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幫人功夫極高,起初我根本沒有發現。

回到這條街的時候,因著擔心武清你。

我就暫時隱在角落裡,想要得空跳進牆,跟你商量點事。

沒想這一收步,卻叫我發現了他們的行蹤。」

聽到這裡,武清瞬間抬頭,一臉關切的問道:

「不用槍,還會用銀針暗器,肯定不是警察,是不是你得罪的什麼江湖人士?」

說著武清動作極其自然的放下老舊款的壓縮餅乾。

第一正妻 若無其事的拿起了2。0版,全新升級豪華型乾果糖漿餅乾。

戴郁白只當做沒有注意到武清的小動作。

只是望著武清的眸中晃現著一種甜甜的寵溺。

「我得罪的人倒是不少,可是其中沒有一個會用骨法銀針做暗器。

所以我想,這應該是某個財大氣粗的傢伙特別雇傭的江湖高手。」

正開懷的嚼著糖漿餅乾的武清動作不覺一滯。

「某個財大氣粗的傢伙?」她遲疑的喃喃自語道。

戴郁白髮出一聲不屑的輕笑,「沒錯,就是他。」

武清急急介面,竟與戴郁白同時說出了那人的名字

「溫克林!」

「溫克林。」

戴郁白溫柔一笑,點點頭繼續說道,彷彿心情很好,絲毫不受溫克林那個討厭的人打擾。

「發現被人跟蹤后,我特意饒了兩圈,才把他們繞得暈了些。

因著被人監視,我絕不能回到城中的家。

就只好繞著這一片平房細細探查。

等到天黑了,劉家那一片所在的區域沒有路燈,也沒有任何光亮。

我就暫時帶著他們在街上瞎繞。」

武清將嘴巴里香甜可口的餅乾全數咽下,又起身舀了一瓢水喝。

皺著眉思量著說道:

「找到了你的蹤影,卻沒有痛下殺手,更心安情願的跟著你在街上轉···」

武清忽地抬起頭來,望住戴郁白急急分析道:「對方的目的顯然是你身後的組織!」

戴郁白點點頭,「不錯,正是因為如此,我才再不敢回到組織里。

直到你翻牆而出,將跟蹤的人下了一大跳,

我才不得已接住你,急急逃命。

但是追擊的人顯然是功夫高手。

雖然看不見,但是憑藉咱們的呼吸與奔跑的腳步聲,依然能夠分辨出我臨時居所的所在。

隨身醫典:醫妃權傾天下 咱們兩個只是一味蠻跑的話,遲早要變成他們的針下鬼。

因此我看準了劉家所在的區域沒有路燈,也沒有任何光亮。

所以無論是對於咱們來說和還是殺手來說,都是漆黑一片。

我將你拽進小巷之後,迅速閃身,屏住呼吸,隱在角落的黑暗之中,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聽到這裡,武清心中終於有些釋然了。

的確,按照當時的情形,戴郁白的選擇是最為明智的。

其實她原本已經想到了這一層。

只是親身經歷時,她還是被他半途甩開的行為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她是真的把他當成了朋友,甚至是家人。

不過談到戴郁白要利用特殊身份才能幹成的肥差。

她忽然響起,自己此行翻牆出來還有不得不要去做的事情!

武清倏然站起身,順手把桌上剩下的水果罐頭,和乾果餅乾裝進了包里。

「你有事情要做,我這邊也有緊急事情需要處理。」

說著,武清抬腳就朝暗室房門走去。

戴郁白哪裡肯叫她這麼輕易的就走了。

上前一把拉住武清的手臂。

「本來停在劉家門口,我就是想告訴你一些你想要知道的消息。

現在既然平安無事了,我就親自帶人去劉麻子現在的所在地,去看個熱鬧。」

武清當時就想要掙扎的,但是沒想到聽到了這麼一番話。

她立時停止了動作,疑惑的說道:

「你不是說才聽到我的消息嗎?

我想去哪裡,又要辦什麼事,你們看一眼就猜到,這手氣也是相當可以了。」

戴郁白裝著聽不懂武清戲謔的調侃。

轉身走到水缸前,也喝了一口水。

「我說過,咱們之間是有緣的。」

「走吧,先去辦武清你的事。」

這一次武清答應的乾脆又利落。

兩個人稍作準備著后,就一起朝著胖王嬸另一處產業走去。

那是距離劉家不遠不近的一處街道。

與劉麻子家不同的是,院子倆面掛著燈籠,隨風輕晃,擺著幽幽的燈光。

而院子里有人正在嘟嘟囔囔的說這話。

只是像是刻意壓低了音量,不教外面的人摻和半分。

「一定要走進去檢查嗎?」

戴郁白試探的問了一句。

「越近越好。」

武清用力的點了點都,目光沉著。

戴郁白眉梢微動,再度抓起武清的手。

快速的繞到牆角後院某處矮些的圍牆。

武清雖然摸不清戴郁白的想法,卻還是無聲無息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叫武清沒有想到的是,戴郁白最後的目的竟然是上房揭瓦。 ?雨希看著化為一堆廢墟的拍賣行著實心疼,倒不是心疼著拍賣行,而是心疼裡面的那些珍貴的材料和寶貝。他抬手一揮,廢墟中露出了一塊地面,那是通往地下的那個地方:「走進去看看裡面毀了沒有。」說完率先走了進去,風不凡也跟著下到了地下。

由於剛才的爆炸威力太大,地下大半也被毀了,幸好通往儲藏室的路沒有被毀,雨希帶著風不凡又來到了那件屋子裡。走進這屋子發現裡面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風雷豹還在籠子里,一點也不慌張,彷彿剛才的爆炸與它無關一樣,這樣的坐騎確實是個寶啊。

雨希查看了一下,裡面的東西完好無損,在自己的乾坤戒中拿出一面鏡子,然後雙手結印,鏡子中就出現了一名中年男子,看著氣宇非凡,雨希對著鏡子說道:「風長老,雨家在玄獸森林附近的那個拍賣行被毀了,大部分材料都被毀,幸好地下的那些還完好無缺。」一會聽到鏡子里傳出聲音:「這件事我知道了,他還好吧。」「恩,他現在就在我身邊呢,毫髮無損。現在拍賣行的東西怎麼辦?」「那三樣東西是一定要給他的,你也知道是那人吩咐的。其餘的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鏡子里的影像消失了。

雨希和那名風長老的對話風不凡全然聽到了也看見了,好奇的問道:「雨叔,風長老所說的那人到底是誰啊,我想就算我有這魂戒,也不會讓你們如此保護吧。」雨希沒有背著風不凡和那人對話,就是想證明自己確實受人所託,讓風不凡打消顧慮來相信自己,那麼自己可以安全的把他送到他該去的地方。

聽到風不凡這麼說回答道:「這個不能告訴你,但你放心她絕對不會害你的。如果告訴你,我會招來殺身之禍。所以以後你就不要多問了。剛才你也聽到了,裡面的那三口箱子的東西屬於你了,這也是那人安排的,希望你不要拒絕。」說完把三口箱子交給了風不凡放進了魂戒當中,雨希有點不放心:「不凡公子,那第三口箱子你現在不要打開,等到你修為高了或者我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你就可以打開了。這裡其餘的東西也放進你的魂戒之中吧,以後你會有用的。」

說完然後兩人開始一一的把東西放進魂戒中,把放在魂戒中的東西整理完了之後。風不凡對雨希說道:「我們現在去哪。還有你知不知道那倆人是誰。」「那倆人剛才的對話我也聽見了,真沒想到蔣依天叫蔣凡叫做少主,這件事情我是不知道的,這蔣凡隱藏的好深啊,而且他的修為在我和蔣依天之上。算了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事情了,現在把你送到雨家去,只有那裡比較安全了。今天就先在這裡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我們出發。」雨希說完手結印在這裡布置了禁止,然後兩人開始休息。雨希坐在那裡進入修鍊的狀態,畢竟一玄丹的副作用還是很大的,對身體也有損傷,現在開始回復一下。

此時已經後半夜了,風不凡正睡著,突然聽到響聲,睜眼一看原來是雨希。忙問道:「你這是要去哪裡?傷還沒好」「沒事,我出去下,放心這裡我設置了禁止,一般人不會到這裡來,我一會就回來你先休息。」說完一個人離開了這裡。風不凡其實很納悶,到底是什麼事情,非要現在出去,但自己也不好跟著去,如果被發現,那可就不好了,會讓雨希以為自己不信任他,所以自己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裡吧。

正在風不凡想這些的時候,雨希已經快速的離開了這座小鎮,來到森林中見到一黑衣人說道:「你來找我做什麼?」,那人說道:「我沒事就不能來找你,聽說今天拍賣行被毀了,是怎麼回事。」雨希很不爽的說道:「這好像不關你的事情吧,不管你的事請你最好不要過問,快說吧你找我要我做什麼。」「別這麼一臉不爽的表情,不要忘記你體內還有我的東西,要不要再試試那滋味。」話還沒有說完,那黑衣人嘴裡默念這什麼,雨希此時疼痛不已,倒在地上翻來覆去,不一會嘴角流出了血跡,黑衣人這才不在默念說道:「以後和我說話最好不要再有這樣的語氣,下次就不是這樣的結果了。說今天到底怎麼回事,誰敢這樣對待雨家。」雨希在地上起來,一五一十的把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你名黑衣人,黑衣人讓他回去並沒有讓他做什麼。

雨希離開黑衣人後,在回來的路上想到,他既然知道了這件事,怎麼會什麼也不讓我做呢,哎,我真是,看來這件事最好不要讓他知道,不然我就完了,哎聽天由命吧。

那黑衣人看著雨希離開后,向樹林的另一個方向飛去,飛了一會見到一非常俊朗的年輕對他說道:「公子,已經打聽到了,風不凡確實在他手裡,而且今天下午襲擊雨家拍賣行的是蔣依天和蔣凡。」「原來如此,雨家和這風不凡有什麼關係呢,這麼幫助他。明早你跟著他們,現在不是向他下手的機會,看來有很多人都盯上了這個風不凡,我們先觀察著,貿然出手可不好」說完兩人離開了這裡。這兩人正是那天風不凡在蔣家拿到黑刀無月那個夜晚出現的兩人。此時風不凡不知道現在有許多人都盯上了他,只因為他能靠近神樹並取下那上面的東西。

雨希回到地下后,風不凡看到他臉色更差了忙問道:「怎麼了,剛才明明傷勢有所好轉,怎麼現在變得嚴重了,你到底幹什麼去了。」說完上前扶著雨希。「沒事,是我自己的一些私事,剛才一不小心,傷勢就變重了,沒事的休息一會就好了。」風不凡知道雨希不想說,也就沒有再問,兩人坐下各自休息。

lt;ahref=gt;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lt;/agt;lt;agt;。lt;/agt; 好在夜色深沉。

院子里雖然也有燃著幾盞油燈,但房頂上卻是漆黑一片。

武清和戴郁白的腳步都十分輕細。

等他們徹底趴伏在房頂上了,都沒有一個人發覺異樣。

武清眯著眼望向院中人群。他這次發現喜自由的收起還是很不錯的。

收斂了凌亂的神思之後,

武清還是眯細了眼睛的朝下尋找著下一步可能出現的漏洞。

院子里的人,果然有胖王嬸和劉麻子。

他們一邊商議著,一面向走去。

戴郁白用眼睛比量了一下,立時起身走到另一處房頂前,伸手就接下來一個瓦片。

武清心中一動,這樣探聽消息真的是再好不過了。

跟著戴郁白一起屏息凝氣,收斂了身上所有的動靜,

武清開始靜靜的探聽著房頂之下的動靜。

叫武清驚喜的是,劉麻子與胖王嬸也是剛到這裡的樣子。

兩個人的談判也剛剛開始。

在那裡,胖王嬸正在跟劉麻子你來我往的似乎正在談論著什麼價格。

胖王嬸走進屋子之後,扯了一把椅子,翹著二郎腿的坐在屋中一張方桌前。

她隨手抓起桌上盤子里一把瓜子,有一搭沒一搭的咳了起來。

「哎呦!這次的白條可是我花重金買來的外地千金大小姐。

細皮嫩肉還有兩個小酒窩,比剛摘的水蜜桃還潤哪!

從哪吃,怎麼吃,都能咬出滿嘴的甜汁來那是。」

劉麻子對於胖王嬸這副做派完全不看在眼裡,「得了得了,大妹子,你那點底細我還不知道?花高錢的你會買?指不定是哪裡走丟了找不著家的,被你這個缺德的死老太婆拐來的。」

胖王嬸哼然一笑,「你愛說啥說啥,反正老娘就認準一條,一千塊錢,少一毛,你也休想帶人走!」

劉麻子擺出一副無賴的樣子,咧嘴一嘬牙花子,「我哪裡有錢?」

說著他眼珠子一轉,「咱們街里街坊那麼多年,知根知底的,不然我先把人帶走,那邊得了錢,馬上就給你送過來。」

「錢進了你的口袋,你還會送個屁!」

胖王嬸張口就淬了劉麻子一臉唾沫,「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但凡有個鏰子兒進了你的腰包,那還拿得出來?」

劉麻子兩條殘眉立時擰成了一個疙瘩。

看得出他很想發火,但是現在是他有求於人,只能強壓著不能發火。

頓了片刻,他抬手一抹臉上口水,陪著笑央求道,「我的親姐姐噯,合著擱您老人家眼裡就沒有好人了,您老人家這次放一百個心,絕對跑不了,只要把人賣了,我回手有錢了,立馬給您結賬。」

胖王嬸坐在椅子上環抱雙臂,翹起了二郎腿,抬眼打量著劉麻子,冷笑著說:「不然這樣,我選幾個兄弟,帶著白條子一起去你家。

你跟賣家說,咱們都是一夥的,叫他當著大家的面付錢。

瞅見一千塊了,我立馬放人。」

劉麻子的臉色登時就沉了下來。

武清知道,能跟風門尖貨搭上線做生意,那絕對是個大肥差。

一旦叫胖王嬸跟許紫幽搭上線。

許紫幽是買家,胖王嬸是真正的賣家,很可能就會把劉麻子這個多出來的中間人一腳踢開。

到時候便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胖王嬸不相信劉麻子,劉麻子更不相信胖王嬸。

騙子從來都相信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誠信可言,是因為他們都以自己的心思來揣度別人。

就在他們因為貪婪都想要獨吞最大成果而互相提防牽扯時,他們的致命弱點也就都顯現了出來。

劉麻子由於胖王嬸周旋了一番,兩個人都是死也不鬆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