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光點不停的圍繞著楊易的靈魂飛舞,要是仔細看去的話,還能夠發現這些光點之中竟然擁有文字。

只可惜那些文字太過細小。一般人根本看不清。

就算看得清,蠻荒世界上也沒有人能夠認出這些文字,因為它們都是來自於地球上的文字。

「神秘的光點,奇怪的字體。莫非這個楊易是遠古書聖、書仙的殘魂?」

噬魂鳥聖子終於想到了關鍵的一點。那就是楊易不是這具身體的主人,但它猜不到楊易不止不是這具身體的主人,甚至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既然他是遠古書聖、書仙的殘魂,那麼我要是把這些都吸收掉,或許能夠提前凝練出聖者意念。」

明悟這一點后,噬魂鳥聖子突然陷入到了極度的狂喜之中。

以妖師修為凝練聖者意念,古往今來不敢說是絕無僅有,但也絕對不會超過一掌之數。

也就是說。如果噬魂鳥聖子成功了,他就等於聖路暢通無阻。而且還會得到妖族所有聖者的保護。

那時候它將擁有的聖者指點、修鍊資源,都會多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哈哈,想不到我竟然有此機遇,看來聖者之中必有我名。」

噬魂鳥聖子在楊易的靈魂中大笑一聲,然後就對著最近的一個光點啄去。

叮!

當噬魂鳥聖子觸碰到那個光點一瞬間,頓時就有一個清脆的聲音出現在了他的耳中。

「這聲音有古怪!」噬魂鳥聖子聽到聲音后,本能的就感覺到了一股不對勁。

彷彿是為了印證他的感覺一樣,那被他啄破的光點嗎,突然一下子爆炸成為無數的文字,一口氣湧入到了楊易的靈魂之中。

與此同時,楊易那陷入到沉睡中的靈魂,也瞬間睜開了雙眼。

「咦?我怎麼出來了?」

當所有的文字都沒入楊易的靈魂內時,噬魂鳥聖子就感到眼前一花,然後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楊易的體內給驅逐了出來。

「文字?」

它出來之後,正好跟楊易四目相對。

結果,噬魂鳥聖子所看的是無數文字正在楊易瞳孔中轉動、變換,那些文字正是剛剛光點爆炸之後融入到楊易靈魂中的文字。

「不好,我好像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噬魂鳥聖子再傻也明白他的貪婪闖禍了。

下方。

龍龜聖子看著筋斗雲已經下降到了距離地面只有三十米最有的地方后,就讓妖族大軍繼續想花果山前行。

但是,龍龜剛跟妖族大軍走了不到十步,就頓時發出了一聲龍吼,讓所有的妖族都停下了腳步。

「停,有古怪,我突然感受到了體內的龍珠在顫抖,彷彿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

可不止是龍龜聖子有這種感覺,就在這一刻,所有在這片神秘的空間之內妖族聖子、聖使,都生出了跟龍龜聖子一樣的感覺。

除了妖族之外,巫族的聖子、聖使也同樣如此。

就連人族的聖書持有者,這一刻也都拿出了自己的聖書拓印本、手抄本,然後根據聖書的指引,疑惑的看向了楊易所在的方位。

「龍龜聖子,這人族書生有……」(未完待續。。) 噬魂鳥聖子知道自己闖禍了,它應該痛快的殺了楊易,不該貪婪的想要吸食楊易的靈魂,結果弄出了自己無法理解的現象。

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如今,噬魂鳥聖子知道錯了,所以就下意識的想把這個消息告訴龍龜聖子。

可它的話才剛說一般,就感覺胸口一痛,那是身體被洞穿了的感覺。

「妖族聖子,死吧!」

說話的人正是周火,就在噬魂鳥聖子被楊易逐出了身體之後,那股讓周火陷入到睡眠的力量就消失了。

雖然周火醒來之後也被楊易的變化給嚇了一跳,但他卻明白現在要緊的是解決妖族,而且噬魂鳥聖子這會兒正好沒有防備。

因此周火直接拿起了身邊不遠的純鈞劍,並對著噬魂鳥聖子的身體用力一戳。

事實也證明了趁著噬魂鳥聖子不注意來偷襲它,絕對是最正確的選擇。

「殺死一個妖族聖子,想來進入五大書院沒有問題了。」

這時候葉婷也蘇醒了過來,而且她還毫不客氣的把書氣化雷,終結了還沒有徹底死亡的噬魂鳥聖子。

「周火,你打算暴露聖書成為這裡的書生領袖,那麼必定可以進入到五大書院裡面,所以這個妖族聖子的屍體就讓給我吧。」葉婷想要妖族聖子的屍體,因為可是一大功勞。

「當然沒問題!」

周火對葉婷沒有什麼抵抗力,而且葉婷說的在理。

葉婷見他同意。就拿出了一個機關家的隨身書房,將這具屍體收入到了書房中。

……

「噬魂鳥聖子死了,人類……」

龍龜聖子看到噬魂鳥聖子就這麼死亡之後。心中頓時生出一股無名怒火。

暴怒之下的龍龜,頓時把它那帶有龍族特徵的頭顱抬了起來,然後仰天長嘯一聲。

呼!呼!

在龍龜的拋下之下,周圍立即狂風四起,這股風力的強度大到直接把周圍大樹給拔了起來的地步。

而楊易所召喚的筋斗雲,也瞬間就被吹散了。

「筋斗雲!」

楊易的筋斗雲消散瞬間,周火跟葉婷兩人趕忙利用自己的聖書手抄本召喚筋斗雲。

好在兩人看到過筋斗雲。所以才在第一時間把它召喚了出來,並且接住了即將墜地的楊易。

「我們走,這裡不能久留。」接住楊易的人是葉婷。她知道如果失去了楊易這個戰鬥力,那麼將沒有人是那龍龜的對手,所以不能讓楊易出事。

「想走,沒可能!」

龍龜哪裡不知道她的想法。所以它再度加大了風力。並且張口對著葉婷噴出了一股寒水。

葉婷雖然擁有筋斗雲,但她的筋斗雲只是一萬靈幣召喚出來的,而且她的書氣也不是很強,所以在狂風的干擾之下,她竟然一時間沒有躲開寒水的攻擊。

噗!

寒水奇重無比,它潑在筋斗雲的上面時,直接把筋斗雲給破壞掉了,同時還有幾個水滴甩在了葉婷的身上。

那幾個水滴雖然不打。但卻將把葉婷的皮膚給打的青淤起來。

「該死,這龍龜太強了。我們不是對手!」周火有心救援,但一時間卻也不敢下去。

他知道自己下去也是白白送死。

雖說周火也得到了聖書手抄本,但他現在的書氣還很少,而且從小地方出來的他,身上靈幣加起來也不到一千個。

所以對付普通的妖師他可以利用聖書完勝,但對付龍龜聖子,那真是一絲的勝率都沒有。

「要逃嗎?」

突然之間,周火生出了逃跑的心裡。

「不行,楊易是《西遊釋厄傳》的作者,他是我們人族的希望,如果他死了,龍龜聖子必定會知道這一點,到時事情傳開我就會背負千古罵名。」

周火不是不想逃,但他此時還沒有失去理智。

所以,他知道如果自己逃走,一旦楊易的身份和今天的事情被公開,那麼不僅他自己會被定為人族的叛徒,就連養育他的那個小鎮也要受到牽連。

「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如果我死了的話,想必天帝老大會看在我的面子上幫一幫鎮長大叔他們。」

周火深吸一口氣,心中做出了拚死幫助楊易的決定。

「樵夫大哥,助我一臂力!」

只見周火翻開《西遊釋厄傳》,然後身上的幾百靈幣全部投入其中,將裡面的樵夫召喚了出來。

樵夫一出來,就將手上的扁擔往地上一戳。

嗡!

隨即,周圍的大風竟然詭異的消失了,空間也變得安靜起來,剩下的只有被肆虐后的場景,以及龍龜聖子那充滿了怒火的巨大眼珠。

「居然定住了狂風,樵夫大哥果然沒讓我失望。」

周火見到樵夫起到作用后,心中先是一喜,然後趕忙駕馭著筋斗雲來到葉婷的身前。

「你還好吧?」周火見到葉婷的肌膚上全是傷痕后,心中莫名感到一陣不好受。

「當然不好,那個龍龜噴出來的口水太重了,而且剛才從高空摔下來,又讓我的傷勢加重了一分,現在我已經感覺不到我的身體了。」

葉婷艱難的把情況告訴了周火。

其實,她這一刻沒有暈過去已經是奇迹了。

「該死,這下如何是好,難道我們都要死在這裡了嗎?」周火聽完葉婷的情況心中頓時無比糟糕。

「天帝!我們只能夠指望天帝了!」葉婷之所強忍著不讓自己暈過去,正是因為她知道楊易手上有著一種神奇的丹藥。

在周火**的那次,葉婷可是親眼看到生靈造化丹把周火救了過來。所以她希望楊易趕快醒來,然後也給她一枚丹藥。

「天帝老大他到底怎麼了,為何他的眼睛裡面全是我不認識的文字。」周火聽到葉婷提起楊易。也便朝著不遠處的楊易看了一眼。

「咦?天帝老大竟然沒有受傷,而且他還站起來了。」

周火剛一轉頭看向楊易,就發現楊易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

「人類,去死!」

不過,這時候龍龜的咆哮聲有傳遞了過來。

此時龍龜聖子已經殺死了樵夫,讓其化為靈氣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樵夫一消失,就有不少狼妖、虎妖朝著他們沖了過來。

「這回是真的要死了!」面對這種情況。周火雖然有筋斗雲,但他都懶得跑了。

因為樵夫一死,龍龜聖子隨時都可以召喚風暴。

「既然要死了。那麼我不想有遺憾。」

周火不想死,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跑不掉,於是在臨死之前,他想滿足自己的一個願望。

那就是……

「對不起了。葉婷。我喜歡你!」

周火一說完,也不管葉婷那滿臉的震驚跟疑惑,直接對著她的嘴唇就是吻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