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林壞,到底在搞什麼!

人家只是握個手而已,他居然當眾說人家手臟。

這也太沒禮貌了吧!

而且人家還是個老先生呢!

唐希月一把推開林壞,怒道:「你神經病啊,滾開!」

「老苗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你別跟他一般見識,他腦子不好。」

說着,她主動伸手,跟苗爺握了握手。

林壞頭皮都發麻了。

他明顯看到苗爺手指彈了一下,一個小黑點朝唐希月的袖口飛了進去。

完了,唐希月也被下蠱了。

這臭婆娘自己找死啊!

苗爺笑了笑道:「對了,今晚張守成張先生也要來參加這個宴會。」

「兩位女士可以多做些準備,跟張先生搞好關係。」

「如果在生意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張先生肯定能幫你們。」

唐希月震驚了:「我天,連張先生這樣的人物,都親自來給岳大哥接風洗塵嗎?」

「岳大哥,你也太厲害了吧。」

唐萱兒也是驚喜起來:「那太好了。」

「正好我的公司要準備上市,但有一道手續遲遲沒過得了。」

「要是張先生肯幫忙的話,那就絕對沒問題了。」

「岳先生,真是太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了。」

岳龍城一臉得意:「都是小意思,不用客氣。」

「既然說好了,那我們晚上見吧。」

他和苗爺一起離開。

剛走,唐希月頓時變了臉,怒斥林壞:「林壞,我知道你嫉妒我岳大哥,可你也要懂一點分寸吧。」

「你剛才的話也太沒禮貌了,幸好我岳大哥心胸寬廣,沒跟你計較。」

「你下次注意點。」

唐萱兒也責備道:「是啊林壞,你再怎麼也不能對老先生說那樣的話,太讓人難堪了。」

林壞深深嘆了口氣。

心道你們知道個六啊,那個苗爺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手裏的人命說出來都嚇死你們。

他怕嚇到兩個女人,只得含蓄地提醒道:「不是我嫉妒這個岳龍城。」

「而是你們跟他根本就不熟,他就對你們這麼熱情。」

「交朋友還是要多留個心眼,有些人越是溫文爾雅,越是衣冠禽獸。」

「我看人不會錯的。」

唐希月:「我呸!你怎麼不說岳大哥是殺人犯。」

「我看你就是嫉妒,你太噁心了!」

林壞吸了口氣:「你不信就算了,別說我沒提醒你,最近你最好別喝酒。」

酒精會刺激蠱蟲。

他不知道苗爺給唐希月下的什麼蠱。

萬一是要命的,那唐希月就完了。

唐希月沒好氣道:「酒會上不喝酒喝什麼,喝奶啊。」

「我懶得跟你說,萱兒,我們晚上見。」

紫筆文學 而想要學到魔法,那就得先找到這個世界的法師們才行,郭威打量了一下四周,都看不到什麼人煙,於是將這個決定權交給了老天爺。

只見他掏出了一枚硬幣,朝著空中拋去,口中輕聲念叨著:「要是正面就往前走,反面就往後走!」

硬幣被接住之後,郭威定金一看,發現是反面,於是他便轉身朝著那隱約可以看到山巒的一面走去。

在走了大約十分鐘之後,郭威發現這地面上開始出現了一些殘破的武器鎧甲,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人類的白骨,很顯然,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戰鬥,死了不少人。

或許是因為死的人太多的原因吧!郭威感覺這裡的陰氣有點重,吹過來的風都有點陰嗖嗖的。

很快,郭威就確定了自己的感覺沒錯,這裡陰氣確實很重,因為他居然在見到了一隻骷髏兵。

在英雄無敵之中,骷髏兵是最為弱小的一階兵種,不過再怎麼說這也是一個原先只存在於遊戲幻想之中的玩意,現在真正見到,郭威還是很受震撼的。

那名骷髏兵身上穿戴著殘破不堪的鎧甲,一隻手拎著一把生鏽的單手斧,還有一隻手則是舉著一面圓木盾牌,一朵微弱的幽綠色魂火在其顱腔之中閃爍著。

而就在郭威打量對方的時候,那名骷髏兵似乎也聞到了生人的氣息,立即轉身朝著郭威所在的方向看來。

在確定不遠處的確實是一個活人之後,這名骷髏兵的魂火損失閃爍得更加激烈了,邁開了雙腿就向著郭威衝來。

而就在這時那骷髏兵頭上原本顯示為白色的中立字樣也隨之變成了血紅色的敵對字樣。

郭威現在手上連一個像樣的武器都沒有,四處掃視了一圈,只能是從地面上拔出了一把只剩下半截的斷劍。

這把斷劍同樣嚴重鏽蝕了,郭威也不知道這玩意還能不能用。

此時那骷髏兵已經是迅速的衝到了他面前,根本就沒什麼時間讓他去找更加趁手的武器了,說起來這骷髏兵雖然其他方面都稀爛,但是在速度方面卻還真是不錯,都比得上一些體校裡面專門連田徑的體育生了,這可能是因為原本的一身血肉內臟都已經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副骨頭架子,體重減輕了許多的緣故。

衝到了郭威面前的骷髏兵抬起了右手之中的單手斧就向著郭威腦門劈去。

郭威見狀趕忙抬起手中的斷劍格擋,鐺的一聲金鐵交鳴聲過後,郭威穩穩的擋住了骷髏兵這一擊,看樣子這骷髏兵雖然敏捷屬性不錯,但是力量屬性卻還不如他這個普通人,不然這全力一斧也不會被郭威輕鬆擋下。

不過就在郭威因為擋住對方攻擊而暗自鬆了一口氣的時候,那骷髏兵卻是又抬起了左手,用圓盾向著郭威胸膛狠狠撞來。

郭威猝不及防之下被撞了一個正著,頓時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將郭威撞倒之後,這骷髏兵再次抬起了單手斧,就要對著郭威脖頸劈去。

不過郭威卻是先對方一步,用手中的斷劍用力劈向了對方的左腿。

斷劍劈砍在骷髏兵左小腿之上,劈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那骷髏兵也因為左小腿嚴重受創而無法站穩,同樣摔倒在地。

郭威趁機抬起斷劍再次對著對方腦袋劈砍而去,這骷髏兵顱腔之中的那朵魂火明顯是對方要害,只要將其打散,這骷髏兵應該就掛掉了。

不過這斷劍實在是鏽蝕得太嚴重了,劈在骷髏兵那堅硬的顱骨之上,不僅僅沒能將顱骨劈開,反而自己倒被崩出了好幾個缺口。

郭威氣得將這斷劍一把丟掉,從褲兜裡面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他母親為了防止他學習不專心,給他買的手機是那種老式手機,基本除了接聽電話之外沒其他功能了,這種老式手機有一個最重要的特點就是結實耐用,據說有些人曾經用這玩意當鎚子敲過核桃。

郭威不知道這事的真假,但是他這部手機確實是挺耐用的,用是快五年也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現在他便將其當成了一塊板磚,狠狠的砸向了那骷髏兵的腦袋。

僅僅兩下,那骷髏兵的顱骨便被砸出了好幾道裂紋,感受到了死亡威脅的骷髏兵掙扎著就要從地上爬起來,遠離這個可怕的人類。

但是郭威又怎麼可能放對方逃走呢!立即翻身坐在了對方身上,死死壓住了這頭骷髏兵,然後高舉手機繼續向著對方腦袋砸去。

這骷髏兵力量不如郭威,只能是徒勞的掙扎著,眼睜睜看著對方的手機一下又一下的砸在自己腦袋上。

終於,這頭骷髏兵的顱骨被徹底敲碎,內部的魂火也因為受到劇烈震蕩而直接消散。

魂火消散之後,這隻骷髏兵果然是立即停止了掙扎,重新變為了一副普通的骨頭架子。

而讓郭威意外的,在他殺死這頭骷髏兵之後,居然還有一道灰色能量從那骷髏兵身上飄飛了出去,鑽入了他小臂上的蛇形紋身之上,然後這股能量其中一半充入了能量槽之中,還有一半則是分散到了他的身體各處,很快被吸收,使得郭威的身體獲得了一些強化。

郭威看了一眼自己的屬性面板,發現自己的力量已經是從八點提升到了九點,敏捷也從九點提升到了十點。

僅僅是一頭骷髏兵,便讓他提升了兩點屬性值,這絕對可以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而這一次能夠成功殺死這頭骷髏兵,他的那部手機可以說是立了大功了,郭威將手機拿到眼前看了看,發現手機並沒有什麼大的損傷,只是那用來砸擊的一角出現了幾道淺淺的划痕。

在將手機重新放回了褲兜之後,郭威撿起了那名骷髏兵的單手斧和圓盾,這兩件玩意雖然看著也很有些年頭了,但是完整度卻是要比他之前隨手從地面上拔出來的斷劍好了不少。

似乎是因為還比較完整的關係,在盯著這兩件武器看了幾秒之後,郭威居然還看到了這兩件武器的屬性值。

那把單手斧的傷害值是三十點,傷害屬於砍傷類型,圓盾的防禦力是三十點,耐久度八十,這也就說,傷害在三十點以下的攻擊,都可以用這面盾牌完全防禦住,不過每一次被攻擊其耐久度會下降,當耐久度徹底消耗完之後,這面盾牌便算是報廢了。

不管怎麼說,郭威現在也算是有兩件正式的裝備了,這讓他探險的底氣也足了很多,在原地休息了一會之後,便拎著單手斧,背著圓盾便繼續出發了。

隨著他繼續前進,發現的各種殘破裝備和人類殘骸也更多了,這其中不少武器鎧甲一樣就很高級,但是卻不知道遭遇了什麼打擊,都已經徹底損壞了,就像郭威此時面前這件騎士板甲,似乎是被某種重型武器狠狠的砸過一般,胸甲部位出現了一個凹陷的大坑,頭盔更是已經被徹底踩癟,變成了一塊鐵餅。

「唉!連一件能用的鎧甲都沒有,真是鬱悶啊!」郭威嘆息著,將這件從草叢裡面扒拉出來的破損板甲重新放了回去。

而就在他準備起身繼續前進的時候,卻是聽到了一些動靜,這似乎是某種野獸在進食的聲音,那瘋狂撕咬血肉的聲音聽得郭威心頭也有一些發麻。

他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小心翼翼的爬了過去,很快就看到了發出聲音的那頭『野獸』。

這是一頭身高一米左右,渾身布滿紅色皮膚的怪物,這怪物雖然還有著人形,但是卻長著一對反關節構造的雙腿,頭上還長著一對短小但鋒利的尖角,背後也長得一對翼展一米多的蝠翼,身後更是有一條尾端長有倒刺的長尾不斷甩動。

此時這頭怪物正在抓著一頭看起來像是兔子的動物屍體,張開那長滿了利齒的大嘴,貪婪的啃食著血肉,並沒有注意到郭威的出現。

在盯著那怪物看了幾秒之後,郭威眼前也出現了這怪物的名字——魔童。

這是一頭處於幼年期的惡魔,和骷髏兵一樣,屬於惡魔族之中最為弱小的一階兵種,不過戰鬥力卻是要比骷髏兵強出了許多。

可能由於是屬於敵對方陣營的原因,郭威只能是看到對方的一個名字,其他的屬性值全都無法看到。

趁著對方忙著吃飯的時候,郭威輕手輕腳的靠近了對方,然後猛的舉起手中的斧子,對著對方的後頸處狠狠劈下。

讓郭威沒有想到的是,他這使出了全力的一斧,居然只是砍進去了一厘米左右便被卡住了,對方的身體就像是一塊堅韌無比的橡膠一般,砍下去還會有一股反震力,震得郭威虎口都有些發麻。

而此時這頭魔童也終於是發現了有人在襲擊他,立即丟下了手中那已經被啃得殘缺不全的動物屍體,撿起了地面上一根黑色短棍,就要轉身反擊。

不過還不等對方轉身,郭威便已經是狠狠一腳踩了下去,郭威身高一米八左右,畢竟是人高馬大,和這頭才一米左右身高的魔童相比佔盡了體型的優勢,這一腳下去,立即將想要轉身的魔童給踩趴在了地面上。 華琳夫人住在西元國帝國醫院,這家醫院是專門為王室和貴族服務的,所以病人不多。

陸細辛過去沒多久,就在6樓VIP看到了華琳夫人一行。

王后遲晚晚洛安他們都在。

還沒看到華琳夫人的面,遲晚晚已經怒氣沖沖地擋在她面前,雙臂一攔,滿臉質問:「你來這裏幹什麼,這裏是你來的地方嗎,你什麼身份啊?」

陸細辛皺眉,她並不願意和遲晚晚這丫頭一般見識,但是她實在有點太煩人了。

就給她點教訓吧,讓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如是想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