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才是真的滑天下之大稽!

然而老天爺似乎覺得他氣得還不夠一樣。

在他聲嘶力竭的吼出要將君雲卿碎屍萬段的話后,又遭受到了更沉重的打擊! 「家主!家主不可啊!」

一群君家的長老屬下紛紛出言勸阻。

「君雲卿的身份是我們宣揚出去的,如今她就是真正的君家大小姐。現在她和我們君家的事鬧得那麼大,又牽扯到北家和天聖玄女的遴選之爭。家主,這個時候萬萬不能意氣用事啊!」

「是啊!家主,一旦大規模出動君家精銳擊殺君雲卿,別人會說我們君家內部果然有黑幕,虎毒食子,這對我們君家的聲譽來說,將是一場極其重大的打擊啊!」

「是啊!不僅如此,還可能影響到緋雪小姐之後的天聖玄女遴選!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償失啊!」

「請家主三思!萬不可如此衝動形事啊!」

「是啊!請家主三思!」

一群長老屬下紛紛勸諫,卻全都是為君雲卿說話的。

君家主本來就被君家所蒙受的損失氣得說不出話了,這會聽見這些人的話,更是一陣氣怒攻心,氣血上涌!腦子一陣陣的昏眩。

「你們的意思是說,我們就只能任由那個賤人這麼逍遙?!我們君家的東西,那些資源,就這麼讓她拿走了?!一點報復都不能做?!」

君家主抬手指著他們怒吼,「我們是至尊家族!你們說出這樣的話,還有一絲至尊家族的顏面嗎?!賤人欺我們至此,你們還勸我忍了?!」

看著君家主憤怒失控的模樣,眾人也是一陣的無奈。

他們也不想這樣啊!

然而誰想到君雲卿竟然是這樣一個混不吝,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呢?!

這裡沒有一個人想到,君雲卿在君家鬧了那一頓后,竟然沒有趁機遁走隱藏,反而大搖大擺的去君家店鋪洗劫!

一般人誰做得出那樣的事啊?

君雲卿可不是真正的君家大小姐,得罪了至尊君家,竟然不趕快躲起來逃命,竟然還敢反過來洗劫君家的店鋪!

不僅如此,還敢大膽宣揚有關天聖玄女遴選的事,顛倒黑白!

在場的眾人誰能做出這樣的事?自然也無從猜測君雲卿的行動。

等到聽到君雲卿洗劫店鋪的消息后,已經傻眼了。

但放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

君雲卿現在已經是名正言順的君家大小姐!

他們就算是反悔不承認她的身份也無濟於事,別人不會聽的!

只會覺得他們君家心腸狠辣,為掩蓋「事情真相」,不認嫡親血脈,還要痛下狠手!

到時謠言怎麼也洗不清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捏著鼻子把這事給認了!

豪門癡纏:毒寵灰姑娘 抓君雲卿可以,但是不能當眾殺了,不僅如此,還要當大爺一樣的供著!

這樣做給外人看才行!

如此一來,還不如就這樣放她在外面呢!

至於家主說的出動家族精銳擊殺,更是不可取!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一眾人想來想去,最後無奈的發現,他們自己結了一個網,最後反被君雲卿利用,將他們自己給困死在裡面了!

反而君雲卿破出網中,利用這一點,過得無比瀟洒自在!

想到這裡,君家主只覺喉頭一陣的腥甜,都要控制不住上涌的氣血了。

還沒等他把喉嚨的這一口血咽下去,門外的護衛敲門,戰戰兢兢的稟報道:「家主,北家鐵娘子上門了,說要找我們君家要一個說法!」

聽到這一句話,君家主再也忍不住喉中激涌的氣血,一口老血瞬間噴了出來。

「君雲卿!我和你勢不兩立啊!」

他凄厲的叫了一聲,最後頭一栽,一下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家主!」

「家主!」

一眾長老下屬亂成一團。

「快!快傳丹師!」

另一邊,君雲卿將君家的上品店鋪洗劫得差不多了之後,悠然掠動身形,轉到一處繁華街道的黑暗巷口,便準備鑽進去變裝。

她這次可真的是玩了一把大的,君家主估計被氣得夠嗆。

擊殺她大概是不可能的,但是肯定會滿城搜索她。

君雲卿怎麼可能會給他們抓住自己的機會?

搶了就跑,然後再藏起來,最後到時機的時候再揭開自己的身份,氣死對方才是她的風格啊!

而且身為孕婦,老是跑來跑去的,很容易動胎氣的。

君雲卿可不想累著肚子里的小傢伙。

而且借靈也是有時效性的。

君雲卿此刻從小糰子那借來的力量也差不多消耗光了。

畢竟她雖然極力避免,但還是動了幾次手的。

不過她之前估計在君家可能會打上一場,沒想到君緋雪那麼給力,把君家主他們全部都弄到後院去了,反而讓君雲卿撿了便宜,輕鬆就離開了君家。

有那節省下來的力量,她店鋪都多洗劫了兩家。

君雲卿想著笑眯眯的,心想下次要是有機會,她可得好好謝謝君緋雪,給她創造了那麼好的機會喲?

唰!

君雲卿耳朵上的紫色耳墜一閃,小糰子的身形就出現在她面前。

「啊啾。」它焉焉叫了一聲,蜷縮著身體偎進了君雲卿的懷裡。

黑白色的小糰子蜷起身體時,整個看起來像一個圓滾滾的球。

君雲卿看著忍不住抬手戳了戳它的小耳朵,惹得它「啊啾啊啾」的叫了起來,耳朵更是一陣撲稜稜的直閃,身體扭動著,幾乎把整個腦袋都埋進了她懷裡,以此躲避那可惡的魔爪。

「噗!」君雲卿看著忍不住輕笑了一下,又壞心眼的捏了捏它扭啊扭的小屁股,這才心滿意足的開始變裝。

她變裝的模樣,自然是剛開始在嵩城時出現的君影的模樣。

君雲卿的動作非常快。

大約百息后,她確定自己身上沒有疏漏后,抬手將一頂帷帽蓋在自己頭上,身形掠動,輕盈的出了巷道。

「大師!我求你了!大師!我真不知道君兄他在哪啊!我也真的沒有他送的困元索了!您行行好,放過我吧?啊!那是我的雞腿啊!」

老北家的後院,胖子痛哭流涕的,幾乎要給無恥賴在他們家的水心大師給跪下來了!

什麼仙風道骨,什麼高人風範……那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無恥!

簡直太無恥了!

這就是譽滿世間的超級大師嗎?!

他不信啊!

這一定是假冒的啊!

「大師!你給我留一點吧!」

北胖子看著水心大師又一次把自己的美味餐點給吃光光,瞬間覺得這人世間生無可戀!

君兄!君兄你快來拯救我於水火之中吧!快把這個無恥的大師帶走!

他內心狂喊。

「阿嚏!」

正提身掠向北胖子府上的君雲卿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噴嚏。 奇怪……

有誰在說她嗎?

君雲卿蹙眉,停下了腳步,隨後想到自己在君家店鋪做的事,唇角抽了抽。

大概是君家的那些人在罵她吧。

她做出這樣抽人底蘊的事,當然會被人大罵特罵了!

不過誰讓君家自己作死呢?

君雲卿說過,她會讓君家後悔把她弄來上京的!

不過,君家的動作太急了,破壞了她原本的計劃。

君雲卿想著嘆了口氣。

她並不准備一來上京就和君家翻臉的啊!

原本還準備藉助君家的名頭做一些事呢!

現在看來,只能靠自己了。

好在她之前在嵩城認識了北胖子。

也不知道他現在回來和他爹商量得怎麼樣了?

如果願意脫離北家的話,那就沒問題了。

君雲卿的確需要一個在上京立得穩足,又對各方面勢力都相熟的合作夥伴。

或者說盟友?

胖子的爹不錯。

北家金算盤,人脈簡直不要太廣。

更重要的是,聽說北家以前的資源不怎麼樣的,全部都是靠北老爹一人撐起來了。

整個上京,各大至尊家族做生意的,對上北老爹,都要讓上三分!

這種情況下,君雲卿和他合作的話,很容易就能夠站穩腳跟!

就算他不願意,北胖子來也行。

反正是父子,當爹的真的捨得看胖子吃虧?

別人看在胖子的爹是北家金算盤的面上,也會禮讓三分,排擠得不是那麼厲害。

只要能夠稍微打開一點局面,君雲卿就能保證,她的店鋪會佔領整個上京!

到時,和封靈閣分庭抗禮也未可知!

沒錯,君雲卿就是想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

不是說只有至尊勢力以上級別的才能夠擁有參加天聖玄女遴選的名額嗎?

她沒有這樣的勢力撐腰,那就自己創建一個!

她就不信,自己進不去天聖玄女的遴選!

將想法飛快的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君雲卿將一些需要注意的環節進一步完善後,繼續提步朝著北胖子家裡掠去。

君雲卿在進入上京時,就已經暗中不動聲色的套出北家金算盤的住址府邸在哪了。

理由自然是「要熟悉北家的情況,以免出岔子」!

在君雲卿朝這邊掠來時,北胖子求爹爹告奶奶的,果然盼來了天使降臨,把那個無恥賴在他家,美其名曰等著那個君影出現,實際上各種狂吃他餐點,以虐待他為己任的水心大師給叫走了。

據說是封靈閣總閣主有傳,請水心大師前去商議要事。

水心大師等超級大師在封靈閣地位超然,就連總閣主也不能輕易命令他們,更無法掣肘他們的行動。

有事要找他們,也只能用請的。

不過水心大師他們知道自己等人能夠在世上活得那麼瀟洒自在,都虧了封靈閣這麼一個匯聚天下封靈師的地方。

正因為這地方的存在,他們這些封靈師擰成一團,所以才讓那些大宗門聯盟勢力和至尊家族勢力不敢隨意欺辱。

否則他們早成為那些大宗門聯盟和至尊家族勢力捕捉高級混元獸的工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