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居士的怒吼響徹天地,瞬間驚醒了薛彩鳳,讓她發出了羞怒的尖叫聲。

于飛並不驚訝,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從容不迫的帶著薛彩鳳橫移數百米,躲過了長風居士盛怒之下的一擊。

于飛左手摟著薛彩鳳的腰肢。右手充滿挑釁的在薛彩鳳的雙腿之間來回移動,刺激著長風居士。

薛彩鳳嬌羞萬分,急怒道:「于飛…啊…不要…快…快拿出來…快…」

當著昔日的戀人,薛彩鳳被于飛這樣當面猥褻,輕薄撫弄身上最羞人的部分,那簡直就是無地自容的事情。

長風居士氣得發狂。自己的女人被于飛給玩弄,這頂綠帽子可壓得他喘不過去。

若不能殺了于飛,這將是他一輩子都忘不掉的恥辱,揮之不去的陰影。

長風居士的身法快捷驚人,但是就在他二次逼近于飛時。一把鋒芒絕世的筆鋒洞穿了天地,禁錮了整個區域。

衛夫人及時趕到。千秋筆釋放出不朽的神威,浩瀚震天,無所匹敵。

長風居士怒吼一聲,不得不斜射而出,避開了這一擊。

同一時刻,天罡玄德界的楊天也從天而降,一把拉住長風居士,喝道:「不要莽撞。」

于飛舉止優雅的抽回右手,懷中的薛彩鳳眨眼消失,被他收入了百花爭春圖內。

迪絲雅一閃而逝,落在楊天後方,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這是于飛的一個大膽嘗試,並不確認長風居士一定會前來救人,但結果卻讓他滿意。

于飛、衛夫人、迪絲雅三方而立,將楊天與長風居士圍困,現場氣氛緊張,大戰隨時可能發生。

長風居士怒視著于飛,吼道:「有本事放了彩鳳,我們光明正大一決高低。」

于飛看著情緒激動的長風居士,淡漠道:「你這種性格,不應該進入葬龍絕地,可惜你卻偏偏來了這裡。」

楊天怒道:「少在這裡東拉西扯,你究竟想怎樣?」

于飛冷笑道:「我只想送你們一程,略盡地主之誼。」

楊天心神一震,感受到了于飛身上的殺氣,心中泛起了一種不祥的感覺。

長風居士臉色陰沉,怒笑道:「想殺我們,你得付出同等代價才行。」

「若是公平一戰,要殺你們自然不容易。可這島上弱肉強食,談不上什麼公平。就像當日你們千方百計要殺我,那可是手段用盡。如今,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們應該覺得很榮幸。」

于飛的笑容很迷人,但這番話卻陰森冷酷,沒有絲毫笑意。

楊天與長風居士環顧四周,心裡在籌謀對策,私下也在交流信息。

「若是無法突圍,我們就拼著一死也要殺掉于飛。」

這是楊天的心聲,長風居士完全同意,兩人並非膽怯之人,畢竟都是先天強者。

回首昔日,傲氣長存,那是何等威風凜凜?

再看如今,龍困淺水,背水一戰生死未知。

衛夫人緩緩逼近,千秋筆的蓋世神威破滅萬物,震懾心靈,給楊天與長風居士帶來了極大的威脅。

一觸即發的大戰,生死未知的結局,在這茂密的叢林中一步步推進。

雙方都在蓄勢準備,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禁錮了一方天地,切斷了楊天、長風居士與外界的聯繫,這是要斬盡殺絕。

所謂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要出手,那就要乾淨利落,不留禍根。

楊天與長風居士交換了一個眼色,雙雙爆射而起,主動發起了進攻,想要突破重圍。

迪絲雅與衛夫人瞬間逼近,分別纏住了兩人,于飛則飄然後退,並不打算浪費精力。

于飛有自知之明,目前的自己雖然已經修鍊到先天一重境界的後期,但在物理攻擊方面,根本就對兩個敵人構不成威脅。

剩下精神攻擊需要把握時機,現在出手根本就不適宜。

百花門目前有絕對實力可以壓制兩個強敵,于飛犯不著落個以多勝少的罵名。

迪絲雅攔下了楊天,衛夫人攔下了情緒激動的長風居士,在百花爭春圖所籠罩的區域內,展開了生死搏殺。

迪絲雅的十二星座相當玄妙,每一種都蘊含著不同的玄妙,相當於是十二門絕技融為一體,隨心所欲,妙絕天下。

目前的迪絲雅還沒有將這門絕技修鍊到最高境界,但卻已經可以匹敵先天二重境界。

衛夫人與長風居士的戰鬥最是激烈,長風居士的『天風百轉』詭秘邪異,擁有極速,虛不受力等特性,在防禦方面堪稱一絕。

衛夫人的千秋筆鋒芒絕世,無堅不摧,具有極強可怕的攻擊力。

兩人一攻一守,號稱雙絕,到底孰強孰弱呢?

于飛含笑觀望,百花爭春圖也沒有主動攻擊,相對而言給了交戰的四大高手一個公平一戰的機會。

先天高手的交戰動蕩天地,攪動萬物,根本掩藏不了氣息。

于飛在觀戰過程中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異樣,下意識的抬頭朝著遠處看去。

虛空中,一種時空開裂,通道湧現的感覺出現在於飛心底。

「亂世戰天界又在開啟時空通道了?他們還真是聰明,竟然趁著我們雙方交戰,無人打擾之際,開始時空通道,召喚高手入內。」

于飛的猜測完全正確,白鶴聖尊與黑煞神就是看準了時機,不會被人打擾,才特意選擇這時候開啟時空通道,召喚亂世戰天界的第三位先天強者。

時空通道的出現,不僅引起了于飛的注意,也引起了島上先天神獸的察覺,一聲震天的咆哮動蕩乾坤,差點把那時空通道給震碎。

白鶴聖尊與黑煞神駭然變色,想不到先天神獸如此恐怖,一吼之力就差點讓他們的努力前功盡棄。

兩大先天高手全力維持時空通道,並極速催促,最終亂世戰天界的第三位先天高手降臨,那時空通道也隨時破碎,一切就此結束。

每一個降臨水靈島的高手,因為不熟悉環境,都難免釋放出先天神威,從而刺激到先天神獸。

震天的咆哮震裂蒼穹,先天神獸宛如蓋世霸主,立馬回以顏色,給來人一個下馬威,讓他知道這地方不好混。

白鶴聖尊看著來人,苦笑道:「你可真夠磨蹭,要是再晚一點就進不來了。」

「你當我很想進來啊?」

來人一身麻衣,看上去身形消瘦,臉色蒼白,五旬開外,像具乾屍似得。

黑煞神不悅道:「鬼道士,你這話什麼意思,是怪我們不該打擾你了?」

麻衣鬼道哼道:「我一來遇上下馬威,你真當這地方是個寶啊?就你們兩人的心性,有好處會記得我?還不是找我來替你們消災。」

白鶴聖尊乾笑道:「瞧你說哪的話,我們這不是先天探路嗎。」

黑煞神微哼一聲,扭頭不理他。

麻衣鬼道掃了一眼四周,皺眉道:「有先天高手在交鋒,這是什麼情況?」

白鶴聖尊嘿嘿笑道:「這個我們邊走邊說,先去瞧一瞧那邊的情況。」

于飛這邊,迪絲雅與楊天各有特色,棋逢對手。

長風居士迎戰衛夫人,一開始還能周旋,但最終還是抵不住千秋筆的鋒芒,被打得吐血敗退,口中發出了震天的怒吼。 重生之激蕩年華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薛宇看著在場眾人喝好並沒有喝倒的狀態,不禁為小軍控制場面的能力表示佩服。

「今天有幸能夠跟在座諸位結識,是小軍的榮幸,希望以後小軍在香港行走,諸位能夠多幫忙。」小軍看到氣氛、時間都差不多了,站起身做最後的講話。

「放心吧,小軍,以後在香港有事就找我們,別的不敢說,警察這方面的所有問題都不是問題。」一頓飯的時間,曹天華已經不再稱呼左先生,而是直呼小軍了,可見酒的魅力真是無窮,能讓素不相識的兩個人最短的時間內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是啊,放心吧,有事情盡量來找我們。」張雷有些不勝酒力,舌頭已經開始有些打結的說道。

在場其他人也紛紛開口表示力挺小軍,薛宇看看時間也不早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就連自己今天都沒有少被這些難得好興緻的警方官員灌酒,已經有些微醉了,看著薛雨龍和李澤明滿臉潮紅的樣子,薛宇知道是時候結束了:「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們是警察,在有別的節目也不太適合,再說也都喝的差不多了,早點回去休息,過一段時間有朋友的賭船會在香港附近的公海停留三天,到時候我會邀請大家上去玩一玩。今天就先這樣吧,各位以為如何?」「薛先生說的算,那今天就先這樣?」曹天華自然不敢不聽這個扶持在座各位走上領導崗位的薛家當家人的話。

「好。」

「散了吧。」

眾人紛紛起身告辭,薛宇和小軍一一跟他們握手告別,送走所有的客人後,薛宇對著小軍說道:「小軍,行啊,這酒量。還有今天的局面是我沒有想到的盡興和活躍。要知道這幫人做得位置越來越高,實話越來越少,就連我們薛家地話有人都打折的聽著了。幸好借著華海幫這次的事情,我們也算是借著你的光,在這些人的面前露了大大地一回臉。也讓一些不太聽話的人從我們眼中消失。這些處於搖擺的人才重新擺正了自己的位置,這還要多謝你呢。」

「哪有,薛叔叔,您太客氣了,小軍這次是惹禍,哪裡談得上叔叔的借光之事。」

薛雨龍和李澤明看到小軍喝了那麼多的酒後仍然談笑風生,看起來好像沒有受到一點影響,已經有些不勝酒力的二人都舉起大拇指表示佩服。

回到薛家。走進薛雨煙的小別墅,就看到二女一人抱著一個玩具娃娃坐在廳中地沙發上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視,小軍掃了一眼,電視中正放著鄭少秋主演的電視劇《書劍恩仇錄》,此片在這個年代有著開山巨作的影響力,開創了tvb電視劇狂潮的序幕。

從來沒有接觸過港劇的曉雨自然被其中打鬥和情愛的演繹深深吸引,直到小軍站在身後。身上散發出來地酒氣才讓曉雨回神。

「啊!老公,好臭,快去洗洗,又喝酒,哼。」二女同時用手在鼻間揮舞驅散酒氣,曉雨則更是揮手驅趕小軍去進行洗漱。

躺在寬大的浴缸中,水中散發出來的熱氣侵襲著小軍全身上下的毛孔,舒服之極,尤其是酒後能夠泡這樣一個熱水澡,真的是讓人沉醉。閉上雙眼,感受這令人舒服的一刻。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浴室的門被推開,聽著熟悉的腳步聲,小軍沒有睜開眼睛,繼續沉浸在熱水澡帶來的舒服感覺中。

一雙小手輕輕的捏住小軍地雙肩,緩緩揉捏,一聲細語傳來:「老公,累了嗎?怎麼剛才我看到你一臉的疲憊。」

感受著頸間的柔軟,舒服的哼了一聲。小軍才緩緩的開口說道:「沒事,就是喝了些酒,一泡熱水澡,就有些不願意起來,怎麼了。電視劇看完啦?」

「恩。那個男主演好帥,太有魅力了。」提到電視中的明星。曉雨有些興奮,手上不自覺的加大了揉捏力度。

「一個奶油小生值得你這麼興奮嗎?說說,他有你老公帥嗎?有你老公這麼有男人味嗎?」小軍不屑的說著,邊說還邊從水中舉起手臂,展示了一下身上的肌肉。

曉雨被愛人搞怪的樣子引得呵呵直笑,身子伏在小軍露出水面地身上,雙手捧著他的臉笑道:「呵呵,當然是老公你帥了,人家只是喜歡他演出的戲而已,怎麼,吃醋啦,看看,這才是真正的男人的身體。」說著雙手在小軍地身上撫摸那些已經成為歷史地傷疤。

「寶貝,你是在勾火嗎?」已經禁慾好幾天的小軍自然受不了曉雨這樣略帶挑逗地行為。

一把摟過同樣有些情動的曉雨,狠狠的吻了下去,浴缸中的洗澡水在兩人的身體之間侵濕了曉雨的衣服。

「老公要在這上的傷

小軍此時也注意到了不能讓水碰到曉雨額頭的傷口,半卧在浴缸中的身體猛地站起身,抱著曉雨走出浴室。

**點燃,年輕戀人突破最後一道關口后,一日不在一起,都會覺得難以忍受,何況小軍兩人已經不止一天沒在一起,再加上因為身體而**極望的他,勾動這天地之火后,兩人整整的在床上纏綿到深夜。

點燃一棵煙,小軍靠在床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有三個時間抽煙是最讓人感到舒適的,飯後、廁間、事後。尤其是纏綿后這隻煙,很有些味道。

曉雨的身體已經有如爛泥一般趴靠在小軍的身上,每一次兩個人的纏綿雖然都會帶給兩人極大的滿足感,可是曉雨已經感覺到自己根本沒有辦法滿足愛人,每次都是自己累得半死,而小軍卻像是剛剛做完準備活動一般。

輕輕的把小軍嘴邊的煙拿下來,在床頭的煙灰缸中彈下已經熄滅地煙灰,再次遞到他的嘴裡后曉雨懶懶的開口說道:「老公。我發覺你身體好像越來越棒了似的,本來人家還有信心能滿足你,可是現在你看看,每次人家都大敗而歸,你說怎麼辦啊。一個女人無法滿足自己的愛人,我好擔心有一天你會因為這件事而離開我。」

小軍掐滅香煙,摟著曉雨地手臂輕輕的拍打了一笑她光滑的背部,笑著說道:「傻丫頭,瞎想什麼呢,這種事情只是情愛的具體表達方式,難道不**就表示我們不相愛了嗎?」

曉雨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但是心裡還是有些擔憂,身體更加緊緊的靠在小軍的身上,深怕一覺醒來,愛人已經不在似的。

感覺到曉雨的身體,小軍知道這個痴情女子又犯小心思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解勸她,只好也緊了緊摟著她地手臂。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第二天一早,小軍一大早就起身,來到香港以後還沒有進行過晨練,從衣櫃中找出一套曉雨在香港給自己買的運動裝,換上後走出薛雨煙的別墅,在整個莊園中先慢跑活動身體。

一路上,看到不少薛家的保鏢也有組織的進行晨練,看到小軍后都恭敬的打招呼,薛家戰福伯,血夜滅華海。兩件事情已經讓這些保鏢地心中對小軍崇拜不已。

小軍友好的也像這些保鏢點頭微笑示意,跟著這些保鏢的隊伍小跑到莊園邊上的一處小樹林,就聽見裡面傳來陣陣的呼喊聲。

「快,快。」

「啊!」

走進樹林,小軍就看到薛戰拄著拐杖站在一邊指導一些保鏢練習格鬥,有心看看薛家保鏢整體水平的他默默站在一棵樹的後面觀察保鏢練習。

看了一會,小軍發現薛家保鏢的整體素質還算可以,就是格鬥方面的花巧動作過多,實用性大大削減,尤其是其中部分保鏢更是花樣翻新。使得格鬥技巧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嘩眾取寵,要是被一些不懂的人看到,會覺得視覺上好看,如果是內行人看到。就會發現這樣地問題。按理說,薛戰也不是草包。怎麼會發現不了這樣的問題,怎麼不制止這些保鏢的行為。

皺著眉頭又看了一會,小軍腳步不自覺的又向前走了幾步,薛戰不經意間看到他皺著眉頭的樣子,拄著拐杖來到他的身邊。

「左先生,這些小子是不是太弱了,入不得您的法眼。」

「薛叔叔,我還是跟著阿龍這麼叫你吧,你也不要客氣,直接叫我小軍就好,你的傷怎麼樣了,這幾天太忙,我也沒來得及去看你,十分抱歉。」小軍有些不好意思的打著招呼,畢竟薛戰的傷是自己打地,自己竟然沒有去看望一下,有些說不過去。

「呵呵,已經沒事了,醫生說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傷筋動骨一百天嗎?你也不要往心裡去了。」薛戰哈哈一笑,擺手示意沒關係。

「那薛叔,我也不客氣了,按說照你的身手,教出的保鏢不應該這樣啊,花哨的動作實在是太多了。」小軍也好心的提出了心中地疑惑,對於薛家,他心中還是希望越來越好地。

「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看出來了,沒辦法,這幫小子最近沒有什麼壓力,給薛家做保鏢比較輕鬆,很少碰到危險的情況,多數都是門面地擺設,造成這幫小子有些狂妄自大。」薛戰提起這件事情也有些撓頭。

小軍想了一下,說了一句看我的,然後抬腿走向正在訓練的薛家保鏢。

訓練中的保鏢看到小軍,都停止了動作,齊齊的低頭示意:「左先生,早上好。」

看著保鏢們一個個像是接受檢閱一樣的自豪神情,小軍就知道這些人是被捧起來的一群人,根本無法接受真正的實戰檢驗,有心幫薛家一把,遂走到人群中,勾了勾手指說道:「一起來,讓我看看你們平時訓練的成績。」

這些保鏢自然知道眼前這個薛家貴賓的實力,能夠得到他的指導也是件榮幸的事情,也知道一兩個人根本無法看到什麼,也沒有客氣的眾人一齊圍上小軍。

簡單的招式,極快的出手速度,一招一式都打在保鏢們進攻的死角,所有的進攻都只體現出簡單,沒有一絲一毫的多餘動作。

轉了一圈,在場的保鏢都已經被小軍控制后的力度擊倒在地,這些保鏢此時依然沒有發現自己訓練的錯誤方向,只是羨慕的看著小軍,為他強大的實力感到驚訝。

「想知道你們為什麼敗的如此之快嗎?告訴你們,是因為你們平時的訓練太花哨,一點不注重實戰,剛才我把氣力控制在普通人的程度,為什麼你們還是如此不堪一擊,找找原因吧,薛戰是個好教練,你們多跟他請教請教,不要總是這樣的訓練,不然你們永遠得不到提高。」小軍一一把倒地的保鏢拉起來,正色的說道。

說完后,小軍轉身離開,時間已經不早了,曉雨應該醒了。該說的話和該做的事情自己都做了,剩下就看這些保鏢自己的覺悟了。

小軍離開后,保鏢們依然有些迷茫他說的話語,薛戰走了上來,開口說道:「這回知道平時我說你們的話是正確的了吧,你們按照我的訓練方式繼續訓練,別的我不敢說,我保證你們實力提高一半以上,我不會教你們想要的所謂好看的技巧,我只會實戰技巧,想要重新認真的學嗎?大聲的回答我。」

「想!」

幾年過後,薛家的保鏢整體素質是全香港最高的,正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一點小事所帶來的影響。 (一更送上,求訂閱支持,求月票支持。)

于飛一直密切留意島上的情況,突然道:「速戰速決,三招之內解決戰鬥。」

衛夫人與迪絲雅臉色微變,意識到了情況可能有變,開始加強進攻。

楊天大聲道:「全力防守,拖延時間,情況…啊…可惡!」

凄厲的慘叫劃破長空,那是于飛發動了突襲,百疊神魂斬超級恐怖,瞬間斬裂了楊天的元神,差點把他送上了絕路。

下一刻,于飛朝著長風居士衝去,百疊神魂斬二次蓄勢,隨時可以發起進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