越激烈。

唐家那邊的戰事也越來越激烈,場面也越來越壯烈血腥。

而擂台之上,李青冬和方昊天已經開始決鬥,如果將他們的對戰畫面拿出來跟李飛章和唐一羽對戰的畫面比較的話,大家絕對會覺得唐一羽和李飛章的決鬥太平淡了。

「轟轟轟!」

劍與劍的瘋狂對撞,廣場的人都是震驚到了極點。

大家想象中早知道方昊天和李青冬對戰會很激烈,場面會很大,但兩者真打起來后大家發現比想象中激烈太多了。

所有人以為已經對方昊天和李青冬一戰給了最高的想象,但看了后發出還遠遠不足,遠遠低估了兩者的激烈程度,也低估了兩者的實力之強。

不得不說,李青冬這幾年的成長也很迅速,進步確實很大,比六年前絕對強大了一倍有餘。

「告訴你一件事,現在唐家可能已經完了。」李青冬瘋狂揮劍搶攻,嘴裡怒吼,「要不要我放你一馬,讓你回去看你唐家的最後一面,然後我再殺你?」

他故意干擾方昊天的心,也故意讓所有人知道今天高庸城要變天了。

廣場這片區域果然一片嘩然。

「原來那些動靜就是李家和唐家開戰了。」

大家也終地知道剛才聽到突然出現的大動靜意味著什麼。

方昊天卻是淡然一笑,道:「你李家太高估自己了!你也太高估自已了。」

李青冬臉色微變,但隨則冷笑:「高估?這叫自信。」

「有自信是好事。」方昊天笑著點頭,右手一握便亮出了赤霄炎龍劍,「但沒有足夠實力的自信叫自大。這樣吧,你只要能接我一招,算我輸。」

「什麼?」

李青冬怔住,擂台四周更是瞬間驚呼一片,後面的人因為聽不到方昊天的話故對前面之人的驚呼感到好奇,紛紛詢問,得知后又是一片驚呼,更後面的人詢問前面的人後也是如此。

於是廣場形成了驚呼聲從最近擂台的人發起,一層層的往後,竟然形成了一次壯觀的驚呼異景。

「你這是知道我要的不是你輸,而是要你死,所以你事先找後路,一會認輸就不會丟人?」李青冬忽地笑了,不盡嘲諷,他認為他看透了方昊天的意圖。

李青冬舉起了劍,目神灼灼,就好像一隻惡狼盯上了一隻綿羊,想著一會怎麼吃才更美味。

方昊天也不說話了,緊了緊赤霄炎龍劍,臉色平靜下來,毫無波瀾,天地間的靈氣瘋狂向他涌動。

嗡!

魂幻界悄然籠罩而出。

這是最後一戰了,方昊天要一招制敵,要利用李青冬來震懾整個高庸城,所以他出手很厲害,不想波及到擂台附近的人。

嗖!

方昊天突然暴沖,他正面沖向李青冬。

「一招么?去死!」

李青冬猛地抬劍,然後猛地揮出。

既然方昊天說一招,李青冬不甘示弱,所以這一招全力以赴,不再有任何保留,氣息兇悍到了極點,劍光過處,因為速度太快而與空氣摩擦產生了火花,於是乎擂台之上形成了壯觀的影象。

只看到李青冬揮出的劍光都很快就轉為了火線,因為火線太密,所以觀戰的人看到的是一瞬間,擂台就變成了火海。

此時李青冬也覺得自已彷彿化身為了怒火金剛,要將世間所有惡魔婪毀。

混沌斬魔訣配合他的劍法,他認為叫「混沌婪魔訣」更為適當。

世間之物,無一不可以婪毀。

然而李青冬卻沒有想過也可以理解為他化身為火魔,要將世間萬物盡皆婪毀,盡歸混沌。

在所有觀戰者的目光中,不管是方昊天還是李青冬都消失了,被擂台上的火海淹沒了。

但火海是李青冬的劍招,所以人人所關注的就是方昊天面對這一招的結果。

剛才方昊天說李青冬能接他一招就算他輸,現在似乎要反過來,他若能接人家李青冬一招,人家李青冬就算輸了啊!

「死的連灰都沒有吧?」李青冬確實很自信,他劍招全力揮出發揮完美時,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是我遇到過最強大的對手。」方昊天的聲音卻是突然在李青冬的面前響起,然後赤霄炎龍劍便出現在了李青冬的面前。

很直接的一刺。

潛龍出淵!

最簡單卻也是最快的一招,於方昊天弱小之時便是喜歡用的劍招。

空氣被撕裂但沒有任何聲音,在李青冬的震駭中從火線細隙中刺過來刺進了李青冬的心臟。

火海,瞬間消失,擂台之上恢復如常。

大家看到了方昊天和李青冬。

巨石廣場突然寂靜一片,所有人都盯著台上的兩人,盯著方昊天手中的劍刺進了李青冬的心臟位置。

「啊。」

隨後廣場發出陣陣驚呼,場面由極靜變成了沸騰,有極大的反差。

一招!

李青冬如此強大,但方昊天竟然真的一招就將其擊敗。

「唐龍才是我們高庸城的第一強者啊!」

有一名終極境八重的強者忍不住發出了驚嘆。以他的實力,剛才覺得李青冬的劍招一瞬間就能將他婪毀,他認為李青冬已經是高庸城第一強者,但現在方昊天卻一招就將李青冬擊敗,所以高庸城的第一當然就是方昊天這個冒牌的「唐龍」了。

「你輸了!」方昊天後退,將他撥了出來。

「是的,我輸了,我李家輸了。」李青冬低頭看著心臟位置,不管他如何運氣都難以驅走那殘留的劍氣,他感覺到生命力在迅速減弱,「但你也只是能夠暫時得意罷了。我是不會死的,我現在就去仙魔走廊找我師父,他一定能救得了我。唐龍,我們在仙走廊見面時也許就輪到你接不下我一招了。」

方昊天的內心猛地一震,李青冬竟然還有翻盤的手段?

「嗖!」

億萬分身存檔 李青冬的身周突然有黑霧繚繞,散發著混沌的氣息。

「轟!」

方昊天揮劍暴斬。

但還是晚了,黑霧散去,李青冬已經消失。

「他動用的是什麼寶物,我的魂幻界竟然都攔不住他……他竟然還有一個師父……他的意思是他沒有仙魔令也能夠進入仙魔走廊?」

方昊天不理會巨石廣場此時混騰的場面,人人為他這個第一名而歡呼的場面。他緩緩抬頭看向虛空,他什麼也沒看到,就連靈魂感應力都無法感應到李青冬的存在了。

許久后,廣場的氣氛才漸漸有所淡下。

「唐龍勝!」

台上裁判戴圖這才上前站在了方昊天的身邊,先是向方昊天微笑點頭示意后才大聲宣布戰果。

巨石廣場再度一陣沸騰。

一會,一道人影突然出現然後就飛落到了擂台之上。

這是一個氣息隱晦的中年人,但方昊天一下子就看出此人的實力很強大,也絕對是終極境中頂尖的存在。

此人在方昊天的面前站穩便將一塊令牌遞給方昊天。

「唐龍,恭喜你獲得仙魔令,請你兩年之內必須持令到仙魔山進行最後的考驗,不得遲到,否則要接受三位至高神的征罰。」 這個房間隔音效果是好,但架不住裡面配置了監聽設備,所以之前秦菲咒罵的那些話,一字不差的落在了楚銀南的耳朵里。

現在想起,楚銀南都忍不住搖頭,秦菲這個小妮子真的被東方玉卿那個混蛋寵得無法無天。

遲遲等不到秦菲出來,楚銀南多少有些擔心,於是猶豫著過去敲門。

「秦菲,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秦菲暗自吐槽,你才不舒服,你全家都不舒服!

「我數到三,你再不出來,我可就進去了。」

耐著性子數了好幾遍「三」,但依舊沒有聽到秦菲的回應。

情急之下,楚銀南一腳將門踹開,就看到秦菲躺在不遠處的地板上。

「秦菲,你怎麼了?」

礙於坐著輪椅不方便,楚銀南索性站了起來,緩慢地走向秦菲。

伴隨著漸行漸近的腳步聲,秦菲感覺她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尼瑪,楚銀南這個妖孽居然可以站起來,幸好她剛才只是一個試探,沒敢輕舉妄動。

當楚銀南緊張地將秦菲從地板上抱起來的時候,秦菲慢悠悠地睜開了眼睛,然後裝模作樣地揉著腦袋,後知後覺地掙紮起來,「啊……你放開我,我怎麼進來了?」

楚銀南對秦菲的狀態將信將疑,小心翼翼地走著,「你剛剛暈倒了,有沒有磕碰到哪裡?」

「怎麼可能,你少騙我!一定是你讓人在水裡給我加了料,否則怎麼會暈倒……我要離開這裡。」

秦菲伸手推搡著楚銀南,說話的語氣更是不怎麼客氣。

黑狐跑進房間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少爺,你傷勢未愈,怎麼能隨便……」

擅自下了輪椅也就算了,居然還抱著秦菲那個小辣椒?

有那麼一瞬間,黑狐瞪著秦菲的眼神都帶著毫不加掩飾的惱羞成怒和嫉妒。

「閉嘴,出去,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許進來!」

黑狐鍥而不捨地勸說,「可是這個女人太狡猾了,萬一她又整出幺蛾子……」

「再多說一個字,家法處置!」

幾乎是楚銀南的話音剛落,秦菲就鬼使神差般地摟住了楚銀南的脖頸。

秦菲努力暗示自己:為了早日逃出這裡,逢場作戲罷了,淡定!

楚銀南渾身一僵,即便知道秦菲是故意氣黑狐的,但依舊對她的主動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滿意足。

秦菲眨巴了幾下眼睛后,故意撒嬌道,「我餓了,想吃巴*西葡萄……智*利的車厘子,澳*洲的指橙,還有R國的黑皮西瓜……暫時先吃這些,等我想吃別的再跟你說哈!」

「……」楚銀南但笑不語,但黑狐無疑是驚呆了。

秦菲說的這些水果他都聽說過,除了那個車厘子還算正常之外,其他的幾種水果……讓他該怎麼評價呢?

話說巴*西葡萄也叫珍寶果,是一種長在樹榦的葡萄,估計看了會讓人得密集恐怖症。它的個頭比一般葡萄要大得多,據說吃起來像荔枝和葡萄的結合體。

還有那個澳*洲指橙,是號稱「水果中的魚子醬」的神秘水果。掛在樹上的時候,儼然像一根黑化了的香蕉。可是一旦切開,裡面就像裝了一肚子的魚子醬,看上去是顆顆透明,咬下去卻是蜜瓜汁的味道。

至於那個R國的黑皮西瓜,聽說一年只能長出一百多個,曾經有過一個西瓜拍出將近四萬元的天價……。

哼,秦菲這舉動,顯然就是故意刁難人的。

黑狐有些頭疼,不吝威脅道,「秦小姐,你確定……」

秦菲似笑非笑地看著楚銀南,「既然連點水果都不能給人家提供,不如就送我回去吧。」

「你……」黑狐氣得都無語凝噎,真想把秦菲丟出去算了。這哪裡有半點身為俘虜的覺悟,分明就請了一個祖宗回來!

楚銀南難得笑了,覺得秦菲想用這個激怒他,大概是想多了。

就這麼一點點水果,還不至於吃窮他。

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寵入懷 於是,在秦菲的期待下答應了:「好,我這就讓人去買。」

秦菲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反應道:「我可友情提醒你,我只吃國外進口的,而且還必須是專人買的。」

「嗯,還有嗎?不妨直說。」

楚銀南目不轉睛地打量著秦菲的神情變化,愈發覺得他將秦菲劫持過來是個明智之舉。

聽說東方玉卿那裡都亂成了一團,他要的就是這效果!

秦菲硬著頭皮說,「不如就讓小黑狐狸去買,省得他總在我眼前晃悠,影響了人家的心情。」

秦菲說到最後,還煞有介事地看向黑狐,那意味不言而喻。

黑狐氣得疾步走上前,「你個臭丫頭,別得寸進尺!」

這個秦菲明顯就是故意的,可他家少爺竟然還這麼縱容她?

秦菲頓時瑟縮了一下,繼而掙扎著要躲開黑狐的攻擊,可惜被楚銀南阻止了。 昏婚欲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