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進入其中,能不能順利出來,還是一說!

如果不行,那東西始終還是得落在九清太虛宮手中。

她也是白死了!

不知道爹,會不會知道這一點?

還是說,他根本知道,卻不在乎。

她是他的女兒啊,為什麼感覺連陌生人都不如?

她混進九清太虛宮,他就沒一點擔心嗎?

想著,蕭靈琪眸光微微一黯,緊緊的抿了抿唇,不想再去想這些。

她們兩個不說話,那名九清太虛宮的核心弟子以為他們是被震懾住了,當下也沒有再說下去。

將被敲暈的小禽鳥單獨丟在一個房間里,君雲卿將敖盛留下,讓它一會在小禽鳥清醒后,把事情給解釋清楚!

另外把九清太虛宮這裡的情況和那件靈寶的事,都和雲逸他們說說,讓他們心裡有個底,到時好在外面接應。

雲逸他們留在外面也不是什麼都不做的。

神界的情況,九清太虛宮的勢力範圍,敵對者,擁護者,以及那兩樣可以恢復北冥影靈魂的東西,他們都有在查!同時負責在君雲卿動手時,接應她。

一行人各自分工合作。

將小禽鳥和敖盛安排好后,君雲卿便和蕭靈琪一起出了長老住區,前往之前的主殿。

之前司器長老說了,要在那領取獎勵。

話說回來,他當時不說,君雲卿都快要忘了,九清太虛宮招收煉器神師是出了大血本的。

嘖嘖,想到那豐厚的獎勵,君雲卿實在是忍不住笑了。

她要不坑九清太虛宮的人肉痛心痛,就不叫君雲卿!

事實上,在知道目前自己對九清太虛宮的重要性后,君雲卿的行為就越發變得隨性和不加收斂起來。

比如說,直接廢掉了魏志傑,再狠踩了銘長老這個實權長老的面子,算是給足了九清太虛宮沒臉!

但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人來找過她麻煩!

甚至魏志傑的師父,以及銘長老口中提到的那個司務長老的師祖,都沒有出面!

很顯然,九清太虛宮有人要縱著她——至少,在那件靈寶修復煉製完成之前,要縱著她!

既然如此,君雲卿還有什麼不好意思作妖的?

她還要狠狠的作才對!

作到九清太虛宮的人忍無可忍都必須要忍!

看著少女面上那頗為詭異興奮的笑容,蕭靈琪實在是忍不住一陣的惡寒——這女人又想幹什麼?

說實在的,蕭靈琪還從來沒遇見過像君雲卿這樣不按常理和套路出牌的人!

要不是她現在是和君雲卿拴在一起的,一條線上的螞蚱,她真的一點也不想和她合作!

真是人的心臟病都要被嚇出來!

蕭靈琪從來沒見過像君雲卿這樣高調囂張的潛伏者!

明明是潛入進來,要對九清太虛宮不利的人!

一般人誰不是夾著尾巴小心翼翼的做人,低調再低調,生怕引起注意被發現身份!

她倒好,從一開始進入就一路高調!

煉器神師的甄選上的鋒芒畢露還能說是為了任務需要不能藏拙,但一出門就廢了人九清太虛宮一名核心弟子,更踹翻了一名實權長老!

雖然說司器長老給她信符令牌的時候是有說過,如果誰對她不利,都可以用那個信符令牌召喚刑律司的人來解決。

但她那是直接把人廢了啊!

九清太虛宮的人現在是沒有表現出什麼,但是一旦那件靈寶煉製修復完畢,一定會對她發難!

她是不想活著走出九清太虛宮了嗎?

去你的總裁 蕭靈琪卻不知道,君雲卿壓根就沒準備給九清太虛宮發難的機會!

再說,她就是來搞破壞的!低調什麼?

越高調越好呢!

最好把九清太虛宮的人搞得內訌,那才開心呢!

她為什麼要為九清太虛宮的那些人受委屈?

或許在蕭靈琪眼裡,為了完成任務,有的事情是可以低頭容忍的。

但在君雲卿眼裡,這世界上,除了她自己想要低頭,否則誰也不能讓她低頭!

這個任務方式不行,那就換一個任務方式!

活人總不能被尿憋死!

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憑什麼要委屈自己?

這次就算杜長老沒有給她掌司長老的信符令牌,她也不會讓魏志傑他們好過!

最後都是會廢掉他的,只是會換一種方式!

君雲卿就是這樣一個人!

她不太願意去招惹別人,但誰要是惹上她,那就準備好脫一層的皮!

主殿中,其餘八名煉器神師已經提前到了,看見君雲卿和蕭靈琪進來,身邊還跟著那名九清太虛宮的核心弟子,不少人面上都不由得流露出羨慕的神色。

在場的人不用想也知道,君雲卿這次的獎勵一定是最豐厚的!

甚至,特級煉器神師的身份以及其帶來的種種好處,也不是他們能比的!

誰能想到,能夠在那麼多煉器神師中拔得頭籌的,竟然是一名小丫頭。

不過還是人是不同意見的。

「哼!我看未必!九清太虛宮之前說了,所有通過煉器神師甄選的,所有煉器要求都會得到滿足,這個待遇我們和她是一樣的!至於進入寶庫之中挑選東西!哼!我承認她在煉器上的眼力的確厲害,但這鑒定寶物上卻未必比得上我等!」一名名氣稍弱於宣大師的虛神境煉器神師冷聲道。

他一直都不太看得起君雲卿,覺得後者不過是有些運氣,恰好九清太虛宮考核的內容都是她的強項,所以才能夠那麼高調的通過甄選,實際上能力根本配不上特級煉器神師的稱謂。

尤其是那名作弊的虛神境煉器神師被九晏大長老當場殺雞儆猴的弄死後,他對君雲卿更不喜了。

因為那名虛神境的煉器神師是他的朋友。

答案,就是從他那知道的。

當時對方被九晏大長老殺死時,他嚇得半死,以為自己也死定了!

然而九晏大長老卻沒有繼續向他動手,這才讓他鬆了口氣。

但這麼一來,他更討厭君雲卿了!

為什麼她幫人作弊就沒事,他朋友卻因此死了?! 這名煉器神師心中十分的不服氣。

但九清太虛宮的人抬舉君雲卿,他也沒辦法,但絕不承認君雲卿的煉器能力比他們強!

用他的話來說,那就是單一的煉劍算不了什麼!

此刻見眾人那麼追捧君雲卿,頓時心裡十分的不爽,這才有了剛剛上面那番話。

眾人聞言紛紛噤聲。

君雲卿現在的風頭太勁,九清太虛宮的掌司長老都另眼相待,他們哪敢多說她什麼!

那名煉器神師見無人應和,面上一陣的尷尬,隨後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一個人轉身走到了一邊。

君雲卿和蕭靈琪走進來的時候,正好聽見那人的聲音。

蕭靈琪聽著沒好氣的撇了君雲卿一眼,那意思明明白白,不言而喻——看吧!到處都是你的敵人!你就不能低調點!

君雲卿瞬間讀懂了她的話,立刻斬釘截鐵的回了一個「不能」的眼神。

兩人眉眼交流之餘,大殿之上,緩緩浮現出一個人影。

正是之前考核到一半忽然離開的九晏大長老!

眾人沒想到獎勵竟然是由他親自發放,頓時一個個心中凜然,在對方的威壓籠罩下大氣都不敢喘。

君雲卿和蕭靈琪心中也十分詫異。

發放一些獎勵而已,哪怕十分豐厚,也還不到需要九晏大長老親自出面的地步吧?

除非,有什麼事必須他親自前來才可以!

要麼是那放置寶物的庫房非常重要,要麼就是有什麼事必須他親自來交代……

君雲卿想著,耳邊忽然聽見九晏大長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恭喜你們成為我們九清太虛宮的煉器神師!今天我會出現在這裡,主要是因為有一個人超乎了我們九清太虛宮所有人的意外!」

他說著目光轉向君雲卿,「君影,獲得了特級煉器神師的稱號!這是由我以及其他一眾掌司長老所評定的!此事我已經告知了掌門,他非常的欣慰!同時,君影的獎勵,將由我親自發放!」

「君影,跟我來吧!這次你的獎勵,是掌門親自製定的!可在我九清太虛宮的內庫中,任意挑選一件寶物。」九晏大長老對君雲卿道。

下方的人聞言頓時一陣的嘩然。

九清太虛宮的內庫!

天哪!那可是面向虛神境長老及核心天才弟子方才開放的秘庫!

神界的各大宗門中,都有這樣的私房秘庫,其中所存放的無一不是頂級的寶物!

說得不好聽一點,一般的上品神器都沒資格入庫!

這種秘寶私庫一般是不對外開放的!只有對宗門做出重大貢獻或者身居要職,亦或者天賦決絕的人,才能夠得到其中的賞賜!

現在,九清太虛宮的掌門竟然將君雲卿的獎勵設立在裡面,而且任由她在其中選擇?

天哪!

眾人心中一陣的震驚!

隨後是鋪天蓋地的羨慕!

這可比他們的獎勵豐厚太多太多了!

九清太虛宮雖然也讓他們進入庫房中任意挑選物品,但那些都是公庫中的物品,無論質量還是品質都無法和君雲卿進入的內庫中的物品相比!

原本沒有君雲卿的比較,他們對於自己的獎勵也是十分滿意的!

但現在和君雲卿的一比,活生生就被襯成渣!

他們就像是去撿破爛的!君雲卿才是去領獎的!

這人比人,簡直要氣死人了!

君雲卿心中也十分驚訝,她沒想到九清太虛宮的人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竟然讓她進入內庫之中挑選物品?

九清太虛宮的人這是怕出的血不夠多,肉不夠痛啊!

君雲卿輕笑。

「九清太虛宮的人還真是好手段!」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在君雲卿的耳邊響了起來,聲線低磁而冷沉。

「藉由特級煉器神師的封號和優渥待遇把你推上風口浪尖,一來收買人心,讓你對他們感恩戴德;二來讓你為人嫉恨,成為眾矢之的,被人孤立,要想過得好,只能緊緊的依附他們!」

北冥影的意識在迷你北冥影的身體里蘇醒,他從君雲卿的袖袋中冒出一個頭,看向九晏大長老方向的眸光說不出的冰冷。

一張小臉緊板著,看上去又酷又萌。

「阿影!」君雲卿心中驚喜,伸出一根手指,讓他抓住來到自己肩膀之上。

北冥影的身形非常小,坐在她肩膀上,被兩邊垂絛而下的髮絲一擋,就看不見了。

只要他不動不說話,別說九晏大長老,就是閆九重親自前來,也看不穿他的本質,只會以為他是個玩偶娃娃。

「還好你不是真的來當煉器神師的,不然只怕逃不脫他們的手段鉗制。」北冥影坐在君雲卿耳邊,把玩著她的頭髮道。

「是啊!他們只怕怎麼也想不到,我是來搞破壞的!這送我進內庫的想法,正合我意!」君雲卿輕笑。

那裡面的寶貝,她可就不大意的全部笑納了!

君雲卿輕舔紅唇,一雙星眸微眯成了月牙形。

九清太虛宮的人,真是送她好一份大禮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