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戰役級監控法器,被名為「照天鏡」。

和戰術級監控的監天鑒有區別的是,照天鏡雖然可以囊括的範圍,幾乎能達到整個天地的範疇,但是,具體的解析度,卻不會太高,也就是正常人眼在近處觀察到的級別。

而且,兩者的作用機制也完全不同。

監天鑒是完全被動的。只要它存在的區域,方圓千里之內,都可以被監控。而且除非是那種高度放大的情況——也就是解析度大於正常人眼的觀察清晰度——否則並不消耗任何能量。

但是照天鏡不同,這是一個主動xing的監控體系。要進行監控,必須shè出照天之,然後才能夠將中的一切,統統印入眼底。

而維持照天之,是必須消耗力量的。

當然,照天鏡的監空範圍,可以整個天地——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天地之外,無法監控。

這個天地,除了正常的天地之外,也包括天地。

換句話,照天鏡可以觀察範圍,僅僅只是一個天地之中。不能超出這個天地的範疇。

如果一個天地只有拳頭大,那麼就只能到拳頭大。當然,如果這個天地方圓億萬里,卻也可以到方圓億里日的一切。

照天之,便是一個屬於照天鏡的專屬法器神通。

正所謂一把撒出照天,天下盡在監控中。

而具體消耗力量多少,也要監控的範圍大。範圍越大,要撒出照天之消耗越大,反之越。

這是戰役級。

而戰略級監控法器,那便是另外一種存在了,那被稱為「透天儀」。

透天儀顧名思義,是可以透過天地的,它可以監控方圓一定範圍內的所有天地的大動靜——至於動靜,那實在不過來。

而且,透天儀可以隨著終極戰器的升級而升級,監控的天地數量將會大大增加。

現在當然透天儀處於最弱的程度,但是,卻也可以監控方圓三個天地。

這三個天地,實際上就是外界的鴻méng沼澤、當前的這個密林天地,然後下一層陣法的天地——這靈寶天孕育守護大陣,一共九層,每一層,都自成一個天地。越靠近內部,越是危險。

而透天儀最微妙的地方,就在於它監控的,是周圍的天地,和天地之間的距離,完全沒有關係。

換句話,你所在地區周圍的天地,無論相隔多遠,哪怕一個在大宇宙這頭,一個在大宇宙那頭,只要中間不存在其他天地,或者天地數量在監控數量的限制之內,那麼就可以毫無任何問題的,將之監控到!

在普通情況下,這個功能其實不算什麼。

因為一般情況下的天地距離,不會太遙遠。

但是在特殊情況下,卻非常的了得了。

要不怎麼是戰略級呢?

這戰術級、戰役級、戰略級三級監控法器,就構成了終極戰器的整個監控系統、監控體系。

這些東西,在終極戰器成位聖人級別終極戰器之前,是不存在的。因為在達到聖人級別之前,駕馭終極戰器的人在終極戰器的幫助下,監控範圍已經超過了普通法寶法器所能達到。

那種非凡的法寶雖然能夠超過,但是,對於宗旨為化腐朽為神奇的終極戰器來,這些非凡法寶,與之道路不合,不能使用,勉強用了,效果也不。

但是,到了聖人級別,在大宇宙之中,哪怕在終極戰器的增幅之下,單個人能夠探測的範圍,也是不大的。

這時候,就需要有監控系統來幫忙。

所以只有聖人級別終極戰器之中,才會存在這個系統。

另外一個原因是,這三個系統妙用無窮,對於聖人級別以下的終極戰器來,消耗巨大,也只有聖人級別終極戰器,才能夠負荷得起。

而整個監控系統,實際上並不分戰略級、戰役級、戰術級的監控結果,而是通過綜合xing的分析,最後將結果綜合呈現出來,也就是鄭拓眼前的這個足球大的光球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基上沒有人可以突襲終極戰器和劍閣成員的。

因為任何速度達到一定程度、能量反應達到一定程度的目標,都會自動被打上危險及重點監控標,甚至,終極戰器的計算核心,還會自動對其進行分析,以確定對方是否對終極戰器有威脅,是否擁有敵意。

不過,戰術級監控法器,畢竟等級還不夠高,監控的準確度,其實有限。

其具體表現就在於,對於那些實力強大、能量強大的目標,無法清晰的監控,遠遠去,甚至可能不清楚對方的樣子,只會到一大團各種顏sè的霧氣——具體顏sè根據其能量屬xing反應而定。

而且,越強大的人,影響範圍越大。

一般比較強大的,只能讓自己周圍數米的範圍內,無法被清晰監控,之能到一片霧氣,那麼強大的人,卻可以讓方圓數里甚至數十里變成霧氣狀態,無法被清晰監控!

Mail 但是,也正因為如此,這些強大的人,反而不用擔心。

因為他們就算不清楚,卻也會有一大團霧氣那樣明顯的反應,直接就可以對其產警覺,不怕對方突然動手。

反而是那種可以隱匿自己能量氣息的人,危險程度高一些。

因為對方要進行突襲的話,或許會更突然。

但這個突然,也只是相對而言。

因為就算再普通的物質層面、能量層面,不到對方的不同,但是從神魂層面、氣運層面、命質層面,卻是能夠出來強者和弱者的區別的。

只不過這種掃描,比較費能量,一般情況下不開啟罷了。

但是,別忘了還有戰役級、戰略級監控,這兩種東西的存在,就算不增加能量可以掃描,也能夠將那些隱藏之人的非比尋常之處發掘出來,但有異動,馬上就能夠反應過來。

基上,這種三層級的監控系統完成之後,劍閣已經不怕任何偷襲、埋伏了。

方圓千里的警戒範圍,就低階聖人、中階聖人級別來,已經完全足夠。

此時,鄭拓便正在撥動那個足球大的光球,一邊前進,一邊查著周圍的情況。

這個監控圖像是光球狀,意思就是,這是全方位立體的監控,深入地底一千里,然後往天空還要延伸一千里。

在這樣的監控下,很多東西,都要無所遁形。

比如現在……

鄭拓輕輕撥動光球,將一處地方放大開來。

這是地底。

確切的,是在鄭拓等人一行人前進方向的地底。

在這裡,能量的光芒隱隱閃爍,能夠到幾個人的大致輪廓。

這表明,這些人的修為,至少也是三階聖人。

關鍵是,採取這樣的方式潛伏,這樣的人,不可能是普通聖人。

「原來是幾個跳梁丑!」

鄭拓身邊,幾個人湊在一起,大家都在觀著鄭拓對監控圖景的調整。

山朋第一個不屑道:「老大,告訴底下的孩兒們,讓他們把這些見不得人的東西統統抓出來收拾一番!」

鄭拓卻含笑搖頭:「不,沒有那個必要。我劍閣日後,少不了要遭遇殺手這類的敵人。讓他們現在品嘗一下滋味,也增加增加相關的經驗,免得在日後緊要關頭,掉了鏈子。」

山朋很不甘心的不話了。

照他的脾氣,那可是睚眥必報的,而且不喜歡等待,有仇當面就報。所以如果換了是他主持劍閣,必然馬上派人過去,絞殺那些殺手。

可惜鄭拓下了命令,那就不可違抗,他雖然不甘心,卻也只能放棄。

而接下來鄭拓還在調整著監控圖像。

這一次,到的卻是地面上的情況。

不過,照樣是有很多人潛伏,數量還真不少,至少有數百人之多!

不過這專業程度,顯然無法跟殺手相比。因為一他們對周圍環境的破壞xing影響,就知道,他們這種潛伏,想要不被發現,還真的很難。哪怕是沒有監控系統,走近了也會被很快發現。

不過鄭拓了他們一眼,就將監控視角移開。

對現在的劍閣來,這些人完全沒有威脅,根不值一提。

哪怕是山朋也不屑一顧。

圍剿殺手還有些意思,這些人根就沒有圍剿價值,沒的為他們影響了劍閣的前進。

關鍵是,這種情形已經多膩了。

他撇撇嘴:「這些ji零狗碎的傢伙,又來了。也不知道哪兒來那麼多這些傢伙,這一路上就沒消停過。那所謂的懸賞榜,就真的那麼有吸引力?」

沒錯,從劍閣重新上路,就沒少遇到零零散散的散修前來襲擊。

當然,面對實力暴增的劍閣,他們就是一個純粹的杯具。

不但沒有對劍閣造成什麼影響,反而一個個都被劍閣抓起來了。

用鄭拓的話,現在劍閣正缺人,先讓他們當炮灰苦力吧。幹了也不是不可以做外圍成員。

不過這種戰鬥,太沒勁,完全不堪一擊,所以哪怕山朋,在開始的興奮之後,後頭也沒興趣了$淫蕩小說/class12/1.html,大家統統都成了例行公事。

不過這樣倒也有個處,那就是讓劍閣的外圍成員,數量總算在之前那些全部成為正式成員之後的零,增加到現在的幾百。

大多數襲擊之人都被劍閣捕獲。

自然的,關於那東方嘉對劍閣的懸賞榜,也是了解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email protected]# 白家出事,因為出事的模式有個參考案例,眾人自然而然的將兩件事聯繫上。

沈氏集團出事,白家是不是暗地裡做過什麼?

再查一查最近白家的事,很快就有人發現端倪,當初沈氏集團的事,白家還真摻和了。

於是所有人暗地裡都覺得是沈暝做的。

畢竟現在沈暝有這樣的能力,也有這樣做的理由。

沈暝對此完全否認。

他最近忙著另外的一個大項目,哪有時間去折騰一個小小白家。

沈暝話不是這麼說的,意思就是這樣。

當然信不信,那就看個人。

明面上沈暝是將這件事摘乾淨了。

白家一時間風雲飄搖。

宋景倒是很想幫白雨瑤。

可他也不想想,自己有一個在沈氏集團倒台就想著退婚的母親,豈能在這個時候,容許他和白家有牽扯。

但宋景大概和白雨瑤是真愛。

不愧母親的反對,說服宋父,拉著宋家下場。

可還沒過幾天,宋父就後悔了,併火速給宋景找了一個千金定親。

白雨瑤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景……」白雨瑤找到宋景,哭得梨花帶雨:「為什麼?」

她家現在這情況,他如果不幫忙她也能理解,可為什麼要和別人訂婚?

「雨瑤。」宋景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

「是你父母逼你的是不是?」白雨瑤期盼的看著他:「是不是你父母逼你的?」

「雨瑤,你回去吧。」宋景將自己的手抽出來,似有難言之隱一般。

「景你告訴我,為什麼要和別人訂婚,你不是說過,要和我一直在一起的嗎?」

宋景頭也不回的離開。

他確實是被逼的。

宋父說得很清楚,如果他不訂婚,宋家非但不會幫白家,還會讓白家毀於一旦,而他也會失去繼承權。

宋家並不止他這一個兒子……

不管白雨瑤怎麼找宋景,都沒能挽回宋景。

之前對她和顏悅色的宋母,也變得刻薄起來。

白家敗落的速度比苦苦撐了幾個月的沈氏集團快多了。

白父怒火攻心,一直在醫院住著。

白雨瑤失魂落魄守著白父。



「您父親狀態不錯,如果幸運的話,應該有機會醒過來。」

初箏看病床上的男人,冷淡的點了點頭。

她下去繳費,簽完單子,一轉頭就見一個人朝著自己飛奔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