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江雪面色馬上冷了起來。「一個玄丹境武者,就算是玄丹真元耗盡,肉身**,也不可能被區區寒氣凍死。」

「姑姑是說,有人出手殺死了烈陽子?」

「不錯!」陳江雪點點頭,眼底深處有著深深的忌憚。「就在數天之前,我真元耗盡,幾乎被這裡的寒氣凍成冰雕,在我即將死亡的時刻,一股莫名的力量進入了我的身體,使我的修為提升到了玄液境。」

「之後又有一個聲音指引著我,讓我繼續前進,她說冰獄洞天的盡頭就是出口,只要我一直往前走,便可以離開冰獄洞天!」

「但我也不知道走了多遠,都沒有走出這裡。這裡就像是一個無邊無際的大世界一般,永遠走不出去!」說到後面,陳江雪語氣之中充滿了頹然。

顯然,在冰獄洞天孤獨行走的這一段時間對她的打擊不小!

陳風沉默,心中卻是在疑惑,能夠悄無聲息的殺死玄丹境的烈陽子的人實力有多強?

不知道,但絕對超越了玄丹境。

他們三人在冰獄洞天待了這麼久,為何那人從未出現?難道是因為他們三人的實力太弱,提不起那人的注意?亦或者,那人是想要將他們三人活活困死在這裡?

感謝好友大偉熊的打賞! 第164章白衣女子

越是往前行,天空中的冰劍越來越多,一柄柄,就如最鋒利的刀劍一般。∞□掉落在地面之上,堅硬的冰面出現了一個個深深的窟窿。

冰劍打在陳風的真元護罩之上,真元護罩陣陣搖晃,眼看著就要破碎開來。

下一刻,陳風猛地掏出一把靈丹,丟進口中,快速煉化起來。片刻之後,真元護罩再一次變得穩定起來。

小半個時辰之後,陳風身上的真元護罩又一次變得搖搖晃晃,顯得真元不足的樣子。

陳風不敢猶豫,連忙伸手,想要取出丹藥,但他的手剛剛伸到一半,面色就變得無比難起來。

儲物戒指中丹藥一顆也沒有了!

不僅是丹藥沒有了,就連兩千多萬的元氣石也是在這幾天中消耗一空了。

現在,陳風身上能夠提供真元支持的,就只有一些沒有煉製成為丹藥的靈藥了。

再就是維持生仙草存活的九塊極品元氣石。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陳風絕對不會使用極品元氣石。

不得已,陳風從儲物戒指中抓出一把靈藥,看也不看,直接丟進口中大口大口,如同牛嚼牡丹的咀嚼起來。

「小風,你幹什麼?」陳江雪在陳風的背後驚呼出口,想要伸手阻攔陳風,但她身上已經沒有一絲力氣了。

早在之前幾天,她的真元就消耗一空,為了節省真元,就和古琴一起,被陳風背著前行。

幾天下來,陳江雪變得和古琴一模一樣,全身都是無比的虛弱,整個人昏昏沉沉的,就想要這樣永遠睡下去一般。

但每當陳江雪要閉上眼睛的時候,她都是狠狠咬一下自己的舌尖,讓腦海清醒起來。因為她知道,只要一閉上眼睛,恐怕永遠都無法睜開了。

「元氣石和丹藥全部用完了,我必須使用靈藥才能夠恢復真元!」

陳風的聲音如同拉風箱一般,呼呼喘著大氣。背著兩個大活人,頭頂著冰劍,每走一步,都要消耗他全身所有的力氣。

此時他就像是一頭老牛,用生命最後一絲光輝,走完省下來的路。每走一步,對他來說都是無比的艱難。

噗噗噗!

冰劍越下越大,漸漸地形成了一柄柄手臂長短的冰劍,帶著呼嘯的勁風,噗噗噗的擊打在陳風的真元護罩之上。

此時任憑陳風真元怎麼催動,護罩也是一陣陣的搖晃,似乎下一秒,就要破碎了一般。

陳風的真元護罩已經沒辦法抵抗天空中冰劍的打擊了。

他不服!他還沒有走出去,還沒有從隱神殿救出母親青羅!

一股不屈的意志衝天而起,陳風仰天怒吼。一大把的靈藥被他瘋狂塞進了口中,也不管這些靈藥是什麼屬性,誅魔聖典瘋狂運轉起來,快速煉化著靈藥裡面的藥力。

嗡嗡嗡!

陳風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一絲絲鮮血順著他身體的每一個毛孔流了出來。片刻時間,他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鮮血在體表凝結,成為了一片片血色冰晶,貼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整個人看香去顯得詭異無比。

陳風前進的速度也在這股不屈的意志之下,加快了許多!又是一天時間過去,陳風儲物戒指裡面所有的靈藥消耗一空。

一個時辰過去,古琴儲物戒指裡面的靈藥同樣消耗一空。

現在,唯一能夠提供元氣支持的,就只有生仙草旁邊的九塊極品元氣石了。

看著真元護罩一陣陣的搖晃,陳風血紅的雙眼陷入了掙扎。

生仙草是什麼樣的寶物,他是一清二楚的。

如果九塊極品元氣石消耗一空的話,生仙草得不到天地元氣的滋養,定然會枯萎死掉。

然而,要是不用掉那九塊極品元氣石的話,恐怕他們三人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天空中落下的冰劍殺死。

只是片刻間的猶豫,陳風取出了八塊極品元氣石。

元氣石一入手,便有一股精純無比的天地元氣進入他的身體之中,丹田虧空的真元正迅速得到補充,真元護罩比之之前穩定了許多。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八塊極品元氣石裡面的天地元氣消耗一空,破碎開來。

現在只剩下一塊極品元氣石了,這塊極品元氣石是唯一維持生仙草存活的寶物,要是用掉的話,生仙草就會立刻枯萎死掉。

「啊!」

陳風仰天怒吼,「這是什麼鬼地方?為什麼老子無法從四周吸收到一點天地元氣?」

兩隻冰涼柔軟的小手輕輕撫上了陳風的手臂,一股清涼之意傳來,陳風激動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

「我沒事!」陳風搖頭。「我只是想要發泄一下而已。」

也不等古琴和陳江雪兩人說話,陳風一咬牙,像是做出了什麼艱難的決定一般。顫抖著手,取出一個儲物戒指。

神識探入其中,一個看起來十分精巧的玉盒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玉盒被封印了層層禁制,一看就知道裡面裝的東西非凡。

「用掉它?恐怕我再也離開不了遺失之地了!」

陳風的心態變得前所未有的平靜起來,微微抬起頭,看向了心中聲音召喚他的方向。他能夠感覺得到,就在前面不遠,那裡有一個恐怖的存在。他只要到了那裡,天空中恐怖的冰劍就會停下來。

但就是這不遠的距離,要是沒有大量真元的支撐的話,他和陳江雪古琴三人都要死。

一咬牙,將手中玉盒打開,八塊嬰兒拳頭大小,亮晶晶,如同水晶一般的玉石出現在玉盒之中。

這是極品靈石!是陳風在亂石林中的空間傳送陣上取得的。

起動空間傳送陣,必須要使用這八塊極品靈石。以後離開遺失之地,就靠著這八塊極品靈石起動空間傳送陣,所以陳風一直都是將這八塊極品靈石小心翼翼的保存著。

陳風這一次是被逼到了絕路,沒有了任何辦法,只能使用極品靈石了。

然而,讓陳風沒有想到的是,極品靈石剛一暴露在空氣之中,天空中呼呼落下的冰劍戛然而止。似乎有人操控一般,停的莫名其妙,陳風心中一沉。

一個女子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將極品靈石交給我,我可以放你離開!」

聲音猶如萬年寒冰,差一點就將陳風凍成了冰雕。

陳風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全身一陣陣的發涼,臉上的驚駭之色怎麼也掩飾不去。

轉頭看去,發現古琴和陳江雪兩人雙眼緊閉,陷入了昏迷。顯然是無法承受那冰冷的女子聲音,兩人陷入了深層次的沉睡。

此時顯然是無法叫醒兩人的,陳風也不可能把兩人丟在這裡不管,於是背著兩人繼續向著心中聲音指引的方向前進。

沒有了冰劍的阻擋,陳風的速度快了許多。

也許是那冰冷女子聲音的驅使,四周圍的寒氣一點也無法靠近陳風,陳風行走在冰獄洞天之中,如同走在外面世界一般。

小半天時間過後,陳風終於到達目的地。

廣闊無邊的寒冰世界中,八根冰柱突兀的出現在地上,隱隱形成了一個玄妙的陣勢。

而在這八根冰柱的中央位置,有一塊百米大小的透明寒冰,一個白衣女子盤膝坐在寒冰之中。

當陳風看到這白衣女子的一剎那,頓時有一種驚艷之感。

陳風可以肯定,寒冰裡面的白衣女子是他這一生中見過的最美麗的女子,沒有之一。

如果真要形容的話,陳風只能說,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

雪白的皮膚如同剛出生的嬰兒一般,光滑水潤,散發著淡淡的光澤。透過寒冰,陳風甚至還能夠看到白衣女子臉上皮膚下流動的血管。

精緻的五官猶如藝術家最精心雕刻的一般,美的令人窒息。即使閉上眼睛,盤膝坐在寒冰之中,那種高高在上,猶如寒冰仙子一般的清冷氣質也會讓無數女子為之羞愧。讓世間萬千男子為之折服,心甘情願跪拜在此女的腳下。

陳風見過的美女不在少數,從前的不說。這一世,光是古琴、江仙兒、陳青青、林綵衣和王嫣然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就連蘇雅、茗兒和李元瑤也算得上遺失之地最出眾的美女了。

但就是這麼多美女,和眼前寒冰中的女子一比,馬上就黯然失色起來。

當然不是說古琴等人的相貌不如寒冰中的白衣女子,而是她們的氣質沒有一個能夠和寒冰中的白衣女子相比的。

當美麗已經達到了一個完美的高度的時候,能夠用來比較的就只有氣質了。

氣質決定美女的高低!

陳風覺得,論氣質,眼前的白衣女子認天下第二,就沒有人敢認天下第一。

「好美啊!」

古琴和陳江雪兩人不知何時蘇醒過來了,看到寒冰中的白衣女子,情不自禁的讚歎出聲來。看著白衣女子的目光充滿了羨慕和崇拜。

兩個人從是從陳風的背上下來,緩緩向著寒冰走去,似乎要更近距離目睹白衣女子的絕世容顏!陳風本能的有一種不好感覺,上前一步,剛想要叫住古琴和陳江雪兩人。

但就在此時,異變陡生!

原本身上沒有一絲活人氣息的白衣女子,猛然睜開了眼睛,兩道攝人的冷冽寒光從白衣女子的眼中激射而出。

噗噗!兩聲輕響,陳風的兩個肩頭被刺穿,身體猶如斷線風箏一般,向後倒飛而出! 「臭傢伙!」

「小風!」

兩聲驚呼不分先後的響起,古琴和陳江雪兩人艱難的轉過頭來,看到陳風吐血倒飛的慘烈模樣,目眥欲裂。⊕★心中既是擔心,又是憤怒。

兩個人也管不了許多,邁動腳步,就要去查看砸落在地上的陳風,但兩人的腳步還沒有動,一個冰冷的女子聲音從她們身後的寒冰中傳出,猶如一記重鎚,壓得兩人喘一口氣都是無比的艱難。

「低賤的男人,這是對你褻瀆本尊相貌的懲罰!」

隨著這冰冷女子聲音的落下,那塊百米大小的寒冰無聲無息之間,開始寸寸碎裂開來。百米大小的寒冰,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消散一空,就連一滴水也沒有留下。

如此恐怖手段,簡直匪夷所思!就在陳風三個人的驚訝之間,白衣女子站起身來,如同寒冰仙子一般,邁著優雅清冷的步伐,微微揚起精緻的下巴,露出白天鵝般的脖頸,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俯視著陳風三個人。

「你是誰?為什麼要打傷我的臭傢伙?」

古琴心中雖然恐懼到極點,但凌紫嫣打傷陳風讓她十分憤怒。你長得漂亮又怎麼樣?一個蛇蠍心腸的壞女人!「要是以前,這種男人早就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