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冷凝霜的回歸,意味著夜白將不再有弱點,夜白也將正式「回歸」到最強的夜白!

就是不知道,冷凝霜是本該要回來了呢,還是因為夜白的這次出手,擔心夜白會遇到危險,所以才臨時決定要趕回來。不過,無論是哪一種情況,好像已經不重要了。而讓阿瞑比較在意的是,為什麼這麼多年,夜白的妻子冷凝霜都沒有出現過,既然冷凝霜對夜白如此重要,又為什麼要離開夜白這麼久呢?

人類大陸,說大是很大,可還沒有大到兩個人想見一面都那麼困難的地步?所以,不是不想見,而是不能見,或者無法相見?由於認識上有局限xing,目前還從來沒有人能夠想到夜白一行是從外面來的,是以,如今阿瞑心裡只有一個推測,那就是夜白的妻子冷傲峰,是一個間諜。 那個喪屍有點萌 隱姓埋名,換了身份,並且已經打入了某個勢力內部多年,所以,夜白夫妻倆才一直無法相見。而現在,沒準間諜工作,馬上就要結束了。

那麼,到底是什麼勢力呢?像夜白這般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又有什麼勢力值得他們如此對待?難道是天貴族?或者。。。。。。

阿瞑心臟猛地一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到底誰是捕獵者,誰是被捕者,不到最後,誰也說不清。萬一,夜白的目標就是她們,那阿瞑兩人自以為是的湊上來,豈不是在自投羅網?!

子君閣初代閣主夜子君的後人,到底是巧合,還是真沖她阿瞑來的?!

······

「無事獻殷勤,非jiān即盜啊。我越來越懷疑這丫頭的動機了。」

這邊,龍三喃喃道。

原來,在夜白使出絕招,傷病恢復過後,火靈兒,標準的情感少女,為情所困,一聽夜白妻子冷凝霜要回來了,又見冷凝霜對夜白有這麼大的意義,大概一下子覺得自己在夜白身邊什麼都做不了,甚至照顧夜白的生活起居都有冷傲峰,相比起冷凝霜給夜白的,她火靈兒簡直可笑。

於是,火靈兒又開始自怨自艾,傷心自卑起來。這段時間,火靈兒都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夜白,明明夜白正是需要關心照顧的時候,火靈兒卻總是顯得很猶豫,一副不敢靠近的樣子。

而跟火靈兒不同的是,雪麗卻是「趁虛而入」,彷彿完全無視夜白妻子即將歸來的事實,對夜白百般照顧,徹底接過了本該屬於火靈兒的工作。

這是什麼劇情發展節奏?小三知難而退,立刻又有小四不知死活的湊上來了?

當然,如果硬要說火靈兒是個不知羞恥的小三的話,那龍三或許不好否認,可要說雪麗也是因為感情才接近夜白,龍三則不會相信。不是說雪麗不可能喜歡上夜白,而是之前都還一點先兆都沒有,這種變化太過於突然了。

龍三可不認為,他時時都在留意著雪麗,難道還可能看漏什麼關鍵地方?

所以,有問題,肯定有問題,雪麗突然對夜白這麼好,一定是有什麼特殊目的的。說起來,雪麗那麼不偏不倚,恰好「降落」在子君閣,而雪麗偏偏又那麼巧,能夠輕易觸碰夜白的雨傘,這一切,總不會真的只是緣分?

之前,龍三就已經有懷疑,隨遇而安的雪麗,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目的才到這裡來的。現在,雪麗表現出來的一切,好像更加證明了這個問題。而且看樣子,雪麗的目的,就在夜白的身上啊!那麼,是跟夜白之前的那個絕招有關了?夜白,又對雪麗有什麼特殊意義?龍三可不認為,雪麗找上夜白,就是請夜白去幫她殺什麼人。

「哎,現在這事情真是變得越來越複雜了呢。」龍三不禁感嘆起來。

「這樣其實也好,沒準,很快又會再出現幾個你的同類來。」阿九在旁邊說道。

龍三一笑,

「嘿,我也是這樣想的。」

······

啪!

「怎麼回事?我讓你跟的人呢?!」天貴族少女怒吼道。

唐心捂著臉,低頭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

雖然實際上並不是她唐心的原因,但這種時候,唐心可不敢給自己開脫。

「我不是說讓你用『任何手段』都不能把人給我跟丟嗎?!」天貴族少女質問道。

所謂的「任何手段」,其實就已經相當於是天貴族在直接下命令。 賢妻威武 天貴族自己不好去說,但通過唐心把話傳達出去,看似外面的那些人只是在滿足唐心的要求,這其實又是在利用規則打擦邊球了!

「我是麻煩了白虎帝國的人幫忙,可。。。。。。親自前去的白虎帝國鎮東大將軍宋魁,目前已經聯絡不上,好像,失蹤了。」唐心連忙回答道。

「失蹤?死了嗎?」天貴族少女問道,她就知道,果然出現了問題,不過,越是不順利,越是難辦,反而才越讓她感興趣。

「應該不可能。您或許不知道,白虎帝國鎮東大將軍宋魁,可是東壁線的第一強者。宋魁是土水雙系魔法師,擁有一身絕對防禦,並且還掌握土系神級進化重力魔法,可以說,就算有千軍萬馬,也是傷害不了宋魁的。」唐心解釋說道,此時,絕大多數人也都跟唐心想的一樣,他們不認為宋魁是死了。

「哼,普通人殺不了,不代表就沒人殺得了。你覺得敢若無其事的出現在我面前的傢伙,會是普通人?!」天貴族少女說道,在天貴族的認知里,從來沒有宋魁這麼個人,反倒是夜白,給她的印象更深刻一點,所以,天貴族少女此時也更趨向於認為,宋魁已經被夜白給殺了。

「當然,如果這宋魁真沒死的話,那他多半就是包庇那傢伙,自己畏罪潛逃了。」天貴族分析道。

畏罪潛逃?要知道宋魁可是白虎帝國的鎮東大將軍啊,這麼高的地位,是說放棄就能夠放棄的?而且,宋魁又不是孤家寡人,他還有一家老小呢! 「喬小諾,你把我當成什麼了?」蘇離冷冷一笑,捏住她的手,愈發用力。

力道重得讓她吃痛,情不自禁痛呼出聲。

她眉頭緊皺,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遲遲不肯掉落下來,她就這麼隔著一層朦朧的淚水,凝望著他,「你是蘇離啊。」

「呵。」蘇離輕蔑的道,「那你的楚城呢?你之前可是跟我說過,你對你那個初戀,愛得如何死心塌地。怎麼,找不到他,就拿我來當替代品?」

他低下頭,聲音裡帶著一股咬牙切齒的狠勁,「你的感情,也不過如此!」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喬小諾搖頭,喃喃解釋,「你不是替身,你從來都不是。」

「不是替身,那是什麼?別告訴我,我跟你才見面幾次,你就愛我愛得無法自拔了?」

他是楚城啊!

儘管他不承認,但喬小諾知道,他就是楚城。

現在,他用蘇離的身份,用蘇離的口吻,來譴責她對感情也不過如此。

心被他用銳利的刀子,一刀刀凌遲。

心臟痛得無法呼吸,喬小諾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更不知道該如何讓他相信自己……

很無力。

像是被扔進了深不見底的大海,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拽著往下沉淪。

溺斃的窒息感,排山倒海襲-來。

「我不管你是蘇離也好,楚城也罷。總之我愛你,不是騙你,也沒必要騙你。你相信我最好,不相信,我也只能一點點的證明給你看。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還是真的失憶了,但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你可以傷害我,甚至可以肆意的踐踏我的感情,都沒關係,只要你好好的活著,對於我而言,就足夠了。足夠了……」

只要他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哪怕不愛她,也沒關係。

「呵。」蘇離收回手,「自我感動,沒有任何意義。」

「是啊,在你眼裡,是沒有任何意義。你不懂,對於我而言,你活著意味著什麼……」

喬小諾失魂落魄的走了。

她一步步往回走。

蘇離站在原地,胸口窒悶得厲害。看著她的背影一點點遠去,正要收回目光,就看到那道已經遠去的背影,倏然倒下。

他眸色一沉,瞳孔驟然緊縮。

「小諾!」

倒下的那一刻,喬小諾以為,自己永遠不會醒來了。

上天眷顧,她還是醒了過來。

睜開眼,窗外已經大亮,璀璨的陽光,透過白色紗簾,在地板灑落一地碎金。

她怔怔的看著刺眼的光芒,腦海里,還殘存著失去意識之前,那錐心刺骨的心痛。

那麼強烈。

像是滾燙的烙印,深深印刻在她心裡。

一手按在心口處,現在已經平靜了,呼吸也平穩了,她自嘲一笑,「為什麼還讓我醒過來?」

坐起身,門被人輕輕推開,多莉小腦袋探了進來,看到坐起身的她,小心翼翼的問,「喬姐姐,你醒了?」

喬小諾強打起精神來,牽強的扯了扯唇角,擠出一點笑來,「早,多莉。」

「喬姐姐,你餓了嗎?」 所以,沒有人能夠理解宋魁會包庇夜白,選擇畏罪潛逃的可能。但,相比起宋魁已經死了的這種情況,不得不說,還是宋魁畏罪潛逃的猜測更讓人信服一點。

「這件事還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呢。」

天貴族一笑,是的,不管哪一種可能,都只會升級這次事件。子君閣夜白,已然是徹底進了天貴族的眼!

「上次朱雀帝國的人不可靠,這次白虎帝國的人也不可靠,那麼,你直接去找教會。要是教會也不行的話,那這人類大陸,或許也該換批人來管管了!」天貴族少女冷哼一聲。

唐心眼皮一顫,這就是天貴族,能夠決定的遠遠不是一個帝國的未來,而是整個大陸的走向!改朝換代,甚至就是他們一句話的事情!不過,貌似正好呀,這可是他們家族的機會。如今的大陸高層們,已經在天貴族心中留下了「無能」的印象,那麼,由更有才能的取而代之,一定也會獲得天貴族支持的!

於是,唐心突然還有些期待,期待教會也把這件事給搞砸了。一來,這會形成一股全部都更新換代的風氣,對她的家族十分有利;二來,教會把事情搞砸,也意味著夜白能夠繼續逍遙於外。

不過,總會有盡頭的呀。夜白,再這樣下去,以後還真能繼續在人類大陸生存嗎?難道,只有逃離人類大陸,跑去jing靈大陸,才將是夜白最好的歸宿?

······

獸人大陸,西邊海岸,

無數艘巨型海船,正停靠在海岸邊上,此時,一批批的獸人戰士,正在整齊有序的登船。跟以往獸人進攻人類大陸不同的是,首先,正常情況下,獸人是不可能建造這種巨型海船的,然後,以往進攻人類大陸的獸人,也多是老弱病殘。

沒錯!其實所謂的獸人侵略,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侵略,要知道獸人也是有他們自己信奉的神靈的,獸人也是戀土的,單向通行的規則,使得獸人根本不可能真正去入侵下一個大陸。而跟人類不同的是,獸人繁殖能力比人類更強,導致整個獸人大陸,獸族的數量非常龐大,並且獸人不太懂得生產,也不懂合理安排資源。

於是,正常情況下,每年都會有大批無法生存的獸族出現,與其活生生的在自己家鄉餓死,還不如去下一個大陸求生。再加上一些被流放的,或者其他原因出海的,這樣的一群獸人,就組成了每年的「侵略大軍」!這樣的一支隊伍,連生存都困難,又如何還能專門建造優良的船艦,又如何可能有整齊有序的訓練?

當然,也正是因為這樣的隊伍參差不齊,一個個都跟餓狼一般,所以到達人類大陸之後,他們才會那般肆掠。要是獸人也跟人類一樣,是讓優秀子弟外出,沒準,兩族之間也不會有現在這般的仇恨了。

以前,沒到獸人大陸之時,還不知道,等到了獸人大陸,夜白等人才發現,從某種角度來看,獸人其實挺可憐的。其一,所謂的侵略大軍,他們原本的目的不是為了侵略而去,而且這當中大多還是老弱病殘;其二,這樣一群人,根本不知道他們到下一個大陸迎接他們的是什麼。

獸族人數太多,管理混亂,消息閉塞,文化傳播也不到位,在夜白等人眼裡,簡直就跟未開化一樣。他們在七君子到來之前,並不知道人類對他們的仇視,他們不知道東壁線的存在,他們不知道出海的同胞被殺的殺,俘虜的俘虜,被人類當成奴隸,他們甚至可能不知道下一個大陸是人類大陸!夜白就遇到過一些獸族,居然還天真的以為,出海的話,還能夠跟以前的親朋好友重逢。

對大多數獸人而言,出海就只單純的意味著離家,再也回不來,卻是沒想到在外面還會遭遇更加慘痛的待遇。

可惜,祖祖輩輩的仇恨已經建立,遠遠不是那麼輕易能夠解得了的,所以,夜白從來不會同情獸人。而且,他們七君子想要重回人類大陸,重新拿回本該屬於他們的一切,也少不了要利用這些獸人!如果夜白他們只是單純的想回到家鄉,那他們早就回歸了,而不會等到現在,更不會分成兩批。

七君子,不但是要回來,更是要回來當王的!他們不會盲目自大,他們知道人類大陸還有很多強者,更不會天真的認為只憑他們那麼少一群人,就能夠拿下整個人類大陸。所以,才會有夜白等七人的先頭部隊提前過來打探一切;所以,也才會把冷凝霜留在獸人大陸,因為這邊的獸人軍隊,一定要有土之君石磊,才能夠震懾得住。而相比起夜白,石磊對冷凝霜的依賴更大,更加離不開冷凝霜。

這些年,一直沒有獸人跨海進攻人類大陸,絕對不是因為夜白等人的殺戮,讓獸人大陸人數銳減,夜白他們殺得再多,相比起獸人那龐大的基數,也根本不夠看。之所以沒有任何一個獸人渡海而來,是因為獸人大陸的整個西邊海岸,都被他們七君子給控制了。如此也就保證了,關於他們七君子的一切,不會被一些獸人給傳到人類大陸,以免人類大陸提前做出應對來。

所以,就在夜白等先頭部隊先一步來到人類大陸之時,留下的石磊等人,一邊繼續固守獸人大陸的「西壁線」,一邊造船,一邊捕捉獸人,控制訓練,建立屬於他們自己的特殊軍隊!

養兵千ri,用兵一時。十年磨一劍,此時,終於是到了七君子正式回歸,並放手一搏的時候了!

一女子,坐在一巨人肩膀上,巨人站在海灘,任由腳下海浪沖刷,整個巋然不動。兩人遙遙望著西邊,人類大陸的方向。四周無人,沒有人敢靠近這邊。這裡的寧靜,跟四處的嚴肅鐵軍相比,彷彿格格不入。

女子腳上沒有穿鞋,有些無聊的揮動著白玉般的雙腿,

「阿磊,你激動嗎?我們馬上就要回人類大陸去了呢。你說白親現在在幹什麼,他有沒有想我呀?」女子指著對面說道。

「不知道。」旁邊響起略帶木訥的聲音,嗯,他確實不知道,此時,在這麼遠的地方,又有誰能夠知道夜白在幹些什麼,在想些什麼呢。

「笨!」女子不禁敲了敲巨人的頭,「白親怎麼可能不想我,他怎麼敢不想我!」 這時候,身後傳來腳步聲,有什麼人居然敢靠近兩人這邊?冷凝霜回頭,

「月姐!」

來人一身黑sè大衣,頭也掩蓋在寬大的衣帽之下,全身上下只露出半張臉來,卻是夜白的姐姐,如今整個夜家還唯一留在獸人大陸的夜月,人稱夜薔薇。

就見從冷凝霜的身體中,突然又平白衍生了另外一個「冷凝霜」出來,手在巨人肩膀上一撐,翹腿,把整個身子轉過來,並且順勢往下跳去。整個過程,跟幽的幻影有些類似,可跟幽不同的是,冷凝霜只是在最開始的時候,給人一種幻影的感覺,可隨即,卻是實實在在的分成了兩個不同的個體!

兩個冷凝霜,看起來都是真真實實,無論是行動還是狀態,都一點不會讓人再產生幻影的錯覺,並且,兩個身體分別做出的動作,也是截然不同的。

前面一個冷凝霜,是橫向轉身並跳下,而後面一個冷凝霜,則是直接一個後空翻往下跳去。兩個冷凝霜的落腳之處,總是會有一根水柱,不早不慢的由下面的海浪中噴起。「兩人」就這樣踩著水柱,一蹦一跳,如同踩著階梯一般,一步一步的往下面躍去,而整個過程「你爭我奪」,看誰的步子更先一步,另一個人是絕對不能跟前一個人踩到同一個地方,並且「兩人」還不允許撞到一起。

從巨人肩膀上,到落地在夜月面前,短短距離,冷凝霜玩得不亦樂乎。沒錯,這就是個遊戲,一個踩格子的簡單遊戲。他們七君子一脈,沒有童年,沒有任何可供娛樂的設施,唯一能玩的,唯一知道的,也就是這種最原始,最基本的,在當今人類大陸上,就連小孩子都覺得被淘汰了,很土的遊戲。可就算是這類的遊戲,在夜白他們這一代,人丁稀少,基本也只能自己跟自己玩。

所以,也才會有剛才的一幕,在ri復一ri的無聊當中,冷凝霜也只能以這種方式來自找樂子,打發時間了。不過,水之君冷凝霜,還能保持如此童真,卻是難得。果然,她跟冷傲峰是親姐弟啊。沒準,冷凝霜到了人類大陸幾年以後,也會變成一個走在流行前沿的嘻哈少女呢。

「嘿!」

冷凝霜光滑的雙腳同時落地,踩在沙灘之上,而之前絕對不會碰到一起的「兩人」,這一刻,則是一前一後,落在了同一處,兩個身體合二為一,重歸一體。完成了小遊戲,冷凝霜這才沖眼前之人笑嘻嘻的說道,

「月姐,這大白天的就跑出來活動,可不符合你的習慣呢。」

夜月是傳統夜家,標準的暗系體質,所以,正常情況下都是白天休息,夜晚行動。

「要是真等到晚上,我怕你們都已經走了。」夜月說道,「所以,我拿了點東西,想讓你帶去給我弟弟。」

「哦,對哦,月姐你還要繼續留在這邊。」冷凝霜一邊從夜月手中接過包裹,一邊說道,「不過月姐你一個人留在這邊,真不會覺得孤單嗎?不會什麼時候忍不住也跑過來了?」

「我們的父輩,拼盡xing命,用血與肉才一點點建立起了如今的據點,直接就這樣放棄的話,又怎麼對得起他們。再者,小弟如今還不知所蹤,要是他什麼時候突然回來了,找不到人可怎麼辦?所以,我還是繼續留在這邊比較好。反倒是你們,這獸人軍隊,雖然也不少,可關鍵不會有補充,一旦死光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單憑你們這點人,過去以後壓力還是挺大的啊。」夜月說道。

「說的也是呢,我們現在已經比原本計劃晚出發了幾天,一直都沒有收到天天本該發過來的確認信號。人類大陸那邊,想必應該是出了什麼問題。不過,既然也沒有發來其他信號,那麼不管如何,箭在弦上,也是不得不發了。而且那邊要是真出問題的話,我們過去,應該正好幫得上忙。就是不知道白親有沒有準備好,實在不行的話,到時候只能正面強行突破東壁線!」冷凝霜說道。

原來按照原定計劃,冷凝霜等人此刻應該已經出海了,這也是冷傲峰之前在心裡認定的事實,所以冷傲峰才認為計劃已經無法改變,已經無法回頭了。但實際上,由於一直沒有收到白天發過來的確定信息,獸人大陸這邊,剩餘的七君子,出於謹慎起見,所以才暫緩了兩天出海時間。

不要忘了,這邊可還有風之君,就算推遲了出海時間,在風系魔法的幫助下,也完全能夠趕上原本的進度。但,這也只能是在一定範圍內推遲,到了這一ri,獸人大陸這邊已經等不下去了,再遲的話,無論再怎麼加速,也無法在約定之ri趕到人類大陸沿岸。

所以,哪怕人類大陸那邊真出了什麼問題,哪怕現在人類大陸已經有所準備,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們七君子的正式回歸。東壁線,號稱是不可能被攻破的防線,起於七君之手,大概也要毀於他們七君子手上了!

楊帆,出海!

浩浩大軍,走上了不歸之路。

夜月獨自站在岸邊眺望,為眾人送行,她,應該就是留在獸人大陸的最後一個人類。夜月身後不遠,無數雙眼睛幽暗而碧綠,他們不是人類,這是一群獸族,但卻是一群特殊的獸族,如今在夜月的掌控之中,暗夜獸族!

也正是因為有這樣一群護衛,夜月才敢獨自一人,留在獸人大陸,固守他們七君子兩代人建立起來的據點。

「弟弟,家族的未來可就徹底交給你了呀!」

······

人類大陸,

「不管怎麼樣,雖說是有些超出計劃,但結果總是好的。東壁線這邊,竟然有宋魁這樣的強者,這次能夠直接把他給除掉,對我們肯定是有好處的。」

夜白也不知道是不是自我安慰,但必須得承認,如果宋魁沒死的話,在他的重力魔法之下,到時候七君子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獸人大軍,沒準會直接死上大半。如果剛一回到人類大陸,就遭遇了這樣的事,對他們七君子而言,絕對是巨大的打擊。

所以宋魁現在被夜白殺了,yin差陽錯之下,也算是提前免除了後患。

「現在宋魁的事,必然引起人類大陸動亂,教會裡的一些高手估計也會坐不住了。一旦這樣一群人出來,那我們去太陽城救天天也會更容易一些。」夜白分析道。 多莉不敢進來,只露出一顆小腦袋,跟她說話。

喬小諾搖頭,「姐姐不餓。」

「啊?」多莉呆了呆,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猶豫了一下,又問,「那喬姐姐你要喝牛奶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