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遙遙聽見,仰頭哈哈一笑,正欲說話,語聲忽變,丁保但覺腦後勁風迫近,忙運起九成功力,一掌將譚陰陽、雷千岩逼退,及時拔出腰間寶刀一格。

「鏗——」

擋住了斷首一刀,卻被刀勁震得踉蹌幾步,氣血翻湧,幾難遏抑。

來人輕巧落地,亦是一襲夜行黑衣、中等身材,說不上有什麼特徵,連手裡的青鋼朴刀都與其餘刺客相似。

唯一不同,是他臉上戴著一張童玩似的紙糊面具,紙面具繪著碧霞元君的慈祥笑臉,筆法粗劣,在黑夜火光下看來格外詭異。

他望了澹臺王圖一眼,面具后的悶鈍語聲似還帶著笑意:「看來是我失算啦。這荒郊野地里,竟也有精通這等奧妙精神攻擊的高人。」

澹臺王圖冷冷一笑,也不介面。此際說得越多,越沒好處。保持莫測高深的神秘,才能儘力延長得來不易的戰果。

她要是正常情況下,絕對可以與這黑衣人悍然一戰。但這幾天正值心關不穩,以她現下的僅存的三兩成功力,根本使不出太高明的殺人精神術,不過如黑衣神秘客這等內外兼修的絕頂高手,對殺氣的感應格外靈敏。

她現在的精、氣不穩,但「神」仍略具雛形,冒險一試,果然唬住了黑衣人。

這廂雷千岩、譚陰陽二人好不容易罷斗,才有開口的餘裕,不約而同叫道:「碧霞元君!」

譚陰陽哼的一聲,冷笑:「你讓我來搶那破木牌,又把消息放給這淫窟黑寡婦,弄了半天,原來是你自己想要。」

雷千岩卻蹙起蛾眉,沉聲道:「元君明著讓我等來索山河牌,只為乘機刺殺蘇大人?」

丁保心中一動:「我日,原來這廝便是控制扁鵲堂的碧霞元君!」

卻聽「碧霞元君」笑道:「二位言重啦。收回山河木牌與刺殺這廝,都是為了我等碧霞大會、十宗結盟的千秋大業!此人若是不死,必將聯合黃金八姓對付聖門十宗,趕盡殺絕,除之後快。碧霞大會之日,諸位須攜我贈予的碧霞貼與會,而在下欲獻之物,便是這輔國侯蘇輔國的狗頭!」

此話一出,再無轉圜的餘地。

果然蘇輔國一抬頭,微眯的鳳目迸出精光,沉聲道:「所謂『十宗同盟』,便是你們這幫外道的盟會?千秋大業……哼,好大的抱負啊!」

哼笑幾聲,口氣之陰冷刻骨,連丁保也不禁一顫,幾欲回頭。

即使粗疏如譚陰陽,總算明白了碧霞元君的心計:蘇輔國的性子苛猛,眼底實難容顆粒,如山鐵證未必能唆使他殺人,心底的一丁點猜疑卻是以成為火種,不定何時便能燎原。「十宗同盟」四字正中他心頭大忌,比朋結黨素為亂源,無論於廟堂、江湖皆然,碧霞元君口出「十宗結盟」之際,蘇輔國心中已動殺機,遠比今夜這場圍殺更加有效。

雷千岩惱他信口開河,俏臉微沉,嬌斥:「胡說什麼,碧霞大會尚未召開,同盟何來?你——」

突然一怔,閉口不語,面色極不好看。(我的小說《野獸探花》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所有人都退開了,包括秦淵。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然而,令人瞠目結舌的是,張狂後退了。

是的,張狂朝著身後退了一步,而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中央。

「怎麼回事,難道張狂怕了不成?」眾人不明所以地望著場中央的張狂,實在想不通對方為何退縮了。

聶雲微微一笑,只有他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這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這種人很多時候只看結果,他不想這個時候跟聶雲硬拼,尤其是已經達到天元境的聶雲,他隱約感覺到,就算自己勝了,也絕對是慘勝,沒必要第一輪就這樣,一個不小心,影響接下來的比賽。

既然聶雲已經走到這一步,那這個敵人不如讓其他人去對付。

很快,一部分了解張狂的人,也猜到了這一點。

但依舊阻止不了眾人的震驚,一個老牌的天才,面對聶雲,不戰而退了,這是什麼概念,在比賽之前,幾乎沒有人想過。

一時間,聶雲身上的光環更加耀眼了。

他手負身後,任憑山風呼嘯,他就站在那裡,沒有一個人再靠近。

連張狂都低頭了,還有誰敢上前。

秦淵望著聶雲享受著第四最最矚目的榮耀,然而,最終他也沒有選擇出手,越是如此,遠處的紫星越是臉色陰沉。

良久,眾人才緩過神來,不可思議地望著場中央的聶雲,甚至,由於這座原本最高的中央山峰矮了半截,被其他山峰阻擋視線的人,已經換了個角度來觀戰。

可惜,張狂示弱,這一戰已經打不起來了。

……

第四組的比賽繼續,但很快就結束了。

先前聶雲與張狂的對擊,死的死,傷的傷,剩下來的戰鬥很快就結束了,除了聶雲、張狂和秦淵,接下來的那人毫無疑問是一位準武尊。

可惜,葉宇天明明有資格爭奪這個名額,可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在萬眾矚目之下,第四組也結束了比賽。

驚婚失色:邪少請退散 只是,結果誰也沒有料想到。

聶雲在所有人的矚目下,回到了水月宗,朝著宗主和前輩們行了個禮,抬起頭來,見到的是宗主無法掩飾的滿意,不斷地點頭。

第一輪就脫穎而出,成功進入聯盟大會前二十,很顯然,水月宗的危機已經徹底解除了。

望著歡喜一堂的水月宗,除了仇人,很多人都替他們高興。

「沒想到,水月宗還能保住燕雲十三宗的名額,實在是不易啊!」

「呵呵,要不然,怎麼叫千年不朽!」

這會兒,眾人口中的「千年不朽」不再是嘲諷,更多的是一種玩笑,只能說,天都不亡水月宗,出了一個聶雲這樣可怕的天才。

陽宗宣布今日的比賽到此結束,一番事宜處理完畢,一些宗派便迫不及待地前來道喜。

甚至,其中有不少強大的宗派。

誰都看得出來,水月宗雖然現在衰弱,但一些底蘊還在,聶雲將來的成就絕對不會差,甚至可能會十分驚艷,趁著人家還沒有再次崛起先來交好,也算是雪中送炭,否則等到水月宗真的崛起了再來示好,那隻能是錦上添花了。

宗主三人極力保持著淡定,水月宗太久沒有享受過這樣的榮耀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少年而已。

……

「記住,接下來的比賽,能儘力便儘力,但自身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醉仙樓,宗主特地囑咐聶雲,對他來說,接下里的比賽已經不重要了,聶雲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面對宗主的關心,聶雲點了點頭。

但是,該怎麼去做,聶雲心中早已經有數。

他能感覺到小白很開心,他覺得,自己做對了。

同時,越是面對強勁的對手,聶雲越是不會退縮,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萬象大陸太大了,廣袤無邊,他不過是偏居一隅,這是他見識真正超級天才的好機會。

「我會一個個擊敗你們的!」

第二日,大會繼續。

然而,這一日卻不關聶雲的事,今日是敗者組的戰鬥。

果不其然,二十五人爭奪四個名額,不是一般的慘烈,顧雍和晁正毫無疑問地墊底,但他們已經儘力了,很慶幸,有聶雲在,否則他們很清楚,解析來迎接水月宗的會是什麼。

而清醒過來的葉宇天由於被聶雲一腳傷得太重,被淘汰了。

別看聶雲隨意一腳,卻十分講究。

第三日,聶雲再次參賽。

今日,二十人將進行抽籤,一對一對決。

這一輪,同樣不能輸,輸了的話,剩下的十人爭奪兩個名額,即使脫穎而出,也將影響接下的戰鬥。

看那昨日脫穎而出的四人就知道,即使他們進入了前二十,但接連的大戰,身上的傷勢多少都有一些,大部分都沒有完全調整過來。

此刻,眾人十分緊張,尤其是參賽人。

他們都是各大宗派的天才,但不得不承認,天才也是有區別的。

毫無疑問,陽宗雖然只有兩人蔘賽,但這兩人都是沒有人願意碰上的,幾乎可以說,一旦碰上,毫無疑問將被淘汰,只能去爭奪僅有的兩個名額。

抽籤完畢,各自亮出所抽之簽。

巧的是,這一輪,暫時沒有武尊之間的大戰。

聶雲抽到的是一號簽,對手是一名准武尊,他看見,這個對手臉色蒼白,顯然對著一簽很不滿意,這可是連張狂都示弱的人。

其實,聶雲是武尊,而他是准武尊,已經註定了結局。

由於是一號簽,聶雲第一個上場。

比賽開始。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對手直接認輸了。

只見他漲紅了臉,略微拱手:「我輸了!」

雖然很不甘心,但與其自找苦吃,不如留著實力來迎接接下來殘酷的競爭。

眾人嘩然,但很快又釋然了。

聶雲已經不是一般人,他已經站在聯盟大會的上層,一般的天才,已經沒有資格對他動手了。

眾人和快也明白了對手的想法。

場外,散修們和一些小宗派的出身的人,一個個驚訝過後,便是開懷大笑。

昨日的詳情他們已經聽說過了,一個個激動不已,今日這一幕,他們也很快想明白,只是沒想到,當初只是希望聶雲長長臉,讓大家知道小宗派也不是好欺負的,同樣可以培養出一些不得了的天才,不想,聶雲完全超過了他們的預期。

而有了第一個人開頭,許多人都有樣學樣,不怕丟人了。

對此,聶雲並沒有興趣,他知道,真正的戰鬥在後面,一雙眼睛不由飄向陽宗的方向。

tags: “”=”(‘”=””>

場上迎來了一場萬眾矚目的戰鬥。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原因很簡單,雖然不是武尊之間的戰鬥,但一方是凌風閣的武尊,一方是九幽宮的秦淵。

九幽宮的人很多時候,都不能光靠修為去評判實力,因為他們的戰鬥方式極為特殊,實力不但強大,更是強大的詭異。

可以說,非必要情況下,幾乎沒有人喜歡和九幽宮的人交手。

因為,你不但會敗,而且很可能是秒殺。

凌風閣的武尊,並不只是一位,除了林翰,還有眼前這人,他看起來十分安靜,相貌普通,丟在人堆里都不容易注意到,比起秦淵那帶著陰柔氣息的俊美,實在是上不了檯面。

但是,這人卻展現出了非凡的實力,天元境的修為,在這個年紀太稀少了。

「哼,就讓我看看,九幽宮有多強?」

眾人屏住呼吸,他們已經預感到,這是一場武尊級別大戰的預演,年輕一輩見狀,立馬變得熱血沸騰,恨不得自己也有這樣的實力。

只見,凌風閣的青年抬起長劍,一股滔天的氣勢在匯聚。

天地一陣顫動,這是天元境的高手竭力溝通天地之力的跡象。

然而,眾人不解的是,這一劍遲遲沒有揮出去,就連武宗們都感覺這出招太慢了,更讓他們驚訝的是,剛凝聚的威勢,正在漸漸消散。

聶雲虛眯著眼,他看見,站在那一動不動的秦淵雙眼變得空洞,一雙眼睛漆黑深邃,陰森可怖。

就在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時候,秦淵邁著略顯生澀的步伐一步步走過去。

然後,他一劍架在對手的脖子上。

嘶!

人們倒抽一口涼氣,這個過程中,對手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像是站在那裡任人宰割一樣,這可是一位武尊啊。

終於,對手清醒過來,望著眼前架在脖子上的長劍,滿眼的不可思議。

「我……我輸了!」

人群嘩然。

這就是九幽宮,手段太奇特了,即使大部分人知道九幽宮手段的底細,依舊忍不住驚嘆,因為對手可是一名武尊啊,而秦淵,只是一名准武尊。

一字之差,天差地別。

凌風閣一方,諸位前輩暗暗搖頭,表示嘆息。

九幽宮的招數,一般只能依靠意志力來抵擋,除了隨著修為的增長,這種意志力會隨之變強之外,只能通過一些特殊的磨練。

身為燕雲十三宗,大家互相都有了解,後輩們專門有這種特殊修鍊。

然而,他們的後輩還是敗了,而且是以武尊的修為敗的。

但他敗的並不冤,秦淵看起來,還不是很艱難的樣子,否則專心控制幻術,秦淵根本不可能還有空上前。

眾人明白,這不是越級而戰,而是手段特殊,自此,秦淵毫無疑問,立馬被列為最不想碰上的對手之一,誰也沒有信心能抗住那樣的幻術攻擊。

可以見到,秦淵那不甘心的對手,有些失魂落魄身體還有些顫抖。

人們不知道,在秦淵的幻術裡面,他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很快,人們再次見識到這種手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