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奪目如朝陽刺目的劍光,金龍奔騰,他黑色的長劍一點。

轟隆隆!

一股巨大的力量如山嶽一般的壓下,他手中的劍在這一刻成了齏粉。

「啊……」

烏雲發出驚叫,面罩下的那雙毫無人性的眼睛在這一刻湧現了對死亡的恐懼。

「死吧。」歐陽顏大喝一聲,劍如雷光,一劍洞穿了他的頭顱。

十二大劍奴之首的烏雲,飲恨當場,歐陽顏的劍,他接不了。

劍一抽出,眨眼間應聲倒地,剩下的兩位劍奴被嚇得魂飛魄散,就想逃跑。

「沒有人可以逃過我的劍。」看到就要逃的兩位劍奴,歐陽顏冷冷一喝,身軀一躍,飄塵如劍仙飛天。

轟!

兩位逃跑的劍奴,身軀在兩道長虹般的劍光下爆碎,漫天血雨飄灑。

這一戰,歐陽顏費了一點力,以一已之力誅殺十二位劍奴。

場面死一般的寂靜,歐陽玉愣在那裡一臉不可置信。

歐陽顏的神魂眨眼回歸了肉身之中,看著傻了般的歐陽玉他開口說道:「回家去吧,今天的事你就當做沒發生過,不要對任何人提及,尤其是關於我的事。」

與此同時,遠在東方城的鑄劍世家的一處密室之中,十二盞燃燒著的燈突然咔嚓咔嚓之聲響起,那燃燒著的燈火全部熄滅。

密室中的盤膝閉目打坐的劍先生,在這一刻那雙狹長的眸子睜了開來,一臉震驚的咆哮道:「怎麼可能?十二大劍奴皆身死道消,劍魂被滅!!」

PS:第二更,大家多多訂閱多多支持,給妖妖點鼓勵,么么噠~~ 第1975章一切,像是一場夢

「今夜,實在太長了。」

「……」

祝烽看著她的眼睛,喃喃的說道:「長得,朕都不知道,應該如何才能度過這一夜了。」

「……」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薛運愣了一下。

但下一刻,祝烽的手從她的眼睛上縮了回去,立刻,她就感到天邊一陣光亮。

轉頭一看,天邊露出了魚肚白。

她驀地睜大了雙眼。

而祝烽也轉過頭去,遠處的天空透出了晨光,而且一出現,就亮透了大半的天空。原本周圍是一片漆黑,如同深重黑幕一樣的夜色,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露出了天光,好像一瞬間,有人一把扯掉了他們周圍的黑幕一般。

他看向那露出晨光的天際,沉默不語,只有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

隨即隱去。

而薛運,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剛剛,祝烽還在伸手觸碰她的眼睛,還在說這個夜晚太長,怎麼突然,天就亮了?

她有些茫然無措,但,天的確快亮了。

即使只是那一點點的晨光,可是,已經足以照亮祝烽的眼睛,也將他們之間,照得清清楚楚。

她才發現,原來她以為,祝烽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們兩個人已經無比靠近了,可現在才看清,原來他們之間,還有一段距離。

並沒有她所想的那麼靠近。

而且,祝烽明明沒有動,現在,好像離得更遠了一些。

「……」

薛運的心裡,也被這樣的晨光,照得一片荒涼。

她原本已經快要衝口而出的那些話,只在這一瞬間,消散如煙。

她有些茫然的站在那裡。

這時,祝烽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還好,天總算亮了。」

「……」

薛運慢慢的抬起頭來看向他,晨光中,他的神情顯得很平靜,好像剛剛那一瞬間,伸手撫弄自己眼睛的,只是一個幻影而已。

她也開口,聲音艱澀得彷彿不是自己的:「是啊。」

「……」

「總算天亮了。」

祝烽又道:「一夜沒睡,你要回去休息嗎?」

「不,不必了。」

「那也好。」祝烽道:「若不需要休息,那就過去叫他們都起來,咱們,該出發了。」

說完,他轉身便往那邊的房舍走去。

薛運仍舊站在原地。

太陽升起得很快,不一會兒,已經完全驅散了他們周圍的黑暗,照亮了前方那塊大石碑上的四句讖言,也照亮了周圍那些凄涼的墓碑。

一切,像是一場夢。

而祝烽毫不猶豫的,就走了出去。

好像從她流連不已的夢境里走出去一般。

她獃獃的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過了多久,也低著頭,跟了上去。

只有祝烽,雖然平靜的往前走著,臉上的神情也顯得很放鬆,很平靜,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剛剛那一瞬間,他經歷了什麼。

藏在袖子里的手,掌心,全都是冷汗。

在撫弄薛運的眼睛的那一瞬間,他有些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觸碰著心裡的南煙,還是在觸碰著眼前的薛運。

他們……

但這些,都還不是最重要的。

在走回去的一路上,他的目光像是獵隼一般,冷冷的看向四周。

晚點可能還有,不知道能不能寫得出來。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歐陽顏的話將她拉回了神,她明白歐陽顏的意思,不希望被人知道他已經有如此強大。

「顏弟,我想跟你說對不起,姐姐以前那麼對你,你還不計前嫌,今天若不是你……」

「好了,不用再感謝了,他們是沖著我來的,你不用感謝我。」歐陽顏擺了擺手,眨眼間聽到了狼嘯天與袁世仙急切的聲音。

「我知道,我曾經對你的所做所為,不可能讓你一下子原諒,但是今天所經歷的這一切,讓我認清了自己。」歐陽玉繼續說道:「我知道八陽子也是你,姐姐真的好高興。」

她邊笑邊哭,到了此時方才體現出一種姐弟間的親情,那種令她追悔莫及的神情也在臉上涌動。

她後悔莫及自己曾經對歐陽顏的所做所為,現在已經回不去了,歐陽顏也再不是曾經那個在歐陽府中被她,被眾人嘲笑欺壓折磨的可憐孩子了。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她願意做一個稱職的好姐姐,在歐陽顏五歲開始失去母親的那刻,就好好的去關愛他,照顧他。

這些想法在她心頭奔騰滾動,令她掩臉哭泣,淚不自控成串的掉落。

歐陽顏沒有理會她,走到了劍奴的屍體旁,將他臉上的面罩挑開,露出一張醜陋的臉。

或許是從來不見陽光,這張臉陰暗的泛黑,像是一具早已經死去的屍體。

從他的身上,歐陽顏搜到了一塊令牌,令牌中刻著的字,證明了與他猜測的吻合。

他將令牌收了起來,令牌上刻著鑄劍二字,正是出自鑄劍世家。

狼嘯天和袁世仙的身影出現,看到這場面都鬆了一口氣。

同時也震驚無比,歐陽顏如今的實力已經如潛龍升淵,十二大劍奴都成了他的劍下亡魂,自作自受。

「公子你沒事吧。」狼嘯天關切的跑來,看著劍奴的屍體臉上露出笑意。

「我沒事,嘯天你把她送回去。」歐陽顏點了點頭,指向歐陽玉道。

「走吧歐陽小姐。」狼嘯天沒好氣的說道,對於歐陽府的人,除了歐陽顏外,他沒有一個有好感的。

相反,他對歐陽府的人都有一股滔天的怒火,因為他為歐陽顏感到不值。

歐陽玉看到歐陽顏負手而立的背影,就像當日看八陽子的背影一樣,筆直如標槍般的身影,衣袂冽冽作響。

「小顏,這是鑄劍世家的十二大劍奴,劍奴之上還有一位劍魁,劍魁之上就是劍先生了。」袁世仙微微皺眉,道出了他所知道的情況。

「沒事,我與鑄劍世家的仇已經不能化解,來一個便殺一個,來兩個便殺一雙。」歐陽顏無所畏懼,淡然的說道。

「鑄劍世家底蘊所在,家主劍琨,一身劍技修鍊的通神,實力恐怖,你要小心。」袁世仙鄭重的提醒道。

「謝謝袁大哥提醒,我知道。」歐陽顏點了點頭,兩人移步下山,走出了這雷鳴山脈。

兩人邊走,袁世仙邊給他介紹著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這鑄劍世家,十二大劍奴之上還有一位「劍魁。」凌駕於劍奴之上的王者。

劍奴之首是烏雲,而唯一的一位劍魁,據袁世仙所說,名為「蓋頂。」

這些都是鑄劍世家的劍先生傾盡心血培養出來的人物,現在十二大劍奴被滅,一定會令劍先生乃至整個鑄劍世家發瘋。

而鑄劍世家,除了家主劍琨外,劍琨的幾位親兄弟也是異常的恐怖。

畢竟是傳承千年的古老世家,底蘊驚人,曾經鑄造出聖器天元劍。

從袁世仙口中,歐陽顏算是大致的了解了以前不了解的關於鑄劍世家的底蘊。

對於這個傳承千年的古老世家,到底底蘊有多驚人,怕是袁世仙也不能盡其詳。

他只是把大致知道的說了出來,至於他也不知情的,也不知道還有沒有。

說到底,鑄劍世家的底蘊所在,極其驚人,就是要提醒歐陽顏要小心防備。

兩人並駕齊驅在官道中絕塵而去,歐陽顏要回東方城面聖,參見人皇。

袁世仙問出了歐陽顏接下來的打算,得知歐陽顏的志向是前往邊關戰場之時,袁世仙無奈一嘆。

他表示要留在東方城,因為胡小月在這,不能陪歐陽顏一同前往了。

想到在狐仙嶺洞府中那段難以忘懷的時光,袁世仙就感覺那是人生中最愜意的一段時光了。

或許以後那樣的時光再也不會有了,想一想,他就感覺心頭一顫,心生無力感。

兩人一路絕塵來到了東方城,歐陽顏將仙來雅閣當成了暫時的住所,他略洗漱一番,整理好衣冠,便是前往皇宮面聖。

此次面聖,也是決定他去向的一次參見人皇的禮儀。

他文成武德,是為文武雙科狀元王,能文能武,所以是要做文官為一方百姓謀福申冤,還是上戰場,成為一方鎮國大將。

這一點,需要面聖,人皇也需要聽聽他的想法,再下達文書,授予重任。

氣勢恢宏的金鑾殿前,歐陽顏站立。

人皇坐於龍椅之上,渾身金光瀰漫,上空金龍奔騰,如一輪太陽般,灑著萬道金光。

歐陽顏說明了自己的意願,乃是前往邊關戰場,磨礪鐵骨,做一方護國大將。

「好。」聽完歐陽顏的意願,人皇讚賞的點頭,道:「無論你是要從文為文官,還是要從武為武將,朕都滿意。」

「謝人皇。」歐陽顏作揖參拜,一臉恭敬。

大殿兩旁的文武百官,目光都投射在他的身上,對這位文武雙科狀元王頗為欣賞。

秦翰林也在其中,對這位門生極其的欣賞,無論他是從文還是從武,秦翰林都知道他都會文武兼修。

人皇開口道:「歐陽顏聽令。」

歐陽顏身軀一正,當下百官皆洗耳恭聽,要看人皇封歐陽顏何官職。

「朕封你為「文武王。」歸附龐副帥麾下,可掌兵三千。」人皇聖喻,當下賜予歐陽顏一個莫大的榮耀。

此令一出,百官皆感嘆,這個「文武王。」實在令人震驚。

少年封王,東方天璣辰星國開國以來,第二位。

PS:第三更,明天妖妖要回家啦,回家過年,回家后當然也不會斷更的,地球不爆炸,我們不放假,宇宙不重啟,我們不休息,只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妖妖,多多訂閱,打賞可以有,另外馬上過年了,我準備在群里發放一波福利紅包,只要粉絲值達到弟子級別,可加入VIP群:601956504《進群需要驗證哦。》只要全訂了本書,就可到達弟子啦,過年發紅包給鐵杆粉絲。 第一位封王的是十年前成就文武雙科狀元的「青鋒。」當時他獲封「四海王。」

而現在那位四海王青鋒,已經成為了最為年輕的小候爺,已經是「四海王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