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挺會演。”戰鐵嘲諷的道,“你不當演員這可惜了。”

“你們可有證據?”青雲道人問道。

“證據這玩意還真沒有。”戰鐵道,“他還沒有得手的時候,我們就出現了。”

“既然沒有真憑實據,那就不能隨便血口噴人。”普梵真人十分生氣的道。有什麼樣的師父就有什麼樣的徒弟,難怪長空會如此囂張有恃無恐,敢情有這麼一位“明辨是非”的師父。

“小云,事情真的像你所說的那樣嗎?”逍遙散人問道,她是看着小云從小長大的,知道這孩子不會撒謊,這關係到碧雲門的聲譽,她必須站出來替小云說話。

現在是兩個門派的對峙。四門本來就不大合,現在因爲這樣的事,更增加的對戰的可能。

青雲道人可不想眼看着他們打起來,道:“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大家都不要激動,先冷靜下來,我們從長計議。”他說的話還是有一定分量的,逍遙散人和普梵真人暫時壓住火氣,把幾個重要的當事人給帶到青雲大殿。

四大道人端坐好,開始了一場審案。不過因爲普梵真人和逍遙散人一心護着自己的徒弟,根本就沒半點進展。

戰鐵伸個懶腰,很不耐煩的道:“我說你們幾位就別這樣爭來爭去的了。還是讓我來吧。”說着就要走到長空的身邊。

“你是原告,站那兒不許動。”青雲道人道。

“我不是原告,我是原告的辯護律師。”戰鐵笑着回道,他發現事情到現在很好玩,自己倒成了律師。他走到長空的身邊,道:“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到體內有一股燥熱。”他比劃了一個動作。

看到戰鐵的動作,長空猛然想起來在比試的時候,戰鐵曾經迫使他張開口,一粒藥丸鑽進了他的體內。他的臉色有些難看,真就覺出了一股燥熱。

“我早就知道你不會承認。”戰鐵道,“對付你這種人,其實我大可不必費這麼大的工夫,直接一拳打死算了。不過爲了徹底揭穿你的真面目,不得不採取一點非常手段。”

“你這是逼供。”普梵真人提出了異議。

“咱能不能安靜會兒?”戰鐵對這個普梵真人沒一點好感,轉而對長空道,“說出事情的真相沒什麼大不了,男子漢敢作敢當。可能你們對我不大瞭解?”戰鐵突然轉變了話題,“我呢是從遙遠的地球上來的,是穿越了時空隧道來到地斗大陸的。我們地球上的科技相當的發達,你吃下去的東西就是我從那裏帶過來的,叫‘真話報名丸’。說的簡單一點,你如果說真話,就不會有事,要是說假話就七竅流血而死。”

戰鐵一席話說得神乎其神,在場的人一臉的懷疑。

“我可不是跟你們開玩笑,也不是故弄玄虛。”戰鐵很認真的道,“好了,現在你們再問他吧。”

“長空,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普梵真人大聲問道。

“師父,我真的沒有做那種事情。”長空仍舊不承認,可是體內猛然一陣絞痛,他差點喊出聲。他偷偷的看了戰鐵一眼,心道難道真像他說的那樣,說假話會七竅流血?

“等等,我還得像大家展示一件東西。”戰鐵來大殿之前,把長空的隨衣服給收集了起來,現在一件件的抖動着,然後俯下身子,從地上撿起來幾根長頭髮,顏色和髮質跟小云的一模一樣。“另外,他的衣服上還有一股很奇特的香味。來,大家聞一聞。”戰鐵捧着衣服,挨個走到四大道人跟前,的確有一股女人的香味,“小云,你過去讓他們聞一聞你身上特有的香味。”

長空整個人幾乎要崩潰了,萬沒想到碰上了這樣一個狠角色。他額頭開始冒汗了。

“長空,你怎麼解釋頭髮和香味的事?”普梵真人怒問道。

“我……我……”長空到這時候還是不認賬,繼續說是戰鐵誣賴他,只不過他的表情開始出賣他了。每說一句謊話,體內就疼痛萬分,只感到氣血頭上涌。看來真話丸並不是戰鐵嚇唬他的把戲,他的心理防線正在一步步的垮掉。

“怎麼樣,還要不要繼續把謊話進行到底?”戰鐵胸有成竹的對長空道,“現在你如果肯承認自己的罪行,說出實情,上涌的氣血還可以重新迴流,不至於七竅流血而死。”

長空渾身發顫,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懼,曾經看到過七竅流血而死的人的慘狀,他徹底崩潰,道:“我說,我什麼都說。我看到小云師妹,就想着跟她在一起。我是多麼的喜歡她,所以就說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說,把她騙到了後山,想着佔有她。”

聽了他的供述,青雲道人嘆一口氣,表示無奈。軒風仙人搖頭表示嘆息。逍遙散人則想上去給他必要的懲罰。普梵真人心情最複雜,最得意的弟子竟然幹出這種事情,算是把臉丟盡了。

胖三和小云對戰鐵現在是十二分的佩服。

看着頹廢的長空,戰鐵長長的呼口氣,心道,如果這小子能夠在堅持堅持,打死不承認那麼現在丟臉的人就該是他戰鐵了。

“按照青雲門幾千的門規,做出這種事情的弟子是要接受最嚴厲懲罰的。”青雲道人對普梵真人道,“事情出在你們遁空門,你就處理了吧。”

普梵真人點頭,道:“我一定會依照門規秉公處理,絕不徇私。”他轉而對逍遙散人和小云道:“我代表遁空門給你們道歉了。”

逍遙散人和小云還禮,只道:“我們只想得到一個公正的答覆。”

長空踉蹌着走到戰鐵的跟前,懇求道:“你把真話丸的解藥給我吧。”

戰鐵擺擺手,“根本就沒有真話丸。你吃的就是普通的補藥,只不過藥力有點大而已。”

長空現在是欲哭無淚,遁空門的一代精英弟子,未來的掌門人卻毀在了戰鐵手裏,他心有不甘卻也只能自認倒黴。離開大殿的前一刻,停住腳步,怒目看着戰鐵,咬着牙根,恨恨的道:“姓戰的,我會記住你的。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普梵真人也是回頭看了戰鐵一眼,這個男扮女裝的傢伙,不僅毀了長空,更毀了遁空門的未來。作爲掌門人,這筆賬他給記下了。 青雲大會上最出風頭的不是奪魁的道士,而是打扮成女人很好看的戰鐵。他不但成功戲耍了一向很能裝的長空,而且一舉贏得了碧雲門小師妹的芳心。這不得了,戰鐵火了,成了四門當中最火的人。

胖三很不高興,說好的幫他搞對象,結果自己先先手了。他不願意再跟戰鐵說話。

“胖三,你怎麼了?”戰鐵故意裝傻,“咱成功的幫助了小云,你怎麼還不高興?”

“你倒是高興,現在你不但成爲大家議論的焦點,而且小云也……”

“我怎麼了?”門外傳來小云的聲音,這兩天她經常來找戰鐵,小小的心兒有點不安分。“戰鐵哥。”甜甜的柔柔的叫的那叫一個親切。

應該承認小云是個超級美少女,是個男人見了都忍不住要多看兩眼。不過戰鐵對小云只是處於欣賞的層面。他不想因爲自己救了人家,而讓人家非得有什麼表示,這不是他的風格。

“小云來了。”胖三在小云面前總有點緊張,趕緊給她倒水,洗水果,不大敢正面看她。

“不用忙了,我就是來坐一坐,跟你們說會兒話。”小云嬌羞的神情確實是很迷人,粉嫩的臉蛋上浮着紅暈,聲音清脆,“戰鐵哥,你站着幹什麼,過來坐呀!”她特意給戰鐵留出一段空位。

胖三看着心一沉,感到渾身不自在。

“對了,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我得出去一下。”戰鐵可不想在這裏惹不必要的麻煩。

“你去哪兒?陪你一起去吧。”小云站起身。

戰鐵趕緊擺手,“不用,這件事還真就得我一個人去做。你在這坐着,我去去就來。”臨出門給胖三丟了個眼色。

戰鐵真沒有料到小云竟然會這樣大方主動,原來什麼青山門,碧雲門,雖然都是道士,但照樣可以談情說愛,結婚生子。主動追求愛情不是件丟臉的事。

哎,我是無福消受小云的愛意了,戰鐵洋洋得意的想着,原來咱的魅力這樣大啊。越想越美,最後不覺着笑出了聲。

一陣細微的腳步聲。戰鐵險些沒裝在來人的身上,只覺着碰到了很軟的兩團東西上面,感覺還是很舒服的。他立即反應過來,趕緊往後倒退一步,一連串的道歉。擡頭看對面的人,是小云的大師姐紫然。

紫然憤憤的看着戰鐵,她對這個外來人沒有好印象。她這次來是想着給他些必要的警告,讓他以後裏小云遠點。

戰鐵現在是有口難辯了,他對小云真沒那心思,結果所有人都認爲他有那心思。更有不懷好意的人造謠說,長空是被戰鐵給暗算了,真正想對小云下手的是戰鐵。要想讓這些無聊的謠言消散,戰鐵決定去找青雲道人把陰不二的事情告知,然後徐就下山回千鑄旗。

紫然攔住他的去路,警告說:“小云是個好姑娘,她沒經過多少事,你不要傷害她。”

看着透着成熟氣質的嬌美紫然,戰鐵問了個很不着邊際的問題,他問紫然今年芳齡幾何。

紫然微微一愣,早就看出來戰鐵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卻無恥到這樣的地步。

戰鐵和小云聊過天,聽她說過,別看紫然十分成熟,實際年齡不過二十。“咱能不能別板着個臉?我又不欠你的。”他想從旁邊繞過去。

紫然在青雲大會上奪得了第三名,功力有些不凡,手中的長劍陡然橫在了戰鐵的跟前,她不想小師妹從長空這樣的畜生手裏落到戰鐵這樣的人手裏。

“你要幹什麼?”戰鐵看着紫然柳眉微挑,散發出颯爽英姿,頗有一種別樣的美,本着憐香惜玉的原則,他決定忍讓再忍讓。

“你發誓。”紫然有些蠻不講理,她是做大師姐時間太久了,形成了獨斷的習慣,說話做事不大講究方法,“不欺負小云,不讓小云喜歡上你。”

戰鐵又走神了,笑着道:“你幹嘛這樣關心這件事。”他似乎什麼都明白了,長長的“哦”的一聲,接着道,“你不會是也喜歡我吧。”臉上露出很自滿的微笑。

“放屁!”紫然被戰鐵超無敵的自戀給惹惱了,再不多說話,長劍一挑,身形飄動,想給戰鐵以教訓。

和紫然這樣的冷豔美女打鬥,戰鐵覺着比較有意思。身子錯動,一時間到處都是他的身影。每一個都是十分真切,臉上堆着那種十分曖昧的笑。

紫然飛到空中,使出一招天女散花,劍光閃動出來的花瓣飛向戰鐵。她的功力和劍術好歹在碧雲門首屈一指,把戰鐵的幻影打散。

戰鐵的模仿能力很強,他既然是有心跟紫然戲耍,當然會耍一些花樣。隨手拿起一截枯枝當做劍,學着紫然的樣子使出一招天女散花。他學的很像,因爲人長得不難看,有不同於紫然的剛柔兼濟的美感。

紫然長劍拋向空中,念動法咒,長劍化成一隻寒冰鳳凰,通體透明,十分的好看。她身形一晃,與長劍合二爲一。

戰鐵眼見紫然化身爲寒冰鳳凰,將功力提升到七成。他雙掌在胸前合十,運行出一條火龍。靠着靈力控制火龍,與寒冰鳳凰在空中游鬥。

紫然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戰鬥當中,她施展出了生平所學,這一招寒冰鳳凰乃是她參研了碧雲門最高心法之後又經過兩百次失敗才練成的,如果不是想把戰鐵打敗,她是不會使用的。寒冰鳳凰羽翅扇動,氣流急速旋轉,逼迫戰鐵的火龍連連後退。

就在兩人打的最關鍵時候,小云和胖三從遠處走來。

“戰鐵哥,大師姐,你們不要打了。”小云急急地喊道,“不要打了。”

戰鐵打出暴雷神拳,火光沖天的光拳配合着火龍攻向寒冰鳳凰。紫然頓時覺着氣息翻涌,她想打出的招數被壓制住。

“好了,不玩了。”戰鐵撤去功力,把火龍收回。

紫然卻鬼迷心竅一般,寒冰鳳凰徑直撲向戰鐵。

戰鐵感覺到強烈的寒流,身子旋動,運行團轉之氣,把寒冰鳳凰裹挾其中。他催動鬥氣,把紫然的真身和長劍分離出來。結果因爲勢道太強,兩人直直的從空中跌落。這種情況下,戰鐵從來是勇於跟大地來個親密接觸。

戰鐵在下面,紫然壓在他身上。兩人臉對臉,距離只有十釐米。

紫然臉一下子紅了,她趕緊起身。戰鐵從地上爬起來,看着俏臉緋紅的紫然,莫名的心動了動。

小云先去關心大師姐,眼睛卻在戰鐵身上。

“我沒事。”紫然重又恢復了她那副孤傲的面容。

戰鐵也擺擺手,“我也還好。”他對要過來的小云道,“有件事我想必須跟你說清楚。”從來長痛不如短痛,索性趁早讓小云別犯花癡,“你是個好姑娘,應該有很好的歸宿。而我絕對不會是你的那一半。”戰鐵發現拒絕美女的愛意不是件容易的事,說了半天終於把意思表達清楚了。

小云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卻被拒絕了,她小小的心兒盈滿了淚水,強忍着沒讓淚水流出來。

胖三看看小云再看看戰鐵,他沒想到戰鐵會這樣直接說明。本來還以爲戰鐵會成爲自己的情敵,沒想到戰鐵主動退出。戰鐵悄悄地對着他豎起大拇指,意思是讓他加把勁。

紫然也沒想到戰鐵會這樣做,她突然覺着剛纔做的有些過分。

修真奶爸海島主 戰鐵想起他要做的事情,跟三人說聲再見,大步去找青雲道人。走過紫然身邊的時候,他得意的眨眨眼,不管是鬥戰還是氣度,他完勝紫然。 青雲道人最近幾天心緒不寧,他檢查了青雲山的各處角落,沒有發現異常。

檢查封魔塔,認真詢問地鬥四妖最近的情況。地鬥四妖告訴了他一個不好的消息,“封魔塔不像以前平靜,在半夜時分有異動。”

青雲道人重新佈置了封魔符咒,並加註了新的降魔咒和化魔符。

戰鐵來見他,看他雙眉緊鎖,這樣凝重的表情是少見的。

“青雲道人,您怎麼了?”

“封魔塔有異動,可能會有大事發生。”

“難道是陰不二已經來了。”

聞聽陰不二,青雲道人手指不自覺的動了動。等聽完戰鐵關於陰不二的描述,他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恐怕大限將至。

“我能做什麼?”戰鐵問。

青雲道人搖頭,“該來的總會來,這一次我定讓他有去無回。”

聽青雲道人說的如此有把握,以爲他有什麼法寶密器,看來不用他幫忙,於是告辭。出大殿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青雲道人,一團飄忽不定的光若隱若現的籠罩在道人的頭頂之上。對着戰鐵微微頷首,那張滿是褶皺寫滿了滄桑的臉上掛着洞穿了世事的笑。

戰鐵心頭涌出一個很不好的念頭,這一走就是永別。

穆焱回到千鑄旗之後,想想戰鐵墜落懸崖的事情似乎沒有眼睛看到的那樣簡單,於是一隊擅長飛身搜尋的鬥師重新回到斷崖,看能不能找到戰鐵的屍體。

鬥師們在懸崖下總共發現了七具屍體,其中六具的服飾衣着完全相同,是戰鐵殺掉的幻忍鬥士,餘下的一具日子已經腐爛。穆焱得知結果後,知道自己是被戰鐵騙了。當即召集傲天,派出千尋隊外出打探戰鐵的消息。

距離地鬥五旗青年鬥戰大賽還有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穆焱對奇生等人進行親自指導,希望年輕一輩能夠擔起興復的重擔。

自從獲得了雷神拳套,奇生的鬥魂修爲翻着跟斗的往上提高。經過兩年多的低迷,現在的奇生完全恢復到曾經的鬥戰奇才。他是最盼着青年鬥戰大師賽的,這樣就可以再一次證明自己。

“求勝心可以有,但是一定不能讓它控制你全部的意念,當你的內心充斥着太多功利的想法,鬥魂就不夠純粹,自然你的意念力和魂力就不能自由的發揮,這一點一定要記住。要想更進一步,你必須忘掉那些毫無意義的想法。”穆焱及時糾正奇生的想法,他知道年輕人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急功近利,總想着爭頭名,“等你進入到法道的修煉,你會越來越發現,其實最終你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

奇生對這些話還不能完全領會,他認定在三個月後的鬥戰大師賽上,其對手就是林賜哲他們,或許戰鐵也會成爲不小的阻礙。

千尋隊的傲天剛出去兩天就回來了,他的後面跟着戰鐵。

戰鐵從青雲山下來,沒有在路上耽擱,直奔赤鐵原而來。碰到了千尋隊,也就一塊兒回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