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想丹田中的先天真氣瘋狂奔涌,全部湧向了他的雙臂和手掌,但五色彩光在他的雙掌間閃動。

「給我定!」

風雲的飛劍已經碰到了連想的額頭,並把他的頭皮斬開了一道小口!這時,連想的雙手突然合十,緊緊的夾住了風雲的飛劍,讓它無法再斬下半分。

同時,連想雙掌間五色彩光環繞,那五色彩光向飛劍的劍身延伸了過去。

風雲見自己的劍飛被連想抓住,他左手握住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用力的想要壓著、控制著飛劍,破開連想的束縛。

突然,風雲發現飛劍與自己之間的聯繫在慢慢的減慢,飛劍回饋給風雲的信息是飛劍上的能量在快速流失著。

風雲的是採用現在科技和煉器術相結合的產物,它可以像飛行車一樣飛行,是因為飛劍內部有與飛行車類似的晶石動力結構,只不過飛劍的這種結構比普通的飛行車要高級數倍。

連想想把風雲的飛劍吸入「本命之書」的黃金屋中,他只試了一下,看看能不能用「本命之書」吸收掉飛劍上的能量,卻沒想到真的成功了。

飛劍失去了能量的支持,頓時與風雲斷開了聯繫,已經沒有了動力。

連想一翻手,就把飛劍拿在手中。

「呃……」風雲看到自己的飛劍與自己失去了聯繫不說,還被連想拿在了手中,更生氣的是連想還在那裡把玩著。

「我的疾風飛劍!」風雲大叫道。

連想拿著風雲的飛劍左看看右看看,對風雲罵道:「你丫的叫什麼,我還沒看完呢!」

風雲背後的冷汗直冒,連想本來就擁有火焰手套,如果再奪了他的飛劍,就算連想只用先天五階,那他也不是連想的對手了。

「你看完,還能把它還我嗎?」風雲背後流著冷汗試探性的向連想問道。

連想哧笑了一聲,道:「你他媽的****啊!你用它追著我砍了那麼久,差點沒砍死我,再還給你,還讓你用它來砍我啊!」

「你如果把我的飛劍還我,我保證不再用他砍你,火焰手套的事我也不管了!」風雲道。

連想象看白痴一樣看了風雲一眼,「你當我白痴啊,如果別人對你說這樣的話,你能信嗎?如果你信,那你就是****!」

風雲被連想罵的臉色變了又變,表情陰冷,怒道:「你知道我的師父是誰嗎?我的師門是你惹不起的存在,你拿了火焰手套也就算了,如果你拿了我的疾風飛劍,那我師父是不會放過你的!」

連想不理風雲,它拿著疾風飛劍揮了幾下,想象風雲那樣控制它飛行卻是不行。它現在在連想的手中只是一把普通的飛劍,威力還不如他的火焰手套。

連想見疾風飛劍現在作用不大,就催動「本命之書」,用五色彩光把疾風飛劍收到了「本命之書」的黃金屋中。

「我……我……我的疾風飛劍呢?」風雲一臉驚訝的看著連想,「難道你有可以你儲物的寶貝?」

「哼,我有必要告訴你嗎?」連想不屑的道。

風雲的眉頭先是緊鎖,但很快就舒展開來,他突然笑道:「原來你只是奪我了疾風飛劍,卻無法使用它!呵呵,我還以為你控制了它!」

沒有了疾風飛劍的威脅,風雲的底氣又回來了!

「呵呵!」連想突然又笑道:「你是不是又要說,把你的疾風還給你,你就放過我?」

「對,把我的疾風飛劍還給我,我就放過你!」風雲道。

「唉!真替你師父悲哀!」連想道。

「什麼意思?」風雲有些不明白連想的話。

連想笑道:「你弱智唄,收了你這麼一個****徒弟!」

「你罵我!」風雲才明白連想的意思,怒道:「我要殺了你!」

說著,風雲雙腳發力,突然向連想沖了過來。

「聖級高階武技,排雲掌!」風雲衝到連想的身前,然後一掌推出,一個有人多高的手掌就向連想擠壓過來。

「靠!」連想大罵了一句,趕緊運功去擋。

面對風雲的攻擊,連想可不敢託大,不敢像面對別人那樣雲硬抗。

轟!連想感覺他的身體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他的後背結結實實的撞在了身後的石壁上。石壁被連想撞了龜裂,出現了一個不小的深坑。

連想忽然感覺一股澎湃的能量衝進了他的身體,這股能量與以往的真氣和先天真氣有許多不同,它所蘊含的能量是先天真氣無數倍,比連想的先天真氣還要精純。

連想雖然得到了許多的能量,但是卻被那股巨大的衝擊力和石壁夾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風雲對自己這一掌很信心,以為連想已經被他打的半死,他道「把我的疾風,還有火焰手套交出來。」

連想抬頭,正要說話,卻見遠處一輛飛行車正快速的向他和風雲衝過來!那輛飛行車正是他的秦Z1979,而駕駛著飛行車的人正是蕭簫。

蕭簫被連想甩出去后,知道自己留下來會成為連想的累贅,所以她原路返回,去取她和連想扔下的那台秦Z1979。

連想看到蕭簫折返回來,嘴角露出了微笑,對風雲道:「別急,我給你拿!」

風雲感覺連想的笑容有些不對,同時超越了先天境界的六識讓到感覺到了危險的接近。

突然,風雲他眼前的連想向一旁跳了出去。

同時,風雲聽到了身後的氣流似乎發生了變化。

風雲發現了身後的危險,他立即轉身去檢查自己的身後,可是當他轉過身後,那超越了聲速的飛行車車頭已經頂在了他的身上,同時一個倩麗的身影從飛行車跳了出去。

砰!

可憐了石壁再次受到了撞擊,飛行車帶著風雲的身體,重重的碰在了石壁上。數倍音速的衝擊力是不容小窺的。

風雲被撞的也吐出了一口鮮血。

連想跳出去后,在地上借勢一滾,就站了起來,連想沒有逃,而是轉身對著掛在石壁上風雲就是一個巨大的火球。

連想使得不過癮,砰砰砰,一連又射了七八個火球。

「啊!」風雲在火焰中狼狽的嚎叫了一聲,然後只聽砰的一聲,氣勁四射,報廢的飛行車和火焰都被風去振飛出去。

連想抹掉了嘴角的鮮血,一閃身就奔到了蕭簫的身邊,拉住他的玉手,道:「走!」

連想沒想到風雲強的這麼變態,又是撞又是燒的,可還是弄不死他。

連想和蕭簫趁著風雲喘息的空檔,向森林的深處奔去。

同時,連想和蕭簫聽到了身後傳來的怒吼聲。

風雲之前被連想的爆炸火球燒的就很狼狽了,而現在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他那一頭飄逸的長發這回徹底沒有了,已經被燒成了灰碴,衣服也被燒的所剩無幾。

「連想,我要殺了你!」風雲對森林怒吼道。

連想和蕭簫在森林中狂奔,連想對蕭簫道:「不是讓你走嗎?你怎麼又回來了?」

「讓我扔下你一個人逃,那是可能的!」

沒有什麼甜言蜜語,但連想卻無比的感動,禁不住把蕭簫的手又握緊了幾分。

「走,我知道前面有一個隱蔽的山洞,先躲一躲再說!」連想拉著蕭簫的手就跑了過去。

連想口中的山洞不小,洞口也就兩米見方,人進去后不擠但也寬。這山洞有些年頭,誰也說不清這個山洞是自然形成的,還是人為開採出來的。

連想和蕭簫進了山洞后,連想找了塊巨石把洞口堵住,然後又做了些偽裝,連想道:「希望那個風雲比較傻,發現不了咱們!」

「你的傷不要緊吧!」蕭簫道。

「沒事,比他的傷輕多了!咱們往裡走走,裡面很深,就算風雲那傢伙發現了這個山洞,在洞口沒見到咱們,他也未必會往裡走!」連想道。

蕭簫點了點頭,緊緊抓著連想的手,與連想一同向山洞的深處走去。

連想從「本命之書」的黃金屋中拿出了一個手持式照明燈,使得山洞看出來不那麼可怕。

「你還隨身帶著這個東西?」蕭簫道。

「有備無患嘛!」連想也不多做解釋,蕭簫現在把重點放在黑暗的山洞中,也不去探那燈的來歷。

大約走了一百多米,蕭簫對連想道:「你以前來這個山洞嗎?還要走多久才能走到盡頭啊!」

雖然蕭簫是先天級武者,但女孩子天生都會怕黑,特別還是在這麼一個封閉的山洞中,如果不是連想在他的身邊,蕭簫早就堅持不下去了。

「這個山洞具體有多深,我也不清楚!小時候進來過兩次,但是走到一百多米,就再也不敢走了!」連想道。

「這裡面不會有什麼怪獸吧?」蕭簫擔心的道。

「呵呵,說不定有寶藏呢!」連想笑道。

「這個山洞也不是很隱蔽,就算是有寶藏,也早被別人挖走了!」蕭簫道。

山洞的入口大約在山體的中央,而進入山洞后,基本上都是下坡路,雖然山洞的坡度不是很大,但是走了近三百米后,連想覺得他和蕭簫已經走到了山的山腳下。可是,兩人依然沒有走到山洞的盡頭。

最新全本:、、、、、、、、、、 ?「還走嗎?」蕭簫緊緊的抓著連想的手道。

「都走了這麼遠了,而且我也想看看這山洞的盡頭到底有些什麼!」連想道。

連想和蕭簫繼續前進,四百米……五百米……六百米……

連想沒想到這看著不起眼的山洞會這麼長,連想已經生出了退縮的念頭,但心中又不甘,連想在心中對自己道:「再走一百米,如果還不到盡頭,那就不走了!」

可是,又走了一百米后,還是沒有走到山洞的盡頭,連想又對自己說:「再走一百米,最後再走一百米!」

可是,走了一百米后還有一百米,一百米后又是一百米!

連想和蕭簫已經走出了一千多米,連想終於失去了耐心,「不走了!看樣子咱們是走到這山洞的盡頭了!」

「已經走了這麼遠,現在放棄多遺憾啊,還是繼續走吧!」蕭簫回道。

連想聽了蕭簫的話,點了點頭,拉站蕭簫的玉手繼續向前走。

最後連想和蕭簫已經沒有心情再去計算走了他們走了多久,只是一味的向前走!

不知道過了多久,連想和蕭簫發現前面沒有路了。

「終於走到盡頭了!」連想已經沒有了期待,看到山洞的盡頭終於舒了一口氣。

蕭簫一臉失望的道:「唉,沒有密室,也沒有寶藏!」

山洞的盡頭有一段開闊的空間,但不是很大,大約有一百多平方米,除此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了!

連想找了一塊光滑的岩石,對蕭簫道:「坐下來休息一會吧,那傢伙應該不會追來!」

「嗯!」蕭簫應了一聲,與連想肩並著肩,坐在了岩石上。

連想藉機把蕭簫摟在了懷,道:「走了這麼久,先休息一會。」

連想休息是假,欺負蕭簫是真。

這麼好的獨處機會,連想怎麼可能不起色心!

可憐的蕭簫,在這個封閉的山洞深處,叫天天不應,中地地不靈,只能任由連想欺負和輕薄……

連想的狼手把蕭簫的衣衫掀開了一角,想再進一步。

沒有了衣衫的保護,山洞中的涼氣立即接觸到了蕭簫的皮膚,讓陷在情慾中的蕭簫一下子驚醒過來。

蕭簫打掉了連想的狼手,嬌叱道:「壞蛋,把手拿出去!」

連想了解蕭簫的脾氣,知道不可能再進一步了,只好退出自己的狼手,陪笑道:「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哼!下次沒有我的允許,不許情不自禁!」蕭簫在連想腰間的嫩肉上掐了一下,以示懲罰。

連想有「神功」護體,蕭簫掐在他上跟撫摸一樣,連想道:「這種事怎麼能是我控制得了的,如果能控制就不叫情不自禁了!」

「不許狡辯,如果控制不了,以後就不許再親我!」蕭簫道。

不講理是女孩子的特權,連想無奈,只好暫時妥協。

蕭簫拿過連想的照明燈,四周打量了一下不大的山洞,「真的奇怪,這山洞這麼長,是怎麼形成的呢?」

連想也起身打量起了山洞,道:「這山洞應該是一條礦脈吧,當挖到這裡后,裡面的礦藏沒有了,所以他們又四周挖了挖,當再沒有礦藏的時候,他們就放棄了這條礦脈。」

蕭簫點了點頭,連想的說法是目前看來最合理的解釋。

連想和蕭簫仔細的察看了一下山洞,沒有發現什麼機關,也沒有找到其它的暗道。

倆人失望的坐了一會,蕭簫道:「那個風雲應該不會追來了吧?」

「應該不會吧?這麼長的山洞,他一個人,應該沒耐心走到這裡!」連想道。

蕭簫道:「要不咱們出去看看?」

「行,不過要小心些!盡量不要弄出什麼動靜!」連想道。

山洞中的環境太糟,不然連想真想多留一會,找機會突破蕭簫身上的一道道防線,但是這裡卻不是浪漫的地方。

連想和蕭簫拿著照明燈,正要往出走,但是在他們的燈光下卻幌出了一個人影。

「啊!」漆黑的環境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嚇的蕭簫大叫了一聲,禁不住躲到了連想的身後,把柔軟的身體貼在了連想的後背上。

「誰?」連想用燈光去照對方的相貌。

「嘎嘎,這麼快就把我忘了嗎?」對方發現了陰冷的笑聲。

「風雲?」連想一聽聲音就認出了風雲,他心中駭然,「一個境界之差,就如同天地之別!這麼靜的山洞,風雲竟然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響!」

風雲一臉獰笑,道:「你們以為做了那麼點偽裝就能瞞過我!如果沒有那偽裝,我可能走兩三百米就退回去了,可是你們兩個在洞口那畫蛇添足的偽裝反倒讓我斷定你們倆個就在這山洞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