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到了四星,都是靈尊,甚至是靈聖級別的弟子才敢接手。

但,要知道,葉宇表面上的修為境界雖然只是靈皇一重天,但若是他真正顯露自己的實力,將全部的底牌全部都暴露出來,恐怕,就算是一尊靈聖,都能夠被葉宇給鎮殺。

當然,那靈聖需要與葉宇近身搏殺,不然要是那靈聖執意想要要走,葉宇也追殺不上。

因此,此時葉宇修為的尷尬之處就在這裡。

提升修為,急不可待。

咻!

葉宇縱身一躍,直接化為一道金光,沖入了那大岳之巔上的暗金色大殿中。

裡面,人山人海。

很多清平學院的弟子,都是在此尋找任務,從來得到那些發布任務人的獎勵。

可以說,這是一項互利互惠的事情。

葉宇沒有管其他人,直接朝著四星任務,甚至是五星任務走去。

一上來,他就看到了不少任務的榜單,都是高高懸挂在那大殿之上,在這高級任務區域,根本就沒有什麼弟子在這裡停留。

只有寥寥幾個。

「葉宇!」

驀地,一道詫異的聲音響起。

「誰?」

葉宇神色一動,頓時朝著後方望去。

那裡,一個神色帶著笑意的身影正站在那裡。

那是一個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子,劍眉星眸,身軀瘦削,整個人充滿了一種凌厲和鋒芒。

「陳天仇師兄!」

葉宇頓時神色一動。

他沒想到,自己竟然在這裡碰到了陳天仇。

陳天仇,是青龍內院的弟子,在整個清平學院的內院中,排名第十六,極其強大。

當初也是他,主持的內院考核大比。

當時,陳天仇就是對葉宇的妖孽天賦感到驚嘆不已,今日,見到葉宇在此,他自然是心中微微一喜。

「葉師弟。」

陳天仇走了過來,不過下一刻,他似乎感應到了葉宇身上散發的強大氣息。

他頓時神色一變,猛地道:「葉師弟,你……你突破到了靈皇之境?!」

「沒錯。」葉宇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

陳天仇徹底震驚了。

他可是記得很清楚,一個多月前的內院考核中,葉宇不過才靈師的境界吧。

但如今,卻是突破到了靈皇了?

這,太恐怖了!

不過,想了想葉宇的逆天天賦,陳天仇微微釋然,他也只能將葉宇突破這麼快,歸結到天賦之上。

果然,人和人不能比啊。

「對了,陳師兄到這裡來也是為了尋找任務?」葉宇神色露出一絲疑惑。

「沒錯。」

陳天仇點點頭,道:「還有一些時日,聖獸大比就要開始了,這一次內院中的無數強者都會湧現出來,我要出去尋找機緣,爭取在這最後階段,再次突破。」

聯盟之俠客行 「我也正有此意。」葉宇點點頭。

「對了,我這次來,倒不是為了接任務,而是尋找一個同行夥伴,因為,我前些時日在斬殺鬼屍的時候,曾經掉落到了一個神秘之地中,我從那裡面得到了一份古老的遺迹地圖,這一次,我就準備尋找幫手,看能不能進入那遺迹中,從來獲得一些機緣造化。」陳天仇頓時說道。

「遺迹?機緣造化?」葉宇聽此,也是眼神一亮,立馬道:「不如同行,我想,我如今的實力,應該足夠和陳師兄你搭檔了。」

「葉師弟願意來?那太好了,我正愁沒有放心的人與我同行,葉師弟能來,是再好不過了。」陳天仇立馬說道。

接下來,兩人沒有耽擱,直接朝著一個方向走去,出了清平學院。

而這個時候,他們沒看到,幾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看到他們離去,頓時潛伏回清平學院中,似乎要去稟告誰。《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762章怕是死也無憾了 烈日灼灼,照耀萬里晴空。

一片蒼莽荒林外,緩緩走來兩道瘦削的年輕男子。

一道身影一襲黑袍,背負一柄長劍,渾身上下滿是凌厲的劍意鋒芒。

而另一道身影,則是面容清秀許多,一身青衫,此時正好奇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來人,正是陳天仇和葉宇。

整整三日,他們按照地圖,終於來到了這片埋葬遺迹的地點。

正是一片充滿無窮兇險的蒼莽荒林。

接下來,陳天仇將地圖拿出來,頓時找到了具體位置。

「東南方向。」陳天仇仔細尋找,頓時出聲道。

「好。」

葉宇點點頭。

轟!轟!

兩人頓時朝著地圖指引的方向爆射而去。

不過半個時辰,兩人就來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片大浪滔天的汪洋大海,此時無盡的浪濤席捲九天,如同一隻太古巨獸趴伏在大地之上,仰天狂嘯。

蒼莽荒林這種內陸中,深處竟然會孕育出一片汪洋大海,兩人都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葉師弟,地圖上所指示的那機緣造化所在地,就是在這片汪洋中,只是如此浩瀚的一片汪洋大海,我們怎麼尋找?」陳天仇目光微微難看。

「確實難以尋找。」就連葉宇此時都是有些犯難。

若是自己巔峰時期,一隻手就可以抓爆這片汪洋,但現在嘛,是真的有些無可奈何。

而就在兩人對此犯愁的時候。

嗡!嗡!嗡!

突然,幾道強橫無比的氣息從遠處彌散開來。

葉宇和陳天仇神色一驚,頓時朝著周圍的一片沼澤地中躲著。

他們隱蔽氣息,朝著那汪洋大海的方向望去。

轟!轟!轟!轟!轟!

幾乎就在這瞬間,五道恐怖絕倫的氣息轟然降臨那片地域。

「這種氣息?」

葉宇神色大變。

第一次他如此驚駭。

因為,那氣息,絕對比自己全盛時期還要強大,絕對超越了仙君,是仙王級別的存在。

要知道,自己修為沒有消失前,也不過是真仙級別。

但此時,那五道氣息,卻是仙王級別。

這中間的差距,還是極其巨大的。

這個時候,葉宇又想到了前些日子在鬼屍作亂之地碰到的那麼多強者,那麼多古老的生靈和強大存在。

一時之間,葉宇逐漸開始意識到,仙界大地中,蓋世強者經常出沒,弱者,終究只是螻蟻,只能生存在那狹小的夾縫中,苟延殘喘。

而就在葉宇心中胡亂想著的時候。

一旁,陳天仇突然小聲道:「快看,他們顯化身形了。」

聽此,葉宇立馬朝著遠處那片汪洋大海的方向望去。

一瞬間,他就看到了,遠處的天穹之上,竟然降臨了五尊仙王。

一個少年模樣的身影,一襲白衣,背負一柄白色的劍,頭髮、皮膚、甚至是眸子,都是純白之色,看上去充滿了妖異。

一個女子,一身紅裙勾勒出其完美的身姿,她目光冰冷,如同一座萬載不化的冰山。

一個中年男子,一身玄鐵甲胄,長發烏黑,雙目有神,目光銳利,整個人充滿了一種極其強烈的壓迫感。

還有兩個青年男子,模樣極其相似,都是頭頂犀牛角,身軀雄健,孔武有力,裸露在外面的皮膚,呈現古銅之色,舉手投足都是充滿氣勢,似乎是兩尊雙胞胎大妖。

五道身影,每一位,都是有著仙王級別的蓋世修為。

他們若是在任何地方出現,肯定都是某個大勢力之主,能夠橫掃一方的強者,但現在,他們卻是聯合到了一起,紛紛降臨這片蠻荒林中的浩瀚海洋。

「難道,他們也是為了那遺迹中的瑰寶而來?」遠處,陳天仇目光一動,小聲說道。

「應該是的。」

葉宇點點頭,但心中也是微微興奮。

到底是什麼寶貝,竟然讓仙王級別的強大存在,都是聯合起來,要來尋找。

「我們靜觀其變。」葉宇頓時說道。

「也只能如此了。」陳天仇點點頭。

這種級別的戰鬥,他們根本插不上手。

「海龍王,不要再隱藏了,我知道你在這裡,守著你的龍魂果。」五道身影中,那那身穿黑色鐵衣的中年男子猛地冷喝一聲道。

幾乎就在他話落的一瞬間。

「嘩啦!」

整個汪洋大海忽然間全部沸騰了起來。

下一刻,肉眼可見。

一條蔚藍色的深海蛟龍,陡然從海洋深處騰飛出來。

昂!

一道龍吟,瞬間響徹整個天地。

一股強橫至極的龍威,鋪天蓋地,傾覆下來。

不過,對於那五尊仙王強者,絲毫作用都沒有。

遠處,葉宇體內神魔意志轟然爆發,一尊萬丈高大的神魔身影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咆哮嘶吼,瞬間就抵禦住了那股驚天動地的龍威。

但他身旁,陳天仇身上湧出一股滔天劍意,可卻是只能堪堪抵擋那股強烈的龍威,他面色一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他微微轉過頭,看到了身旁的葉宇面色無波,似乎那龍威,對他如同無物一般。

這讓陳天仇心中大吃一驚。

自己這位師弟,果然是妖孽,不能按常理而度之。

一念至此,陳天仇對於葉宇,第一次心中出現了一種叫做敬畏的感覺。

「你們來此有何貴幹,這裡是本座的地盤,你們的手,伸得未免也太長了吧!」

海龍王整條雄健的龍軀化為一個身穿藍色大袍的中年男子,此時他看著那圍住自己的五大仙王,面容十分難看。

「海龍王,不要廢話了,我們來此沒有其他的意思,就是為了你所守護的『龍魂果』,這片仙域,應該只剩下你所守護的那個古老遺迹中,還生長著一株龍魂樹,如今算了算日子,龍魂果應該已經快要成熟。」這個時候,那紅裙女子緩緩踏前一步,冷冷說道。

「你們竟然敢貪圖龍魂果!」

海龍王神色大怒,他咆哮一聲,讓人耳膜發顫,整片大地都是一陣晃動。

「沒錯,只要給我們兄弟兩人一人一個龍魂果,我們直接離去。」那兩個犀牛大妖兄弟,此時也是目光冷冽道。

至於那渾身都是一片雪白的少年身影,則是一直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站在那裡,似乎一切都與他無關。

但不遠處葉宇卻是能夠看出,無論是那紅裙女子,還是那鐵衣中年男子,還有那兩個犀牛大妖兄弟,在望向那白衣少年身影時候,都是目露忌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