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練看著這空空的武器裝備倉庫……

心中一動……

外面鎮子上,那麼多廢墟,那麼多殘破的報廢的東西……

戰車,飛行器,甚至是機甲……

大概原本都是儲備在這裡的吧?

走出來,轉身。

走到了對面去。

第四個房門。

「維護修理間。」

依然是一個巨大的倉庫。面積和容量和武器裝備庫幾乎大小差不多。

不過這裡面,卻留存了三個工作台。

一個巨大的工作台,兩旁有巨大的金屬臂,如同一個立體的圓柱體。

從體積看來……一個機甲可以毫不費勁的放在上面。

另外兩個工作台和它的造型完全一致,只是體積小了很多罷了。

最大的工作台可以放下一台機甲。

中型的則可以放下戰車或者飛行器之類的。

而小型的工作台……

則好似一個冰箱一樣,橫著在那兒,有透明的罩子……看似是玻璃,不過陳小練猜肯定比玻璃這種材料要高級得多了。

「維修……維修……」

陳小練忽然心中一動,他脫下了身上的那個殘破的A級的防護衣來,放進了罩子里。

然後合上了罩子。

很快,工作台下的金屬台上出現了文字!

「自動檢索中……A級防護衣,損壞程度60.5%,狀態:可維修。 海賊之文虎大將 維修效果:95%+。預計損耗能源300。

是否繼續?」

陳小練猶豫了一下,嘗試著按下了「繼續」!

就在他心中滿是期待的時候……

「能源不足,無法進行維修,請檢索能源總控儲備。」

「法克!」

陳小練低聲罵了一句。

能源不足?

很顯然,這個維修也不是隨意進行的,要損耗能源……

他立刻衝出了這個房間,跑去了旁邊的「能源總控」

打開這個房間的門后,裡面的東西就比較多了!

進門就看見一個金屬球,不過這個金屬球比較大!

足足有陳小練一個人這麼高,漂浮在這兒,緩緩的轉動,但是轉動的速度非常的緩慢,若不是仔細看的話,只怕都看不出來它在自轉。

而且,這個金屬球上的光芒非常的暗淡,幾乎肉眼難以察覺。

陳小練走了過去,看見金屬球旁有一個檯子,用手按在了上面……

「總能源儲存量,剩餘:30點。儲備程度:0.3%。總控休眠節能模式。」

陳小練嘆了口氣。

能源果然不足啊。

不過讓陳小練有些欣喜的是,在這個房間里,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是一個長條形的傳送帶,傳送帶的盡頭,則是一個巨大的足足有機甲那麼大的橢圓形的艙門……

「能源熔煉爐」??

看見上面的銘牌,陳小練心中一動。

能源……熔煉?

問題是……用什麼東西來熔煉呢?

陳小練嘗試著,從儲物腕錶里拿出了幾件東西來。

第一件是一包壓縮餅乾。

丟上傳送帶后,很快,金屬的傳送帶上出現了紅色的光芒。

「目標物體不符合熔煉要求。」

嗯?

拿回壓縮餅乾,陳小練拿出了一件普通的軍刺。

傳送帶出現了紅色的光芒。

「目標物體不符合熔煉要求。」

還不行?

陳小練又拿起了一件東西。

這是之前自己從某個房間里撿到的。

十字劍!

當把十字劍放在傳送帶上的時候……

綠色的光芒出現了。

「目標物體符合熔煉要求,熔煉開始。」

傳送帶開始緩緩的轉動,將十字劍緩緩的推送往那個艙體……

幾秒種后,十字劍推送進了艙門,艙門合攏……

很快,金屬球的控制台上出現了提示。

「目標物體熔煉完成,提取能量180點,熔煉損耗20點,剩餘160點。

總控能量剩餘:190點,儲備程度:1.9%。」

陳小練明白了!

190點等於1.9%,也就是說,如果注滿這個能量總控的話,總額應該是十萬點!

而且,似乎只有系統出產的物品,才可以進行能量熔煉!

現實之中的東西不符合熔煉要求。什麼壓縮餅乾,軍刺……都是現實之中的東西。

陳小練忽然心中生出了一個念頭來!

外面的鎮子上,那些破損的武器裝備,那些損壞的飛行器,戰甲,戰車,甚至是刀劍武器,還有……機甲!!

這些東西,都可以拖回來!

或者熔煉變成能源!

或者……可以等能源足夠了,就進行修復!!!

我擦!!

陳小練的心忽然就變得火熱起來!! 「我也不知道啊大人.」

那名巡邏隊成員哭喪著臉回答道.憑他這樣的修為.在懸風堂也只算是一般的角色.在大戰當日必然不會有什麼關鍵任務.基本上是沒有機會直面聖級以上高手的.

他之所以會見到獨孤陽.只是因為他們一眾人在對付陌字輩的淺月弟子.而獨孤陽則出手救了月陌南.他只在遠處看到這事情的發生.不然的話.他的小命也不會留到現在.

畢竟在這世界上.並非人人都像月陌塵這般.以鬥士境能擊殺聖級高手的.這種變態.少之又少.

更何況.就算是月陌塵這個變態.若是真要面對獨孤陽.只怕也是毫無勝算的.

「那把你知道的.通通告訴我.」月陌塵神色冷漠地說道.眼中卻是掩不住的怒火與擔憂.

「是.首先說一下.大人.我叫懸明基.是懸風堂中輩分最小的一代.我跟著聖的地人.半月前就來到了東月大陸.」

「而進攻淺月宮.則是十天之前的事.原本以為很難.但我們在內應的幫助下.在九天前的零晨攻進了淺月宮.在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拿下了淺月宮的主殿.」

「作為淺月宮的主人.淺月宮的人當然第一時間欲奪回主殿.但他們錯誤估算了我們的實力.不.應該是錯誤估算了莫家的實力.僅僅是到了中午.淺月宮邀字輩與君字輩的長老便死傷慘重.」

「那時候.那個名叫月邀維的殿主還沒死.但就在那時候.卻發現了我們的內應正是他的弟子.他非常生氣.於是就在殿外叫陣.叫那位內應出去與他一戰.」

月陌塵自然知道這名巡邏人員口中的「內應」指的是誰.正正是他剛剛見過的月陌宇.但是.他已經不再是月陌宇了.

「接著呢.月邀維死在了莫不平的手上.」月陌塵冷冷問道.

「莫不平.那是誰.我沒聽說過這個人.我們這次進攻淺月宮的發起人是莫家的莫不凡.領頭人正是他.其它的人我們也不知道名字.哪怕他們之前在我們懸風堂.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只有堂主他們的高層才有資格跟他們見面的.如果不是這一次.我們連見他們的機會都很少.」

「他是誰你不用知道.莫不凡現在是什麼修為你知道嗎.」

「我也不清楚.但月邀維正是死在他的手上.而且毫無還手之力.」

「毫無反手之力.」

「是的.那月邀維衝到主殿的門前.叫囂著要我們的內應要跟他一戰.結果.在主殿塔樓上的莫不凡只是冷哼一聲.那月邀維便死了.一名百劫高境的強者.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死在一聲冷哼之下.」

懸明基說著.臉上還露出一種心有餘悸的表情.彷彿在一瞬間就忘記了月陌塵的單鋒劍還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如果一定要死.那他更願意被月陌塵一劍封喉.也不願意那樣無聲無色地死去.

「看來念師的攻擊還真是詭異莫測.我即使有了靈魂武技.也不一定是對手.」月陌塵暗暗思紂著.眉宇間儘是凝重之色.

「后來怎麼樣了.」月陌塵沉默了一會.繼續問道.

「月邀維的死.讓淺月宮的人士氣大弱.特別是邀字輩的長老們.甚至有個別的人選擇逃跑.但是.莫不凡又怎麼會讓他們逃.當下便打開主殿之門.近千名傭兵.加上我們懸風堂的三百名高手.一起向著淺月宮混亂的人們殺了出去.」

懸明基說著.臉上流露出些許驕傲之意.彷彿自己能成為懸風堂的一員而感覺到十分滿足.但在月陌塵閃閃的目光下.那種驕傲馬上就淡褪.繼續說著當日之事.

「淺月宮作為一個聖地.又怎麼那麼容易就攻破.在我們殺出去后.一群君字輩的長老出現.隨手就滅掉了我們大部分高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