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看起來……易雲眼睛一眯,開靈六層?難道是傳說中的同階無敵?

而且這股讓自己感到寒毛倒立的氣息…

莫非是王八…不,王霸之氣?!難道又是一個主角兒?

這方世界什麼毛病,主角光環這麼不值錢,到處都是?

王昊……王昊?可不就是王日天嘛,果然厲害!

「咳咳,你別亂叫,說罷,你有什麼事?」易雲略微收斂了一下思緒。

王昊眼中滿是柔情看了眼縮在易雲身後的何離離,整理了一下語言道:「師父,是這樣的。嫣兒她是我的未婚妻,前不久被邪人擄走,我一路尋來,今天終於找到了,只是她似乎是失憶不記得我了,我……」說罷一臉神情長吁短嘆的模樣。

易雲差點罵出口來,這是來跟自己搶老婆的了?這年頭想娶個女主角真是不容易,一開始是一個青梅竹馬的大哥哥被抓走了哭著喊著要去救他,自己至今都不知道到底是在進行幼女養成還是為別人做嫁衣,現在又冒出個愣頭青來,好事多磨啊。

何離離氣鼓鼓道:「師父,我根本就不認識他!他一進來就說我是他的什麼嫣兒,討厭死了。」

「嗯。」易雲點點頭,正要開口,王昊已經看出來他的表情,眼中露出一抹憤怒道:「師父,嫣兒明顯是失憶了,你為人師表,莫非也要是非不分嗎?」

是非不分的明顯是你小子好不好!

王昊重重哼了聲:「既然如此,在下就向師父討教一番,誰贏了,誰就帶嫣兒走,如何?」

喲嚯,這是強行要跟我敵對了?

這劇本……易雲看了眼兀自還在地上打滾的一群人默默盤算。

莫非是打完小弟然後打大哥,最後引出自己背後的家族,讓他們葫蘆娃救爺爺一般一個個送經驗,助他抱得美人歸,走上人生巔峰的故事?

如果按照劇本里那樣來,妄圖將他扼殺在還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會發生什麼呢?結果肯定是自己被打趴下,然後留下一行血淚之史:

在下雲逸,自幼天賦過人才華橫溢!身經百戰未嘗一敗!打倒過不知多少實力遠遠高於自己的對手,如今居然敗給你一個後輩小子?然後哀嘆一聲「既生逸何生昊」吐血身亡?

嘿嘿,你家雲爺可沒那麼傻!想跟我做對手?老子就不接這個燙手山芋!

而且對於這個難題,已經有個終於變得可愛起來的傢伙替自己出了主意了!

「觸發隨機任務!

己方陣營戰勝任意敵方陣營對手一次,戰鬥雙方修為差別不得超過三個小級別。

完成獎勵:輪迴進度加一,輪迴貢獻一百點。

失敗:被女徒嘲諷一個月!

特殊獎勵:神魂強度加一!」

易雲幾乎要狂笑起來,自己最急需的神魂強度,居然可以這樣給?簡直是天助我也!不過這樣一來,修為差別不能超過三個小級別,似乎還是只能讓何離離上了,她如今進入開靈三層,剛好符合要求!不過失敗處罰看起來很蠢啊!

只是……哪怕何離離同樣自帶主角屬性,想要在修為低於對方的時候戰勝他幾乎不可能,得想個法子…不如…易雲計上心來,於是故作淡然道:「哼,在你眼裡,她就是一個戰利品,誰贏就能拿走嗎?」

他上下掃視王昊,這傢伙的性格囂張,應該與何離離不是同一個流派的,看這暴脾氣,他該是個什麼流派呢?龍傲天流,還是草根崛起流?

脣脣欲動,冷少的獨傢俬寵 王昊被他擠兌,緊張地解釋道:「不是的!我當然是尊重嫣兒的,只不過我要證明,我比你更能保護她!」

「可笑,比我厲害有什麼用?保護她是一個相對的事情,你要比她厲害才行。這樣,如果你能在十招之內擊敗她,我便承認你有保護她的資格,如何?」

王昊聽了覺得此理甚對,點頭道:「有理,就按師父所言!」

何離離聽了一陣委屈:「師父,你又賣我!」

「好徒兒,人生需要前進的動力啊!為了自由,沖啊!只要堅持十招哦,勝利的未來在等著我們!」易雲搖旗吶喊。

周圍原本還在地上哀嚎的傢伙一見又要打起來,於是一個個頓時生龍活虎,迅速從地上爬起來,沒事人一樣躲到邊上助威。

易雲看了大罵,這群二世祖還真是一群王八蛋啊,原來都在裝死啊!

王昊從儲物鐲中唰的拎出一根通體漆黑布滿奇怪紋絡的長棍來,往地上斜斜一指:「嫣兒,出手吧!」他自然有幾分把握,對「嫣兒」的實力誰能比他更清楚,雖然平日對練時輸的是他,可那是為了博妹子一笑故意為之,實際上一招可決勝負!

何離離見他戰意勃勃,素手在腰間一模,紅綾軟劍猶如靈蛇一般在手中舞動,銀光閃爍,心中百變千幻雲霧十三劍的招式不斷閃現,突然踏前一步踩在地上,手中軟劍突然消失無蹤!

驚鴻絕影,飄渺無蹤!

易雲看了忍不住是拍手叫好,這小妮子果然是奇才,只不過看了一路車程,居然是已得這劍法其中三昧!衡山派劍招的宗旨就在於四個字,飄忽不定!說是劍法,其實裡面已經帶了身法路子!

只見何離離身子一倒轉,雙腳連踩地面飛速前進,繞著王昊穿插橫飛,幾乎讓人跟不上她的身形,只覺得王昊身周無一處不是劍影!

正是劍法要訣,變化一字,旨在速度!

王昊看起來走的似乎是剛猛路子,這種靈動身法真是其剋星!然而,只見他手中長棍突然舞動,只在一瞬間,也不知道揮舞出多少棍影來,每一處都精準無比點中何離離的劍勢,將其點偏,這讓人眼花繚亂的劍雨居然是無法近身!

樂正良離易雲最近,他見識也廣,頓時是瞧出了端倪來:「搗山棍?這小子莫非是猴屠殿的人?「

猴屠殿?易雲記憶里立刻回應出來,這方國家名為大周,其中除了大周皇室外,最強大的官方勢力,便是十二屠神殿!猴屠殿便是其中之一!

「猴屠……難道是職業殺猴的?」

王昊長棍與何離離紅綾劍交接了數十下,突然爽朗一笑,身子傾斜躲過一劍,棍勢一變化繁為簡,右手撩動長棍從左腋穿出,強力一擊猛點!

「鐺!」

這一擊力道何其巨大,何離離無奈之下橫劍格擋,軟劍凹進一個極限的弧度砸在胸口,連退七步單膝跪地才止住去勢,眼中滿是不甘,已經落了下風!

「哈哈,這是第一招,猴王探爪!」王昊大笑一聲,大步踏前,欲要一鼓作氣勝下這一場,氣勢逼人!

何離離哪怕是天賦過人,畢竟是經歷的戰鬥不多,這一瞬間居然是被他氣勢所壓迫,一時間居然呆住了沒有動作,眼看他一棍打來,心中焦急萬分,腦中卻渾渾噩噩。

怎麼辦…怎麼辦…這招怎麼對付?我蠻力不及他,現在躲已經來不及,硬接也接不住,怎麼辦?

易雲看的心中大急,這妮子關鍵時刻發什麼呆呢!頓時照著秘籍所述出言喊道:「乙三卯六,進退龍游!」

喊得是步法,說的是招式!

何離離聽了頓時精神一震,依言踏出,居然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這看似必中的一擊!同時身形已經出現在王昊身後,果然是身如鬼魅,百變千幻!

紅綾劍嘩嘩抖動,劃出七道劍光旋繞纏擊,分而複合,隨後再次炸裂,劈頭蓋臉向王昊砸落!她劍法不過入門,此刻用起來,居然是與易雲那日遇到女尼時對方的劍勢相仿!開靈三層,居然發揮出了近乎開靈十層的威力!

眾人同時崇拜地看著易雲,心道天才果然名不虛傳,都不用出手,一句話就能破除必輸之局!

王昊也是嚇了一跳,心道嫣兒失憶后居然是得了奇遇,變得這麼厲害了?心中為她高興的同時棍法再變,猶如千鈞,朝天一棍!

棍劍陡然相交,七道劍光頓時變成一道,原來其他六道只不過是障眼法,真正的威力全在這一劍之上!

「轟!」

地面上揚起的灰塵幾乎都要變成圈形的颶風了,往四面散開衝撞,勁風將眾人逼的後退一步,心中驚駭莫名,這真的是一個開靈六層和開靈三層修士的打鬥?

人比人氣死人,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何離離靈力強度不如王昊,此刻被他仰天擊中,卻身輕如燕般飄然落地,腳步在地上一點身子旋轉如狂花,避過三擊,反手游斗!

王昊畢竟是蠻力見長,遇到何離離變得越發靈動的身法一時間竟然是拿不下她,堪堪鬥了九招不分勝負,他終於急了,這一擊下去再搞不定就不能帶走她了!

收棍站定,王昊渾身氣勢內斂,冒出滾滾黑氣,連眼珠都變得漆黑無比!

「嫣兒,這一下若是不小心傷了你可就對不住了!」

何離離冷哼一聲:「少說大話,看招!」

話音剛落,只見王昊面上痛苦表情一閃而過,整個人頓時鼓脹起來,眨眼睛變成一個一丈多的巨猿,手中黑棍居然也是跟著變長,與他齊高,幾乎頂到了屋頂!

易雲心中泛起波濤,這是綠巨人?險些驚叫出來!

「妖化!」



… 暑假過去了。

小糖果順利進入小學,寧安的工作也逐漸有了起色。

她肯吃苦,工作能力又強,三個月的試用期縮短成了一個月,順利入職。

小糖果自那天晚上之後真得再也沒有見過面具叔叔,她一直守著這個秘密,可隨著時間的飛逝,她差點忘了曾經有一個戴著面具的叔叔陪伴了她好久。

這一天是周六。

寧安見小糖果上小學后表現良好,特地找了個時間帶她去遊樂園玩。

天氣晴好,九月份的太陽不像夏季那般濃烈,寧安微微眯起眼睛,看著坐在旋轉木馬上的小糖果。

小糖果開心極了,做了個「V」的手勢,寧安打開照相機給她連連拍了好幾張照片。

寧安戴著帽子,站在陰涼的地方,一直看著小糖果。

遊樂場的人很多,來來往往到處都是小孩子,不少都是像小糖果這麼大的。

寧安的唇角掛著笑意,沒有散去,她滿眼裡都是自己的女兒。

「寧安?」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

寧安轉頭,竟看到了江辭。

江辭穿得很休閑,白色短袖T恤,黑色短褲,戴著墨鏡,手裡頭還拿著一瓶喝了一半的礦泉水。

他個子很高,寧安在人群里一眼就看到了他。

算起來,寧安已經很久沒有見過江辭。

應該是自從她離開墨修家,她就沒有見過他了。

「江醫生。」寧安打了招呼,「沒想到在這兒遇到你,你……一個人來的?」

「對啊,來散散心。」江辭走過來。

「頭一次見到有大人來遊樂園散心的。」寧安笑了,「你怎麼會在紐約?」

「代表醫院來紐約開會,今天正好休息,就到附近轉轉。」江辭看到了旋轉木馬上的小女孩,「你帶女兒來的?」

「嗯,今天周六,帶她來玩玩。」

「怎麼沒有一家人出來玩?」江辭故意問道。

自上次在海邊看到寧安獨自帶著女兒,他就隱隱約約有所猜測,今天,果然還是她單獨帶著女兒。

「誰規定來遊樂園要一家人的?江醫生不是孤家寡人嗎?」

江辭笑了:「眼睛好了沒有?有沒有不適?」

「謝謝江醫生,已經全好,多虧了你。」

「哦,好了就行,作為一個醫生,最想看到的就是自己診治的患者能痊癒。」

「江醫生宅心仁厚,既然能在紐約遇到,我請你吃飯吧,你不要推辭。」寧安還沒有來得及感謝他。

「行啊,正愁在紐約沒人一起吃飯。」江辭倒不介意。

寧安又陪小糖果玩了會兒。

江辭正好沒事幹,有一些寧安不敢玩的項目,江辭就陪小糖果玩了。

江辭發現這小丫頭膽子還挺大,一點都不怕。

中午,寧安把小糖果交給吳嫂,自己則跟江辭出去吃飯。

江辭倒還是老樣子,率性洒脫,和擰巴做作的宋邵言格格不入,其實寧安也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還能做朋友。

寧安很大方地點了一桌子菜。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著。

「你在紐約呆多久?」寧安問道。 何為妖化?

催動融入自身體內的妖獸血脈,從而短暫擁有妖獸的肉身體魄,可以施展所變化妖獸的血脈天賦,同時還清醒地保留了作為人的意識,這便是妖化!

這部分修士被稱為,血脈武者!

易雲是沒料到這裡的武道居然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連換血都會了,這**裸的是要逆天啊!

同時心中的一些憂慮也算是放下了,這才有點天命之子的樣子嘛!之前他看兩人的拚鬥,雖然王昊表現確實非凡,在開靈修士中算得上數一數二了,否則也不可能打贏自己這一群開靈七層的小夥伴,但是總歸覺得還是不夠強!

他們招式變化再多,但是表現出來的威力還是不夠,至少離易雲想象中的實力相去甚遠,似這般激進派的主角應該是傳說中的「龍傲天」,開靈虐凝元,凝元斬化虛,等到化虛就可以無視歸真境大佬,直接去跟出竅真人叫板了才對。

然而照他之前表現,自己雖然招式上比不過他,但是一對一,實力卻可以碾壓,是的,碾壓!之前他表現出來的實力頂多就跟那三個要殺自己的老鄉差相彷彿,直到現在妖化之後,散發出來的威壓才算對得起「主角光環」四個字,就連自己都感覺到心驚肉跳!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的靈力強度!

來不及細想,那王昊所化猿猴眼睛冒著血紅光芒,渾身布滿了黑色的玄奧紋理,棍影如山,攜無匹威壓砸下,一往無前!

易雲看的三屍神暴跳,不是說妖化時神志不受影響嗎?這小子搞什麼鬼,這一棍子何離離哪裡挨得住,可別把自己的寶貝徒弟砸死了,到時候自己上哪裡哭去?

易雲再也顧不得其他,渾身冒出金色的罡氣,猶如炮彈一樣朝何離離猛撲而去!

什麼比斗規矩,規矩,生來就是要讓人打破的!

何離離也是被這威勢無匹的一棍嚇懵了,不過她之前剛剛經過易雲指點,神清氣明,倒不至於被徹底震懾住,於是身影快速側移,衝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瞬間逃離棍勢籠罩範圍,哪知那黑色巨棍像是長了眼睛一樣,明明即將砸到地面,居然是違背了常理直接橫掃過來!

這麼重的力量,居然是想改變方向就改變方向!這下子何離離體內靈力不濟,眼看是要被勢大力沉的一棍掃中,只怕是難免要落個骨斷筋折香消玉殞的下場,她心中一股不甘之意湧出,不再逃跑!

前方有路卻難行,那便面對危險!什麼道路險阻,什麼困難重重,我自一劍斬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