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金黃色的火焰一遇上楚南身上漆黑的陰煞靈火,竟然在瞬間將之消融了大半。

楚南瞳孔緊縮,心高高提起,身體驀然閃現出幾道幻影。

「轟」

峽谷底部一條蛇尾突然如火箭一般衝出,甩在了虛空中。

楚南一聲悶哼,身形顯露出來,嘴裡噴著鮮血往後倒飛了出去。

「砰」

他重重的砸在山壁上然後掉落在地上,全身骨頭就像被人全都敲碎了一般,五臟六腑都緊縮成了一團,而他的口鼻中還在大口大口湧出鮮血。

這條巨蛇這一下甩尾,絕不亞於玄王的重力一擊。

不過,好在這巨蛇並沒有追過來攻擊,它的任務應該就是守在這裡,不允許闖關者過去。

過了一會兒,楚南才緩過氣來,他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把玄丹塞入嘴裡,心裡有些著急。

這麼一下,已經過了半刻鐘了,再過不去,他很有可能再也出不去了。

楚南心中一狠,開始在丹田中凝聚靈玄火爆,這巨蛇不主動攻擊,正好讓他有時間來凝聚靈玄火爆,他相信,他的靈玄火爆就算是玄王硬接也麻煩。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眼看時間所剩不多,楚南丹田內凝聚的靈玄火爆也差不多到了極限。

「蠢蛇,嘗嘗靈玄火爆的滋味。」楚南大吼一聲,朝前射去,驀然,他手一甩,一個兩個腦袋般大小,燃燒著靈火的玄力球朝著這巨蛇甩去。

而與此同時,楚南沒命的開始往後逃竄。

隱婚甜妻:總裁,借個火 「轟隆隆」

一圈圈能量化為實質朝四周爆射,無數條蛇被炸得飛了起來,煙霧瞬間將楚南給吞噬了,他在地面上翻滾了幾圈。

突然間,地面開始塌陷,楚南直接被背後湧來的能量給壓了下去。

「不會吧,老天啊,你玩我……」楚南心裡悲呼一聲,突然一頭扎入到了熾熱的流動液體里,身上火光四起。

岩漿!

楚南也不是第一次在岩漿里游泳了,他並不陌生,但問題是他現在沒時間啊。

只是也由不得他,他拋出的靈玄火爆是他目前為止凝聚的最大的一個,產生的威力太過驚人,那推力直接將他給按入了岩漿深處。

楚南由陰煞靈火護體,倒也沒什麼危險。

直到推力消失,楚南開始朝上竄去。

「呼」

楚南從岩漿里冒頭,但瞬間,他一顆心沉到了谷底,這裡根本就不是那峽谷了,而是處於個岩漿之河流過的熔洞里。

楚南猛地要拿那顆珠子,卻赫然發現,那珠子在他被那巨蛇擊中的剎那間,似乎飛了出去。

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楚南四下望著,似乎想找到了最後一線的生機。

他厲吼一聲,一個猛子又扎了下去,當他再度冒頭時,發現仍然處於岩漿之河中。

此時,時間已經到了。

「日……」楚南咒罵了一聲,深吸了兩口氣,將即將暴走的情緒穩定下來,能夠活下來就有機會出去。

楚南順著岩漿之河往末知的方向飄去,他開始想起了那巨蛇。

「那大蛇噴出的金黃色火焰絕對是一種靈火,比二級陰煞靈王要高級,起碼是三級靈火甚至是四級靈王的層次,說不定在這裡還能找到一種靈火。」楚南變得樂觀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岩漿之河的兩邊突然變得寬闊起來,楚南竄了起來落在地面上。

走了一段路,楚南突然感覺到腳底下踩到了一根堅硬的東西,低頭一看,發現是一根骨頭。

楚南一跺腳,岩土紛飛,一具完整的人類骨架子展現在了他的眼前。

「看來有人到過這裡,該不會也是闖第二關沒有過關,困死在這裡的吧。」楚南自言道,他將這骨架子翻了一個身,突然在下面看到了一塊圓形的物體,黑漆漆的,似木非木,上面有著複雜的紋理,看著很是古樸。

「嘶……」就在這時,楚南突然倒吸一口涼氣,手心被這東西給灼了一下,他急忙要將之甩了出去。

楚南攤開手掌,卻發現手掌沒有任何異樣。

奇怪!

楚南盯著不遠處的圓形牌子,心中卻突然產生了一絲奇特的感覺,這東西似乎並不普通。

這具骨骸上沒有任何首飾,沒有空間戒指等等東西,卻獨留了一塊牌子在。

楚南一招手,將這圓形牌子攝了過來,直接將之扔進了空間戒指里,然後往前走去。

走了幾步,楚南回頭看了看,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然後搖了搖頭,繼續前行。

走過這荒涼的岩沙地,楚南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絲綠意,前方,長著一片片大樹,沒錯,這是一片樹林,在這地底,竟然出現了樹林!

楚南走了過去,摸了摸一顆樹榦,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是真的。

一般來說,植物的葉子呈現出綠色,是因為葉綠素的原因,而葉綠素應該要靠陽光來合成,但這是地底啊。

楚南踏入了樹林里,往前走了一段后,他發現他錯了,這尼瑪不是樹林,這是一片森林。

就在這時,楚南鼻子聳了聳,他聞到了血腥味。

頓時,他的心一緊,將氣息完全斂了起來,開始潛行。

叢林中,他可是如魚得水。

從幾片巨大草葉的縫隙中望了出去,楚南的驟然一縮,前面有一片凌亂的戰鬥痕迹,看樣子絕對是高手造成的,而在一顆斷樹之下,躺著幾具屍體。

屍體的血液還新鮮,是剛死不久的。

「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進來?難不成個個沒有通過第二關留下來的?世界高手竟然這麼多,真是受打擊啊。」楚南心中嘀咕著。

謹慎的呆了一會兒,見得沒有動靜后,楚南如貓一般輕巧的竄了出去,來到幾具屍體旁。

「屍體都還是溫的……」楚南一摸其中一人的額頭,心道。

一共找到了五具屍體,三男兩女,穿的都是統一的制式服裝,都顯得很年青,應該來自同一個勢力。

「這料子……用高級材料做的啊,什麼勢力這麼土豪,這麼一件制式衣服都要數百玄晶了吧。」楚南摸了摸衣料后愣愣想道,只是,除了他們身上的衣裳,所有的東西都被人搜颳走了 ?就在這時,楚南眼皮一跳,身形閃電般竄入一邊的叢林中隱匿起來。

剛剛藏好,就有兩道身影****而至,這是一男一女,身後皆有飛行羽翼,實力強大。

「是東鎮教的弟子,嘖嘖,這是團滅了啊,看這傷口與殘留的波動,應該是被靈心派的靈犀劍技所為。」這青年男子看了看,漫不經心的笑道。

「靈心派這一輩的韓凝兒聽說已達到了九級玄將巔峰,比起九公主左心蘭也不惶多讓了。」女子話里不無嫉妒之意。

「師妹,你也太小看九公主了,她現在估計已到玄王之境。」青年道。

「那為什麼玲瓏谷沒有召告天下,我們這一輩的弟子達到玄王之境,不是都要召告天下的嗎?」女子疑惑道。

「呵呵,玲瓏谷是什麼地方,用不著這個為自己長臉。」青年笑著道。

「哼,師兄,知道你愛慕九公主,也不用這麼偏心吧。」女子嘟著嘴巴哼哼道。

「好了,別不平衡了,我們要去烏師姐他們會合。」青年笑著,兩人一震身後的羽翼,朝遠方飛去。

楚南怔怔的縮在陰影之中,用手摸著下巴的胡碴子,這兩人對方讓他有些迷糊了。

很明顯,從這兩人的對話中可以聽出,他們以及這地底森林裡的人都來自輝煌大陸,只是,自己難不成神不知鬼不覺的到了上層大陸,但沒有這可能吧,那就是這些上層大陸門派勢力的弟子來到這九陽神山試煉了?

「看來我是適逢其時啊……不對啊,難道他們都是沖著金日之輪來的?或者說是那九陽靈液和九陽神晶?」楚南心道,越想越有可能,現在是迷霧荒原最寒冷的時節,又是取得九陽神晶的最佳時期。

楚南斂起氣息,更是不敢大意,朝著森林深處前進。

路上,楚南又看到了幾具屍體,同樣除了衣裳外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留下。

「群魔亂舞啊,不過,是不是也代表我能從這裡找到出路,不用擔心困死在這裡了。」楚南心道。

這時,楚南聽到了前方有水聲傳來。

楚南悄悄的摸了過去,沒有人,不過在這地底深處還能看到清澈見底的水潭,著實覺得不可思議。

楚南用手輕輕撩了撩,水冰冷刺骨,與在九陽神山山腳下那條小溪的水一樣。

就在楚南欲離開之際,突然間,他感覺到有人過來,伴隨著急切的說話聲,是三個少女。

楚南四下看了看,這周邊沒有樹,只有岩石,他快速的縮入了水潭邊的一塊岩石之後。

「這裡有個寒潭,看看能不能緩解師姐身上的魔焰之毒。」一個少女道。

「不管了,再不能緩解,師姐會沒命的。」另一個少女道。

只見得兩個少女扶著一個渾身皮膚都紅得如同燒紅的烙鐵一般的少女朝著水潭邊沖了過來,一過來,她們就將那少女給推入了寒潭之中。

寒潭滋滋冒著一篷篷煙霧,那少女身上的灼熱似乎緩解了一些。

「熱,好熱……」少女嘴裡呢喃著,拚命的撕扯著自己身上的衣裳,她的衣襟大開,春光乍泄。

「丟一個隱匿陣牌出來。」其中一個少女道。

另一個少女迅速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塊陣牌激發,玄陣光芒涌動,將這個寒潭都籠罩了起來。

楚南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怎麼把他也籠罩進去了,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被發現的。

想了想,楚南腦海中靈光一閃,用化岩術啊,剛好可以瞞天過海。

楚南的身體在瞬間開始岩化,慢慢與周邊的岩石融為一體,任誰也瞧不出異常來。

「幫師姐把衣裳脫了吧,省得她難受。」兩名少女跳下水,三下五除二,將那渾身著火般的少女給剝得精光。

化為岩石的楚南心中一跳,好勁爆,這少女的身材真不是蓋的,加上她身中火毒,不時的呻吟著,倒是有些像發春一般。

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 「小師妹,乾脆我們也洗一洗吧,這寒潭之水正好適合我們修鍊的玄決。」年紀稍長一些,有著一頭黑髮的少女道。

「好啊。」年紀最小,臉上稚氣末脫的少女道。

又是兩具白花花的身體裸露出來,兩人一左一右的陪著漸漸安靜下來的大師姐。

楚南在水邊看得是熱血沸騰,最近自己眼福不淺,先是在那原住民部落被一個叫絲蘿的女子獻身,現在來到這地底森林竟然還能看到美人戲水,還是三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哪一個品質都在上乘,各有風情,實在讓人移不開眼睛。

過了好一會兒,那大師姐睜開了眼睛,拿出一瓶玄藥劑服下,然後在寒潭中閉上了眼睛。

另兩名少女鬆了一口氣,大師姐恢復了意識,看來是沒事了。

兩女在水中呆了一會兒,然後起身朝岸邊走來,這一下,可是纖毫畢見的被楚南給收入了眼底。

兩女穿好了衣裳,黑髮少女來到楚南化成的岩石邊,突然一屁股坐了下來。

「我那個去……」楚南感覺到那**的柔軟,甚至還有那方寸之地的溫熱感。

這時,那年經最小的少女也擠了過來,嘻嘻笑道:「三師姐,給我留點位置嘛。」

楚南有些暈了,他岩化之後,感覺都還在的,這被兩個女人坐頭上還是頭一遭。

小師妹的臀比起三師姐的臀還差了一些圓潤,應該是年紀還小沒有長開,不過身上卻帶著蘿莉特有的清香,沁人心脾。

「三師姐,我們雪玉宮只剩下我們三人了嗎?」小師妹問道。

「應該是吧。」三師姐道,語氣里卻沒有多少傷感。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小師妹問。

「我們手中的焰珠已經夠了,只要保住性命,試煉任務就算是完成了。」三師姐道。

「剛才那藥王宗的弟子說,在深處還能開啟金輪封禁,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小師妹道。

三師姐沉吟了一下,道:「等大師姐恢復後由她決定吧。」

一聽到藥王宗,楚南的心驀然停跳了一拍,藥王宗,那不是小啞巴的宗門嗎?如果藥王宗有弟子來了,小啞巴會不會就在其中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楚南卻是有些焦躁起來,他感覺到化岩術撐不了太久了,這一旦被發現,他是有理也說不清了,到時候他是辣手摧花呢還是抱頭鼠竄呢?

就在這時,寒潭裡的大師姐突然一張嘴,噴出一口火毒,冒出了一陣陣黑煙。

而後,她睜開了眼睛,從水中站了起來。

「真是要命的身材啊。」楚南心中暗暗贊道,這身體卻是不得勁了,便急忙斂神屏心靜氣。

「大師姐。」兩女急忙站了起來,恭敬道。

大師姐穿好了衣裳,將完美的身體籠罩了起來。

但就在這時,她突然像感覺到了什麼似,美眸剎那間凌厲的在岩石間掃來掃去。

「大師姐,我們用了隱匿陣牌,是六級的隱匿玄陣,除了我們三個就沒有別人了。」三師姐道。

大師姐點了點頭,道:「多虧了你們兩個,要不然我撐不下來。」

「大師姐,我們現在怎麼辦?」小師妹道。

大師姐沉吟了一番,道:「我們去那金輪封禁處,這是難得一遇的,有機會就進,沒機會就自保,反正我們已經完成了試煉任務。」

收起了隱匿玄陣,三女齊齊飛離。

而就在這時,楚南的岩化術也到了極限,重新化成了本體。

他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低頭一看,小兄弟正直挺挺的舉槍抗議。

「沒出息……」楚南深吸一口氣,將蠢動的**壓制了下來,三個女人而已,雖然是極品,但也不過就是女人。

穿越進棺材·狂妾 就在這時,楚南心中突然一寒,香風撲鼻,那三個離開的少女竟然去而復返了,一個個要吃人似的。

「這個……誤會……」楚南苦笑道,怎麼就這麼霉呢?看樣子要辣手摧花了。

「淫賊,受死。」大師姐憤怒的一掌朝著楚南拍來,而另兩名少女也在同時動手,封死他的退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