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傲然而立的人影狠狠地想道。

本來他的意思,就是不搞特殊。

旁人來,他就來。

結果,火神子一頓忽悠,說是讓沈曼曼等人先試一試水,瞧瞧是個什麼情況,謀定而動。

現在好了,全都死了!

廢材王妃,風華絕代 雖然他沒死,是一件好事。

可是,他來這裡,絕非沒有任何準備。

他自問在自己祭出底牌之後,最起碼可以保住性命。

現在呢?

他背後的家族估計要惹來滔天麻煩了!

沈家、梵家不會善罷甘休。

更不要說,還有另外的皇族勢力了。

想想就頭疼!

「走吧,我們先去將惹出這件事情的傢伙擒下。」

略一沉吟,他就有了決定。

對,只要將惹事的秦無夜先交出去,那麼事情就解決一半了,就這麼辦好了!

……

「差不多了。」

秦無夜站在虛無之前,露出一絲笑意。

事實上,要貫通這裡和荒古深淵的連接,很難。

因為,古戰令可入不可出。

進來的時候,有古戰令開路,你要通過一重重的空間,固然不會太難了。

可是,現在你要由內至外地連通兩個地方,那麼難度就不小了。

最起碼,對於一般人來說,是行不通的。

一來是難度太大,近乎於辦不到。

二來嘛,就是太過危險了。

天曉得你連通空間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故而,這麼危險的事情,估計只有秦無夜敢想,敢做!

「按照時間來看,應該有人發現我們留下的蹤跡了。」

秦無夜自言自語。

沒錯,他除了摧毀五行封印,將鎮壓的天外邪魔放出來,還留下了相當的痕迹,好讓他們追蹤自己這個始作俑者。

畢竟,秦無夜這一下子,可是坑殺了好些天魔皇族。

而且這些被鎮壓多年的天外邪魔,已經若有若無地和古國戰場同化。

換言之,它們想要離開這裡,絕對沒有這麼輕易。

最起碼,絕對需要天魔皇族的幫忙。

可是,哪怕天魔皇族願意幫你,人這麼多,要排隊排到你,得猴年馬月?

所以,它們迫切地需要一個立功的機會。

好讓它們離開這個古國戰場!

因而,秦無夜灑下的誘餌,它們只能吞了!

否則,就要一直留在這裡。

「嘿嘿,我當初還在想,你會以什麼方式將天外邪魔吸引過來,哪怕它們會迫不及防地由這個缺口出去,還是需要來這裡的一個原因啊。」

大黃嘿嘿一笑,道。

天外邪魔可不都是傻子。

如果你告訴它們,這裡有個缺口,能夠離開古國戰場,它們定然是不會來的了。

又不是傻子,怎會你讓它們來,它們就會來呢?

只是,當它們追殺至此,發現秦無夜正準備通過缺口離開,那麼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它們不會放過這個逃出生天的大好機會!

須知古國戰場已經被完全封閉起來。

誰都很難隨意進出。

秦無夜能夠通過引爆空間節點摧毀五行封印,定然對空間之道相當了解。

這樣的一個人,會以這樣的方式逃離古國戰場,實在正常到了極點。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冷漠的聲音徐徐響起。

「找到你了!」

「哦?」

秦無夜看了過去。

實際上,在對方靠近自己千丈之外的時候,他已經察覺到了此人的到來。

只是,秦無夜不以為意,沒有如何放在心上。

理由很簡單,對於來人,不必如此。

凡是猶如嗅到血腥的鯊魚趕來的傢伙,註定被他斬殺於此,誰都不會例外!

火神子對秦無夜怒目而視:「你小子乾的好事!」

就是這個小子,坑殺了好些天魔皇族,這下子事情大條了!

「不知道我幹了什麼好事?」

秦無夜悠悠說道:「反而是你……火神子,這麼迫不及待地露出獠牙,你的狗主人要抽你了嗎?不然,怎會如此急切地想來戴罪立功,挽回一切。」 ?噬炎正在等死,卻聽到幾道悶響。

他詫異的扭過頭看去。

一道熟悉的無法熟悉的身影,雙手插兜,瀟洒而來。

他眼眸微張,心頭激動又緊張。

「他、他怎麼會出現在了這裡?」

噬炎揉了揉眼睛,發現這不是他的幻覺,那個曾經霸絕天下的少年,真真實實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少年不是別人,正是急速而來的捉鬼龍王,不,現在應該是龍皇鬼帝了。

他望著噬炎,見他臉上的表情,明明激動,卻還表現出這麼緊張的樣子來,真是丟臉。

「喲,你似乎被打的很慘呢。」

林天佑已經來到了噬炎的面前,指著他身上的傷,淡淡的道。

「是啊,這群倭國鬼族簡直不是人,都是畜生,打起人來,一點都不留情面。」

噬炎低著頭,苦笑道。

砰!!!

在他話音落下,少年忽然抬起一腳,狠狠踹在了噬炎的胸膛,將這個原本受傷的鬼主,踢的再次傷上加傷。

噬炎砸落在地,痛的好半天都站不起來,他眼睛帶著驚恐之色,不明白這個『大哥』為什麼要動腳踢自己。

「噬炎,看來你似乎還沒有理解本少的怒火從何而來呢?」

林天佑望著噬炎那副不解的表情,面容更加陰沉了。

他踏步而去,再次一腳踢了過去。

噬炎只覺得自己的胸口都快要被林天佑給踢碎了。

內心的驚恐比面對阿修羅王時還要濃厚。

他手腳並用拚命想逃,但重傷的他,又如何逃的掉?

即便沒有傷,他也絕對逃不過捉鬼龍王的踢打。

眼看林天佑第三腳就要踢出,噬炎終於叫道:

「求求你別踢了,我知錯了!」

「錯在哪裡?」

林天佑冷聲問道。

「錯在我失約了。

當初在通冥島,您收我當小弟,約定了要我每個星期給您送一瓶魂血。

可我不僅沒有做到,反而跟您玩起了消失。

我知錯了,我真的知錯了,求求您饒我一次吧!」

噬炎一邊哭一邊磕頭求饒,那樣子,簡直悲慘至極。

一直冷眼旁觀的阿修羅王,他眉頭微皺。

起初他看到自己的鬼衛被少年丟出來時,內心大為驚訝。

可後來又看到這個少年一出現就開始暴打噬炎,他又覺得有趣,便沒有去打擾。

因為他認為這是少年用來救出噬炎的苦肉計。

借著暴打噬炎,從而讓他放鬆警惕。

最後一舉把噬炎救走。

可現在看來,似乎這是真打,並不是苦肉計。

那名老者鬼衛長也是眉頭緊皺。

他從這個少年的身上,看不到一絲的畏懼。

噬殺城裡的鬼族,但凡靠近阿修羅王百米,就會不自覺的產生畏懼。

為什麼這個少年卻仍然如此鎮定?

難道是強行裝出來的?

鬼衛長帶著疑惑,繼續盯著林天佑看。

「你也知道自己失約了?

既然這樣,你說自己該不該打?

林天佑冷聲問道。

「該打,但求求您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以後我再也不敢失您的約了。」

噬炎只是求饒,他知道捉鬼龍王是個說一不二的傢伙,如果一味的給自己找借口,只會更加惹怒這位少年。

「從今天起,你不再是本少的小弟,滾去當鬼仆吧,當的好,或許本少會原諒你的過錯,如果當鬼仆期間,還敢耍花樣,你就跟你的父親一樣,等著魂滅吧!」

林天佑踢了他幾腳之後,心裡的怒火也稍微平息。

他決定給噬炎再后一次機會。

「是,我一定會努力當好一個鬼仆,不會再讓龍王少爺失望。」

噬炎鬆了一口氣,連忙對著林天佑磕頭感謝。

「好了,噬炎,別再趴在地上,丟臉。」

林天佑話音落下,噬炎即便身上的疼痛難忍,但仍然咬牙爬了起來。

「那個禿子和那個老頭就是倭國來的惡人吧?」

幾秒之後,林天佑轉過身去,將目光看向了阿修羅王的方向,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