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將其擊飛,破碎了那禁錮之陣法,但冷鋒也承受了落十七與紅蝶祥叔的兩擊。此刻的冷鋒咽喉血液上涌,但冷鋒一咬牙又將其咽了下去。

轉瞬,便離去消失在這是非之地。

風聲呼嘯,冷鋒離去,向深處走去。突然小五行遁術再次失效,冷鋒頓時咬牙的回過頭看向那小胖子。

「讓你在打我,兄弟們虐殺他」小胖子露出笑容的說道。

劍龍在聚集,冷鋒可謂是恨透了小胖子,但是卻有殺不死他。 鮮妻抗議:餓狼請節制 只是這次冷鋒沒有針對他,而是看向那夜妃的族人,在他看來為數那位最為虛弱。

腹黑老公:復婚請排隊 操控著劍龍撲襲而去,左臂也輝煌出擊,這一次冷鋒可是全力出擊,勢必要一擊斃命,可是紅蝶再次攻來,不少的紅色蝴蝶凝聚成一隻大型的紅蝶,向冷鋒飛快的襲來。

冷鋒頭也沒回,扭身便扔出一秤砣,轟鳴之聲在冷鋒的背後傳來,就在此時冷鋒心神一震,不由得扭頭看向那裡,那個曾解除他不少危險的秤砣在此時竟然化成的光羽飄散。

不單是紅蝶,楚將,落十七等人,不可能看著冷鋒的屠殺,都一個個向冷鋒襲來。

忽然,冷鋒取出半沓符籙,這是他再次之前斬殺修士所得符籙,雖然威力不足以給他們造成致命的傷害,但是卻為冷鋒爭奪了兩息的時間。

兩息時間足夠,劍龍直接將那黑夜撕扯,冷鋒促前,金色的拳頭直接貫穿那夜家修士的胸部,當場暴死。

轉瞬,冷鋒殺死夜家修士之後頭也沒回的便再次向小胖子殺去,面對那些修士,冷鋒再次將那僅剩的半沓符籙扔去。

「靠,還來」小胖子望著冷鋒的襲來轉身便逃。

劍龍頓時截殺在小胖子的面前,小胖子一愣。



他的腹部再次受到重創,如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數丈。

頓時虛空解散,小五行遁術施展逃向深處。此地只留下剛剛應付完符籙的眾人,也沒人多語,徑直的向冷鋒追去。

而在不到盞茶后,他們看到了冷鋒,冷鋒靜靜的站立在那裡,前面一座巨大的石碑,上面刻著。兩顆血淋淋的大字。

地獄

; ??石碑上散發著寒氣,那兩個血淋淋的大字如同剛剛寫上去一般,看的時間長了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石碑之後是如同天塹的懸崖。

地獄,沒有人不知曉,這地獄的傳說已經廣為流傳了,那是令人發滲的地方,傳說之中、地獄是那古佛封印那些在世魔頭的地方。那些魔頭任何一人都是血殺千萬的存在,古佛一生只封印了十八位,建立起那在亂古便以凶命赫赫的地獄。

地獄內也藏有一位大佛,當時那第十八位魔頭,最難以對付,弒殺成性轉手便是百萬之人,焚屍荒野,說為亂古第一魔頭也不為過,每每走過之地都是屍山血海,血流成河,整個東裕(亂古時候東荒的稱呼),乃至靈界,都沒有幾人能夠降服得了他,而且此魔還慘無人道,抓取不少艷美之女修,只為獲取那慾望之樂,每一個地方都是風聲鶴唳。

為此還建立了一伏魔盟,三位至強者為首,整個伏魔盟越來越壯大,只因為那魔頭造孽太多,引起太多的共憤。

囂張嫡妃:冷王滾下塌 開始魔頭還不在意這針對自己的伏魔盟,可是伏魔盟越來越壯大,都有威脅自己的能力,魔頭出動了,在亂古之時,有一處外域,不屬於靈界更不屬於魔界,總之是一片沒有形成的位面。

三位至強者與其相約在此,想要將其一舉滅殺,那一戰整個外域沒有停歇的顫抖,山河崩裂,蒼穹變色,虛空百孔透漏如同蜂巢一般,驚天大戰之後,那三位至強者的頭顱背其摘下,煉製成酒杯。

走出的魔頭望著那已經難以在聚集的伏魔盟,頓時大開殺戒,靈界在那一刻很是轟動。也不知是誰請出那如同世外的古佛。

古佛走出,帶著十八羅漢與金翅大鵬鳥,他們不敢輕敵,戰聲再次點燃,不少地域塌陷,多處虛空破碎,終於在一番放肆的破壞后,諸羅漢與古佛將其封印於十七層地獄,可是魔頭魔力滔天,甚至有幾次都要衝破封印破空而出。

而在此時,古佛再次聯合眾佛之力、建起為他獨立的第十八層地獄,將其封印十八層地獄后雖然比十七層地獄好些,但仍然阻止不了他要現世的信念,事情最後、一位建造十八層地獄的其中一古佛,隻身進入此地將自身所有的靈力融化,化作一道絕世的封印,終於將其狠狠的封印而住。

可是令誰也想不到,那曾經的封魔之地,竟然就在佛門聖地的背面。

冷鋒望著石碑驚訝,前方已經是萬丈懸崖,底部也是封魔之地,雖然這麼多萬年過去,冷鋒不敢保證裡面沒有危險。停下腳步,他已經感覺出後面夜妃,楚將他們等人向此地趕來。

望著前方的石碑,當即有一人吐血倒退,臉色蒼白,失去了戰鬥之力。這一變故,使得冷鋒回過身來,這人給冷鋒的感覺便是魔修之人。

「看來傳說不假」落十七說道。

其他人都看向落十七在這裡,為數他知道的信息最多。他們沒有在乎冷鋒彷彿已經將冷鋒視為盤中之餐,靜靜的聽著落十七的言語。

望著其他人的目光,落十七靜靜的說道。

「傳說此地,是初代大佛建立,那兩個血字,是那位至強大佛的心頭之血,是用來鎮壓諸魔的最後一道封印,也是用來防範其他魔頭的前來營救的第一道防線,傳說若是修為高深的魔頭前來,那兩個血字定會化為古佛在世,將其碾壓。那一般的小魔頭也不會衝到這裡」說完眾人便看向那倒在地上並且昏迷的男子。

很釋然,沒有多餘的質疑,若不是此地成為佛窟,別說是他便是大能級別的魔修也不一定能踏上佛窟的邊緣。

落十七的說完,眾人再次看向冷鋒,刀板上的肉是該朵頤了。

「小子,交出鵬卵,你打我的那兩拳就算了」小胖子杜化田第一個喊道。

他們沒有逼冷鋒,此地已經是絕地,身後已經沒有了退路,若是在逼冷鋒,那結果只能會適得其反。左右都是死,向冷鋒這樣的修士,死前也絕對不會讓讓他們好過,或與直接跳入地獄,鵬卵與那菩提子都將從他們手間流走。

「冷少俠,若是你交出鵬卵,我們夜家之門永遠為你敞開」夜妃望著冷鋒嬌笑的說道。

「楚國之富裕你是知曉的,你若投來,他日我楚將許你成為一方諸侯」

「我還是,那一句,交出鵬卵,你便可以姓落」

各種利誘,各種好處不斷許出,冷鋒著實心動不少,但是他不能交出,出爾反爾之事冷鋒早已司空見慣,再說他已經答應過那老鵬鳥的請求。此刻哪怕是橫屍於此他也在所不惜。

「諸位不必多說」冷鋒冷漠的回應道。

「愚蠢」楚將說出。

大戰再次爆發,劍龍展現,他想殺出一條出路,逃離而去可是,這九人著實難對付,小胖子虛空禁錮,一些逃離的秘術施展不開。夜妃黑夜靈力也漸漸襲來,紅蝶在舞動飄逸,數十隻紅色蝴蝶飄來,銀甲修士,與冷鋒肉搏而起,短短的幾瞬,冷鋒已經挨上不少攻擊。

殺,冷鋒大吼,這次他看向了,落十七,因為在遠處的他,不停的射出箭羽,而且每一箭都在冷鋒身上留下大小不一的傷痕。此刻劍龍開路,魂鎖抵擋著他人的進攻。

破空聲傳出,冷鋒左臂抓向落十七手中的那殘弓,想要爭奪而過,冷鋒已經看出那弓不凡,不是一般的法寶,被抓住大弓的落十七,連忙向回抽取,可是沒有挪動絲毫,與冷鋒比力氣落十七著實找錯了人。

一聲嘶吼傳出,冷鋒抓著弓並帶著落十七,向那刻有地獄兩字的石碑上甩去。落十七驚呆了,他面對的真是修士嗎,這麼殘暴了力量,是如何揮出的。在思想的霎那他的身形已經快撞上那石碑之上。

隨即一咬牙,那握著大弓的手臂鬆開,一個踉蹌總算是平穩著地。蝴蝶飄來,冷鋒拉弓便射,一道道靈力的箭羽射出。那蝴蝶在空中皆被射散。

一聲大笑,踏足虛空,與眾人分開,手持那剛剛搶來的大弓,劍龍回到冷鋒身旁咆哮。神宮中的小人的夜泛起光芒。

此刻眾人十分震撼的看著冷鋒。他們九人若是走出去也是在虛境內叱吒一方的存在,在此竟然聯手沒有降服一位虛境中期的修士。

「這小子真猛」小胖子不得不感嘆的說道,此刻恐怕沒有人不佩服眼前這位年僅十四的少年。

轟,楚將踏空揮戟而去,劍龍咆哮,直接迎向楚將,小胖子不敢施展禁制進攻,他怕施展禁止的時候,冷鋒趁這個間隙逃離此地,到時候可就無可奈何了。

黑夜撲面襲來,神宮中的小人,魂鎖抵制,冷鋒便射,一道道箭羽射出,這箭羽要比落十七射出的更為強勁。

轉瞬三十幾箭射出,此刻的落十七震撼的瞪大雙眼,那一箭消耗的靈力十分巨大,要不然落十七何為每一箭都要射中,因為他只能射出十幾箭而已,而此時冷鋒竟然連續射出三十多箭,看其樣子恐怕還有射下去的靈力。

四十七箭射出,冷鋒已經感覺出自己的靈力在逐漸消散,他知曉在射出幾箭便可力不從心。嘭,冷鋒再次被擊中從空中墜落在地,那是銀甲修士的一拳,為此銀甲修士也承受了冷鋒的兩道箭羽。

眾人望著冷鋒的倒下,不在繼續攻擊。冷鋒緩緩的站起,嘴角留著鮮血,手臂扶著那地獄的石碑。

「冷鋒,若是你講鵬卵交出,我便讓你入贅天門」紅蝶走向前說出。

這一話語頓時使得他人看向紅蝶,這樣的好處著實讓男人們難以拒絕。入贅天門,那冷鋒將會成為天門的新少主,因為紅蝶這次出去后便是鳳巢的女修,少主之位自然便是冷鋒。

「少主,不可」那位一直跟著紅蝶的祥叔連忙攔截道,在他看來,自己的少主將是鳳巢之修,多年以後,定會有著大能的修士追求不斷,怎能使得她在此處招婿。雖然他承認眼前這位少年著實不凡但是修道之路,生死瞬息萬變能活下去才是王道。

「入贅,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冷鋒聽聞紅蝶的話語突然大笑之聲傳出。

「別廢話了,再戰」冷鋒咆哮而出。

弓箭再次拉園,向那位銀甲修士射去。

「不是抬舉」紅蝶的祥叔開口說道,這樣更和他心意,但是冷鋒的拒絕使得他怒火爆起,他冷鋒算是什麼東西,竟然還拒絕了。

大掌揮去,楚將,落十七,夜妃等人皆再次攻取,劍龍微微不振,但仍然的向前迎去,冷鋒現在底牌盡出,丹田的鎮龍印此刻也毫無聲響。

「啪」劍龍消散,冷鋒被吐血後退,就在此時紅蝶出手,紅色的絲綢纏繞住冷鋒的腰,想要將其拉上,冷鋒眼中閃過一絲感激,但是沒有謝意,落地的九把靈劍,轉瞬劃破那紅蝶的絲綢。與冷鋒一起墜入那令人發顫的地獄之中。

; ??「這傢伙對自己真狠」望著墜入地獄的冷鋒小胖子不由得感嘆道,這是他們最不喜歡看到的結果,可是也是發生了。望著冷鋒消失后,眾人不解的看著紅蝶,紅蝶這是為何,為何在最後想要救濟冷鋒。

「看不透,著實看不透」夜妃沒有開口而是心裡念道,她發現自己難以看透紅蝶了,便是紅蝶自己此刻也想不出,自己剛剛為何會出手相救他人。

眾人嘆息,皆向外走去,再次尋找主峰上的造化,可是卻一無所獲,山腳下的古僧已經消失的不留一人,那台階上的修士都踏足主峰之上,只有那一座山峰上魂圖依然在咆哮,魂力不停向外釋放,依然放肆的告訴世人,我不是好惹的。

望著九人走出,趙長流,鬼沖想要尋找冷鋒的身影,突然趙長流心底一沉,失望的眼神透漏而出。那可是趙國的天驕,此刻竟然隕落了,相比趙長流鬼沖卻十分豁然,但是擔心之色也是無法掩飾的,他與冷鋒有著心神感應,知曉冷鋒目前還生存著,可是那處境定不會好到哪裡,但是面對走出的九位修士們,他也沒有展現出冷鋒生存的竊喜。

相繼,造化已經奪得,各自離去,進入此地之時是八十一人,目前只剩下十八人,與進入的人數剛好調反。

外界,不少人矗立在此,那是一位年輕的女子,看起來也不過雙十年華,可是她卻是冷鋒的生身母親,許慧。隨著冷傲透漏出信息,許慧當日便進入那跨域的大傳送陣,來臨盟域。

她的到來,引起不小的風波,畢竟是冷域主母,盟域的落家與楚國相繼在傳送陣外接待,許慧沒有耽擱功夫,直接向佛窟走來,此刻已是第六天,越是等待他越是期待,那曾經被盜走的孩子,見到母親后該是如何興奮。

在許慧到來的第二天,冷傲的弟弟冷逝也從傳送陣中走出,這一次冷逝的來臨,和許慧一樣向佛窟之地走去,趙國皇室這次十分驚心,在他面前的可都是執掌一域的存在,萬一自己有丁點照顧不周,那趙國真的可是換姓了。

冷逝與許慧的心情是一樣的,自己的大侄子也不知道如今如何,等待是漫長的,但是他卻興奮的等待。

突然佛窟外,霧氣涌動,有位人形從中走出。冷逝、許慧兩眼亮光乍現可是仍沒有看都那霧氣之人。

這是楚將走出,臉色蒼白,可以看出他十分虛弱,望著楚將的走出,許慧、冷逝失望。楚國之主彷彿感覺出兩位強者的失望,連忙賠笑道。

「犬子,楚將」

能使得楚國之主說出自己兒子是犬子的話語,使得在場許多修士,驚心的看向那兩位來歷不明的修士。

隨著楚將的走出,那身後的許多修士陸陸續續出現,彷彿感覺出氣氛的不對沒有人開口說什麼,靜靜的走到屬於自己勢力的一方。

「我家老頭又沒來」一道帶著嘆息的聲音傳出。這是小胖子杜化田的口音。望著他人一位位走向自己的勢力,只有自己孤身一人,靜靜的站在那裡。

「賢侄,你家父委託我來接你」這是紅蝶一方的勢力,望著隻身一人的小胖子說道。小胖子走出只剩下兩位,分別是燕丹與夜妃,十分遺憾,冷鋒等人在巢穴的時候,龍族另外兩條龍族向修士發起猛烈的進攻,楊博與晉陽遺憾逝去。

兩者的走出再也沒有修士踏出佛窟,十八人,僅僅十八人。許慧的心跳越來越慌,她不想知道這結果,不但是許慧盟域那麼多勢力,此刻走出的十八人,那些勢力的精英子弟,看來也是在裡面逝去。

許慧,轉瞬看向夜妃問道,因為她是最後一人走出的。

「佛窟之中,還有沒有生存者」

夜妃一怔這女子是誰,為何此地所有勢力都已他為首,那龍族無一龍走出,看樣子是將怒氣收在心裡,或許是因為c此女再次,不敢發泄。夜妃何其之聰穎,短短的一瞬便將事情分理清楚。

「沒有」雖然她不知道這位女子是在等誰,但是實話實說是最好的回答。

一句沒有傳出,許慧心神停止,身形不由控制的向後退出數步。

「噗」一口鮮血突出,自己尋找多年的孩子,已經幾乎確認此地的孩子是他的,可是為何在此時此刻,告訴她,在次逝去的可能。

「嫂子」望著許慧的吐血冷逝連忙上前將其攙扶而住。

心碎,懊悔,許慧眼角流出淚水,自己的孩子竟然死去了,她相信夜妃不會騙自己,佛窟之內兇險赫赫,縱然是她們這樣的存在進入也是有生命危險的。孩子,母親對不起你。

「嫂子勿要動氣,問清楚再說」冷逝連忙安慰道。隨即轉身向那些走出的虛境修士問道。

「冷鋒這位少年,你們有沒有聽過,他可曾死去」

這一問楚將,落十七等人身形一顫,冷鋒他們怎麼可能不知曉,只是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冷鋒的後台竟然會如此之大,這兩人是誰,他們不知曉,但是看著自己的父輩都是恭敬的言語,他們不敢怠慢。

「你說」冷逝望著落十七的顫抖,便指向落十七。

落十七向前走出,回頭看著自己的父親,像是求助一般,而自己的父親微微點頭示意他說。

「冷少俠,墜入佛門一大險地,地獄之中,活著的希望很渺茫」他沒有說冷鋒已經死去,畢竟冷鋒給他們的震撼十分之大。

「主人,沒死。」就在這時那屬於台州一方的邪靈教傳出一道否認的聲音。隨著聲音的傳出,冷逝不由得看那那傳出聲音的地方。

那是鬼沖的聲音,他與冷鋒的心神聯繫仍然沒有斷去,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出冷鋒的生死。

「冷鋒是你主人」冷逝瞬間消失再次出現便是鬼沖面前,這速度在場的諸位沒有一人能看出冷逝是如何挪移過去的。

面對突入起來的冷逝,鬼沖不由得倒退幾步,重重的點頭回應道。而此時許慧的聽到這裡臉色有些好轉,再次問向鬼沖是如何知曉的冷鋒沒有死去的。於是鬼沖便將他與冷鋒之事一五一十的說出。

············

墜入地獄的冷鋒,沒有死去,那萬丈天塹,冷鋒使用僅有的靈力操控著那九把幾乎沒有靈性的靈劍緩緩而下。

下降不到一個時辰冷鋒已經到達地獄之地,那是一座石碑,比之山崖之上的石碑要更加的宏偉,只是石碑上卻沒有那古佛的心頭之血,畢竟若是古佛的心頭血本來也就不多。

十八層地獄

石碑上刻著五個大字,冷鋒十分疑惑,為何是十八層地獄,其他地獄了,第一層與第十七層了。冷鋒可不知曉,地獄是分開封印,若是十八大魔頭齊聚一起,那將會發生什麼大事,便不再言語了。

此刻冷鋒連忙盤坐調息,空間手鏈中取出丹藥,此刻冷鋒的空間手鏈中只剩下鵬卵,與菩提子,還有那從落十七那裡搶來的大弓。其他丹藥靈果之類的早就空空如也,面前還有那些不為人知的危險,自己只能面對,而且這數萬年過去,這裡絕對有著逆天的造化,便是亂古的一根草,如果能生存下,在此地也是巨大的機緣。

此地無人知曉,更無人來臨對於冷鋒來說是一絕好的閉關之地,冷鋒取出菩提子與鵬卵,細細的看著,腦海中回想起《金剛經》的經文,便在此處閉關而起,進入佛窟之後,冷鋒的戰鬥彷彿沒有停止過,虛境中期的修為也是穩固如此。只是靈魂之力還處於靈通初期,這樣的牽扯若是冷鋒的魂力一直處於靈通初期,那對他進入御境的突破,可是難上加難。

冷鋒沒有想那麼多,金剛經文運轉,體內發出淡淡光芒,此刻他彷彿是夜間的一隻螢火蟲,在這黑暗的第十八層地獄,散發著屬於自己的光輝。

經脈內的血液在冷鋒運轉起金剛經的同時彷彿引起了共鳴,血脈沸騰紅色的血液,漸漸泛起金色,與那左臂的血液幾乎相似,金剛經是什麼那是佛門僧侶修成金身羅漢的第一無上經書。

修鍊至極盡,肉身成佛,萬古不朽,就算壽元終盡,死去之後肉身還可以再次成靈化成另一世,承載上市之記憶再次重現人間,這是佛道至高無上的奧義,而且肉身還可媲美絕世寶料,肉身之堅硬不次於上古神器。

只是那只是傳言,從初始時代到今日,便是金剛經的創始者,也只是推算,沒有到達那嚮往之境界。

; ??經文運轉,一道道佛音從冷鋒體內傳出,形成一道道符文一樣的字體,字體出現便再次向冷鋒融去,侵入冷鋒的身軀,融入冷鋒的血脈里,使得那赤紅的血液翻騰起淡淡的金色,彷彿時感受到體內的變化冷鋒,連忙將那經文向右臂覆蓋而去。

全面激發不如激發一處,左臂的威力,冷鋒十分清楚,若是能激發右臂,那冷鋒的戰力提升的不只是一個檔次,便是遇見龍族冷鋒也能徒手將其廝殺。

所有的經文,被冷鋒從體內逼出,在其身軀旁不停的纏繞的漂浮。經文的離去,冷鋒體內血液再次恢復如常的紅色。

突然,經文顫抖,像是大喝絕提一般瘋狂的向冷鋒的右臂涌去,右臂的經脈頓時暴起,突出肌膚外,那經文充實的在冷鋒經脈中融合,冷鋒汗水溢出,此刻的衣衫已經濕透了。

「痛」他已經沒有別的詞去形容此刻的狀態,右臂彷彿不是自己的,發脹的想要爆裂開來、忍受,冷鋒也只能忍受,他已經清晰的感覺出自己的右臂正向左臂的狀態轉化而去。

不知過了多久,冷鋒的右臂平靜下來,不在那麼疼痛,但是已經形成了金色手臂,與左臂一樣。感受著雙臂傳來的力量感,冷鋒嘴角泛起了笑容,收起金剛經,猛然站起向那身旁的山石打去。

「砰」一聲悶哼響出,冷鋒額頭青筋暴起,緊接著一聲清脆的骨折聲傳出,冷鋒的指骨斷裂。

怎麼會這樣,冷鋒驚呆了,自己的暴增的力量竟然沒有擊動山石半分,使得冷鋒在質疑自己是不是廢了。傻了,冷鋒真的傻了,為何會這樣,再次看向自己的手臂,靈力運轉指骨斷裂之處瞬間恢復。

不是冷鋒的力量不夠強勁,是因為此地是佛門的地十八層地獄,若是一個小小的虛境便能撼動此山石。那地獄還能夠封印那些蓋世魔神嗎。

惡魔的女僕 收起那鵬卵與菩提子,駕馭起劍龍向上飛去,可是劍龍無法凝聚,怎麼會這樣,地獄竟然如此,此刻冷鋒心中開始崩潰,靈力不能屬於,連忙操控魂力想要控制那九把靈劍奈何竟然也是如此。

靜,十分的靜,無助,迷茫,未知,此刻的冷鋒腦子亂成一團,地獄,難道自己真的沒有生還的可能嗎,這只是地獄的邊緣並不是。

盞茶過後,冷鋒一咬牙便踏入地獄內,無人區冷鋒都闖過,更何況這已經數萬年沒有人煙的地獄,有何害怕。

這是一片小世界,冷鋒踏入之後眼前豁然開朗,這完全與冷鋒想想的不一樣,沒有生靈,竟然是一片荒蕪的沙漠,四周萬里無雲,此地冷鋒的靈力依然施展不開,一望無際的沙漠,冷鋒怎麼去尋找。本以為此地有著亂古遺留之物,此刻在他看來,卻是失望縱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