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他們就看到了蒼老之人的身形開始暴漲,很快就化為三千丈大小的個頭。

流放者們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他們也修行荒神,蒼老之人之所以化為三千丈高大,是因為此地的洞穴高度只有三千丈……

只見他彎下腰,身體前傾,一雙巨大的手扣住了納荒洞。

「嗡」

他體內濃郁的荒神之力瞬間爆發。

與此同時,他的手臂之上同時浮現出一條條血色紋路,這些血色紋路中逸散出的不是荒神之力,而是混沌之氣的氣息,那是母世界中才擁有的手段……

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這一幕,蒼老之人身為流放者中最強大的存在,全力以赴的話,能夠破壞混沌古神的一小塊骨骼嗎?

「轟隆隆……」

蒼老之人的那雙手臂上的青筋暴露,所有的人都隔得遠遠的,但也能感受那雙手之間的力量強大的不可思議。

一股股細小的震顫,圍繞著那雙手傳遞出來,這是蒼老之人的力量產生的震顫!

「這老爺爺到底擁有多強大的力量啊,」卯雪吸了吸鼻子問道。

卯雪也是第一次見到蒼老之人,這一幕的確是將她幼小的心靈震撼了。

那一雙看起來蒼老無力的手,彷彿能將一切都撕碎!

「他們的實力,與我們有本質上的不同,他們並不是以荒神為主,而是以真神為主,」澄蔚靜靜的說道。

「不管以什麼為主,能獲得如此強大的力量,的確不可思議,」卯雪搖搖頭說道。

十多個呼吸之後……

這納荒洞在他手中紋絲不動,蒼老之人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最終還是選擇了停手,原本蒼老的臉龐現在看起來更加老態龍鍾,就連聲音也沙啞了幾分,「想要破開混沌古神的屍骨,還是我這個老傢伙太幼稚。」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嚯嚯嚯嚯……」

蒼老之人的身形迅速的縮小,那雙深邃而蒼老的淡淡的盯著納荒洞。

他原本所想,羅征的出現是一場天大的契機,可這個契機就要轉瞬即逝?

「羅征的生機……消失了,」符二喃喃說道。

這些流放者們在此刻,完全無法感知到納荒洞中的任何生機,羅征的肉身如一尊屍體躺在洞中。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納荒洞的裂縫會忽然封閉,這混沌古神無數年來根本沒有絲毫動靜,為什麼會這樣……」池義嘆氣說道。

這尊巨大的屍骨雖然墜落在此,可誰都不會認為混沌古神真的隕落的。

折桂令 這樣的存在早已經超越了生命的定義。

然而無數年來,混沌古神不曾有絲毫的動靜。

現在羅征進入骨塔沒多久,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不可能是巧合!

聽到池義這麼說,蒼老之人頓時冷靜下來了……

混沌古神想做什麼?

像這種主宰一般的強大生靈,想要抹殺羅征,想要抹殺所有骨塔中的生靈並不困難。

為什麼它偏偏要針對羅征?

蒼老之人抬頭望著洞穴的頂部,聯想到先前骨塔中的異動,他忽然想到了什麼。

「都離開吧,納荒洞暫且關閉,」蒼老之人的聲音淡淡的飄出來。

蒼老之人就是蚩尤族的太上長老,他的話,所有族人都要無條件服從。

納荒洞出了這種事情,其他人暫且也不適合在其中修鍊。

紫玉帶著族人們離開,符二,池義等流放者留在了此地……

蒼老之人站在納荒洞合攏的裂縫上,蹲下去,嗅了嗅鼻子,旋即說道:「很甜的血腥味。」

「血腥味?」符二有些疑惑,也像蒼老之人趴在裂縫上嗅了一下,「淹沒羅征的是血水?這血水從哪裡來的?」

「只可能是骨塔中流出的,」池義肯定的說道。

「是混沌古神的血髓?」符二眼睛驟然一亮。

這巨大的骨塔中布滿了裂縫,但這些流放者們佔據骨塔的時候,裂縫中的血髓早已經消失了。

以混沌古神的實力,對自己的身軀每一絲,每一毫都已掌控自如,自然能將自身的血髓隱匿起來,一般人怎麼可能取到?

「很大可能,」蒼老之人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羅征渡肉身劫這種關鍵時候,混沌古神降下血髓,是想要將它的血脈融進來嗎?」

他們當然不知道混沌古神觀察著這個世界的每一個生靈,包括蒼老之人在內,每一位流放者都曾被混沌古神的腦主們選為選擇的目標,只是他們都不合格而已……

「十份血脈荒骨……再加上混沌古神的血髓,這不是添亂嗎!」 忠犬一生推 符二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

這些流放者們做夢都想擁有混沌古神的血脈。

據說所有古神的血脈,都蘊藏著混沌初開的起源之力,而起源之力,現今已經是無法獲取了……

可即使移植血脈也要挑時候啊,若是等羅征度過肉身劫后,再另尋機會也不是不可能。

羅征雖然擁有最精純的蚩尤血統,但能夠移植到混沌古神的血脈,絕對不是壞事。

就算在母世界中,也是無數強者夢寐以求的。

但在羅征渡肉身劫之際摻和進來,就足以致命了!

別說現在的羅征了,就算是這些流放者們,也沒把握在渡劫之際移植血脈。

蒼老之人像是雕塑一般,站在納荒洞的跟前,一聲不響。

其他流放者們也靜靜的等候著,他們不敢相信奇迹的降臨,但心中仍然有一絲希望。

這畢竟是他們蚩尤一族的種子,也擁有大酋長的血脈,他們不相信這件事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了解。

不知不覺,一天就過去了。

納荒洞中依舊一片死寂,他們無數次運用神念掃視羅征的生機,依舊一無所獲。

幾天下來,流放者們也慢慢地離開……

池義離開了,符二也離開了……

只有蒼老之人一個人站在原地,安靜的守護著。

旁若無人之際,蒼老之人嘆息了一聲,說道:「我們九黎九部,非母界正統,自誕生那一日起,就受盡了排擠和打壓,但沒有一名族人抱怨過,我們在充滿蠻荒的毒瘴之地成長,在滿是怨恨的沉淪之淵壯大,我們是天生的戰士,即使只剩下一人,也不會放棄……若你告知我的秘密是真的,我也會完成你的遺願……」

說罷蒼老之人便欲離去。

可就在他剛剛轉身之際,便聽到納荒洞中傳出一點聲響。

那聲響極為輕微,但蒼老之人是何等的敏銳?剎那之間便已發覺,神念再度掃入納荒洞內。

洞中的羅征依舊靜靜躺在原地,毫無生機可言……

「唉,」蒼老之人搖搖頭,就當他準備將神念收回來的瞬間,忽然從羅征肉身內彌撒出強烈的生命氣息。

「這是……」

蒼老之人的雙目中猛然閃齣劇烈的光芒。

那生命氣息越來越強烈,即使是隔著納荒洞,即使不運用神念也能察覺出來!

「唰唰唰……」

洞中的血髓迅速沸騰起來,不斷匯入羅征的體內。

當最後一滴血髓浸入羅征的體內后,他肉身上所有的傷口在剎那之間癒合,斷掉的骨骼也在瞬間重塑,經脈重連……

「咯咯咯……」

原本避開的納荒洞口,朝著兩邊緩緩打開。

「嗖!」

羅征化為一道流光,朝著納荒洞外激射而出,漂浮在半空之中。

此刻的羅征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之感,這具肉身已是完全脫胎換骨一般的存在!

「我的身體……蚩尤荒體!」

羅征感覺自己的體內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

他一個念頭之下,體內的骨骼,血肉就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嘎嘎嘎嘎……」

眨眼之間,他已化為千丈高大的巨人。

同時又有兩個頭,兩雙手臂自他體內萌發而出。

那兩個頭的臉色各自不同,一張臉凶神惡煞,一張臉笑面如風。

「不愧是王品血脈,自然而然萌發三頭六臂,」蒼老之人經歷了極度的驚訝后,滿臉喜悅的望著巨大的羅征。 大部分族人的蚩尤荒體,只能化出雙頭四臂。

但血脈純度達五品以上者,則有機會化出三頭六臂,只是概率極小。

現在蚩尤族中除了流放者之外的人,擁有三頭六臂的僅僅只有五六人而已。

而且除了大長老是第一次肉身劫就萌發三頭六臂外,其他人第一次肉身劫時也只是雙頭四臂,第二次肉身劫才獲得三頭六臂……

羅征的血脈純度遠遠高於尋常族人,修成中位荒神后擁有三頭六臂,也純屬預料之中。

「這兩個頭顱中的腦海空空如也,並沒有靈魂存在,還是受控於自己的靈魂……」

第一次化出蚩尤荒體,羅征也有些不適應,畢竟自己身上一下子多出了兩雙手和兩個腦袋。

六隻手臂微微抬起,他低頭的一瞬間,三個腦袋也同時低垂。

三雙眼睛俯視之下,羅征能看到的東西也更多了。

「有趣……看樣子需要花一段時間適應了,嗯?這是什麼?」

就在這時候,他發現自己體內隱隱還有什麼東西要萌生出來。

在他的胸口肋骨的中央地帶,潛藏著一塊菱形的骨片,這骨片也是這次脫胎換骨后長出來的。

此前羅征一直將注意力放在三頭六臂之上,現在倒是注意到了。

「這骨片是什麼?」

羅征的念頭在這骨片上掃過,沒有絲毫的反應。

琢磨了好一會兒,他也沒發現這骨片的特殊之處,難道化出蚩尤荒體后,都會擁有這塊骨片?

他散掉的荒神之力后,肉身開始迅速的縮小,隨即飛抵到了蒼老之人跟前。

「感覺如何?」蒼老之人問道。

「很好,」羅征微微笑道,「就是肉身劫的過程太痛苦了,差點死掉,而且這肉身劫和你們說的也有些不同,五劫之後……為什麼又重來了一次?」

刁遠已經將渡劫的注意事項都告知羅征,而羅征也照著做了。

第一次肉身五劫降臨,羅征分明都已經熬過去了,沒想到又忽然重頭來過,羅征根本沒有心理準備。

蒼老之人面色複雜的看了羅征一眼,面色複雜的說道:「原來你還不知道……」

羅征的確不知道自己遭遇了血髓灌體,「知道什麼?」

「你在渡肉身劫時,應該是融入了其他的血脈,」蒼老之人解釋的道。

「其他的血脈?」羅征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他的確沒察覺出什麼異樣,「好像也沒什麼變化。」

蒼老之人也上上下下打量了羅征,也沒看出所以然來。

納荒洞中的確存有混沌古神的血髓,可移植混沌古神血脈有什麼異常,及時蒼老之人見多識廣,他也分辨不出來,何況那原本也只是蒼老之人的推斷罷了。

「你剛剛度過肉身劫,尚且需要鞏固,此事先不去探究……」

很快,羅征死而復生的消息再度傳遍了整個蚩尤一族。

那些流放者們固然是極為高興,而紫玉則再度安排卯雪等人緊密鑼鼓的修行,籌備著與軒轅一族的約戰。

這三個月的時間,羅征依舊不間斷的吸納著荒神之力。

除了修鍊荒神之外,羅征也密切關注著體內世界……

當初娘親將數量眾多的靈烏注入羅征的體內世界中,羅徵用掉了大部分靈烏,將其強化自身的神格。

但還有相當數量的靈烏留存起來。

絕地追殺 這些靈烏如同老鼠一般,生存在羅征的體內世界的地底。

只要靈烏不接觸混沌之海,它們就不會被氣化,這些靈烏不斷地分裂,繁衍,數量也在穩定的增加著。

每隔一段時間,羅征也會將這些靈烏驅入混沌之海,讓其化為褐色的霧氣,繼續強化自身的神格,這樣循環往複,修為一天一天的增強著。

在這段時間裡,蒼老之人偶爾也會來修鍊之地探視羅征,每次都詢問羅征的身體有沒有特殊的變化。

羅征自然覺得詫異,不過他的身體的確沒什麼特殊的變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