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俊很想獲得硬氣一回,可惜這一切在殘酷的現實面前都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目光很快變得冷冽起來,陳志俊在心中發狠,一定要改變現在的情況,外在的勢力看樣子很難求到,那麼他就將全服心思放在提升自己修為之上。

修為的提升有很多種,就好比他這兩天來藉助跟潤娘滾床單,隱約間已經要晉陞到大先天第二重了,他知道只需要一個氣機,他就能正式境界。這個氣機或許是下一次碰到一個更為極品的女人,或許是一場生死搏殺。

當然,大先天二重遠遠不夠,要對抗聖子,他的修為至少必須達到元識境以上,這樣起碼不會像現在一般毫無反手之力。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陳志俊終於等到了薛無情的替身,哪怕自認俊美無匹,他都不得不承認薛無情絕對絲毫不遜色於他。

薛無情冷冷的看著陳志俊,劍眉很快皺起來,他看著一旁的潤娘道:「這就是你們聖子挑選出來的人?」

潤娘笑眯眯的道:「他就是我們聖子精挑細選出來的人,別看他的修為只有大先天境,論天賦異稟絕對少有男人能及。」

「哦,是嗎?」

薛無情的嘴角綻起一個不屑的弧度,不以為然道:「男人的能力不是靠嘴吹出來的,而是要真刀真槍去拼。」

潤娘笑道:「那不知道大人要如何才相信他真的適合這次的任務了?」

薛無情淡然道:「這個倒是簡單,正好這段時間本座培育的一個爐鼎成熟了,就讓他去負責測試,如果能夠順利的搞定,本座可以讓他成為最後的【種子】。」

潤娘咯咯笑道:「據說大人擅長培育爐鼎,不知道這尊爐鼎的修為如何?媚功又能如何?」

薛無情微微笑道:「她的修為在涅識境,媚功早已可以做到媚勁外放,差不多意識先天之境了。」

潤娘吃驚道:「先天之境的媚功!?那不是能夠自如掌控體內的媚勁嘛,這樣子豈不是說男人只要將媚功練到媚勁入骨就能與之結合。」

薛無情笑道:「的確如此,媚功從要想入骨並不難,基本上每一個修鍊媚功的人只要肯下苦功都能做到,而要媚勁外放就跟武者達到後天七重一樣,只要修鍊方法得當要做到也不難,不過要讓媚勁從後天達到先天,那就不是苦練能夠達到的了。本座培育的這個爐鼎掌控體內的媚勁出神入化,不過面對測試的人他絕對不會留手,如果連他都搞不定的話,就沒有資格成為最後的【種子】了。」

潤娘眼皮一跳,目光一瞥身邊臉色陰沉的陳志俊不由笑道:「大人不用擔心,他的媚功離媚勁外放只有一步之遙,奴家會幫他達到媚勁外放,到時絕對能夠完成測試。」

薛無情冷笑道:「只有一天時間,到時他必須去給這個爐鼎完成測試,希望不要是銀樣鑞槍頭,中看不中用。」說到之類,他擺手道:「這裡沒你什麼事情了,本座有要事同潤娘相商。」

陳志俊對於薛無情這種揮之即來揮之則去的口氣充滿怒意,不過他還是很好的控制住了,什麼也沒有說,很快離開。

薛無情目送陳志俊離去,冷笑道:「這小子就是你們邪魔宗的少宗主吧,真搞不懂你們聖子在搞什麼鬼,直接讓人將他幹掉不就成了,何必這麼麻煩。」

潤娘嘆道:「聖子殿下倒是很想將他幹掉,好一了百了,可這小子如今是碧姬的人,聖子根本就不方便動手。」

薛無情冷哼道:「他既然是碧姬的人,那你認為本座就方便將他幹掉了?如今戰王府發生的事情已經暴露,要不是碧姬正在閉關,本座怕是已經要面臨她的雷霆之怒。現在你們聖子讓本座出手,居心何在?」

潤娘笑道:「大人想要收服澹臺月,這個傢伙也想要收服澹臺月,這一點想來也是劍宮的宮主碧姬願意看到的,我們如果讓他成為收服澹臺月的【種子】,那他死了也就是死了,碧姬絕對不會找我們的麻煩。」

薛無情的臉上露出笑容道:「本座算是明白了,你其實根本不指望這小子是否有資格成為【種子】。嘿嘿!要想讓澹臺月這躲嬌艷的花盛放,豈少得了前仆後繼的狂蜂浪蝶。到時本座不介意算這小子一份,能死在澹臺月二弟肚皮上,這是他的福氣。」

潤娘咯咯笑道:「澹臺月的媚功已經超越先天境,達到更高一層境界化虛之境,大人耗費如此長的時間在她的體內種下【邪魔咒】,這個【種子】不知道大人選的是誰?」

薛無情冷笑道:「澹臺月這個女人精明得很,為了能夠在她的體內種下【邪魔咒】,本座可是耗費無數年的時間才將她身邊親近的人一一收服。嘿嘿!這些人的體內都被種下最為霸道的【邪魔咒】,這可是利用上古密咒凝練而成,世間除修鍊最正統《邪魔訣》的人,沒有任何人能夠察覺,要解開自然也需要修鍊《邪魔訣》的人。」

潤娘恍然道:「原來大人是想自己來做這個【種子】。」

薛無情嘆道:「本座倒是想,不過畢竟只是替身而已,真正操刀的人將是主人自己,畢竟澹臺月這等媚功高手,也只有主人才有資格將之降服。」

潤娘幽幽嘆道:「陳少主能夠睡到澹臺月這等人間絕色,他怕是做鬼也要風流了。」

……

葉凡一下午過的很是無聊,他本來想去找紫玉師姐修鍊坐懷不亂,奈何大師姐早就警告了紫玉師姐,讓他無功而返。

紫玉師姐不行,屋中還有香怡在,葉凡本想摟著俏侍女修鍊,可大師姐管的還不是一般的寬,就連俏侍女也給了警告,更過分的是還不時派來自己的貼身侍女探監,好像他定力根本不行似地。

大師姐監視的如此嚴,葉凡無計可施,決定白天睡覺練功。回屋倒頭就睡,有器靈小女孩之助不費吹灰之力就進入試煉夢境中。

還是那個山谷,同當初第一次進來時不同的是兩個青衫劍客把守關卡,這麼長時間了葉凡一直止步於此。

葉凡沒有去闖關,而是直接將小女孩叫出來道:「我想問一問媚功修鍊的事情。」

小女孩淡然道:「你想修鍊媚功其實很容易,《御天訣》完全可以當做媚功使用,論威力絕對強過任何一種媚功。」

葉凡點頭道:「這點我倒不否認,可我畢竟媚功剛剛入門,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快速提升?」

小女孩癟嘴道:「《御天訣》既然可以當做媚功來用,那就表明你可以將體內的先天真氣轉化為媚勁。而要做到這一點,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掌握真確的轉換方法,算不上什麼太大的難事。」

葉凡雙目一亮道:「如果我掌握這種轉換方法的話,那我的媚功能夠達到何種程度?」

小女孩想了想道:「媚功境界一般有練氣、活血、淬骨、後天、先天、化虛、實體這些境界,如果要轉化的話你的媚功大概能夠達到先天。」

葉凡驚喜萬分道:「這個先天是否能夠媚勁外放?」

小女孩點頭道:「練到後天就能夠做到媚勁外放,先天自然不成問題。不過你的根基還是太差,必須一步步修鍊練氣、活血、淬骨這幾個步驟,短時間內媚功也就能夠達到後天之境吧。」

葉凡很是興奮,不過很快他遲疑道:「這個先天真氣如果完全轉化為媚勁,還能不能轉化回來?」

「當然能夠轉化回來,不過需要一定的時間。要想加快轉化速度,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升《御天訣》等級,如果能夠儘快達到先天圓滿,在體內凝聚出第二顆世界之樹跟先天神竅來,就可以讓先前真氣跟先天媚勁隨意轉換。」

「那你叫我如何轉化以及一些對抗媚功高手的手段吧。」

葉凡想到今夜要跟妍桃相會,不得不將自己武裝好,只要將這女人搞定,癸月派的事情將輕鬆容易很多。

修鍊是需要時間的,而試煉夢境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讓時間無限,當葉凡醒過來時一番內視之後,他發現媚脈中的媚勁由原來的小溪化為河流。雖然從量上來看只能算是剛入後天,但根據小女孩傳授的媚功,絕對能夠爆發出後天巔峰的實力來。

葉凡很是興奮,媚勁外放啊,沒想到如此輕鬆就達到了,雖然這些媚勁很快會慢慢流失,化為淬鍊肉身的力量,但短時間內用來對付媚功高手還是足夠了。

睜開雙目,葉凡就發現香怡正躺在自己身邊,睜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美人兒如今都跟他同床,主要是為了方便修鍊,葉凡剛想開口說話,就發現房門無風自開,妍桃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

一身黑色勁裝包裹住極度妖嬈惹火的軀體,朦朧的燭火下散發出最為致命的媚惑,人輕飄飄的出現在床邊,玉指隔空一點,剛想回頭的香怡就昏死過去。

葉凡一驚,「她沒事吧?」

妍桃笑道:「不用擔心,只是被暫時制住,要讓她醒來很容易。」

葉凡看著床邊的美人兒齋主,咽著口水道:「你有什麼想說的?」

妍桃目光亮晶晶的,並未回答葉凡的話,而是掀開被子抱起僅有一件嫣紅肚兜裹身的香怡,目光一掃屋內,隨後直接將俏侍女放地上了。

葉凡看得嘴角直抽搐,幸好香怡有功夫在身,不然還真擔心她光屁股睡地上著涼了。

直接將床上的女主人扔地上,妍桃沒有任何不好意思,這時她看向葉凡的目光火熱起來,飽滿的胸脯明顯出現起伏,顯示出她此刻的心情並不平靜。 目光對視,彼此都很激動,不過葉凡什麼也沒有做,他要看看妍桃到底想要幹什麼。

美人兒齋主深吸口氣,用綻火的雙目注視著葉凡,而手則開始解除身上的勁裝。嫣紅肚兜羞澀的裹著,可看上去似乎有點小,讓人很是擔心裹住的東西會撐衣欲裂而出。葉凡的目光快要燃燒了,他如何瞧不出這不是肚兜太小之故,而是美人齋主太過豐滿。

勁裝離體而去,美人兒齋主的身上僅剩肚兜跟嫣紅綢褲,她並未再脫,而是爬上床,火辣辣的目光看著葉凡。

美人兒齋主愈發的激動了,眼中閃爍的光芒就似一團火焰,似乎恨不得能將葉凡焚燒殆盡,可她又似乎在極力壓抑,不讓一切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美人都爬上床了,作為男人,葉凡這個時候哪有不抱之理,他的舉動無疑就是導火索,美人兒齋主瞬間就化為燃燒的烈焰,紅唇堵住他的嘴,窒息的吻一下子竟讓他有些發懵。

葉凡早就見識過美人兒齋主的熱情了,不過他顯然還是低估了她的激情,一切彷彿都顛倒過來,她要吻遍他全身。葉凡如今算是有過幾個女人了,可他還是被美人兒齋主弄得措手不及,直到衣服被扒光,他才道:「師伯……」

葉凡的話還未說完,嘴巴就被美人兒齋主堵住,熾熱的吻持續一盞茶的功夫,她才膩聲道:「奴家喜歡主人叫桃兒。」

葉凡先是一愣,隨即他算是明白過來了,被他種下的【御天之種】產生效果了,美人兒齋主對那薛無情的情感在向著他身上轉嫁。葉凡頓時興奮起來,只要將美人兒齋主給辦了,他就能真正得到這個女人。

想到這裡,葉凡哪裡還會遲疑,翻身就將美人兒齋主壓下,她既然敢扒他的衣服,那他就要回敬。可是葉凡還沒來得及動手,美人兒齋主那修長的美腿猛然箍住他的腰,讓他一切舉動都無法施展。

「主人不可以哦。」

美人兒齋主很嬌很媚。

「為什麼?」

葉凡很生氣,你能脫我,憑什麼我不能脫你。

美人兒齋主吃吃膩語道:「昨夜的考驗雖然有衣物阻隔,但桃兒已將主人的遺贈完全吃下肚,一宿未眠,可一早卻發現媚功已突破瓶頸,強出以前一大截。雖然桃兒不知道主人為何一天的時間媚功就達到後天之境,但現在的主人要吃桃兒的話可是會傷身的,桃兒寧願自己憋著,也不願傷及主人的身體,還望主人明白桃兒的一片苦心。」

葉凡直翻白眼,你既然知道那還挑逗本主人幹什麼,腦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他就被妍桃翻身壓在身下,這女人貪婪的目光看著他,用撒嬌的語氣道:「主人,桃兒還想迎接您的考驗,得到您的遺贈。」

葉凡沒好氣道:「你不是說害怕傷到本主人的身體嘛,現在又要個屁啊。」

妍桃吃吃笑道:「如果真的跟主人好,桃兒擔心自己把持不住,可如果有東西隔著,桃兒絕對能夠收放自如。咯咯!主人就當做是在修鍊坐懷不亂,一切都由桃兒來掌控就是。」

妍桃絕對是很有主見的女人,一旦認定某種事情,沒有人能夠改變她,就算葉凡是她主人,她一點面子也不給。葉凡很是惱火,這哪是考驗這女人,分明就是在考驗他,他絕不是坐以待斃的人,想要豐衣足食一切自然都要靠自己,可是他很快就發現妍桃那雙美腿箍在腰間甭想掙脫開來。

癸月派的夜很靜,可葉凡直到天蒙蒙亮都未曾睡著,耳邊妍桃的呻吟回蕩,從未停止過,他居然被這個女人考驗了一整個晚上。

看著床邊在穿衣服的妍桃,葉凡很是鬱悶的道:「你現在應當知道本主人何等天賦異稟了吧,那些擔心純屬多餘。」

妍桃抿嘴笑道:「主人的天賦異稟的確出乎桃兒的預料,不過桃兒覺得這樣很好。」

「好個屁!」

葉凡氣不打一處來,被一個絕色大美人磨了整整一個晚上,哪怕遺贈留下得太多,那也實在不是滋味。

妍桃穿戴整齊,一屁股坐到葉凡身邊,撒嬌道:「主人不要生桃兒的氣啦,桃兒知道主人就算吃掉桃兒也不會傷身,可這樣子接受主人的考驗修鍊效果實在是太好了,就給桃兒一個月的時間如何,桃兒感覺自己的媚功能夠再上一層樓。」

「一個月?」

葉凡皺眉。

妍桃在葉凡的臉上又親又吻,不斷撒嬌道:「就一個月,桃兒感覺應當能夠突破到化虛境,說不定趕上大師姐了。如果現在就被主人捅破身子,到時天知道還會不會有現在的修鍊效果,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要是錯過,桃兒這輩子怕是都沒有希望踏足化虛境。」

葉凡聽到她提到大師姐不由道:「這個大師姐是誰?」

妍桃笑道:「大師姐就是派主啊,主人想不想得到她?」

葉凡眼皮一跳,吃驚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妍桃笑容嫵媚道:「主人昨夜冒充考驗者,應當知道桃兒原本是誰的人吧?」

葉凡眨眼道:「什麼冒充,本主人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妍桃吃吃笑道:「本來桃兒也認為主人是派來考驗桃兒的,可現在桃兒的心都被主人奪走,就表明主人絕對修鍊了最正統的《邪魔訣》。那傢伙自私的很,傳給替身的都是不完整的玄功,主人肯定另有傳承。」

「那你想怎樣?」

葉凡死死盯著妍桃的眼睛。

妍桃嗔道:「桃兒還能怎樣,被種下【邪魔咒】,一旦被修鍊正統《邪魔訣》的男人搞過,這輩子都會死心塌地。」

葉凡沒好氣道:「本主人好像還沒有搞過你吧。」

妍桃吃吃笑道:「主人雖然沒有搞過桃兒,但卻給了桃兒那麼多遺贈,效果完全是一樣的。」

葉凡輕咳一聲道:「你剛剛說得到你大師姐是怎麼一回事兒?」

妍桃解釋道:「薛無情那傢伙窺視大師姐很久了,不過大師姐的媚功已經達到化虛之境的巔峰,憑他一般情況下根本奈何不了大師姐。為了能夠得到大師姐,徹底掌控陰癸門,薛無情費盡心機將大師姐身邊所有人都控制住,然後給她種下【邪魔咒】。主人修鍊了《邪魔訣》,只要給大師姐足夠多的遺贈,就有辦法收服大師姐。」

葉凡皺眉道:「你大師姐可不會想你一樣風.騷的研磨本主人,本主人就算想給也給不了她。」

妍桃雙目放光道:「薛無情的替身已經來到漠城,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對大師姐動手,在那之前他會讓桃兒給大師姐使用最後一種藥物,到時大師姐完全會被藥物放倒,主人只要藉機給大師姐留下遺贈就成。」

葉凡翻白眼道:「為何一定要遺贈,直接給不成嗎?」

妍桃笑道:「大師姐的媚功已入化虛境,主人想自己給她可就不是傷身體那麼簡單了。」

葉凡有些嘆氣道:「昨夜那傢伙找你幹嘛?」

妍桃蹙眉道:「那傢伙說要給桃兒安排考驗者,時間就是這一兩天,如果不想出一個辦法來,肯定會露相。主人啊,需要桃兒去接受考驗嗎?」

「啪!」

葉凡的巴掌毫不客氣的落在妍桃的屁股上,冷哼道:「今後不許想其他男人,也不許讓其他男人碰。」

葉凡很清楚被種下【浪蝶】的妍桃如果不控制好,將來絕對會成為人盡可夫的盪.婦,不能讓她有任何出軌心思,也不能給她任何機會,要讓她將貞潔視若生命,只做他一個人的盪.婦。

對妍桃嚴厲說教一番,葉凡不由蹙起眉頭來,必須想個辦法讓妍桃矇混過關才行,不然他就會錯過利用薛無情的手得到澹臺月的機會。腦中閃過很多念頭,葉凡很快想到秀色這個女人,她的手下媚功強的女人不少,當初不就是有一個千變妖狐秀月嘛,那女人的媚功絕對不比眼下的妍桃弱,到時可以讓她再度冒名頂替。 卯時將至,癸月派早課的時間到了,不過今天葉凡用不著去上早課,大師姐已經許可在大比這段時間他不用去。

妍桃離開了,她解開了香怡身上的禁制,在一聲嚶吟中俏侍女醒過來,人好一會兒都還顯得茫然,活動一下僵硬的身體,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整宿都睡在地上了。

「公子,怡兒怎麼睡地上來了?」

葉凡若無其事道:「怡兒又不是不知道本公子向來睡得死,哪會知道你突然睡掉地上去了。」

香怡很是疑惑,不過她並未懷疑葉凡的話,這些天都是跟他睡,自然明白他都是一覺睡到卯時醒。爬起身來,拍了拍自己白嫩嫩,肉呼呼的屁股,香怡有些懊惱的道:「哎呀!竟然錯過一夜難得的修鍊機會,下次可不許滾地上來了。」

葉凡失笑道:「你滾地上去了,哪能怪自己的屁股?」

香怡嬌憨的道:「當然要怪了,怡兒的屁股該待的地方應當是公子的懷中,它竟然不知道珍惜。」

說話間這丫頭打算服侍葉凡梳洗更衣,這個時候她自然發現葉凡竟然光溜溜的,鼻子嗅了嗅,一臉狐疑的道:「不對,有其他女人的味道,公子跟怡兒睡覺時可是穿著衣服的。哎呀!定是有個可惡的女人趁怡兒熟睡時將怡兒扔到地上去了,簡直太過分了。」

葉凡自然知道瞞不過香怡,畢竟他整宿給妍桃的遺贈太多了,屋中沒有留下濃郁的味道才怪。不過他一副後知後覺道:「難道我的衣服不是你脫的?」

香怡咬牙切齒道:「怡兒倒是想脫,可不能跟公子有肌膚接觸,脫了只會耽誤修鍊。該死!到底是哪個女人,竟然敢虎口奪食,不要讓香怡逮住,不然定要叫她知道厲害。」

說到這裡她有些狐疑道:「公子在癸月派認識的女人有限,到底是誰深更半夜來偷公子?」

葉凡搖頭道:「這香味不是本公子認識的任何一個女人留下的。」

香怡很是疑惑,不過很快她拍著胸脯道:「好在公子雖然被女人給偷了,但她似乎還沒偷走公子的第一次,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嬌嬌女的古代團寵生活 葉凡伸手一拍香怡光溜溜的屁股,沒好氣道:「想這些幹什麼,待會兒本公子還要出去一趟,你快去給本公子準備點吃的。」

「呀!」

香怡驚訝的道:「公子要出去啊,怡兒也要去!」

香怡很開心,差點光著屁股就跑出去了,看著快速穿衣的俏侍女,葉凡也知道她這些天留在癸月派怕是悶得慌,索性帶著一道回他在漠城的住處。

漠城這一兩天來氣氛突然變得古怪起來,很多人都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似乎即將發生什麼大事。

也曾用心愛過你 葉凡待在癸月派還不覺得什麼,可當他來到自己在漠城的居所時立時就感到這裡的氣氛有些不同尋常。四個絕色保鏢第一時間出現,最為黏人的蘇羞與秀情第一時間挽住葉凡的胳膊,拽著他入屋,香吻什麼的毫不吝嗇。

四女的漂亮讓香怡驚為天人,她很漂亮了,可當看到葉凡的四個保鏢時仍是驚艷不已。

白秀兒挽住香怡的胳膊道:「妹妹是少主新收的女人嗎?」

香怡先是點頭,后又搖頭道:「怡兒只是公子的侍女,姐姐是公子的妻子嗎?」

白秀兒笑道:「我們四個都是少主的保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