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氣息之驚人,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

「你真的很令人討厭啊。」路川緩緩開口中,在其周身的黑冥霧竟是緩緩的散開,其中有著一股奇異的力量,哪怕是黑風老人也都心驚不已。

「不可能,你……你才如此年紀,修鍊到這種境界就已經很妖孽了,怎麼會在功法上有著研究?」黑風老人心神顫動,這股氣息他察覺到出自一股驚人的術法波動。

路川嘴角掀起一抹冷笑,要知道林宇最為擅長的,便是對功法的創作以及領悟,這一點路川都自認比不上,心中也多次為林宇的死感到可惜。

隨著黑冥霧的散開,黑風老人看到咋路川周圍竟是有著六道法印出現,這些法印,每一個都蘊含了極為強大的輪迴之力,這種力量迅速暴漲之中,化作了六道驚人的黑色漩渦洞口。

六道漩渦洞口彷彿這整個天地的主宰,直接吞噬了這些黑冥霧,根本沒有絲毫的影響,就連黑風老人在這力量之下,也顫慄的發現自己的力量完全施展不出來。

「以融合之法再次施展,果然不同凡響。」路川心中暗道,再看去這黑風老人,目中也是殺意涌動。

對方殺了林宇的娘親,自己既然已經認了林宇的娘親是乾娘,那麼這黑風老人,一樣是自己的仇人。

「六道輪迴!」

路川低喝一聲,這六道輪迴的力量便是化作了風暴一般的力量,朝著這黑風老人降下。

「饒了我,我可以告訴你道元宮的事情,還有當坐騎我也心甘情願!」黑風老人快速開口,現在什麼臉面都已經不重要了。

「我可不稀罕你當坐騎。」路川冷哼道,至於想要知道的事情,路川施展搜魂便是可以。

哪怕這黑風老人有著特殊的力量,可路川這裡對於搜魂他有著自己的手段,加上自己精神力的強大,此刻這六道輪迴鎮壓黑風老人的瞬間,也是開始了搜魂。

黑風老人凄厲之聲漸漸消散在這六道輪迴之中,半響後路川也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原來如此,九星洲會有王級仙緣出現,而時間便是在這個月,看來已經不久了……」路川心中暗道。

同時,他也知道了林宇娘親的一些秘密。

「道元宮,擅長分開靈身去修鍊最後融合,若是如此的話看來娘她或許沒事,還有宇弟他……或許也可以救回!」路川嘴角露出了笑容。

隨即袖袍一會,術法波動全部消散,這裡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老者等人在黑風山外也是看到了這一戰,他們眼中的駭然已經徹底被崇敬覆蓋,連忙來到黑風山去謝過路川,並且還要跟隨路川這裡。

原本路川這裡想拒絕,不過仔細一想后,倒是在這黑風山暫時住了下來,老者等人也是被路川分配出去關注著九星洲的五大家族。

「沒想到王級仙緣真的存在,不過我可不想要什麼王級仙緣,還是保住性命比較好。」路川心中想著,自己準備有本命仙緣,那麼這王級仙緣就不要去爭奪了。

「道元宮竟有如此術法,若是娘來的是一道靈身,或許沒有大礙。」路川低喃道,就連他自己也沒察覺,現在叫林宇的娘親已經如此的順口,或許是這多年來,他也一直渴望如此。(未完待續。。) 這幾日的時間裡,路川一直都是住在這黑風山之中,而老者等人也是打聽了不少的消息回來給路川。

「大師,這林家,徐家等五大家族,他們近日都在似乎籌備著什麼事情。」老者開口道。

路川心中暗道:「看來這五大家族都在籌備那王級仙緣的事情,而黑風老人這裡,曾經是輪迴境巔峰的實力,想來他所知道的假不了。」

「既然如此,那麼這王級仙緣在黑風老人那裡得到的消息,是只有一個罷了,若是如此的話,為何這五大家族還要如此籌備?」路川目光微閃,他總覺得在這件事情裡面,自己還沒有完全的知曉。

「九星洲最強之人是誰?」路川看去老者問道。

老者立即開口道:「九星洲最強者,是那神秘的九星女,此女是九星洲的主子。」

「九星女?」路川心中思索,覺得這九星女定然實力驚人,並且面對五大家族也都沒有絲毫的懼怕。

而以九星女的身份地位,這五大家族根本不可能和她能爭奪絲毫,王級仙緣可以說就是這九星女的囊中之物,可為何不僅五大家族在準備,整個中原只要是上位輪迴境強者,都想要去參加。

「這其中莫非是有著什麼天大的秘密?」路川心中暗道,越發想不明白了。

「我又不去爭奪那王級仙緣。」路川心中哼聲道,覺得自己的本命仙緣,定然超過那王級仙緣。

所以他也不是很在意那王級仙緣,但老者不一樣,他以為路川這裡在意。

「大師,要不要老夫抓一個五大家族的人來問問?」老者開口道。

路川擺了擺手,道:「不用了,這件事你們們不用管太多,前幾天你們說發現在這黑風山下,有著一顆黑色的大樹,現在帶我前去看看。」

「大師,那黑色大樹詭異的很,你可要想清楚啊。」老者開口道。

路川乾咳兩聲,袖袍一揮,道:「我才不會懼怕那種東西,就連黑風老人都不是我的對手,區區一顆黑色大樹罷了。」

老者覺得路川這裡說的也是有道理,剛想帶著路川前往時,忽然一女子走了出來。

此女正是當日在石門外和路川交談的女子,在那日和黑風老人一戰時,路川也是知道了這女子的一些經,對於她的遭遇,路川心中也是非常的同情。

「不可去那裡,那個位置是個不祥之地。」女子道。

「不祥之地?」路川一愣,隨即笑著問道:「就連黑風老人的黑冥霧都被我制服了,這黑色大樹能有什麼不詳的。」

女子猶豫了一下,隨即看去老者,道:「你先退下吧。」

老者抱拳離開了此地,洞府中只剩下路川和女子兩個人。

「不知那日我所說之話,是否還作數?」女子開口道。

「什麼話?」路川一愣,不知女子說的什麼。

女子眼牟轉了轉,道:「那一日,我和你說過,若是你活下來,我便要當你的師姐。」

路川一愣,這件事的確有,可就連路川自己也沒想到,女子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件事。

以現在路川的修為實力,女子應該是不敢多說什麼的,可這也是讓路川意外了。

「所以,這件事是否還作數?」女子開口道。

路川點了點頭,道:「自然作數。」

「那好,現在開始我便是你的師姐,古往今來,師弟都要聽師姐的話,所以我叫你不能去那黑風山的下方,你就不可以去!」女子的話語有一些強硬。

「那個……師姐,不去就不去吧。」路川乾咳兩聲道,原本他在聽到那地方是不詳之地后,就沒有想著去。

此刻女子這裡阻攔,也算是順了路川的意思。

「不去就好。」聽到路川不去之後,女子也是鬆了一口氣。

「來,喝了這雞湯。」女子朝著後方走了幾步,把剛剛燉好的雞湯遞給了路川。

幾日來,女子一直如此,說是為了報恩,可路川分明能感覺到這個師姐對自己莫名的心緒。

不過對於這雞湯,路川自然是不會回絕的,此刻倒出每人一碗,女子這裡吃路川才吃。

喝完了這雞湯之後,女子忽然眼眶紅了起來,竟是哭了。

路川也是有些慌,連忙道:「師姐,你這是怎麼了?」

「你知道嗎……我當初也是這麼每日的給師傅燉湯喝,他是我最敬愛的人,可也是傷我最深的人,沒想到師傅竟然是黑蛟龍,而我竟然一直在幫著他去危害人間……」女子哭的聲音有些沙啞。

在她心底,一直都在拒絕黑風老人所做的事情,可她卻記得,是黑風老人在撫養自己,教會自己術法,讓自己慢慢的強大起來,有朝一日她要去找黑蛟龍復仇。

可這一切,她都沒有想到,都是黑風老人的預謀,至於為何撫養她,當初女子便是不小心的看到了這黑風老人的一種雙修功法,此功法需要女子這裡擁有輪迴氣息,達到了那種程度后,他便會開始修鍊。

原本她也是在安慰自己,黑風老人對自己有恩,又教了自己術法等很多的東西,只要能報仇,把自己交出去那又如何。

她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人,可畢竟也還只是一個女子,現在大仇已經報了,忽然間她就覺得支撐自己活下去的意志,隨著黑風老人這裡的變化,開始漸漸的崩潰。

路川輕嘆了一聲,也不知道說什麼,走了過去拍了拍女子的後背,道:「你還有師弟。」

「我還有師弟……」女子漸漸收回了哭聲,低喃中抬頭看去路川,道:「師弟,你會一直陪著師姐的,對么?」

路川有些於心不忍,但他不能去隱瞞,

「我不會在這裡呆很久。」路川道。

女子沉默,道:「你要去哪裡?」

「一個很遠的地方,那裡有著我的家人,還有我要去做的事情。」路川緩緩開口。

「家人……」女子沉默了半響,隨即抹了抹淚痕,道:「師弟,是師姐的不對,你的天資註定遨遊九重天,師姐一定會支持你的。」

話語中,女子笑著捏緊著拳頭為路川打氣,眼中非常的堅定,似乎路川這裡真的是她的師弟。

(未完待續。。) 兩人談論了許久,關係上也徹底是師姐師弟,不過路川對於這位師姐,倒是沒有任何別的想法。

「那黑風山的下方,黑色大樹到底有著什麼,竟然讓師姐這裡如此的懼怕?」路川心中想著,若是這女子不是自己的師姐,路川是絕對不會再想這個問題。

然而路川卻是察覺到,在這女子的眼中,有著驚恐的神色,彷彿經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師姐這裡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那下方的黑色大樹,到底是什麼?」路川目光微閃,原本他是不想去的。

可女子這裡越是如此,路川心中更是不放心起來。

「我不會在中原之地呆很久,到時候離開了中原,師姐這裡……」路川沉默,他和這女子這裡,算不上有很多的情感。

可對方阻止去黑風山下方,這倒是讓路川心中微暖。。

「看來要去這下方看看才行,我手中有黑弓,還有諸多的靈性力量,還有心靈決等仙術……」路川目光一閃,他決定要去看看這黑色大樹。

要不然就這麼離開,路川他不甘心。

此刻看去女子,路川思索了一下,讓她開始沉睡,這沉睡的時間是一個月。

「我倒是要看看,這黑風山下面到底有什麼?」路川看去這黑風山下方,有著怪異的冷風吹過,更是因為那些山崖中有著空隙,不時有些詭異的聲音傳出,很是陰森。

路川身體有些顫慄,他覺得下方實在是有點恐怖。

「還是等到白天再下去吧。」路川乾咳兩聲,又連忙回到了洞府之中,開始等待第二日的到來。

第二日,老者等人接到了路川的傳音,立即和眾人前來。

「我現在要離開了,幫我看著師姐這裡的安全,一個月後她醒來,若是一個月後你們想離開的,就離開吧。」路川緩緩開口道。

「不,我們絕對不會離開!」老者等人震聲開口道。

眾人沒有問路川要去哪裡,他們知道路川這裡不可能在黑風山待長久。

路川身影一閃消失在老者等人面前,直接朝著黑風山下方而去,老者他們自然不知曉。

此刻朝著這下方而去,路川心中一樣忐忑,他發現哪怕這天時白的,可下去約莫數千丈之後,竟是開始昏暗起來。

「怎麼還沒有到底下,這裡有多長啊?」路川有些拿捏不準,他神識竟是無法往下蔓延,再次行駛了數千丈后,發現竟是有著一些鬼魂遊走時,路川有心想著回去,可一想到師姐的安危,他還是一咬牙繼續下去。

約莫有萬丈的時候,路川終於到達了這黑風山的地底之下,來到此處之後,路川發覺這天地間不僅沒有靈氣,甚至就修為也都難以爆發出來。

路川手中緊緊的握住黑弓,對於此地的詭異他心中一樣不知如何去應付,自己的心靈決也是有著感應,此地非常的危險。

可路川不想就這麼離開,他要找到那黑色大樹。

隨著前行,那些鬼魂也是越來越少,彷彿在那前面有著一個可怕的存在,使得它們都不敢靠近。

「難道前面就是那黑色大樹?」路川心中思索時,朝著前方緩緩前行。

忽然,一道黑色藤條朝著自己打來,路川面色變化,連忙躲閃到了一處,可這黑色藤條彷彿鎖定了路川這裡一般,竟是改變了規矩再次朝著路這裡抽打而來。

「這是什麼東西!」路川一咬牙,拔出冥王劍朝著這黑色藤條直接一斬而下,冥王劍的力量也的確不俗,此刻這黑色藤條也是直接化作了兩半。

可還沒有結束,路川駭然發現在面前竟是有著數不清的黑色藤條朝著自己襲來,速度之快難以形容,每一條鞭藤都足以重傷任何一個下位輪迴境。

路川這裡哪怕能夠抗衡上位輪迴境,但這黑色鞭藤卻是非常的多,哪怕是他也都難以一時去應付。

「我就不信收不了你們!」路川嘶吼一聲,抬手間冥王劍嘶鳴衝天。

「本劍道!」

路川咆哮中,自身爆發了驚人的劍意,一把黑漆的常見直接出現,朝著這黑色藤條直接轟然而去。

同時,路川也施展了封天靈光,最後才阻擋了這些黑色藤條。

「前方看來就是那黑色大樹所在之地了……」路川唿吸急促,瞬間施展兩次如此強大的術法,哪怕是他自己也都是有些吃不消。

可現在路川沒有太多的考慮時間,此次他來本就是要找這個黑色大樹。

「就讓我看看,你這黑色大樹到底有什麼詭異的地方。」路川目光一閃,壓下心中的忐忑,此刻快速朝著這黑色大樹臨近。

漸漸的,路川看到一顆普通大小的樹,此樹通體黑色,樹葉繁茂無比,其中更有著火紅色的果實。

這些果實還沒等臨促去看清,忽然間睜開了一雙眼睛,此刻勐地看去了路川這裡,笑了起來。

沒有任何的言語,這些紅色的果實在看到路川的瞬間,眼中便是有著貪婪,意識告訴他們,若是把路川這裡吃了,他們將會得到很大的增益。

就連黑色大樹彷彿也察覺到了這一點,黑色鞭藤再次朝著路川襲來,此次更為的凌厲,至於那些紅色果實,瞬間飛出十個。

路川瞳孔微縮,他完全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東西,此刻心中懼怕的同時,瞳孔之中也是有著瘋狂。

「我才不怕你們!」路川大喝一聲,持劍朝著這紅色果子一斬,隨即這紅色果子便是分開了兩半。

還沒等路川這裡露出喜色,他瞳孔一縮,封印靈力和空間之力立即化作了防禦,被路川斬成兩半的紅色果子,竟是直接炸開!

路川心神顫抖快速倒退,再勐地看去剛剛那紅色果子爆炸的地方,也是傻眼了下來,他發現這紅色果子,竟是在爆炸之後,沒有消散,而是一分為二!

「這些東西,看來只有徹底的灰飛煙滅才能徹底的消失。」路川一咬牙,緩緩起身時,六道法印在其周圍出現。

「六道輪迴!」

宛如雷音一般,在路川周圍的六道黑色旋渦,散發著驚人無比的輪迴氣息。

「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路川低吼一聲,朝著這些東西沖了過去。(未完待續。。) 路川以六道輪迴的力量,竟是難以鎮壓這些東西,此刻心中也是難以置信,不過現在並非是思索的時間,此刻再次爆發力量,去泯滅這些紅色果子。

至於那些黑色鞭藤,路川並不是很懼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