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很淡,但一股殺氣若有若無。

門薩敢肯定,今天這場會面,對方一定準備了很久。

門薩冷冷一笑,諷刺道:「憑你也敢在我面前大聲說話?」

「你……」烏里伯爵頓時氣紅了臉。

門薩哼了一聲:「論身份,我等同於一方侯爵,你只不過是宮廷伯爵,焉能相提並論?」

烏里伯爵氣得直哆嗦,似乎沒想到門薩到了現在,嘴皮子還這麼硬。

「你們還不出來?」

隨著烏里伯爵的大叫,五位事先隱藏起來的高手走了出來。

五人都裹著黑袍,不以真面目示人,好似躲藏著什麼。

他們氣勢凝頓渾厚,如山如岳,顯然個個都是高手

門薩小心戒備著,但也不是太過擔心,畢竟《騎士法典》可不是擺設。

他真要出了什麼事,那位藏在神器當中的神秘騎士絕對會現身,平定一切亂局。

然而,敵人浮略顯自負的話語,卻讓門薩心驚膽戰。

「你不會以為我們什麼準備都沒有,就敢來對付你吧?」

門薩疑惑道:「你們有什麼辦法躲開《騎士法典》的制裁?」

「菲利斯美娜,動手!」

一聲暴喝,早已準備妥當的大騎士召喚迷霧,塑造出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戶。

菲利斯美娜竟然是罕見的空間大騎士!

五人一同裹挾著門薩,像是五座大山裹挾著一座小湖泊,直接闖進空間迷霧當中。

眨眼間,六人已經穿過了空間屏障,從超凡世界抵達了另一處世界。

又是荒涼無邊的末日災景!

務須多言,只要一看這絕望瀰漫的世界,門薩就知道:這裡是執行騎士徵召的異世界。

「為了幹掉我,還真是處心積慮啊!」

門薩平息心情,調侃了一句:「想必在這個地方,就算有超凡騎士死亡,也不會引起《騎士法典》的警覺!好手段,深海大騎士布蘭德-海瑞德!」

「我現在是布蘭德-杜微芒克!」

其中一人撤下了黑袍,正是與門薩結緣多時的深海大騎士。

時隔多日,門薩帶給他的傷害幾乎全部癒合,但臉頰上還帶著些許觸目驚心的傷疤。

門薩點了點頭,又道:「那這幾位是?」

「你當日斬下我頭顱的怨恨,我一直沒有忘記!」

曾經與布蘭德共同進退的邪魅年輕人惡狠狠道。

門薩半合著眼眸,略微有些無奈:「原來是九頭蛇領主啊!其他人是?」

剩餘三人猶豫著!

但想到門薩如今已經是瓮中之鱉,當即也不再掩飾什麼。

曾經協同布蘭德綁架門薩侄女的超凡騎士解下黑袍,居然是藍湖大騎士拉非尼。

至於剩下兩人,雖然門薩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但黑袍下面的牧師服,已經說明了一切。

看規格,他們是五級牧師,實力堪比聖光教會的三牧首。

這些人原本是隱藏起來的底蘊,但被心急報仇的教皇陛下拿出,專門用來對付門薩,論實力甚至比上位白銀大騎士還要強。

「五打一嗎?」門薩臉色凝重。

最糟糕的是,他把神器留在高等騎士學院,沒帶過來。 面對一掌之數的強敵,門薩沒有猶豫,直接動用全力。

既然對方一開始就決定以多欺少,那麼結局早已註定!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以為還能創造奇迹?」

布蘭德無情地施加嘲諷。

他享受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

門薩環顧五人,傲氣道:「如果是單挑,你們算個屁!」

此話一出,五人似乎被說到了痛處,臉色都是無比難看,同時殺意越發冷冽,更加逼近門薩。

但就在這時,藍湖大騎士拉非尼忽然走了出來,他上下打量了門薩一眼,神色倨傲:「就讓我來試試你的成色!希望不要讓人失望!」

「嗯?」

門薩先是一愣,隨後就明白了對方的險惡用心。

因為拉非尼和其他人不同,他背後有一座深不可測的大靠山。

深海聖騎士!

那頭實力恐怖的老獅子!

任何人想到這層身份,都會忌憚三分,同時心生顧忌。

這就是勢!

哪怕門薩手上真得掌握什麼必殺王牌,也不可能下死手。

只要他以後還想在卡拉比帝國混下去,不被聖騎士追殺至死……

而對方仗著這層身份,出手毫無顧忌,不斷逼迫門薩拿出最強手段,讓隊友看得清清楚楚。

「還真是考慮周詳!」

門薩輕笑一聲,朝拉非尼發動了上位神賦異稟「神聖真眼」。

藍湖大騎士拉非尼。

元素能力六,

巔峰狀態能夠使用出九十九次高級超凡手段。

主要技能:完全元素化(化水殺人),超凡生命體(酒吞體質),武制傳奇化(覆蓋程度有限),天水衝擊(召喚洪流)。

力量水平:0.95。

速度水平:0.95。

防禦水平:0.95。

鬥氣加持后,全部屬性提高四倍。

備註:因為底蘊有限,戰鬥中只能使用同一種主要技能。

「不愧是大家族的白銀騎士,居然覺醒了這麼多上位神賦異稟,與我不相上下,可惜元素之力不足,無法支撐起那恐怖的消耗!」

門薩嘆氣,知道這一戰不好對付。

拉非尼微笑道:「上次我們見面,你說……要殺我全家!」

雖然是在笑,但他的表情卻很冷,一如冰川雪河。

顯然,那一次不戰而退讓他很沒有面子,但如今還耿耿於懷。

門薩絲毫沒有被嚇到,反而嘿嘿一笑:「你家裡的那些廢物死了,那頭老獅子應該不會發火才對。」

拉非尼聞言,頓時面容扭曲!

「狂妄!」

他大喝一聲,周邊波光粼粼,卻是猛然化作一條浩瀚無垠的雄偉天河,橫亘在天地當中。

上位神賦異稟——完全元素化!

顯然,拉非尼就是將這種技能修鍊到極致,殺傷力無比恐怖,才取得「戰爭之王」的榮譽。

「給我死!」

化身濤濤河流的拉非尼早已失去了人類形體,他此時更像是大自然的偉力化身,兇猛地咆哮一聲,直接朝門薩涌了過去。

天河之軀無比龐大,伸展開來,幾乎擋住了半邊天空。

這道河水浩浩蕩蕩,滔滔不絕,宛若滅世洪流。

門薩面對如此波瀾壯闊的景色,卻是冷哼一聲,五指張開,一道通向異世界的門戶轟然洞開。

上位神賦異稟——元素通道。

別忘了,門薩先前曾服下無上秘葯「黃金血」,到如今效果還未消散,他還是火焰大騎士。

灌注了全力的元素通道威能堪稱恐怖,無數岩漿火流滾滾而出。

這是天威,背靠整個火元素位面,門薩的攻擊幾乎是無窮無盡。

轟隆。

無盡火焰與兇猛波濤撞擊起來,直接刺穿了後者,淹沒了那脆弱不堪的淺藍色彩。

一擊之下,「元素通道」大勝「完全元素化」,門薩輕鬆勝出。

「動手!」

為同伴掠陣的四位強者根本不講什麼規矩,一見拉菲尼落入下風,立馬參加戰團。

「哼!無恥之尤!」門薩雖然嘴硬,但還是快速逃脫原地。

而趁這功夫,幾乎被吞沒的拉非尼趕緊解除完全元素化,從滅世洪濤般的火焰中脫離出來。

他臉色鐵青,似乎沒想到門薩有如此實力。

「不過,就算你是貨真價實的火焰大騎士,也死定了!」

要知道,這次圍獵門薩的,可不是一個上位白銀大騎士,而是整整五個同級彆強者。

這股實力,完全可以抗衡亞聖騎士,超越白銀領域。

事實也正是如此!

在五人的圍攻下,門薩應對得非常狼狽,且戰且退。

即便掌握絕世劍術,無敵技能,也無法彌補雙方人數上的巨大差距,門薩一直在逃。

他距離死亡的距離,好像越來越短……

烏里伯爵此時非常開心。

終於拔除眼中釘,他沒理由不心情愉悅吧?

雖然烏里伯爵也知道:就算沒有弗蘭克,正值青春年華的妻子也會找下一個情人。

但好歹表明自己的態度,不是嗎?

「我倒是想看看,還有誰敢爬上我老婆的床!」想到這,烏里伯爵面上浮現濃濃的煞氣。

對王都各類八卦消息靈通的菲利斯美娜見了這一幕,猜到了對方的心思,卻是翻起大大的白眼。

原來納德烈夫原本只是個土豪家族,連貴族身份都沒有。

要不是榜上了現在的伯爵夫人,繼承了對方家族的伯爵頭銜,只怕現在還是個白丁。

獨家祕戀 「不過納德烈夫家族還真是有錢啊!維持一個宮廷伯爵的頭銜,每年都要付出十萬金幣,他們前後支付了二十年,不要太土豪!」

就在這時,烏里伯爵一個手抖,忽然把酒杯扔了出去。

「咚!」

銀制的器皿本該質地堅硬,但這次卻裂成了數塊,殘破的邊緣鋒利如刃,好似在割裂什麼。

難言的沉寂降臨!

一陣恐慌爬上兩人心頭!

烏里伯爵渾身一顫,澀聲道:「這……我有不祥的預感!」

「哈哈哈!你莫非以為弗蘭克能活著回來吧?這太可笑了!」

菲利斯美娜倒是心寬,很快放鬆下來,頗為好笑地看著失態的烏里伯爵,譏諷道:「就算他是巔峰戰力,也沒可能在五位同級彆強者的圍殺下逃出生天,你太多心了!」

「希望如此吧!」

隨後他就笑了起來,越笑越大聲,似乎在狠狠嘲諷膽小的自己。

就算弗蘭克真得天資過人,也不可能逃過他們精心準備的殺局。

要知道,為了對付他一個人,就涉及了四個無比龐大,底蘊深厚的大勢力(在烏里伯爵眼裡),並出動了五位「戰爭之王」級別的強者,如此一來,還有可能會出現意外?當然不可能啊!

烏里伯爵想通之後,頓時一陣輕鬆,正想讓下人收拾一下。

Leave A Comment