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面的時間之力,使得路川此刻回想起來,也都心驚不已。

「那根本就不是人呆的的地方啊。」路川心中想著。

李鴻見狀,也是輕嘆了一閃,道:「既然你不想去……那就算了吧……」

聞言,路川也不好多說什麼,此刻也是帶著一些惆悵,緩緩的退出大殿。

至於路川這裡不想去青銅殿,馮元華是無論路川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都會支持的。

此刻眼看路川即將走出大殿的門口,李鴻再次開口:「我丹宗難道就要窮途末路了嗎?」

「真是天亡我丹宗啊!」老嫗這個太上長老也開口道。

另外一個太上長老也一唱一和,道:「難不成我丹宗逃過了天魂子的劫數,就逃不過這自家的劫數?」

大殿下的長老們紛紛神色古怪,不過有聰慧的長老立即反應過來,開口道:「少祖他不想去,我們也不能強逼。」

「是啊,少祖他有自己的難處。」

「看來我們只能另外想其他辦法了。」

路川很是艱難的移動步伐,就要快離開大殿時,也是勐地一頓,隨即咬了咬牙,腳步想要踏出去,可思索良久,又收了回來。

眼看路川這裡如此,李鴻這個宗主頓時雙眼一亮,又嘆了口氣道:「若是丹宗日後沒落,從五大宗中移除了排名,我等都是丹宗的罪人啊。」

聽到中,路川心中也是無奈,若自己還沒當少祖,哪怕是王者弟子也好,這句話對路川這裡的傷害沒有多少。

可路川現在是丹宗的少祖,而身為少祖,若是丹宗沒落下來,自己也是有著一定的責任。

而這責任可大可小,像現在這樣,如果真如李鴻所說,路川這裡不進入青銅殿之後,丹宗將會陌路,那麼自己也是丹宗的醉人。

「我……我那天為什麼要去那山峰啊!」路川欲哭無淚,早知道如此就不應該去那裡,他心裡也明白,此次自己回來,少祖之位也定然逃不開。

此刻回想起來,路川發現完全就是自己在往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了……

「我去,我去,去去去還不行嘛!」路川一咬牙,轉身豁出去開口道。

「哈哈,太好了,少祖大人說他要去!」立即有長老開口道,甚至和路川這裡的間隔時間不到一息,似乎早已準備好了說辭。

路川略微一愣,沒等他反應過來,兩個太上長老也都紛紛目光一閃,開口說道。

「我們必須準備完全,確保少祖的安危。」

「不錯,少祖為我們丹宗赴湯蹈火,我們自然要給少祖做完全的準備。」

隨著兩個太上長老這裡紛紛開口,不少長老也都說道,有感嘆路川這裡無私的,也有說丹宗的希望全部在路川的身上。

路川傻眼了,在他印象里,丹宗不是這個樣子的……

平時你們那些肅然的樣子都哪裡去了?

卻不知,路川現在的身份,可以說宗門上下,除了宗主之外他便是最大,已經是宗門的至高層,他們說話上也不能對路川這裡如同晚輩一般了。

而路川這裡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的,那是能抗衡輪迴境強者的存在,最主要的就是路川如此的年輕,能發展的方向太廣了。

「我真的掉坑了。」路川看去李鴻,只見對方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路川頓時知曉對方原來是早就說好的,無論如何就是想讓自己進入青銅殿。

「進入青銅殿,一個月之後。」李鴻道。

「那麼短的時間?」路川更加苦澀。

對於自己若是不進入青銅殿,丹宗便會沒落這個,路川並無暇去想太多,他此刻想著的就是自己進入青銅殿之後,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那裡面超級恐怖啊。」路川一想到青銅殿裡面,渾身便是起了雞皮疙瘩。

李鴻宗主開口道:「路川,你若是有什麼要求現在儘管提出來,同時以你少祖的身份,可以讓宗門內任何的一個人陪同你前去……」

路川剛想開口,李鴻直接道:「當然,除了本座和兩位長老外。」

「那我還要什麼人啊?進去之後他們保護我,還是我保護他們?」路川心中更是無奈了。

不過對於李鴻剛剛提出的那一點,路川倒是挺有興趣的。

「你是說我能提出一些要求?」路川開口道。

李鴻淡淡一笑,道:「那是自然,你為宗門付出那麼多,要求方面自然是可以的,不知你想要美女,還是功法又或者錢財方面?」

路川搖了搖頭,心中暗道,自己被李鴻宗主坑了一把,那麼絕對不能那麼輕易的就放下這事情。

「等我回去,到時候我再想想。」路川開口道。

李鴻倒也沒把此事太過放在心上,此刻也就微微的點頭答應了這件事情。

之後便是一些雜碎的事情,路川在此地也幫不上什麼忙,只是隱隱約約聽到似乎五大宗門要互訪,至於詳細的,路川也沒有太聽清楚。

「這一次前去,我還能安全的回來嗎?」路川心中輕嘆,他愉快的上來,此刻帶著鬱悶下山。

不過這一路上,路川看到了不少的弟子對這裡露出恭敬的神色之後,他心中也是得意,很是享受起來。

此刻抬著頭,路川朝著鎮血堂緩緩的走了回去。

(未完待續。。) 一個月的時間,對於一些人來說,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而對於路川來說這一個月的時間,簡直就是太短了。

「我應該還要準備什麼?」路川很是發愁。

他回來之後,先是在鎮血堂中享受了幾日,而很快路川成為少祖的消息,也是傳遍了整個宗門。

造成的轟動性顯然是不小的,而在鎮血堂中,路川的地位也已經和馮元華平起平坐,而要是論宗門的影響力,顯然還是路川為多。

這幾日,不少人送來賀禮,而路川對於那些保命的法寶之物,很是在意。

而這一點,最後也是被不少人知曉,往後送的禮物也全部都是以盔甲,符咒等東西為主。

路川覺得這些禮物對自己實在是太貴重了,而後的幾日,路川也是列出了一條的清單。

這單子自然是給李鴻的,這上面自然是寫著自己的要求。

而李鴻收到這清單之後,眼皮也是微微一跳,他看著這上面的要求,哪怕是他,心中也都肉疼。

可看到後面,路川的一句話直接讓李鴻無法反駁。

「這一切,都是為了宗門!」

「這小子好啊,竟然讓我跳自己的坑。」李鴻也是氣笑道,看去這清單,這上面大多數都是一些珍貴的草藥,以及一部分的保命之物。

至於保命之物,宗門這邊定然是給路川安排好的,那青銅殿之中,他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如果可以,他們自然也不希望路川進去冒險,可這個險總要有人去的,而路川顯然成為了最好的人選。

甚至有傳聞,丹宗之所以出現,別人或許不知,但身為丹宗的宗主,本就知曉一些隱秘的事情,丹宗的之所以成立成功,完全都是因為那青銅大殿。

而至始至終,那青銅大殿也一直沒有什麼動靜,甚至使得整個山峰出現了禁忌,除了李鴻等人,誰都無法進入山峰之中。

路川這裡是直接被吞噬進入,這在他們看來簡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青銅殿能讓丹宗出現,那麼路川進去之後,會不會得到逆天的機緣?

這是他們所期待的,但換一個角度,當日青銅殿沒有給出威脅的話,這一次到底進不進青銅殿之中,完全看路川自己的決定。

沒過多久,路川這裡列出的那份清單物品,也是迅速被送了過來。

拿來這些物品的,是一個五官精緻,修為達到了元靈境巔峰的美女子,這女子在內門中也是一大美人。

此刻來到路川這裡,自然是被李鴻安排過來。

路川看了看這女子,倒是和五丹女和王玲的美貌相差無幾,只不過氣質上倒是弱了一些,屬於那種溫和的類型。

可現在路川完全沒有心思去觀察這個,他看了一眼這女子后,甚至連名字都沒問,直接去把那些送來之物的儲物袋一個個打開。

而裡面,顯然都是草藥和一些防護之物。

路川看的也是笑了起來,雖然草藥的數量上有所減少,但他在那清單上也僅僅是誇大而已,而防護之物上,非但沒有給少,並且每一個都是價值不菲之物。

如果要在鎮血堂中,以戰功去論的話,需要不菲的戰功去換取。

而現在,這些東西完全都直接送給了自己。

路川也終於是嘗到了作為丹宗少祖的好處。

「咦……怎麼少了樣東西。」路川左看看右看看,發現竟然沒有那件東西。

那女子似乎看出了路川這裡的疑惑,輕聲開口道:「少祖大人,宗主他說幻仙爐是無法移動的,需要認主才可以。」

路川一愣,開口道:「我只是借來用用,況且這幻仙爐不就是五丹女之物?讓她送過來就好。」

女子也有些不知所措,她第一次和路川對話,剛剛是強鎮定下來,而現在路川一問,顯然是有些緊張,開口道:「少祖,我……那個……」

「你無須緊張,我這個人很好相處的。」路川臉色肅然,用手緩緩拍了拍女子的香肩開口道。

女子微微一愣,只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燙,心中的小鹿也在亂撞起來,對於路川這裡的大名,她不僅僅聽說過。

當日去往邪魂山脈,她自然也是目睹了那一戰。

加上她的身份,爺爺是丹宗的高層長老,那日在大殿中,路川一戰兩個太上長老的事情,她也是了解到,自然對路川這裡非常的尊敬。

此次接到竟然要來服侍路川,她心中有些惶恐的同時,也是帶著一些期待。

「少祖哪裡去了?」可當她回過頭來時,發現路川這裡早已不見了人影。

路川朝著丹堂而去,自然是為了幻仙爐,這幾日他讓王氏姐妹,以及方茹等自己麾下鎮血堂的弟子,全部然他們去打聽那些青銅殿的事。

以路川的身份,完全可以讓鎮血堂,甚至所有十堂的人都去打聽。

而他自己也可以直接去問李鴻宗主,可路川知曉,哪怕是李鴻宗主知道的也不多,自己這番打聽,或許還能有什麼收穫發現。

畢竟,一個宗門知道的事情,哪怕是最為隱秘的,恐怕並非是宗主知道的最多。

更別說這山峰,常年讓丹宗弟子們看到。

來到丹堂,路川躲過所有人,直接進入了五丹女所在的山峰。

「真是稀客,少祖竟然有這個空閑來此地?」五丹女淡淡一笑。

路川看去,只見五丹女正在幻仙爐前擺了一桌菜肴,慢慢的品嘗吃著。

「你受傷了。」路川走了過去,剛坐下后便是說了一句。

五丹女微微一頓,隨即飲了一口酒水,道:「還真是瞞不過少祖,既然知道我受傷了,何不陪我喝多兩杯?」

路川點了點頭,也是拿起酒杯喝了起來。

與此刻,剛剛服侍路川的那個女子,以她的身份自然可以隨意進入丹堂,來到了山峰上后,剛好看到路川和五丹女正在慢慢地品著酒水。

她的心中,也是多多少少有了些許失落。

「少祖大人是喜歡那樣的女子?」她看去五丹女,忽然一愣,眼牟開始閃動起來。

半響后,女子忽然驚聲道:「少祖大人,你快走開,五丹女不對勁!」

路川目光一凝,只見五丹女這個時候,雙眼一閃露出邪異,抬手時出現一把紅色長劍,向著路川一刺而來。(未完待續。。) 「果然有問題。」路川卻是沒有太大的奇怪,彷彿這種情況他已經有所知曉。

此刻出手,直接抵擋了下來。

女子這邊也是唿出一口長氣,看去路川時眼中異彩更多,她當然知道路川這裡反應過來,絕對不是因為她的提醒。

自己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法才看出來,而路川竟然早已看出,這在女子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

忽然,五丹女這裡發力,她本就是尊者境初期,但此刻顯露的力量,竟是達到了尊者後期,也是著實讓路川一驚。

甚至在這情況之下,路川還倒退了幾步,此刻再度發力,才震退了五丹女。

畢竟路川的實力完全不是五丹女可以比擬,但剛剛的突然爆發力量,哪怕是路川也都為之驚愕。

驀地,五丹女雙手摁著頭,看去路川痛苦道:「少祖,你快走,我被幻仙爐的幻靈入體了……」

路川連忙過去,剛想說什麼時,五丹女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彷彿根本就沒有恢復一般,或者說剛剛那一切都是裝的!

根本防備不了,五丹女這裡突然的變化,真的太像了,此刻朝著路川出手非常凌厲。

而當路川要下手的時候,這五丹女又變了回來,但下一刻路川鬆懈僅僅一瞬,五丹女這裡又立即出手。

如此幾次之後,路川眼中閃動銳利之芒,一震而開五丹女后,氣勢直接爆發,化拳為掌朝著五丹女的胸口一擊而去。

「少祖,我是五丹女,你趕緊走,我被幻靈……」五丹女急促開口,面色帶著痛苦一擊無奈,可下一瞬,她的面色則是化作了驚愕。

此刻路川完全沒有停手的意思,直接一擊轟在了五丹女的身體,使其震飛數百丈的同時,路川緊跟其上,抬手間數把飛劍升空,封印靈力涌動,直接化作結界困住了五丹女。

這一切說來話長,可卻電光火石般發生,甚至就連不遠處看到這一幕的女子,也都驚呆了下來。

「幻仙爐的幻靈,我真想看看你到底長什麼模樣。」路川看去結界中的五丹女,笑著開口道。

結界中,五丹女的臉色也是一沉,隨即一笑,最後大笑起來,道:「沒想到你竟然能識破我的幻術,還真是了不起……不過,那小妹妹若是再不趕緊救出來,可要成為我幻仙爐的幻奴。」

「你對她做了什麼?」路川目光一沉,寒聲開口,一股驚人的氣勢瀰漫而開,強勁的風暴以其為中心,轟鳴散開。

五丹女也是漸漸收起了笑容,她看去路川,眼中有著驚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